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番的葡萄熟了

发布时间:2011-07-31 14:48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

核心提示:

       初夏的毛乌素沙漠,白天热浪灼人,晚上冰冷如铁,没有丝毫的宜人气息。这天上午,我们全队114名应届毕业学员,全副武装,每人带着一壶水、一包压缩饼干,开始了沙漠徒步行军课目的训练。

      全队按行军要求向红石峡方向开进。按照规定,第一个休息点是在二石磕,可经过3个小时行军,路程还没过半。深深浅浅的脚窝在身后抛了一大串,太阳把我们的影子从一根粗长的黑线慢慢压缩成了一个黑点,刚出发时的兴奋被饥渴和疲劳所代替,肩上的背包像一个醉汉趴在肩上,两腿也好像灌了铅一样不听使唤,弯曲的行军队伍像一只受伤的大蟒,向前蠕动挣扎着……

      水早已经喝完了,干燥的嘴唇开裂出血,茫茫的沙海灰黄连天,没有一点绿色,缺水的恐慌笼罩着114颗焦虑的心。有的把棱棱柴含在嘴里,还有的在沙地里挖一个坑,把脸贴在有潮气的沙子里呼吸……

      队伍实在太慢了,性急的连长看了看地图,夺过两个人的背包,对着队伍大喊:“同学们,打起精神,加油啊!”“嗓子里直冒火,不加水,还加油!”有人在底下嘀咕了一句。

      指导员抬起头,清了清嗓子,唱起了动听的家乡民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甜润的歌声诱得大伙口水直流,胸中顿时像流过了一股潺潺的清泉。

      人醉了,心醉了,喉咙也湿润了。大家都唱起来,“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吐鲁番的葡萄大又甜……”

      撒一路歌声,丢一片欢笑,背包也轻松了许多,长长的队伍顿时像一只飞奔的巨龙,同学们仿佛看到那越来越近的宿营地,千藤万枝,坠满了晶莹欲滴的诱人的葡萄……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