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价值观的“当代元素”如何解读

——南京军区某集团军主题教育活动的新闻调查本报记者

发布时间:2011-07-25 01:09    来源:    作者:刘声东 代烽 特约记者 邵敏 周林

核心提示: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除了当代元素,还有其它许多重要元素和因素,需要我们付出艰苦细致的诚实劳动加以研究、抓好落实。

      核心提示

      意大利史学家克罗齐有个著名的观点: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2月24日本报二版发表的长篇通讯《核心价值观对人的影响有多大》,主要从传统力量的角度,展示了核心价值观对人的恒久影响力。今天刊登《核心价值观的“当代元素”应如何解读》这篇新闻调查,侧重关注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当代元素:A、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自身的当代元素;B、承接这一核心价值观的主体——当代革命军人的当代元素;C、与当代革命军人特点需求相适应的培育手段的当代元素。

         在“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之前,特别用“当代”二字加以界定和强化,意味着这既是对过去的延续,也是对未来的前瞻,更是对当下的重视。胡主席强调,着力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这是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方面,是发展先进军事文化的现实需要,是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必然要求。从这些论述中我们更应该认识到,胡主席提出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为当代革命军人确立的一个崭新的精神航标。它是当代革命军人人生价值在当今时代的新取向,也是当代革命军人社会价值在当今社会的新标识。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只有认识和理解好、把握和运用好当代元素,才能充分体现时代特色,深入挖掘时代潜力,准确把握时代主流,有效引领时代风尚。

先读懂时代的“音符”,再演奏时代的“强音”

——集团军政委苗华: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虽说只有20个字,但每句每字都像跃动在五线谱上的音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早春的江淮大地,虽说尚不见柳叶翻飞弄影的春色,但泛绿的柳条上,已经鼓出了鹅黄色的芽苞。这天吃罢午饭,南京军区某集团军政委苗华一行5人,来到所属某装甲师营区的池塘边散步。

     “今年的柳条又泛绿了。瞧,已经吐出米粒大小的新芽了!”师政委戴勇触景生情:“这排柳树生长在这里最少有半个多世纪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是它最美丽动人的时节。”

     “要是连着刮几场南风、下几场春雨,站在这排柳树下,都能听到柳叶噼噼啪啪冒出来的声音!”身为集团军主题教育活动领导小组组长的苗华,此时正为主题教育活动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而皱眉沉思,职业敏感使他顿时心灵一动:是啊,这柳树的树根树干生长于过去的岁月,而只有今年的春风才能吹绿今年的柳条,裁出今年的柳叶。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既体现了我军的光荣传统,更赋予了崭新的时代内涵,必须沐浴“知时节”的好风好雨,才能展示它的生机和风采。

      “抓住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当代元素做文章,就能抓住本质特征,找准抓手和突破口,使主题教育活动更有针对性和创造性。”集团军政治部主任白吕补充道。

      “对,关注当代元素,既要认清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自身的当代元素,还要把握当代革命军人的当代元素,以及适应当代革命军人特点的培育手段的当代元素……”

      一行人越议越兴奋,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欣喜。

       就在这次主题教育活动展开前夕,该师直属队三级士官张波把前几年的政治教育笔记本翻出来对照,发现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5个方面内容,以往的教育都搞过,现在又要集中搞,觉得没必要,于是在网上大倒苦水:“教育一个接一个,内容换汤不换药!”

      经调查发现,有类似想法的官兵还真不少。苗华提醒大家:“官兵思想上的这个结不解开,教育就难以入心入脑。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虽说只有20个字,但每句每字都像跃动在五线谱上的音符。把音符弄明白了,演奏起来才能够不离谱。只有首先读懂时代的音符,尔后才能演奏时代的强音。只有让官兵理解了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新的内涵,才能引导他们更加自觉地践行。”

     当天下午,苗华与集团军主题教育活动领导小组成员一道,研究确立了“紧贴当代元素把握时代内涵,紧贴当代元素探索当代官兵特点,紧贴当代元素创新培育方法”的主题教育活动基本思路。

换个角度看一看,时代环境更在“优化”和“美化”着当代官兵

——集团军军长韩卫国:当挑战与机遇并存的时候,聪明人会抓住机遇去迎接挑战,而不是害怕挑战放弃机遇……

      “我不想要优秀士兵这个荣誉,能不能多给我一星期的假?”去年底,刚被评为“优秀士兵”的某旅四连一级士官李涛的“异想天开”引起了大家关注。问其原因,李涛回答得很干脆:“将来退伍后,我不是回家种地就是打工,优秀士兵不能给我带来任何实惠,不如多给几天假搞搞市场调查。”

