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徽,在希望的土地上闪烁

——兰州战区部队和武警官兵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侧记

发布时间:2011-07-31 15:08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

核心提示:

      写在前面的话

      实施西部大开发,是党中央从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出发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兰州军区、兰州军区空军、总装某基地、第四军医大学和武警西北各省(区)总队,积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把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作为服从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践行人民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实际行动,为西部大开发作出了重要贡献,受到地方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的广泛赞誉。

     西部地区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加快西部开发建设,对于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意义重大而深远。兰州战区驻军和武警部队从国家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从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的高度,充分认清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性,自觉把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作为政治任务,始终坚持用党中央、胡主席关于军队要积极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指示和军委的决策统一官兵思想,采取“重点工程集中支援、应急任务突击支援、危急关头全力支援”等措施,在西部地区重点工程建设、新农村建设、小流域治理、植树造林、兴边富民、抢险救灾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

     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是党和人民赋予我军的光荣任务。让我们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高举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伟大旗帜,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扎实工作,开拓进取,为推进西部经济社会发展、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西北地区地理条件复杂,环境恶劣,但蕴藏着丰富的资源和能源。能不能把这些资源和能源开发利用好,不仅关系着西部地区的发展腾飞,而且关系到中华民族复兴的战略格局。驻军部队和武警官兵在重点工程建设中——

     攻坚克难一马当先

     为了改善西北地区的基础设施,加快能源和资源开发步伐,国家和西北各省区相继开工建设了一批重点工程。驻军部队和武警官兵大力发扬我军敢打硬仗、善打恶仗、不怕牺牲、甘于奉献的光荣传统,在西油东送、西气东输、光缆通信、青藏铁路等140多项重点工程建设中披坚执锐,攻坚克险,向祖国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

     上世纪90年代初,党中央审时度势,决定立即修建兰成渝特大输油管线工程。这是一项何等艰难的任务呀!管线所经地区80%以上处于山高坡陡、沟深林密的崇山峻岭,还要穿越25处隧道、156处大小河流、228处公路铁路。20多支专业工程队实地考察后,都摇头扼腕,黯然退出。危急关头,兰州军区部队主动承担起600多公里的管沟开挖、回填和伴行道路修筑任务。

     面对恶劣的施工条件,官兵们向生理极限挑战,打赢了一个又一个“恶仗”、“硬仗”。打眼放炮是施工中最苦最累的活。每个炮眼直径5厘米、深2米,工程掘进1米,就得打10多个炮眼,每打一个炮眼,出粉尘就达十几斤。据测算,施工两年光打炮眼就有60万个,出粉尘达3000多吨。兰州军区某旅150多名风钻手每天都要在粉尘、噪音及强震动的恶劣环境中工作十几个小时,一天作业下来,整个人就像散了架。指挥二连士官兰强当风钻手3个月,穿破了6套作训服,磨烂了近70双手套。在险子崖施工时,他昏倒在工地上,被战友们抬回帐篷,醒来后又返回工地。后来被送到驻地医院检查才发现,他腹部皮肤大面积溃烂,背心粘在身上脱不下来。凭着这股拼命劲头,官兵们创造了“鏖战分水岭”、“横扫牛头山”、“勇闯鬼门关”等施工奇迹,确保了输油管道按计划全线贯通。

     全长4000公里的西气东输工程是我国特大型基础建设项目。兰州军区部队担负的施工段,要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无人区罗布泊、“火洲”吐鲁番和“百里风区”哈密,是整个工程中自然环境最差、施工难度最大的标段。兰州军区采取了让专业技术部队挑重担、打头阵的战术,先后抽调军区管道工程指挥部5个机械化作业队和2个测量队以及部分野战工兵分队,从地方聘请了20多名专业技术专家进行现场指导,并购买了300多台大型机械设备。

     在30公里长、15公里宽、2000多座沙丘组成的库木塔格沙垄上施工时,一台推土机在沙海里推一趟,就跟人用指头在地上画个线条一样。军区管道工程指挥部决定,一次集中30台大型机械出战。时值酷暑,沙漠地表温度高达72摄氏度,皮肤碰到沙粒就会烫伤。官兵们白天穿着背心短裤坐在蒸笼一样的驾驶室里,开足马力推沙,晚上又挑灯夜战,固堤清沙,苦战3个月,硬是在流动沙垄上开出了一条通道,而102名官兵却平均每人瘦了7公斤。

