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文解放军报社空军分社记者。18岁高考落榜后入伍,曾当过步兵连战士、新闻报道员。2001年毕业于南京政治学院军事新闻传播系,先后在空军某部任排长、新闻干事、协理员,北京军区空军宣传处任干事。曾参与2008年汶川地震、2010年玉树地震、亚丁湾护航等报道任务。主要作品有《雷霆玫瑰》、《一段延伸的壮美航迹》、《英雄强下的沉思》等。


记者快博

[更多...]


最新作品

成空航空兵某师科技干部:在 ...

太阳露出了头,浓雾消散开来。成空航空兵某师机场的停机坪上,几个年轻技师正娴熟地为一架换装发动机的战鹰调试参数。

望着眼前这一幕,该师装备部部长、高级工程师祝鹏举对记者说:“这不亚于医院一场缜密复杂的心脏手术,如果放在以前,基层一线的技术骨干也难以完成。”

现在不同了。该师拥有一批以空军级专家领衔担纲,高层次科技人才、军区空军和作战部队保留技术骨干为主体的科技人才队伍,官兵自主保障、自力维修和自我创新能力陡增。

在机场维修保障一线,记者碰到了一位老兵。他叫李存积,是空军外场系统唯一一名技术3级的高级工程师。作为空军的“宝贝疙瘩”,李存积铆在基层一干就是30多年,领衔攻克了多项科技难关。退休后,他仍奔波在机务保障一线。李存积身后是一批扎根基层摸爬滚打的科技骨干,他们被誉为在硝烟中成长的技师。

“这些技师个个是我们师的大功臣!”师长王燕崎说,近年来,他们连续4年驻训雪域高原。去年3月,作为空军首个完成跨年度冬季高原驻训的部队,他们突破了飞机设计性能和训练局限,初步具备了高原全疆域、全天候遂行任务的能力。

记者了解到,为了探索高原保障的新路子,以高级工程师张建家、张洪伦为首的一批科技干部不顾强烈的高原反应,爬飞机、走线路,排除故障1000余起。在这种边伴随保障边探索实践的训练保障模式下,基层科技队伍完成了新型战鹰47项保障课题研究,探索出一整套高原保障的新方法。一批科技骨干由此跨入了更高层次的科技人才行列。

工程师谭靖博士的研究课题是飞行员头盔瞄准镜。他建立的平台实现了检测设备数字化、数据采集网络化、动态分析智能化。介绍这个科研项目时,他一边挥动着手臂讲解,一边邀请记者亲身体验。他说:“是机场一线工作的便利条件,给了我更多直接参与科研课题的机会。”

硝烟已成为科技成果最直接的“催化剂”。作为一支基层部队,该师近年来有30多项科研成果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

这一令人惊叹的数据背后,是该师工程师们牢牢锁定的服务战斗力这一攻关方向。为了提高装挂弹速度,祝鹏举带领一线技术骨干研制自动化设备,优化整合程序,使装挂弹速度大大提高。

在另一架待飞的战鹰前,一个保障机组的技术人员比过去减少了一半。原来,针对放飞保障操作简单、易于掌握的特点,师里推行放飞保障人员不分专业的通用化保障,“解放”出来的技术骨干专门在“后台”从事新装备技术研究、故障排除等复杂科研技术工作。

机械师赖祯海就是此项保障模式的受益者,他从前台保障脱离出来后,专心从事装备技术攻关,成为一名既能维修装备,又能搞科研攻关的双料“战斗工程师”。

发布日期:01-03

成空某导弹旅抓战备训练:“ ...

