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记者人格记者谈”

一个老生常谈的新闻记者基本道德

如何展示新闻真实

最新作品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刘  佳2012-12-17 16:38编辑:邹菲

【记者感言】脚踏实地,从心出发,聆听每一个故事,写好每一篇稿件。

前段时间一篇微博上的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报道称,一位母亲的儿子因患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而父亲拒绝给儿子骨髓配型,导致年仅7岁的孩子在今年去世。报道发出后几天之内,父亲在网上被人肉搜索,并受到成千上万的网民的声讨,之后,这位父亲发表了一,篇很长的声明,声称这位母亲并不是一位称职的母亲,并且并非是他拒绝捐献骨髓,而是这位母亲拒绝配型并一次次的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在此之后,网民各执一词双方包括他们的亲戚朋友都在不同程度受到了“网络暴力”的侵扰。

可以看出,写这篇报道的记者在接到母亲的线索之后并未试图联系过和故事相关的父亲,导致这篇报道信息来源不全面,难免偏颇。再例如去年的“药家鑫杀人”案,从南方周末偏向于药家鑫的报道,到后来各大媒体对于死者家属和药家背景的过多放大渲染,使得这个悲剧成为了大众新闻消费的狂欢。另一方面,故事中的悲剧已经发生,这些报道所能起到的绝大部分作用,不过是被大众的猎奇、新鲜的眼光消费一遍,再被他们用严格的道德水准审视一遍。

这让人想到,除了盈利之外,新闻在社会生活中所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新闻的功能究竟是什么?新闻工作者的职责是什么?

在三百多年以前,“新闻”在各个地区发源时,基本都开始于人们在公共场合的交谈,那些旅行者从各地带来的消息,汇总在一家客栈或是咖啡馆的记事本。可以看出,从新闻的起源可以看出,新闻的功能指向的是社会中的人们所需要的信息,这一功能间接的加快了社会工作的效率。三百年间随着新闻的发展和成熟,新闻报道似乎难免的要迎合大众的眼光或者是政府的需求,而这与新闻本身对社会意见的影响力产生了不小的张力。

而新闻对社会意见不可忽视的影响力,报道真实事件这一“老生常谈”的新闻道德标准可能需要放在具体的事件中重新讨论。

希望得到真实信息,这是人的基本需求,而新闻使人们了解和思考自己身外世界的主要依据,所以“有用”和“真实”是新闻最受到重视的要素。简单的例如“天气如何?”“前方交通如何?”“近期油价是否涨了?”,这些关于人们切身利益的准确消息是生活必不可少的。但真实的复杂性、相对性和不可确定性,使得“终极的、可观察的、可检验、可经验的真实”对于记者个人来讲或许是比较难以获得的,则记者对于新闻真实所应做的是什么?

在报道文章开头所说的事件时,首先肯定不是先入为主的将记者所认为的“过错方”放在道德体系中声讨,而是考虑到当事人有可能出于私人原因说谎,而进行追问,采访多个相关新闻来源,使得记者能够得到更加全面的信息,可以更好对于事实作出判断。

进一步来说,记者判断真实的权利来自于大众对于新闻媒体的信任,在某种程度上,在新闻报道中,特别在是开头所提到的情况中,在首篇报道中对于事实的预判断超过了记者对于报道事实职责。

在这样的事件中,记者的职责可能并非是抱着揭露或发现事实的态度去工作,而是从事件本身的起点开始,例如篇头事例,从男童的因病死亡的事实开始,从医院纪录一些有据可查的来源开始,对事件进行可靠和多角度的叙述,并符合基本的逻辑。并对于有争议的事件进行第二篇、第三篇报道。这可能是新闻记者能够提供的“最接近真实的真实”。换句话说,新闻真实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首先它可能接触到的都是谎言、来源不明的信息和夸大的信息,新闻记者从中排除一些明显的谎言和错误,进行对话,最后将多方面多角度的信息交由大众来判断,这或许是新闻记者最重要的工作原则。

尽管,尽新闻记者的力量来展示具有争议事件的各个方面,而并非带着个人判断,这样的工作模式的工作量相对较大,在某种程度上也不符合目前国内传媒工作模式和环境,但超越利益的为大众服务精神,以独立性保证事实,以及谦虚、去除偏见的态度工作,至少应当作为理想存在于每个新闻工作者心中。 

【个人简介】刘佳,女,辽宁省锦州人,现为解放军报社总后勤部分社记者,1987年10月出生,201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新闻系,同年入伍。先后参加“新春走基层”、“全军各部队现代军营饮食文化建设巡礼”等系列报道活动,采编了一系列文字、图片和视频报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