     亚欧光缆和南北疆光缆工程施工时,要途经世界著名的“达坂城风区”和“三十里风区”,狂风沙浪弥漫。新疆驻军和武警部队官兵把床单撕成布条,缠在头上,在眼部挖两个小洞,戴着风镜施工,仅用30天就完成了800公里的光缆施工任务。国家电信部门的专家赞誉他们用传统劳动工具创造了中外通信建设史上的奇迹。

     罗布泊地区蕴藏着丰富的钾盐资源,潜在经济价值巨大,被新疆列入重点建设规划。总装某基地选派专家和技术人员,深入“死亡之海”9个月,对罗布泊地区进行了3次大范围的地面和航空探测取样,并会同有关部门对调查样品进行系统分析,为钾盐开发提供了重要依据。

     陇海铁路是我国东西交通的大干线,在国家经济建设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2004年提速换岔工程启动时,武警陕西省总队主动请缨,承担了西安到临潼间的施工任务。虽然两站之间只有30多公里路程,却有上百个岔道,而每一个岔道又必须将钢轨、枕木、垫石全部更换或加高。由于施工不能影响列车正常运行,加上现场轨道交错,起重机、吊车等现代化机械根本派不上用场,成吨的钢轨只有靠官兵套上绳索拼足力气去拉去抬。经过40多天的艰难施工,官兵们提前5天完成了任务,受到省委、省政府和西安铁路局的高度赞扬。

     建设青藏铁路是我国加快西部开发的重大举措。国家有关部门反复论证后认为,只有将其建成数字化铁路,才能适应特殊地域的行车需要。然而,建成数字化谈何容易?它要求动态条件下的测绘误差必须小于1米,而此时国内动态条件下测绘误差为18米。

     “在中国军人的面前,没有越不过的高山趟不过的河!”

     2005年1月,兰州军区某测绘信息中心的15名官兵在主任王明孝率领下挺进青藏高原。野外作业第一天,官兵们便领略到了青藏高原气候的恶劣。在刺骨的寒流中测量不到2小时,仪器就出现“死机”现象。尽管官兵们把它搂在怀里,捂上大衣,还是没法测到一组完整的数据。官兵们全力攻关,终于研制出一种“快速卡轨式移动车”,破解了“测量仪器在零下20摄氏度不能正常工作”的世界性难题。为了确保每一组测量数据都绝对准确,测绘官兵们吃尽了苦头,有时甚至面临死亡的危险。凭着顽强的毅力,15名测绘官兵提前90天完成了全部测量任务,先后为青藏铁路数字化建设提供了各种关键点位数据11万个,测绘精度达到了让国外专家都为之惊叹的0.3米,还攻克技术难题50多个,填补了我国测绘史上的5项空白。

     西北地区地处亚欧大陆腹地,边境线漫长,战略位置极其重要。驻军部队和武警官兵始终把维护边疆地区的稳定繁荣作为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的首要任务,走出了一条国防建设和驻地经济社会发展相互支撑、协调发展的路子——

     兴边富民水涨船高

     金秋时节,记者跋山涉水,沿新疆边防一线采访看到,西部大开发给万里边关注入了勃勃生机,一个更加繁荣、稳定的钢铁边防线正在悄然崛起。

  霍尔果斯口岸是我国西部最大的公路口岸,距离上海中心广场4825公里。在这个遥远的边境口岸,每年观光的国内外游客接近百万人次,外贸进出口额年均递增49.58%。

  记者从霍尔果斯边防连哨楼上放眼望去,口岸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与边境垦区的绿树阡陌交相辉映,昔日苍凉的古战场已发展成西部边境上商贾云集的国际商贸重镇。在工业园区工地上,霍尔果斯口岸管委会主任梁新渊告诉记者,口岸建设和发展的每一项成果都凝聚着官兵们的心血和汗水。

  驻守在海拔4700多米的红其拉甫口岸的边防连官兵,为更好地服务口岸发展,开展了“日常英话”学习活动。如今,连队80%的战士都能用英语与出入境的外商进行简单对话。

  卡拉苏口岸,是新疆15个边境口岸中“最年轻”的口岸,海拔4300多米。边防官兵在雪山上挥镐抡锤,与地方建设者并肩奋战,创造了施工时间最短、建设速度最快等边境口岸建设史上的多项第一。

  近年来,新疆军区和甘肃省军区边防部队,积极配合地方开辟通道,大力发展边境贸易,使15个口岸成为兴边富民的“黄金通道”。

  在兴边富民行动中,新疆军区投巨资在边防修建数千公里的边防巡逻路、光纤通信等设施,都把改善沿线农牧民的生产生活条件纳入其中,采取资源整合、军地共建等办法,走出了一条军地共建、共用、共同发展的路子,既改善了边防部队的戍边条件,又为边境地区的经济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各部队官兵结合边境地区实际开展的一项项兴边富民活动,正在悄然改变着无数偏远村庄的落后面貌。

