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全解放军报社记者部记者。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系,历任分队长、副指导员、新闻干事、老干部干事。2010年1月,年过而立任记者,心有余而力更足。


记者快博

[更多...]


最新作品

在且行且思的旅途歌唱

【个人简介】陈国全,解放军报社记者部内勤组组长。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系,历任分队长、副指导员、新闻干事、老干部干事。2010年1月,年过而立任记者,心有余而力更足。

道路决定命运。国家的发展如此,个人的发展亦然。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就决定了什么样的人生。

性格决定命运。在理智与情感的选择中,性格是决定因素,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走下去,就决定了怎样书写自己的人生。

也许,决定命运的因素有很多很多种。但根本有一条,命运在自己手中,个人命运该如何把握?记者的成长道路该是如何走下去?以什么样的姿态行走?

记得在第43次全体记者会议上,孙临平副总编曾用诗一样美丽的语言,深情阐释记者是行者、思想者、歌者的见解。

借用孙总的表述,记者的成长,最美应该是一路行走、一路思考、一路歌唱,在且行且思的旅途歌唱。

行走:要背负着有备而来的行囊

“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征服了。”恺撒大帝的这句名言,至今仍能让人从中读到他的冲天豪气和万丈雄心,简短语言产生的力量,让人心生震撼。

由于职业的原因,作为行者的记者,能很方便到达各地。而身为军事记者,行走在南北军营,能够到达很多常人难以到达的边关和海疆,能看到常人难以看到的风景。

翻开到记者部工作整整三年时间的剪贴本,稿件不多,仅够贴满一个剪贴本,但我敝帚自珍。

近年来的采访经历中,在屈指可数的几次外出采访,我有幸到过南海前哨,踏上过南沙的座座岛礁。


无奈行色匆匆,在南沙,停留的时间非常短暂,有的甚至只有短短一个小时左右。如果事先不做好做足充分的采访准备,要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要想深入采访,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想写成不同于先行者的新闻稿件,更是难上加难。

剪贴本里,也许一生只会去一次珍贵的南沙之行,只留下一篇千字短文。现在想来,难免觉得非常遗憾。虽然当时南海形势比较紧张,上级要求未经允许不得公开发稿,但是作为一名记者,仍心存不甘。

今年7月,跟随领导到达西藏阿里边防,更是一篇稿件也没有留下。虽然此次行程,没有任何采访任务。

在报社的内部论坛上,讨论得非常热闹,在大家发贴讨论一篇文章时,有一位老编辑发贴,说的是南沙、西沙、红山嘴、甘巴拉等等边海防,对记者而言是个大考场,同质题材的稿件,宣扬多年的老典型,要出新出彩,对于记者就是一场无形的考试。我自叹弗如,在内勤组工作,本来就采访的机会少,可这两次很难再复制的南沙和阿里之行,这两次同行这间不是考试的考试中,说得好听点是考了个不及格,其实是得了个零分。

到是到了,看也看了,只不过言及征服,不过是被征服了,被边疆美景所征服,被戍边将士的精神所折服。可是,不能将所见所思见诸文字,让更多的人通过自己的眼睛和笔端,描绘自己见到的那些美丽,不能不说是身为记者的最大憾事。

恺撒大帝的豪情,也只能是作苏东坡赤壁怀古式遥想罢了。

记者是行者,但不同于旅客,不是邮差,他一定要是西行取经的唐僧,背负着使命而来,带着收获而归,可是如果没有唐僧师徒降魔除妖的真本事,注定会空手而回,一无所获。

在生活和工作节奏大为加快的今天,外出执行采访任务多是单兵作战,虽然不能强求具备倚马可待的本领,但必须具备着快速反应的能力,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也能够执行好采访任务。

所以,行走,必定要有备而来的行囊,要做好打有准备之仗的足够准备。


思考:眼光比知识更重要

“新闻是用事实说话。”这是众多关于新闻定义中,这是最为经典的定义之一。

事实是客观存在,可说话,则看的是记者的主观能动性。

在部领导的安排下,我参加了几次全军部队的典型采写。这些采访中,有个人典型如空军指挥学院女教员季岩、国防科技大学教授邹逢兴等,也有空军工程大学开展“两好”教育、国防科技大学坚持走军民融合式发展道路、解放军总医院开展质量建院建设等单位典型。