      这次主题教育活动中,这件事重新被拎了出来。那是3月上旬,集团军军长韩卫国带领机关工作组来到某旅调研。机关的同志列举了李涛的事例后说道:现在的官兵真的大不一样了,政治热情不高,荣誉感不强,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太难了。

     “从盲目追崇到独立思考,这是当代军人成熟的重要表现。现在的官兵的确有许多重大变化,我们不能只看到变化的负面作用,而要多看它的正面意义。”联系正在进行的主题教育活动,韩卫国说道,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在经济体制深刻变革、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思想观念深刻变化的新的社会背景下提出的,与以往各个历史时期的军人价值观相比,它面临着许多新的课题和新的挑战。但与此同时,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也是应时而生、顺乎军心和时代潮流的。当挑战与机遇并存时,聪明人应该抓住机遇迎接挑战,而不是害怕挑战放弃机遇。韩卫国说,他不仅喜欢马克思“问题是时代的声音”这句话,还喜欢这样一句格言:“当我们对所处的时代感到无奈时,别埋怨时代错了,而要看到自己的无能。”

     是啊,在分析当今社会的政治环境时,我们不仅要看到当代官兵面临着“西化”“分化”的威胁,更要看到新时代新气象对当代官兵的“优化”和“美化”功能。陪同调研的旅长金川谈到,2008年年初,我国南方部分地区发生雨雪冰冻灾害,他们旅数千名官兵闻令而动,奔赴一线抗雪救灾,很多官兵手上磨出了血泡,但一直不肯放下锹镐;零下十几摄氏度的低温,使不少人脸部、脚部冻伤,但没有一人退缩。经过几昼夜的奋战,确保了南北交通大动脉的畅通,受到了人民群众的赞誉。“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全旅官兵主动捐款,积极请战,所有正在灾区休假的官兵无一例外自发参加抗震救灾。金川感慨地说:“所有这一切都雄辩地证明,当代官兵不仅具有很高的思想觉悟,而且也是很有政治热情的新一代。”

     听完发言,韩卫国与大家一道,分析了社会风气、腐败现象等一些负面因素对官兵思想的影响,分析了国际形势复杂化尤其是“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潮对官兵思想的干扰。在认清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所面临的新挑战后,韩卫国着重引导大家树立信心,看到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有利时机和条件。他动情地说道: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和谐社会、全面发展,这些理论和理念,仅从字面上理解,就很贴人心、暖人心、得人心,就很有时代美感。在这个环境中“诞生”的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基因”里就有很多新的亮点。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也是新时期建军治军理念,这就为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注入了丰富的人文精神。所有这一切,都预示着它的培育过程和结果不是强迫的、痛苦的,而是自觉的、愉快的。

严格地说,我们还算不上“真正生活过的人”

——指导员彭斌:我现在就敢对自己说,这个兵当明白了,这辈子也就活明白了……

       曾是大学高材生的某团指导员彭斌,在接受记者调查时郑重其事地念了著名作家茨威格的一个论断:“只有经历过光明和黑暗、和平和战争、兴盛和衰败的人,才算真正生活过的人。”他神情庄重地坦言,严格地说,我们都还不算“真正生活过的人”。在我们这代人身上培育或锻造核心价值观,注定要比在我们的先辈身上艰难许多。

     彭斌讲述了自己的一段经历:4年前,他大学毕业后来到该团任排长。由于文化高、适应能力强,接触过他的各级领导都鼓励他好好干,并给他指明了先在基层练带兵再到机关练谋略,然后再上军队院校深造的金光大道。但他总感到自己选择从军可能是个错误。那年春节,他利用休假机会,只身前往深圳打工。他接连找了好几家企业,都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位当了大老板的大学校友坦率地告诉他,像你这样的人才在地方一抓一大把,你还是安心在部队工作吧。团领导得知此事后,没有批评指责他这山望着那山高,而是帮他重新审视自己,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从此,彭斌铁下心来在部队干,多次立功受奖,很快提升为连队指导员并带出了先进连,荣立了三等功。