  边防官兵还与边境地区各族群众携手开展了“万里文明边防线”、“千里新藏文明运输线”等军地联合建边、联手管边活动,万里边防正在成为经济发展的黄金线、民族团结的连心线、维护稳定的钢铁线,巍巍边关在西部大开发的春风沐浴下愈发显得雄壮美丽。

     西北地区经济和社会发展相对比较落后,许多群众生活比较贫困。广大官兵牢记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从人民群众最急需解决的就医、吃水、上学等难题入手,广泛开展了扶贫帮困活动。

     陕西省蓝田、旬阳、安塞等8个国家级贫困县医疗卫生事业落后,群众看病求医难题很多。第四军医大学积极发挥自身的医疗技术优势,与青海、宁夏、新疆等省区的28家医院建立了技术帮带关系,先后投入经费1300多万元,开展新技术新业务146项,培养输送了近万名医护人才,使这些医院的医疗水平显著提高。

     延安人民医院在对口帮带展开前病床不足300张,医疗设备总值不到500万元,只能诊治普通疾病。四医大定期派出专家教授到该院坐诊查房,进行疑难病例手术帮带,帮助成立了骨科、神经外科、口腔医学等医疗专科中心,使该院年收入由帮带前的800多万元上升到去年的2个亿,一跃成为陕北医疗行业的“龙头”。据统计,近年来第四军医大学及其附属医院还为低收入和特困群众减免救治费6000多万元。

  5年多来,兰州军区医疗卫生系统定点帮建了西北地区200多所医院,使600多万群众解除了疾病困扰。

  受自然条件影响,西北地区许多群众面临生产生活用水难题。兰州军区给水团和有关部队转战各地,打井600多口,使400多万群众告别用水难,4万亩贫瘠土地变成高产田。

  针对驻地教育科技落后的实际,各部队深入开展了送科技文化下乡、举办农民文化夜校、援建希望小学、资助贫困学生等活动,1500多所“八一希望小学”遍布西北各地,10万多名失学儿童得以重返校园。总装某基地还将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的“爆轰法制备纳米金刚石和纳米石墨粉技术”低价转给地方公司,年创产值8000多万元。近年来,他们共向地方转让科技成果16项,参与地方重点科研攻关项目50多个,培训各类技术人才2400多人,有力地促进了地方经济和社会发展。

     在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各部队普遍采取定点挂钩、结对帮扶、重点援助等办法,使数以十万计的贫困群众走上了致富路。新疆库车县栏杆村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在新疆军区某部官兵的长期帮扶下,不仅通了柏油路和电视电话,住上了新砖房,用上了自来水,还办起了幼儿园、卫生所和加工厂,成为全国有名的“军民共建社会主义新农村示范村”。

     西北地区是我国主要的少数民族聚居地之一,少数民族人口众多。驻军部队和武警官兵认真贯彻执行民族和宗教政策,尽心竭力地为他们办实事解难题,促发展求进步,赢得了少数民族群众的衷心爱戴——

     军民团结亲如一家

     新疆军区巴依木扎边防连驻守在中哈边境塔尔巴哈台山和萨吾尔山交汇处,与500多名哈萨克族、蒙古族和柯尔克孜族农牧民群众毗邻而居。尽管这里海拔高、气候恶劣,寒流带来的暴风雪总会使其变成“雪海孤岛”,但是,民族团结、军民双拥的鱼水深情却使得这里常年绽放着和谐之花。

     秋高气爽,正是储存牲畜过冬饲料的季节,边防连附近一处草场却突然失火。全连官兵冲了上去,奋战两天两夜,和当地群众一道缚住了“火魔”,使3万多亩草场免受损失,3000多匹牲畜得以安全过冬。去年8月,“即将有连阴雨”的天气预报让丰收在望的农民愁容满面。连队紧急组织官兵抢收庄稼,五个昼夜后颗粒归仓,帮助群众抢回来一个丰收年。

     牧民哈里别克以前一直靠给邻居放羊度日生活,在官兵们的帮助下建起了保温羊圈,承包圈养了400多只羊和20头奶牛,年收入2万多元,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户。2002年,连队接通市电后,将照明电无偿送往附近牧民家中,结束了他们上百年来点马灯的历史,电视、冰箱、洗衣机等现代家电进入寻常牧民家,座座毡房成了草原上的夜明珠。