这些典型的宣传,也是各大媒体进行无声比拼的考场,在各单位做了充分前期准备的基础上,如何能将稿件写得有特色一些,独到的观察视角显得尤为重要。

幸运的是,这些个人或单位典型,都得到了军事部和记者部里领导、同事的大力帮助和支持,军事部刘兴安主任、武天敏副主任、后勤组高志文组长和科技组柳刚组长的无私帮助,也得到刘声东主任、王士彬副主任和王握文站长的鼎力扶持,这些稿件都得到了较好的评价。

稿件交到编辑手中后,他们都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和辛勤的劳动,与我交出的稿件相比,见报稿的质量提升了一个层次。仔细对比改动的地方,就能看到他们的独具匠心之处,一个标题的改动,一个过渡句的添加,文章立即就生动起来,自己写稿时的那些困惑和难肠之处,顿时迎刃而解。

国防科技大学两个重大典型的采写,是我和王握文站长合作完成的。邹逢兴教授的稿件交到刘主任那里时,他定大标题为《胸中总怀一团火》。国防科大坚持走军民融合式发展道路的稿件,到了武副主任那里,他改大标题为《百舸争流“红军渡”》。

两个大标题一定,文章的眼睛就给点亮了,原来显得平实的文字,一下子就有了灵气,这也是这两篇稿件得到好评的重要原因。

能够得到报社众多领导和同事们的指点,我深感幸福,他们有甘作嫁衣的精神,更有做一手好嫁衣的本领,他们独具慧眼,给稿件增色添彩不少。

基于相同的新闻事实,在同一个会议室里进行座谈式采访,相同的采访对象,甚至是相同的采访话题,但各家媒体见报稿有所差别,除了各个媒体风格和对所报道典型的定位不同外,有了各单位提供的大量材料,在主体新闻事实已经定型的情况下,能不能抓住感动人、打动人的细节和故事,是作品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

我自己理解,新闻其实是“无中生有”,在看似平淡、毫无头绪的工作中,沙里淘金,找到新闻点。在报纸上读到同事们的精彩作品,经常为他们的描述暗自叫好,也为他们深入细致的采访暗自佩服,为他们的独到眼光暗感钦佩。

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知识的积累固然重要,可独到的眼光更显价值。 


歌唱:做一个合格的歌颂者

还是在读高中时,我这个“伪体育迷”看到赛场边忙碌的记者,曾脱口而出,将来当记者。中学时的每篇作文都让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朗读,曾小小满足地过自己那虚荣的内心,只是一个做梦的开始。

高考时,我这个理科生幸运地被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录取,离梦想的距离似乎近了许多。

分配到部队后,当新闻干事,一个非常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到军报社学习,帮助工作,那个时候,虽然身在报社,不过当记者还只是一个梦想而已。

在报社5号楼地下室招待所住了近4年后,得到众多师长的关心提携,我有幸运地正式调入报社政治部。直到2009年元旦,我从政治部调到记者部,时隔15年,梦想终于成真,我一个乡村少年、从一名军校新闻系学员,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记者,圆了自己的记者梦。

记者,采风者,歌唱者。《诗经》经典流传数千年,歌唱了数千年。在南政院,讲古代文学的老师在课堂上,声情并茂讲解甚至可以是吟唱《诗经》里的篇章时,我就畅想那些采风者的形象与风采。

文字是有着生命力的,学习名师大家的经典名篇,更让我心生神往。

名师名记,高山仰止。

能够成为记者队伍的一员,成为一名光荣的军事记者,幸运地站在军报这个金字招牌铸就的平台上,梦想走进现实,我深感自己能力的不足,距离做一名合格的歌唱者还有不小的差距。

在长沙国防科技大学采访时,同时有其他稿件的写作任务,夜不能寐,伏案而作,冥思苦想。此时,已是凌晨两点,而报社编辑部里等着稿件的编辑正好发来短信息,打回他办公室电话,得知为搞好迎接十八大的专版,多名编辑都在办公室里忙得不亦乐乎。

可抬眼看到窗外,老百姓正饮酒打牌时,感慨良多。我心想,把自己搞得这样辛苦干什么。当把自己的所见所想告诉报社同事时,他连声大笑,说起多年前就有这样相同的感受,当记者做编辑,加班是家常便饭,通宵达旦地加班加点也是常事。