管梅,成空某导弹旅政治部干事,平时主要负责计划生育、优生优育、官兵婚恋等工作。

此刻的她,却一身戎装端坐在导弹营情报参谋席位上,娴熟地接转空情信息、计算目标诸元……纤细的双手像两只翩飞的蝴蝶,在键盘上轻快地跳跃。

根据战场态势的变化,管梅适时向营指挥员提供空情信息的分析、决策意见,成功引导部队完成演练任务。

像管梅这样的干事上阵“打仗”,记者还是第一次见到。管梅告诉记者,导弹营一名参谋月初探亲休假,旅里安排她临时接替这个岗位,恰好赶上了这场突如其来的防空演练。

在该旅防空阵地上,和管梅一样来自机关、公勤等岗位的官兵还不少,他们同样熟练操作手中武器参加“战斗”。据了解,该旅退伍老兵已经离队,新兵专业训练尚未展开,这些“替补队员”有效弥补了作战岗位的空缺。

“千人一杆枪”的现代防空体系,每一个节点都缺一不可。旅长陈凌向记者介绍说,受官兵休假、外出培训等因素影响,现行“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固定编组模式,难以满足日常战备训练的需要。

为此,该旅启动了“全员普训、交叉轮训”的蓄能训练模式,对全旅数十个专业岗位进行普遍强训。他们还分批组织机关干部住进班排,参加操作训练,将各级各类公勤人员分配到战斗岗位,进行分层次实训。

如今,该旅所有非战斗岗位人员能够操作主战兵器完成接替作战任务,6成官兵熟练掌握两种以上作战技能,部队战备能力建设迈上新台阶。

“不管男兵女将,上阵就能打仗;无论白天黑夜,随时准备战斗。”旅政委李林告诉记者,作为一支全年担负战备值班任务的部队,他们常年不懈地提高战备能力、增强战备意识,时刻保持着箭在弦上的状态。

“24小时滚动式训练法”,是该旅提高部队战备能力的创新之举,即无论白天、傍晚,还是午夜、拂晓,适时持续组织日常防空演练,使部队保持全天候的战备水平。

凌晨时分悄然打响的一场防空演练,让记者有机会零距离观察该旅战备训练的成果。漆黑寂静的冬夜里,记者没见一丝亮光,也没听到一句慌乱的话语,全旅官兵在黑暗中有条不紊地完成了战备等级转换,进入战斗状态。

“睡觉,也要睁着一只眼。”导弹营营长张晓军感慨地告诉记者,旅里的防空警报常常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拉响,指挥员的神经必须时刻紧绷。有一晚刮大风,他以为又有了“敌情”,跳下床从枕边拎起衣服背囊就往外冲,结果是虚惊一场。

记者在该营看到,每名官兵的个人战备物资都装进背囊放在床头,指挥、雷达、标图等关键岗位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确保部队能在最短时间内拉得出、打得响。

采访即将结束之际,旅长办公室墙壁上的一张中国地图引起记者的注意。图上标绘有大小不一的数十个圆圈,分别用蓝、黑、红3种颜色进行标注。

“每一个圆圈都代表一个防空阵地,颜色则是用来区分不同的阵地性质。”对照地图为记者一一解密后,陈旅长意味深长地说:我们的蓝天没有空白!

发布日期:12-23

空军航空兵第一师某飞行大队 ...


该大队战机参加空战对抗演练 曹占礼摄

镜头回放

这年仲秋,空军十余支航空兵部队、一百余名尖子飞行员在齐鲁腹地参加空军对抗空战检验性考核。空军航空兵第一师某大队飞行员们摩拳擦掌,志在必得。

“发现目标!”一名飞行员驾驶新型战鹰,利用先进的机载雷达把超视距外的“敌”方战机死死锁定。然而,就在准备实施攻击时,机载雷达突然受到强电磁干扰,目标丢失!

信息对抗的劣势,让武器装备的优势荡然无存。最终,该大队以“59:166”的悬殊比分,在首轮比赛中就被淘汰出局。

59:166!

