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红军的“遗产”

———记广空某指挥所“老战士报告团”原团长张绪

发布时间:2011-07-28 13:49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

核心提示:“坚定革命气节,保持革命晚节,继续写好自己的光荣历史,永葆一个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当我去见马克思的时候,党和人民承认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这就是我最终的愿望。”

      人物小传:张绪,山西平遥人,1921年7月出生,1937年2月入伍,1938年2月入党,1983年4月从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岗位上离休。2008年5月1日因病在武汉逝世。自参加革命以来,张绪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参加大小战斗100多次,先后3次负重伤。离休20多年来,他为党的事业奉献余热,带领“老战士报告团”奔赴全国各地义务作报告2700多场,听众达200多万人次。

 再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

 家中的会客室里,悬挂着老红军张绪的遗像,老人身着绿色军装,胸前戴满奖章,依然在慈祥地望着他们。张绪的4个儿子和儿媳聚集在红十字会为老人捐献遗体颁赠的“生命之光”纪念杯前,表达无尽的怀念和哀思。

 他们无法到墓碑前敬献花篮、擦拭骨灰盒,父亲的遗体已经捐赠给医院解剖。

 时间回溯到2008年5月4日,张绪遗体告别仪式前一天。筹办丧事的亲属翻拣张绪遗物时,突然发现一张新遗嘱。父亲很多年前已表示“骨灰火化撒江城”,不知何时又新写了一张遗嘱,上面是几句诗:“挥泪告别众亲朋,含笑去见马克思。几经沧桑献丹心,一生功过任评说。遗体捐医供科研,团结战斗寄哀思。”这张新遗嘱让家人愕然。一番争论后,他们遵从了老人的遗愿。就这样,5月5日在武昌殡仪馆悼念大厅举行的遗体告别仪式同时也成了遗体捐赠仪式。

 当天,灵堂内外,白花如雪,泪水如雨。无数的花篮、花圈和挽幛,将灵堂堆得只剩下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走道。张绪的4个儿子站在父亲的遗像前守灵,泪眼模糊地望着近千名武汉的、外地的,熟悉的、陌生的,被轮椅推着的、被他人搀扶的,还有那些相互扶持的吊唁的人们,哀伤地从他们面前一一走过。当护送父亲上了灵车、车门“啪”的一声关上时,他们顿觉阴阳两隔,泪如泉涌。

 细细翻拣父亲去世后留下的57本日记、17本学习笔记和数百篇诗词,一遍遍回放父亲生前留下的一张讲述他做人准则的光盘,他们仿佛又看到了父亲一生风雨兼程、永不停歇的脚步,留给他们的是一个老共产党人永远向前的身影。

 身经百战,九死一生;晚节灿烂,斗志愈坚———

 信念始终如一

 张绪病重期间,一些老战友、老部下纷纷前来探望。他们评价张绪“是一位有着真正信仰的人”,是“把信仰保持了终生的共产党人”。张绪的儿子、一年前刚离开部队选择自主择业的张佑军说,他从老一辈的评价中更深刻地理解了父亲,“大家尊重我父亲,不是因为他有过怎样的传奇经历,有过怎样的地位,而是因为他始终忠于自己的信仰。”

 张绪1937年2月加入红军队伍时,还不到16岁。他从参加革命第一天起就意识到,这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是人民的队伍。入伍一年后,他就因为作战勇敢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 烽火岁月里,张绪戎马倥偬,身经百战,九死一生,期间3次身负重伤:抗日战争中右眼被流弹击中,手术时摘掉一个眼球;解放战争中被一颗子弹打穿脖颈,乡亲们用担架抬着他走了100多公里路,护送到后方野战医院才得以保住性命;抗美援朝战争中执行侦察任务时,敌军的一颗手雷扔了过来,警卫员奋力将他扑倒,他腰部穿入4块弹片。

 信念因战火的洗礼而愈加坚定。大儿子张晓军回忆说,父亲每次谈起这些战伤,说得更多的是对党朴素而豪迈的感恩之情:“是党和人民给了我一次次新的生命。没有我们伟大的党,没有可亲可敬的人民群众,我或许早就死去。活着就要听党的话,一辈子跟党走,做有利于党和人民的事。”张晓军形容说:“父亲像一辆开足马力的战车,认定一个目标后就勇往直前。”

 翻开张绪1983年离休当天的日记,他这样写道:“过去行军打仗、生产建设、保卫祖国是革命的需要,是党性的表现;今天离职退休,也是革命的需要,也是党性的表现。当干部可以退居‘二线’,党员却永远没有‘二线’。虽然官职没有了,但党员的责任和义务还在,人生的追求还在。”