搞文字是个苦差事,就是那名编辑如今已独自担纲承担一些重大宣传任务。写稿如同做任何一件事一样,不经历风雨,不经历磨难,就难以蜕变成长。

三年记者,虽然见报稿件不多,但每篇稿件都是一个一个字打磨出来,稿件质量差强人意。

我相信勤能补拙,只要付出,就会有收获,努力去做一名合格的歌颂者。

【记者感言】

没有时间表和路线图的旅途

学生时代,关于时间、速度、路程的习题再是熟悉不过。现在想来,无数个夜晚里的挑灯夜战,海量的数学和物理习题,那些解题的方法与技巧,已经渐渐模糊。

那些“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铁棒磨成绣花针”、“水滴石穿”等关于毅力、恒心的成语,都曾经撞击过年少时的心灵,引起无穷想象。

可工作多年,却时时迷失在对简单常识的无知之中。细细回想,对“时间×速度=路程”的认识,却时时浸透到对工作和生活的理解之中。


仔细品味,人生哲理和生活道理,其实就蕴含在最普遍、最常见的生活常识之中,那些简单公式和一般常识,不应该熟视无睹。

追逐更高、更快目标,只想一蹴而就,却忽略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

心知时间重要,却在迷茫、焦虑和彷徨中,任由时光如水般在手指间肆意流淌。

一个又一个工作任务,一天又一天看似简单的重复,纷纷扰扰的生活,让人身心疲惫,被迷住了的双眼,已经看不到曾经预设的起点、想要到达的成功彼岸。

所谓的忙碌,让人很少能够静下心来,思考和检省自己。正如歌中所唱的那样,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生是见识,不是活着。人生,其实就是在路上,行走在没有时间表与路线图的旅途,不可能是用具体数字来描述时间与速度,也不可能是通过计算才会得到的结果。

在路上,有可能洒满阳光、鲜花满地,也可能有雨雪风霜、障碍重重,可无论环境优劣,已经选定的方向不能轻易变更,已经抱定的决心不能轻易动摇。

一双腿是自己的,注定行走是有着个人属性,那些有形或无形的脚印,那些或重或轻的印痕,一串串连缀起来,就是自己的人生历程。

时间累积,昨天的新闻,今天的历史。今天的新闻,明天的历史。

无论快慢,对于新闻人而言,在用自己的文字见证、书写着大历史的同时,也无时不在地书写着个人的心灵史和成长史,用自己的作品,完成个人形象的堆砌。

发布日期:01-08

首都纠察兵在行动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记者安普忠 陈国全 特约通讯员周景红

在首都北京,人们经常看到这样一群十分神气的帅小伙:他们头戴威武的银色钢盔,身穿笔挺的纠察服装,脚穿锃亮的制式皮鞋,构成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有人说,在军人眼里,他们代表军威;在百姓眼里,他们代表军队;在外宾眼里,他们代表中国!他们就是被誉为共和国首都之窗、京城流动“仪仗队”的“三军纠察”——北京卫戍区警备纠察兵。

10月18日至20日,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跟随卫戍区参谋长邵亨、卫戍处处长郑晓明,亲历了警备纠察执勤巡逻。

文明之花绚丽绽放长安街

时间:10月18日上午

地点:长安街

8时整,记者随纠察二连的官兵乘坐警备纠察专用车来到长安街。20多名精神抖擞的纠察兵一下车集合,便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引来路人纷纷驻足观望,有的还取出相机、手机拍照。一位年轻姑娘上前请求合影,二连长陈涛急忙打手势拒绝。

“我们的纠察兵被誉为‘盛开在长安街上的文明之花’,这可不仅仅是因为外在形象,更多的是因为有着过硬的内在素质。”北京卫戍区参谋长邵亨无不自豪地说。

说话间,大家两人一组各就各位。不一会儿,负责检查过往军车的下士孙凯、曲国艺拦下一辆军车,立正、敬礼,“您好,请出示证件!”