悬殊的比分让飞行员们如芒刺背,坐卧不安。

这是一支战功赫赫的光荣部队:62年前,他们首创空军空战击落敌机先例,受到毛主席亲笔题词嘉勉:奋勇作战,甚好甚慰。

然而,战场没有常胜将军。面对如今空战对抗演练的惨痛失利,太多的不解和疑问萦绕在飞行员们的心头——

是装备不够先进吗?他们的新型战机,具有比对手更为先进的火控雷达、优良的导弹性能、迅捷的机动能力。

是技不如人吗?参加对抗的选手,都是该大队顶尖的空战能手。

是平时锤炼得少吗?他们近年来多次执行对抗演习任务,每年外出驻训100天以上……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反思检讨会上,飞行员们反复回放空战视频,分析失利原因。他们发现,虽然靠传统技术战术多次赢得有利态势,但对手利用的却是信息火力一体攻防战术……

走出阴霾,飞行员们豁然开朗: “结果看似输在比分上,其实输在滞后的信息化理念上,必须脱胎换骨,才能重塑辉煌。”

如今记者漫步营区,随处可见“学习研究是基本军事训练实践活动”“未来唯一持久的优势就是比你的对手更善于学习”等标语和座右铭。该大队大队长崔小勇告诉记者,他们邀请航空大学教授、科研院所专家授课,针对空战对抗中暴露出的短板系统学习研究信息化知识,深入分析提升新型战机作战效能的疑点难点。去年8月,上级组织信息化理论测试,该大队成绩名列前茅。

“07 request turn left. (07请示左转出航)”。在该大队学习室,飞行员向记者演示了他们开展“双语组训”的情景。原大队长、副团长许利强介绍说:双语组训不单要求飞行员们在训练中使用英语,还要求他们学习借鉴外军组训模式流程。

持久深入的学习让该大队官兵尝到了甜头。今年5月,在全团整建制转场驻训过程中,该大队飞行员熟练运用机载电子对抗设备,对“敌”机实施有效电子干扰和压制,成功完成突防和突袭“敌”机场任务。

一名外国军事家曾说:“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用这句话看该大队背水一战、捍卫荣誉的精气神,记者发现了一个精彩的视角。

又是一次空战对抗演练,该大队数架新型战机跃入苍穹,向远方目标扑去。大队长崔小勇驾驶战鹰刚进入作战空域,释放着强电磁干扰的“敌”机便猛扑过来,没等他反应过来,耳机里便响起被“锁定”的告警声。双方斗智斗勇,从中距打到近距,从高空到低空,缠斗难分难解……

“升空就对抗,对抗就干扰”。如今,该大队把复杂电磁环境空战对抗训练贯穿全程,还把“战火”烧到周边地防、电抗、雷达等军兵种部队,在协同组织的体系对抗训练中,将战斗起飞、隐蔽出航、截击格斗、电子干扰、空地攻防等训练内容一体化实施。

去年仲秋,该大队再次挥师大漠戈壁,参加空军第二届自由空战对抗考核。飞行员们在复杂电磁环境下,将战机的作战效能和数种战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一次次先于对手截获、锁定、攻击,最终以大比分获胜,两人被评为“空战优秀飞行员”,一人获得空军航空兵实战化对抗最高荣誉“金头盔”。

发布日期:12-09

空军航空兵第一师某飞行大队 ...

解放军报讯 记者李建文、特约记者王军报道:初冬,大漠深处,空军航空兵第一师某飞行大队在空军第三届对抗空战中捷报频传,分别战胜两支劲旅,总评成绩位居榜首。仰望蓝天,大队飞行员百感交集:正是“创建学习型飞行大队、争当学习型飞行人员”活动的扎实开展,让我们突破了信息化战场打赢的瓶颈,重新续写了“第一”的传奇。

抗美援朝作战时期,该大队首创我人民空军空战胜利,击落击伤敌机16架,毛主席亲笔题词“奋勇作战,甚好甚慰”,所在师被中央军委授予“空军第一师”荣誉番号。创造荣誉不易,守住荣誉更难。2011年11月,该大队以优良装备挥师齐鲁大地,参加空军首届对抗空战检验性考核,没想到却以悬殊的比分败北。痛定思痛,在师、团两级党委全力帮带下,大队确立了瞄准信息化战场苦练精飞,加快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的训练思路。

