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军委总部总部直属海军部队空军部队第二炮兵沈阳军区北京军区

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武警部队院校科研

标题 正文
您当前的位置:军报记者 > 记者个人专区 > 程必杰 > 个人代表作  > 正文


巨浪中,有股暖流在涌动

发布时间:2012-10-22 08:49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记者 程必杰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阿拉伯海7月16日电(记者 程必杰)连续数天的大风浪航行,让海军第十二批护航编队“益阳”舰主炮班战士杜鑫产生了严重的晕船反应,他明显感觉体力下降。7月15日夜上更前,杜鑫像个醉汉般摇晃着对活动物品的固定情况重新进行检查。一个涌浪把战舰托了起来,他顺着惯性一下趴在操作台面上。

“晕船了吧,来,吃片晕船药。”这时,杜鑫耳边传来一声亲切的询问。不知何时,军医宋永悦已站在身后。

接过宋永悦递来的温开水和晕船药,杜鑫想起几分钟前路过军医室门口时还听到里面有呕吐的声音。转身离去的宋永悦却留下这样一句话:“克服晕船不能光靠药物,关键是靠自己的意志和勇气。”

虽然已有12年的舰艇生活经验,但4米多高的风浪还是让主机技师兼班长石宿皖产生了晕船反应。凌晨时分,石宿皖正冒着冷汗记录装备运行情况,一只熟悉的手臂压在了肩膀上。石宿皖知道,这是政委邵锋来看他们了。

邵锋把面包和牛奶塞到石宿皖和其他几个同志手里,大声喊道:“你们赶紧吃,我去其他战位看看……”

石宿皖刚把牛奶和面包放一旁,却看见邵政委又笑着转了回来:“就知道你们没吃,不吃哪来的力气抗风浪。我看着你们吃完。”

灯火管制下的“益阳”舰在茫茫夜海中劈波前行,大浪时而把战舰托上波峰,时而又把战舰拽入谷底。今晚已交过两次“公粮”的操舵班长杜辉一边小心翼翼修正航向,一边向舰长许晨光报告舰艇航行情况。他有些纳闷,驾驶室值班的好几个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晕船反应,舰长咋就没事。

“我是老舰员,早就适应了,海浪越大越兴奋。”许舰长幽默地和大家开着玩笑。突然,舰艏一头扎进了海浪,旋即又被海浪托起,翻滚着的白色浪花一下从杜辉的眼前消失。

“我去趟洗手间。”许舰长一挪身子跳下座位,拉开驾驶室门就往外跑。杜辉准备去关门时,听到卫生间方向传来呕吐声。

杜辉说:“连舰长都晕船了,今晚安全航行的担子我们多挑些!”

 

编辑:记者部网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