“三证齐全,放行。”不到1分钟,检查完毕,车辆通行。

“这么快?!”听到记者的惊叹,卫戍处处长郑晓明笑着解释:1分钟,是文明执勤的需要。为防止影响交通,战士们人人练就一双“火眼金睛”:20米开外可分辨军车真伪,30米开外可识别真假军人。刚才车子停靠时,他们已通过号牌外观大致分辨了真伪。

“Can I help you?”10点左右,正在执勤的战士连学明看到,一对从天安门广场走出来的外国夫妇站在路边焦急地打转,便上前热情援助。得知他们要去东交民巷,小连便把他们带到出租车站点。

“谢谢您!”夫妇俩用生硬的汉语谢个不停。

“南腔北调难不倒,方言土语能听懂,日常英语问不倒,北京地图一口清。”陈连长告诉记者,这是连队执勤训练的一项重要内容,不少官兵成为“英语通”、“活地图”。

执勤一路,播撒文明一路,记者由衷感叹。


 

“照妖镜”立辨“真假美猴王”

时间:10月19日上午

地点:杜家坎收费站

位于京城西南的杜家坎收费站车流量特别大,纠察一连12名官兵今天在此分两组设点检查。

没多久,一辆黑色奥迪军车被拦下。纠察兵用手机模样的仪器检测车牌,只听“嘀”的一声响,仪器上立刻清晰地显示出车属单位、车号、厂牌型号等信息。

“这个仪器叫军车号牌信息检查器,主要用来识别号牌真伪。” 郑晓明处长介绍说,随着对假冒军车打击力度的增大,不法分子的造假能力也越来越强,假号牌越来越逼真,有时仅靠肉眼难以辨出“真假美猴王”。

11时30分许,一辆满载货物的大卡车从京石高速缓缓驶来,纠察一连连长李西谦带领两名纠察兵迎上去,示意对方停车受检。经认真查看,号牌和证件都没有发现问题,可李连长总觉得这个司机怎么看也不像军人,便让人取来军车号牌信息检查器检测,一照,果然是假军牌。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科技手段让纠察兵有了辨别真假的‘照妖镜’,一切假冒号牌都难逃它们的法眼。”李连长一边说,一边向记者展示着他们的十八般武器:BZ-C型便携式制动测试仪、酒精检测仪、交通“电子眼”……

“过去没有科技手段,一些不法分子总赖账,经常抵触执法。”卫戍处参谋刘友涛对记者说:“现在有了各种科技手段,对方一看数据就立刻蔫了。”

据邵亨参谋长介绍,1988年,国务院下发收费站军车免费通知后,地方一些不法分子设法伪造、使用假军牌。最严重的一年,北京就查获了300多块假军牌。今年7月份,“两高”出台司法解释,对假冒军车号牌等犯罪行为严惩不贷,并对非法使用军以上领导机关号牌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卫戍区同时加大了打击力度,现在,假冒军车号牌在北京已经很少见了。


 

“纠察兵”无处不在满京城

时间:10月19日晚

地点:四季青桥

19时30分,记者随纠察兵驱车来到西翠路和北太平路交叉口进行夜查。

身穿荧光背心的纠察兵,手持对讲机、荧光棒,在十字路口分口把关。夜查的重点是酒驾和假冒军车。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纠察兵没有任何“收获”。

此时,郑晓明处长的手机响了:“你们正在追查的假军车V01639出现在远大路!”

“迅速收拢人员,转移至四季青桥,搜查军V01639假军车!”郑处长挂断电话,当即命令刘友涛参谋、陈伟参谋各带一队,分别赶赴四季青桥两侧搜索拦截。

原来,北京卫戍区与北京市公安交管部门建立了军地协作机制,利用113网布控,把每一个马路摄像头都变成了电子“纠察兵”,实现了对使用伪造、被盗军车号牌犯罪活动的精确打击。几天前,假军车军V01639在被纠时夺路而逃,卫戍处将车号牌及时通报了公安机关。这不,今天它一出来,就被无处不在的电子“纠察兵”逮了个正着。

在公安交管部门的指引下,经过半个多小时的严密搜查,这辆假军车终于在一家大酒店停车场被抓获。

邵亨参谋长介绍说,近几年,在军地联合行动中,先后查获假冒军人154名,查扣严重违规和假冒军车216台,打掉假冒团伙12个,端掉3个假军服制售窝点,收缴军服及军用标志1200余件。


 