 四儿子张佑军记得,当时社会上出现了一股否定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父亲坐不住了。1986年10月,他和马国昌等10名离退休老战士组建了“老战士报告团”,并担任团长。此后的20多年间,父亲把全部热情投入到了报告团的工作。他以战争幸存者和历史见证人的身份,奔波在基层部队、党政机关、厂矿企业、大中小学,大张旗鼓宣讲党的光荣传统,宣讲党的创新理论,宣讲改革开放成就,宣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的道理,足迹遍布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1999年7月,父亲从电视和报纸上得知少数老干部、老党员被“法轮功”迷惑的消息后,痛心疾首。他先后组织报告团成员4次开展专题学习讨论,与马国昌一起代表“老战士报告团”致函《解放军报》,就“坚持革命气节,保持革命晚节”、“离职不忘名节,退休不丢本色”畅谈自己的心得体会,表明老同志的坚定立场和态度,呼吁广大离退休干部“活到老,改造到老,为党分忧,永葆革命本色不动摇”。文章发表后,在军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 “我的报告不是最好的,但它一定是最真的”———

 言行始终如一

 张绪去世后,在部队听了多年教育课、自己也上台讲了不少课的张佑军才真正理解父亲。张佑军说,父亲一生听党的话,跟党走,离休后宣传党的创新理论,从来是实话实说,老人曾说:“我们不能像有些‘两面人’那样,在台上说一套,生活中是另一套。我的报告不是最好的,但它一定是最真的。”

 张绪常跟报告团的成员讲:“要想做好报告,就得跟上时代步伐,必须活到老,学到老,用老眼光看新事物,不仅自己想不通,听众也不信。”离休后,他把学习看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不停地读书看报。平时照顾张绪起居的二儿媳王宁宁介绍:为了讲好每一堂课,父亲特别关注社会的发展进步,关心国内外的时事政治。每天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是他必看的电视节目。因为眼睛不好,父亲看东西比较吃力,可他还是拿着放大镜,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书读报和写笔记。去年年初,父亲因肺部感染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可每天仍然坚持让孩子们为他读当天的报纸,一直到他病情恶化陷入昏迷。

 在“老战士报告团”的20多年里,张绪把对党的朴素感情融进了学习、传播党的创新理论的新征程。他经常组织“老战士报告团”外出参观武汉市政建设的新项目、新成果,每到一个地方总要问问这个单位的新变化、新发展,从中汲取营养,使大家始终紧跟时代发展和党的理论创新步伐。

 张绪最后一次参加报告团集体活动是在2008年1月8日,当时报告团要到武汉市卓刀泉中学作报告。当天气温很低,天上下着大雪,报告团副团长袁升科说:“老张,你身体不好,今天就别去了。”张绪说:“那哪行啊,我不开口,坐在台上对中学生来说也是一种教育嘛!”结果,坐在台上不到半个小时,张绪的身体便吃不消,直接被送到医院,直到去世再也没有离开医院。

 张佑军说,父亲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坚持写日记和读书笔记,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近60年。张绪去世以后,孩子们在整理他的日记和笔记时,看到一篇题为《我最大的愿望是死后党确认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手稿,他这样写道:

 “坚定革命气节,保持革命晚节,继续写好自己的光荣历史,永葆一个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当我去见马克思的时候,党和人民承认自己是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这就是我最终的愿望。”

 满抽屉的荣誉证书就是他留给子女的遗产———

 表里始终如一

 张绪在工作中言行一致,在家里,面对自己的家人,也是表里如一。他要求别人的,也要求自己的家人,他对自己的要求更是近乎苛刻。

 张绪一生保持着非常简朴的生活习惯,衣物一用就是很多年,旧了破了都舍不得丢。二儿媳王宁宁说:“父亲平时基本不买新衣服,也不让晚辈们买。平时最爱穿的就是旧军衣,一件绿色的马裤呢军上衣,袖口、领口都磨破了,也舍不得扔。”她对老人说:“您前半辈子艰苦奋斗,现在条件好了,干吗还要这么苦自己呢?”父亲说:“习惯了,和过去比,已经好多了。”

 曾做过张绪4年警卫员的原空军武汉企业管理局干部杨新勇,讲了一个陪老首长买眼镜的故事。他看到张绪每次都要拿一个放大镜很费力地读书看报,有一次办事路过眼镜店,便拉着张绪走了进去。杨新勇太了解张绪了,这位老首长平时连百十来块钱的衣服都舍不得买,更别说几百块钱的眼镜了。趁着张绪试戴眼镜的空隙,杨新勇悄悄地告诉服务员,待会把价格说低些。没想到,张绪听了报价后很满意,可他又提出一个新要求:“我右眼早就瞎了,能不能把这个右眼镜片换成平光的,不然太浪费了。”服务员一听就蒙了,还没有顾客提出过这样的要求呢。杨新勇说,老首长毫不在意外表,除非与革命工作挂上钩。