大队专门制作了检讨反思教育片,组织飞行员反复观看,并持续开展“双学”活动,推动飞行人员素质转型。他们构建起集目标、内容、方法、保障、评估5项内容于一体的学习体系,突出信息化知识、电子战研究、武器装备全功能开发以及战法、训法创新等方面的学习研究,确立了“捆绑式、检讨式、开放式、互动式”4种学习方法;利用团自主开发的战术评估系统和技术质量监控系统,嵌入飞行人员自主学习、互动研讨网络学习软件,按照“任务需求、制订计划、学习研究、验证飞行、研究评判”等多个环节组织学习训练,形成了从学习到训练、从训练再到学习提高的良性循环闭合回路。

学习力就是战斗力。“双学”活动的强势推进,有效提升了飞行员综合素质,带动大队战斗力整体跃升,先后研练出多套电子战应用战术战法,挖掘开发10多项武器装备效能。蓝天利剑再展雄风,大队在空军对抗空战竞赛性考核中连创佳绩,2人被空军评为“空战能手”,1人2次摘得“金头盔”桂冠。

发布日期:11-22

“空中飞豹” 吕劲松: 远程精...

吕劲松(左一)和战友交流飞行体会。

初见南空航空兵某团副团长吕劲松,他正在弹药大队库房里的某新型导弹旁边,和几名技师探讨导弹性能。

飞行,准备飞行,是吕劲松工作状态的真实写照。除了参加飞行、技战术研究、体能训练,他还经常到机务保障、弹药维护一线接地气,听取装备作战使用建议。“不掌握武器性能,怎么能飞出战机的最大战斗力?”吕劲松说。

吕劲松所在团是空军首家改装“飞豹”战机的飞行团,他也是首批新机改装骨干。首家首批,难度可想而知,有些课目甚至连试飞员都没飞过。面对挑战,他毫不退缩。理论学习和改装训练之余,他向工厂技术人员虚心请教,和机务官兵交朋友,短短几个月就熟练掌握了“飞豹”战机的性能。在同批改装人员中,吕劲松率先完成改装,成为首批“空中飞豹”。

2009年4月,吕劲松升任飞行二大队大队长。这个飞行大队曾被空军授予“先锋强击大队”荣誉称号。重任在肩,吕劲松认准一个理:打铁还需自身硬。他把“看我的、跟我上”化为无声号令,带头领飞远海超低空、低空山谷飞行等高难课目,5次远赴西北戈壁大漠验证武器装备性能,次次出色完成任务。在吕劲松的带领下,“先锋强击大队”续写新篇,成为完成全师战训任务的第一梯队,10名飞行员成长为“尖刀分队”飞行员。

平时训练实打实,关键时刻打得赢。一次演习前夕,吕劲松被上级点将,执行某型导弹双发齐射任务。双发齐射要求前后舱飞行员要在几秒钟内,完成一连串配合动作,协调要求比双人高台跳水还高。为了攻克这道难关,他和后舱飞行员对照飞行参数、视频记录,反复比对目标差异,经过成百上千次磨合练习,终于找到了“心灵感应”。

“发射!”演习当天,两条火舌从“飞豹”机翼下呼啸而出,直接命中靶标。

去年9月,吕劲松走上副团长岗位,分管全团战备工作。结合部队担负使命任务,他抽调人员组建攻关小组,积极探索不同方向、不同规模、不同弹型、不同目标突防突击战法。

时隔不久,某新型导弹海上精确打击任务,又一次落在吕劲松肩上。海上移动目标漂浮不定、难以捕捉,再加上复杂电磁环境干扰,这次打击任务甚至超出了导弹性能边界。面对这块难啃的硬骨头,吕劲松和战友刻苦攻关,终于找到突破口。演练当天,晴空万里,吕劲松驾驶战机逆风起飞,直扑远海,首次发射某新型导弹便精准命中海上移动目标,实现了“飞豹”远程精确打击能力的新突破。

发布日期:11-20

个人代表作

镜头记录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