     近年来,新疆驻军和武警部队先后与188个少数民族聚居村结成了扶贫帮困对子,为特困群体捐款2.5亿元,帮助5200多户困难群众走上了致富路。第四军医大学则连续3年组织博士生社会实践医疗服务队,赴青藏地区和长征路沿线,为上万名少数民族群众进行健康普查、巡诊送药,被誉为“少数民族同胞的健康保护神”。

     去年9月,兰州军区空军某部直属防化连官兵野外驻训时,遇到与少数民族群众同饮一渠水的问题。考虑到穆斯林群众的生活禁忌,连队特地买了新水瓢和专用水桶。村里101岁的老阿訇阿不都连声称赞:“解放军亚克西!”

     各部队始终把加强民族团结教育作为官兵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重点,普遍进行了少数民族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的学习教育,广泛开展了“学习少数民族语言、尊重少数民族群众”的活动,形成了军民和睦相处、民族团结亲如一家的良好氛围。各部队还对民族分裂势力的恐怖破坏活动进行了严密防范和坚决打击,有效地维护了民族地区的社会稳定。

     西北地区干旱少雨,植被覆盖率低,土地荒漠化问题突出,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为响应党中央提出的“再造一个山川秀美的西北地区”的号召,驻军部队和武警官兵向恶劣的自然环境宣战——

     合力绘织秀美山川

     陕西省军区把生态环境建设作为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的首场攻坚战役,成建制组织民兵、预备役部队,主动承建了全省107个县的106条小流域治理工程。1500多名将校军官、166名年龄“临界”最高服役年限的团以上干部,自带背包干粮,在荒山深沟安营扎寨,与人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

     经过近4年的苦战,陕西省军区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共完成治理面积1057平方公里,植树种草105万亩,修建高标准农田18.48万亩、小型水利工程4215座、生产道路683.4公里,使流域内的生态环境发生了明显改观,群众人均年收入增加500元以上,取得了显著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效益。陕西省委、省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赞扬他们:“在黄土地上矗起了一座造福人民的绿色丰碑”。

     面对日益严重的沙漠化,人们形象地将其比喻为“地球之癌”!遏制沙进人退的唯一良方就是治沙种树种草、退耕还林还草。每年一开春,驻守在黄土高原腹地、毛乌素沙漠边缘的武警陕西省总队的官兵们就开进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坚持着“筑一道绿色长廊、建一座生态屏障”的壮举,先后构筑起绿色屏障800多亩。几年来,他们先后组织官兵参加了西安鲸鱼沟环境整治、万亩生态园建设和陕南山区退耕还林还草等重点生态环境建设。

     驻守在黄河源头的青海省果洛军分区,为保护江河源头生态环境,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永冻层上实施“万亩人工造林”创造出奇迹:100万棵茁壮成长的树木使黄河两岸荒漠雪岭开始涵养水源、保持水土、恢复植被,生态环境得以改善。青海省人大通过议案,将这片人工林作为西部大开发中实施“江河源头生态工程”示范林。

     兰州军区空军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始终把飞播造林、人工增雨作为支援西部建设的一件大事来抓。几年来,所属某运输团先后为陕、甘、宁、青等省区的100多个县市飞播造林800多万亩,为西北地区的生态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榆林是陕西省遭受沙害最为严重的地区。70年代末,有位外国专家在此考察后得出结论:20年后榆林城将被黄沙吞没。开展飞播造林以来,榆林地区目前已形成165个万亩以上、25个10万亩以上的连片林带,在神木至定边的毛乌素沙漠南缘构筑起一条长达400公里的绿色长龙,使沙进人退的局面成为历史。我国著名治沙专家漆建中考察后认为:榆林飞播造林开辟了人类治沙史上的先河。如今在甘肃和陕西等率先飞播达10年以上的播区内已是林木参天,绿荫如盖,鲜花飘香;飞播时间较短的播区也是草场连片,郁郁葱葱,牛羊成群。

     武警西北各省(区)总队也积极组织官兵参加驻地生态环境建设,“保护塔里木河”、“雪莲山绿化”、“银武高速公路绿色通道建设”等30多项工程受到地方政府表彰。如今,漫步西北大地,无论是千里河西走廊,还是戈壁荒原,经常可以看到一片片以“八一林”、“国防林”和“民兵林”命名的绿色工程,尽情展示着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合力绘织秀美山川的丰硕成果。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