     “从人生阅历中得到的体验,往往更容易变成自己的观念。从特殊的、重大的阅历中得出的结论,往往更容易变成自己的信念和准绳,也就是我们现在讲的核心价值观。我现在就敢对自己说,这个兵当明白了,这辈子也就活明白了。”彭斌在分析当代军人的当代元素时,特别强调,我们这代人总体上讲,不那么容易盲从不那么容易激动,不那么容易认定一个东西,认定了一个东西也不那么容易从一而终。我们不那么专一和专注,不那么甘愿委屈自己、亏待自己,不那么容易把自己“豁”出去。

     一连串说了十来个“不那么”之后,彭斌借用雨果的话自我解嘲道:“被人揭下面具是一种失败,自己揭下自己的面具是一种胜利。”并且重重地补充道:何况,我们的欠缺是可以弥补的。一旦在我们的心灵中打下了“桩子”,定会更加扎实牢靠。

谁愿意活得轻浮和轻飘?核心价值观,是我心灵家园的“承重墙”

——直招士官孟祥韬:我愿在自由与道德之间寻求平衡,在利己与利他之间追寻伟大……

      “什么献身意识、奉献意识呀,我来当兵靠的是‘谋生意识’、‘合同意识’。地方工作不好找,为谋个饭碗我才到部队来的。我不过是名‘合同工’,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与我没有多大关系。”对前来进行思想摸底的集团军调研组,某团直招士官、地方大学生孟祥韬坦诚得让人有些受不了。

     坐在一旁的记者却对他的勇气大加赞赏:“很好!有人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轻浮和轻飘,你觉得当代青年官兵想不想让自己的生命厚重起来?”孟祥韬笑了笑说,我看你们是应该好好地研究一下当代官兵的当代元素。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这样写道:“受国内外多元化政治思潮的冲击,少数官兵理想信念不很稳定;受市场经济等价交换原则的影响,部分官兵牺牲奉献意识有所弱化;受长期和平环境的影响,一些官兵献身使命的尚武精神趋于淡化;受社会庸俗风气的侵蚀,一些官兵价值判断出现错位。”依我看,这些分析虽然也对,但只是指出了负面影响和负面结果。为什么不多关注那些正面的影响和积极的效果,或者既不那么积极也不那么消极的中性元素?在你们的辞典里,为什么就没有了“中性词”呢?

     “我没那么可爱,也没那么可怕。”孟祥韬说,我刚才是说了,我是签了合同来当直招士官的,当事业只是职业的时候,它与崇高便拉开了距离;当职业只是谋生的手段甚至是惟一手段时,它与卑微便拉近了距离。但是,当我的生存有了基本的保障时,少私心,去杂念,扫俗气,除恶习,我也没说的。谁愿意活得轻浮和轻飘?我们这一代军人,文化普遍较高,绝大多数人都是有精神追求的,起码不愿生活在精神的底层。就我而言,我愿在自由与道德之间寻求平衡,在利己与利他之间追寻伟大。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正是构建我心灵家园的“承重墙”。也许我一时半会儿还立不起它,但我十分需要,不可能拒绝。

思想的光芒,只有转化为心灵的关照,才会是美丽和可爱的

——博士营长王勇:磨砺思想和意志,必须具有发自心灵的内动力。如果情感被轻蔑了,思想还能神圣吗?

      在调研“如何改进创新核心价值观的培育手段和方法”这个课题时,我们首先采访了某团博士营长王勇。

      王勇没有一上来就谈他的想法,而是讲了一个刚刚发生不久的故事:那天上午,某团领导高兴地向集团军领导小组汇报,为了能够全程参加这次主题教育活动,我们团有4名官兵父母病重也不回去,有两名官兵把原定的婚期推迟了。集团军领导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一切都要体现以人为本的要求。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也是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可不能在这次主题教育活动中,干违背上一个主题教育活动的事。今天下午就给他们批假,让他们动身回家。该看望爹妈的看爹妈,该娶媳妇的赶紧把媳妇娶回家!”

     这件事在官兵中产生了很好的连锁反应。不仅被“强迫”休假的6名官兵深受感动,其他官兵得知此事后也很受鼓舞。一位战士以“打开天窗”为网名写了一个帖子:谈到教育,我最怕三种感觉,一怕“受害”的感觉,我不喜欢每搞一次教育都要动我一点“奶酪”;二怕“受压”的感觉,那些强制性面孔、强迫性的腔调,真应该“请”出教育的课堂;三怕“受骗”的感觉,台上讲的和台下做的不一样,教育时承诺的教育后兑现不了,我最反感这种“伪教育”。

    “核心价值观具有价值观自身的特性,它属于道德范畴,它的本质属性是文化现象。它只能通过内化来形成和培育,而且这个内化需要‘细化’和‘慢化’的过程,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感觉应该是最美妙的。”王勇若有所思地说,当代官兵竞争压力、社会压力、精神压力都很大,他们需要心情的放松、灵魂的抚慰、精神的舒缓,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十分重视自己的内心感受。正因如此,思想的光芒,只有转化为心灵的关照,才会是美丽和可爱的。如果感情被轻蔑了,思想还能神圣吗?