 二儿子张亚军说,父亲1983年发的一件风衣一直穿在身上,直到有一次跟他说,穿这件衣服作报告影响老红军形象,父亲才同意买了件新的。张绪对自己节衣缩食,但对需要帮助的人却是慷慨大方。1998年抗洪那次组织捐款,开始张绪捐了1000元,后来又捐了1500元。

 张亚军说,组织给离休后的父亲配了车,父亲要求家里人都不能用他的车。其实我们都习惯了,他在职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家人外出经常坐班车或公交车,可只要干休所老干部家中有事需要用车,他总是安排。更多的时候,这车成了报告团报告专用车。

 张绪的4个儿子都曾在军中服役。老大张晓军是工程兵,开挖山洞一干就是7年,老二张亚军是装甲兵,老三张群军参加了边境作战。老四张佑军说,父亲当时还在领导岗位上,只要他说句话,三个哥哥都可以留在部队提干,但父亲没有这样做,结果他们先后退役回到了地方。1979年,张佑军当兵去了东北,提了干,在辽宁一个偏远连队工作,他看到有些战友调回了湖北,也几次向父亲提出调回武汉的想法。可父亲却对他说:“男儿国是家,很多普通群众的孩子都在更远更艰苦的地方工作,你不要搞特殊!”这样张佑军在东北一干就是13年。

 2006年6月6日,张绪请原武空宣传部长、老战士报告团成员毛兰成到家里,录了一次像。面对镜头,张绪讲述了自己几十年的革命经历,并刻录成4张光盘给了4个儿子。老大张晓军说,父亲当时并没给我们说明这事,我们也没有太在意,现在我们才知道这是父亲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父亲对我们说:“我参加革命几十年,没有给你们留下金,也没有给你们留下银,留给你们的就是这张光盘。里面是我的革命经历和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做人准则。你们要经常看一看,不要忘记你们是红军的后人。”

 老四张佑军说,现在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看一遍光盘,随着一次次观看和思考,脑海中父亲的足迹越来越清晰,父亲的形象越来越亲切和可敬。他觉得,父亲就像是一本书,无论从哪一页阅读,都能受到启迪和激励;无论自己走多远的路,父亲都在深情地注视着自己。

 短评

 忠诚于党的楷模

 在全军官兵深入开展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主题教育活动中,我们向读者介绍一位一生忠诚于党、坚守理想信念的老红军———广空某指挥所“老战士报告团”原团长张绪的事迹。

 张绪的事迹感人肺腑,最鲜明的一个特点就是对党忠诚。在战争年代,他冲锋陷阵,英勇顽强,将忠诚举过头顶;在和平年代,他严于律己,甘于奉献,将忠诚融入血液。他的先进事迹和崇高精神,充分展示了共产党人的崇高境界,生动诠释了入党为什么、当官干什么、身后留什么的人生课题。

 忠诚源自信仰。张绪的信仰来源于不断加强学习,搞好思想武装,不放松主观世界的改造。理论武装是保持忠诚的思想指南,张绪一生始终站在学习宣传党的先进思想理论的潮头,活到老,学到老。他的事迹启示我们,只有真信真学真用党的科学理论,才能保持理论上的清醒和政治上的坚定,真正发自内心地忠诚于党。

 张绪对党的忠诚表现在时时处处、家里家外。忠诚作为一种价值理念,往往是“隐于内”的,但在一定的时间和场合的考验下就能“形于外”。这种考验,体现在战争时期的炮火硝烟中,也体现在和平时期的关键时刻和日常生活中。从某种意义上说,平时的考验更为经常、更为持久,也更能检验一名党员、一名军人的忠诚。

 我们党正因为有了成千上万像张绪这样的优秀党员,才赢得了人民的拥护。对于年轻党员、年轻官兵来讲,立志建功军营当从铸牢军魂开始,把忠诚于党的信念,一代代传承下去。

 大力宣扬张绪的先进事迹,对于激励广大离退休干部自觉珍惜荣誉,继续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发挥余热;激励广大高中级领导干部坚守革命气节,发扬优良作风;教育广大官兵坚定理想信念,牢固树立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强化使命意识,矢志军营建功立业,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责任编辑: 记者部管理

声明:本稿件由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个人、媒体及其他单位均不得对本稿件的任何部分进行抄袭、转载、链接、摘编、修改、镜像或做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

【上篇文章】“英雄墙”下的沉思
【下篇文章】寂静天空杀机四伏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