坚守“精神高地”的执法卫士

时间:10月20日上午

地点:王府井大街

今天的北京,冷风裹着细雨吹低了行人的头,而纠察兵们依然昂首阔步巡逻在王府井大街上。

“同志,请出示证件!”看到一个年轻姑娘挽着一名上校军官的胳膊迎面走来,纠察兵范小斌十分礼貌地敬礼、查问。

“对不起, 我是一名边防军人,到石家庄出差路过北京,在这儿读书的女儿一定要我穿着军装陪她照照相……”那名上校军官一边出示证件,一边解释说。

小范看完证件,了解情况属实,提醒他要时刻注意军人形象。

“作为维护军威的执法卫士,纠察兵必须做到执纪如铁,不但要不畏权威,永远坚守原则和纪律,也要经得起诱惑,永远做‘精神高地’的坚守者。”看着那名上校军官远去的背影,由卫东参谋向记者讲述了孪生兄弟朱进进、朱成成的故事。

在一次执勤中,朱进进、朱成成兄弟俩拦下一辆假军车,车主王某是一个老总,为炫耀身份,购买了一副假军牌。

“同志,您使用的车辆号牌涉嫌伪造……”

“啪!”眼尖的王某看到俩人长得一模一样,便拿出一撂钞票摔在他们面前,“你俩一看就是双胞胎,这钱拿去不会有外人知道。”

“对不起,我们执行公务必须按规定办……”

“啪!”朱进进的话未说完,又一摞钞票摔过来。

“啪”、“啪”、“啪”,朱进进一张口,王某就摔一摞钱,一会儿就足足摔了5万元。但朱进进、朱成成兄弟俩始终没眨眼,坚持按原则办事,王某最终低下了高傲的头。

陈伟参谋感慨地说,许多战士家庭条件并不好,但面对诱惑,从来没有一个犯过错误。

这,就是我们可爱的首都纠察兵。生活中,他们可能是囊中羞涩的贫穷人,但精神上,他们是永远坚守高地的“富翁”。

发布日期:10-27

军代表之歌

  相关链接:

 

词曲作者简介:万兴波,总装武汉军代局政治部主任,大校军衔。历任工程师、组织干事、干部干事、政治部副主任、主任。从军校毕业以来,经过多岗位锻炼,无论是在基层军代室还是在政治机关工作,都用满腔热忱和高度的事业心责任感完成每项任务。工作经验丰富,有八十多篇管理、教育等经验被《军工报》、《军报》宣传报道。四十多篇政工理论文章在相关刊物上发表。荣立三等功一次,被评为“总装法制宣传先进个人”,曾获武汉市军旅歌曲大奖赛优秀奖。

歌曲简评:心底流淌的一首歌 ——《我是光荣的军代表》

有人说军代表是和平时代离战场最近的人,这里平时就是战时、车间就是战场;有人说军代表架设起军地装备建设的桥梁,这里把关就是使命,质量就是生命。《我是光荣的军代表》这首歌用平实的语言和抒情的旋律,表现了军代表们在装备战线上默默奉献、团结拼博的豪情壮志,洋溢军代表献身装备事业雄心勃勃、壮志凌云的激情。

万兴波历经二十多年的军代表生活,从崇山峻岭的山沟到繁华喧闹的都市,多少军代表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而无怨无悔,多少军代表为了磨砺出神剑的熠熠锋芒而呕心沥血,每一个熟悉而又亲切的典型,每一个平凡而又感人的故事,都让他这个文艺爱好者产生创作的欲望。带着浓厚的深情与多年的积淀,他的心中流淌出了这首歌。

“陆地金戈、海上舰炮,长空枭龙,我们监造,要问我们啥称呼,我是光荣的军代表。”这表现了军代表坚持装备至上 、 质量第一的理念,以军人特有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奋战在没有战火硝烟的车间,把高质量当作价值的体现,把零缺陷作为工作的追求。

“质量卫士、重担勇挑,技术尖兵,无比荣耀,立足岗位献使命,我是光荣的军代表。”他没有选择进行曲般的节奏,而是用四分之四拍来表现军代表们后方保障验装备的骄傲与自豪。非专业的他透着无比的真诚与朴实,唱出军代表们最具豪情的声音,成为在全军范围内以军代表为题材自己作词、作曲并演唱的第一人。

“情乃歌之魂。歌有真情,自成高格。” (《礼记•乐记》)军代表甘于奉献、精于监督、敢于较真、严于律已的精神,源自他们内心对装备事业执着的信念。这首歌的成功之处,就在于紧紧抓住一个“情”字,展开对音乐形象和旋律的淋漓尽致地表现。因此,整首歌呈现出情感的真挚、厚重,旋律的简单、流畅,给人以较强、较深的艺术感染力。

发布日期:11-30

个人代表作

镜头记录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