     王勇的观点得到了集团军副政委周明贵的赞同,他谈到,改革开放30年来,国家的形象在变,党的执政理念在变,军队的建军治军理念也在变。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就是要让蕴含在这些变化中的美的因素释放出来,让思想变得更情感些,让情感变得更人性些,让教育不是“灌”进人脑子里,而是“走”进和“融”入人的心里。

我们需要好的土壤,然后再去做这土壤上生长的大树或者小草

——大学生干部孟火成:大多数官兵属于平常人,教育和培育,都渴望符合常情常理……

       某团大学生干部孟火成到部队任排长不久,排里一名战士因违法受到法律制裁,孟火成负领导责任也受到处分。团领导找他谈心时指出了他不善于做思想工作这一问题。孟火成有点不服,我对这个战士动的感情最深、讲的道理是最多的啊!有一天,他找这个战士聊天,请他说说为何不买自己的账。这位战士告诉他,我本是一棵好苗子,你也是一个好园丁,之所以我没有成长好,那是因为土壤和气候不好。不是我不相信道理,而是我已经不相信讲道理的人了。评比竞赛,优胜劣汰,这本来是很神圣很庄严的事情吧,可我入伍前参加过好多次各类竞赛,都因为有人暗箱操作,出现了“优胜”猫腻多,“劣汰”冤情重的结果。记得那次参加一个选拔赛,我这个最后一轮的第二名名落孙山,而第一轮就被淘汰的、差我八百丈远的一个人竟然榜上有名。那天,我躺在家乡的草地上,呆呆地看着天空,从中午一直看到天黑。

     叙述这段故事时,孟火成几次伤心落泪。“都说功夫在诗外,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之所以叫培育而不是只说教育,我的理解是,要多下点功夫在教育之外,要把导向搞对,把风气搞正。假如一边叫我们忠诚、献身,一边却让忠诚的人伤心,让献身的人寒心,这哪会有用?就好比你在忙着砌围墙,他却偷偷挖墙脚,这不是瞎折腾嘛!”

     孟火成很真诚地说,有一些植物会破坏土壤,它生长过的地方,别的植物就生长不了,而且土质越变越差;有一些树和花草,能够改良土壤,它扎根的地方,土质会越变越好。这都属于稀有物种。我和大多数官兵一样,属于平常的人,平常的“物种”,不仅思想教育要符合常情常理,而且希望能够在好的土壤里成长。做不了大树,也能够做一棵好的小草。

结束语

     某装甲师主题教育先行试点任务结束时,按惯例需要进行一次考核,并要写出一份总结教育成效的报告来。可这一次,集团军主题教育活动领导小组不但果断取消了原定举行的几场考试,试点总结也暂时不写了,转而集中精力梳理教育中还存在哪些问题,制定出优化教育环境和深化主题教育的长效机制。

      这个变化,也与该师官兵所提的意见建议密切相关。就在教育试点刚刚开始的时候,士官宋仕杰向前来征求意见的机关干部反映:过去搞教育,往往是整风式、突击式,几天集中教育过后,有时我们还没有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教育“成效”就被汇报上去了。希望这次主题教育活动,不要追求这种虚假的“成效”,而要着重见到诚意和诚信。

     宋仕杰的发言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上等兵柯伟超批评道:那种为了过“考核关”而搞的教育,教育者的功夫下在了备课上,受教育者的精力花在了背题上,能够见到的,也只是舍本逐末的“成效”。

     这些意见反映上来后,引起了集团军领导的高度重视。集团军政委苗华说,从善如登,从恶如崩。学坏一阵子,学好一辈子。知善行善,就得像登山那样,必须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攀登。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我军思想政治建设的重要基础性工程,“泡沫效应”要不得,“豆腐渣工程”更要不得!

    诚哉斯言。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除了当代元素,还有其它许多重要元素和因素,需要我们付出艰苦细致的诚实劳动加以研究、抓好落实。即便是这篇专题研究“当代元素”的新闻调查,也只能挂一漏万,给大家提供一个视角,打开一点思路而已。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