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记者人格记者谈”

文中人能记我们多深多久

最新作品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李秦卫2012-12-13 16:42编辑:邹菲

思想自由是最高的独立,不同才能赢得认同

写什么,是行文前需要思考的重要内容。刚当记者到部队时,领导多会花大心思介绍自己部队的特色工作、主抓工作,并拿来不少经验材料供参阅。意图很明显,写他们部队的经验通讯,而且希望能发在好版面,大篇幅。

不可否认,一些部队的经验做法能改成新闻,有的说不定还能改成好文章。但我觉得如果那样做,记者的价值就降低了,记者的作用就没发挥出来,甚至会被人瞧不起。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小说《罪与罚》里说:“发表自己的不正确的意见,要比叙述别人的一个真理更有意义。因为在第一种情况下,你才是一个人;而在第二种情况下,你不过是只鹦鹉。”我觉得,写有自己独立思想的文章,比写别人定好路子的文章来劲得多。

2007年刚当兼职记者时,我到邱少云生前所在部队,即兰州军区摩步第56旅采访。旅领导给我介绍说,他们今年以邱少云连为突破口,探索摸索出了新的沙漠地域小分队特种作战方法。看着送来的经验材料,说实在的,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新的训法,无非是分进合击、抵近侦察、点面结合等报纸上几年前就有的老训法。旅里领导言语中一直提醒我,他们的这个训法创新受到了集团军的肯定,宣传出去能给部队加分。

说实在的,当时我是兼职记者,写好文章是头等大事,而按照领导的意图写,肯定难出新意,见报恐怕也是梦里的事。不写,我当时的实力在这个旅,是旅里的宣传科干事,作为部属,不按领导指示办可是大忌。怎么办?在经过多次深入随队采访后我还是没用写作冲动,没有找到让人为之一惊的思路。训练间隙休息时,一名战士的话让我拍起了大腿。这名战士说话的大意是,前两天连队播放老电影《沙漠追匪记》,那个年代的沙漠小分队作战跟现在比,咱连现在的作战样式、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真是鸟枪换了炮。当晚,我把这个老电影反复播放,将其中的环节与白天看到的做对比,连夜写出了片段对比的时光切换类训练通讯《新“沙漠追匪记”》。文章在专题新闻版头条刊登后,吴勇旅长打电话跟我说,你小子把训练文章写成了读起来很有味的“四不像”,文章里有训法,更有教育。

2007年底的一天,兰州军区181团的新闻干事张帆打电话给我说,他们团连续6年被评为训练一级团,除了训练抓得紧以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团党委班子军事学术水平高。原来,这个团9名常委,8名硕士,是一个“硕士班子”。我当时脑子就冒出了想写文章的大标题:“硕士班子”的练兵之道,副标题也想好了:探寻兰州军区某红军团练打赢的训练路径。这个团抓训练到底有啥高招?看了传真来的材料我没找到,来到部队采访也没找到他们的训练“秘笈”。情急之下,我打电话向当时还在训练组当编辑的徐双喜编辑请教。他听了后说,团队是个步兵团,装备不是最新,课目不是很新,要摸索出几条能在全军推广的新训法,确实很难,团队之所以连续6年训练先进,无非是党委高度重视、贴近实战训练、领导机关带头、完善激励机制等,写这些就是“炒剩饭”,写了也不会发,发了也发不大。

电话里,徐编辑跟我说,记者就是要写通讯员写不出的文章,鼓励我写有自己思想的文章,用水平的高人一筹让人高看一眼。当记者以来,我深知自己不是科班出身,没有深厚的新闻理论功底,就以勤补拙,坚持多采访,多实践,多读书,在读书中借鉴书中思想的帮助,建立自己的思想,尽最大努力使自己不随俗而雷同,不逐声而寄论,每篇文章不管多长多短,多大多小,都力求有自己的声音,用不同赢得认同。电影《肖申克的救赎》中有这样一句台词:世界上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沾满太阳的光辉。希望是一种坚持,使灵魂深处有一处自由的天空,为相同的生命作出不同的解释。作为记者,我时常提醒自己,做一名好记者是自己的梦想,实现这个梦想,自己必须坚持,必须心在高处,根在深处,必须思想独立,努力锤炼“为相同的生命作出不同的解释”的本领。

这个梦想,我会不休不止,一直努力。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