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军事战略学女博士的远征

———追记空军指挥学院硕士生导师季岩

发布时间:2011-07-31 15:49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

核心提示:

  生如夏花,绚烂绽放,逝若秋叶,静美无声。

  今年花开时节,年仅53岁的她永别了自己钟爱的军事战略理论研究和教学岗位。

  重病中,她写下了近万字的日记,名曰《远征记》。秀美笔迹里流淌的是对生命的感恩、对事业的眷恋和对蓝天的向往……

  离去后,她好似一片树叶,飘落在大家的心田。落叶时节,战友们一次次聚在一起,细细品读《远征记》,追忆她,赞美她……

  她叫季岩,我军第一位军事战略学女博士,空军指挥学院科研部战略研究室原副主任。

  出征,向着军事变革的前沿

  空军指挥学院战略研究室会议室里,几乎每天都有相关研究课题的小型研讨会,季岩离开已经半年多了,还有人不经意地说:“季岩肯定会这么说”,接着,大家一阵黯然。

  以往的研讨会上,世界军事热点、军事历史、国际安全形势等话题层出不穷,挑起话题的常常是季岩,引起争论时她静静倾听,僵持不下时,她又接过话茬。

  “她外表纤秀柔弱,骨子里却似翱翔长空的雄鹰,眼光远远超越了地平线。”学院训练部副部长王明亮每每说起季岩,都为这位身材娇小的战友所迸发出的激情和智慧感动不已。

  一次研讨会上,季岩突然发问:“《亮剑》主人公李云龙有没有文化?”这个看似与军事战略不相关的话题,却引起了大家对空军战略转型内涵的热议。

  围绕这一话题,季岩深刻分析了军种文化在军队战斗力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不久,她以独特的视角,接连撰写了《“空军蓝”与“蓝色空军”》《空军新型文化研究》和《新世纪新阶段空军文化建设转型研究》等系列论著,受到空军领导机关的高度重视,其中有不少前瞻性观点正逐渐付诸实践。

  着眼国际安全形势新变化,她完成了博士论文《论相互安全》,提出了崭新的国际安全观,许多见解与我国倡导“和谐世界”的外交战略构想一脉相承。

  透视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她跳出一般的思维研究模式,提出了维护空天安全的有关理论观点,这一科研项目被列为国家社会科学军事学项目重点课题。

  针对我军使命任务的新拓展,她提出强调空军非战争运用的重要作用,主张将和平时期空军战略运用问题写入教材,在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前,她就完成了《空军在非战争军事行动中运用》这一重大现实课题的研究。

  超越了地平线,季岩眼中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

  弥留之际,前来探望的空军机关和学院领导对季岩的研究成果给予了高度评价,她却在《远征记》中写道:“假如上苍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未完成的研究课题还将继续……”

  出征,向着浩瀚无际的书海

  在空军指挥学院图书馆重点学科文献中心,有一个“季岩军事类图书专柜”,里面摆放着她生前的1356册军事类藏书,其中有600多册是学院图书馆独一无二的珍品。

  逝世前7天,季岩给学院领导写信提出:“军事类藏书捐给图书馆,算是我对学院的最后一点贡献……”

  翻开书架上厚厚的《战争与战略》一书,折痕还在,铅笔划下的横线条还在。负责整理书籍的郭金锁教授说,每本书里都插满纸条,标注着密密麻麻的要点和体会!这些书仅是季岩读书的一部分,她还有不少文学、语言和其他工具类的书,从图书馆里借阅的书更是无法统计。

  季岩走了,然而在大家心中,她好像还在教研岗位上,给学生默默传授着知识,传承着精神。

  “她一生都在寻找读书、学习的机会。”季岩的大姐季素华对这个17岁就下乡当知青、聚少离多的妹妹既骄傲又痛惜。

  战友们清楚地记得,直到确诊患绝症的前一天,她还满怀激情地给全院教职员工上大课———《漫谈读书》。

  20年的执教生涯,始于讲台,终于讲台。可对于这生前的最后一课,季岩在《远征记》中写道:“若是能预知这是向职业生涯的告别,我肯定会更加全力以赴,倾己所有和所能。”

  超越地平线的力量来自浩瀚无际的书海。

  浩瀚的书海哺育了季岩。从下乡知青、女兵、护士,到哲学硕士、军事战略学博士、空军军事理论专家,季岩完成了人生的一次次跃升。

  广博的知识传承给了后来者。季岩博览群书,精心准备教案,授课观点新颖、信息量大、知识面广,她的课成为空军指挥学院最受学生欢迎的课之一。

  为了帮大家打开一扇了解外军的窗口,季岩翻译了《美国空军条令》,70余万字的书稿编译,面对的是晦涩枯燥的专业名词和军事术语。

  季岩带的第一个研究生陈文峰看到老师花费大量心血修改论文后,文章发表时准备署上导师的名字,季岩坚决将自己的名字拿掉。

  心无旁骛,才能畅游书海;心无旁骛,才能惠泽他人。

  她在《远征记》中写道:“我的职业给了我全部的光荣,一旦进入工作状态,便光彩耀人……”

  出征,向着广阔美丽的蓝天

  去年12月的一天,天气异常寒冷,做完化疗手术,趁着脸色尚好,季岩拿出心爱的军装,去照相馆拍了一组艺术照,留下她对“空军蓝”的眷恋。

  季岩的父亲是新中国的首批飞行员,参加过抗美援朝作战,“打仗特别勇敢,立过很多战功”。父亲一生与战鹰为伍、与蓝天相伴,父亲对祖国蓝天的热爱,在她心里刻上了一道深深的烙印。

  斗转星移,蓝天还是那片蓝天,父女俩面对的战场却大不相同。

  出征,父亲的战场是浩瀚长空,列阵厮杀;出征,女儿的战场则是无形的军事变革浪潮,先行探路。

  世界范围的军事变革方兴未艾,军事理论研究更是日新月异。时不我待,季岩更专注地走着自己的路,全力投入到军事理论研究中。

  她把职业比作“红舞鞋”,“认真”是舞鞋上的系带。她感叹道,在舞台上跳得越久,这鞋带就系得越紧。

  季岩患有慢性胆囊炎,但她忽视了病痛,把全部心思都用在工作上,直到空军总医院对全院教职员工进行体检时,才发现病灶,遗憾的是发现时已是癌症晚期。

  住院期间,她还在病床上给领导提学科建设的建议,给同事口述有关研究课题的思路,为学生讲述论文需要把握的要点……

  季岩走了,走得很坦然。她在《远征记》中写道:“我的职业给了我全部的梦想,使得我将生命奉献给父辈为之奋斗一生的空军,让我变得富有激情与创造力……”

  季岩走了,走得很从容。这是她最后一次出征,融入蓝天,那是她一生最钟爱、最向往的地方。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