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军委总部总部直属海军部队空军部队第二炮兵沈阳军区北京军区

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武警部队院校科研

标题 正文
您当前的位置:军报记者 > 记者个人专区 > 刘丽群 > 个人代表作  > 正文


“勇敢人的国家”能否突出重围?
——土耳其战略境遇扫描

发布时间:2014-02-12 16:03    来源:环球军事    作者:刘丽群

土耳其艾斯兰系统公司是土耳其最大的军火公司,也是不久前宣布拟从中国引进“红旗-9”导弹防御系统的土耳其合作方,但也正因如此,艾斯兰公司正在逐渐成为一家被美国的制裁动作所波及的北约军火公司。

上月中旬,艾斯兰公司证实,来自美国的著名投行,美林证券,已经退出了艾斯兰旗下第二家拟上市公司的上市辅导过程,但公司表示,正常的工作进度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美国驻土耳其大使弗朗西斯•里恰尔多内表示:“美林的行动完全是一个商业决定,但对此丝毫不觉得奇怪,特别是在和防务相关的领域,任何商业行为也必须遵守规定。我们对土耳其选择非北约的武器系统表示严重关切。”

“土耳其”一词是由“突厥”演变而来,在鞑靼语中,“突厥”是“勇敢”之意,因而“土耳其”意为“勇敢人的国家”,在鼎盛时期,还曾建立了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强盛帝国。看似简单的军火交易背后,反映的却是这个地处亚欧之间的国度的战略境遇。曾经脱亚入欧、走向辉煌的土耳其,缘何在美欧和俄罗斯这些“选择”中青睐中国呢?

订单“劫数”

土耳其是在1952年2月18日加入北约的,此番采购源出以美国为主导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据美国媒体2013年12月13日报道,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已经通过了2014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其中有条款列明禁止土耳其使用美提供的资金采购中国导弹防御系统。美参议院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认为,中国导弹防御系统无法与北约导弹防御系统兼容,也不应当与其整合。

有北约官员抨击中国的导弹系统是“病毒”,甚至有西方媒体还将其大肆渲染为“中国的特洛伊木马”,俄罗斯则不无醋意地称其为俄罗斯产品的“仿制品”,是参与竞标的几种导弹系统中“性能最低的”。与北约“不兼容”和部署后存在泄漏北约防空系统机密、竞标价值为34亿美元的“FD-2000”(“红旗-9”的外售型号)远程防空导弹系统,使土耳其在迫于各方压力下,不得不延长了其招标活动至2014年1月31日,并示意参与竞标的美欧公司继续投标,而俄罗斯已出局。

土耳其是北约目前28个成员国中资格最老的国家之一,但日益扩大的欧盟却阻挠其加入,这让土耳其把目光投向了东方。2012年,土耳其在俄罗斯的帮助下,成为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此举令北约和美国不得不开始关注这个“小伙伴”的诉求。去年,土耳其提出让北约在其境内与叙利亚之间700千米长的边界线部署爱国者导弹,以防止叙利亚内战蔓延过境。美国、德国和荷兰各送两套短程爱国者导弹系统部署在土耳其东南部,并派了400名士兵来操作这些系统。

尽管北约“满足”了土耳其的诉求,但土耳其却在看到美国对利比亚大打出手、对叙利亚则接受了俄罗斯的政治调停而倍感失望的同时,还有对美国“偏心”以色列的担忧,如果土耳其导弹防御系统均被北约和美国所掌控,那么,大战在即,该系统是否真的具有“防御”功能就不得而知了,更令土耳其如鲠在喉的是,美欧从不与其在技术上共享,而其昂贵的价格也让土耳其望而却步。从地缘战略上的考量,从现实利益的权衡,从未来发展的定位,土耳其都想做俄式“双头鹰”。

然而,受制于美欧的土耳其想走出北约这个“大棋盘”,需要的不仅是勇气和魄力,还需要经济实力和军事支撑,因而尽管土耳其外长达武特奥卢宣称选择中国的原因一是联合生产、二是交付时间、三是价格,但是,当美国的《国防授权法案》有了清晰的界定后,达武特奥卢则对媒体说,如果美国方面同意与土耳其联合生产远程导弹防御系统,土耳其将愿意重新考虑美国企业的投标,而延期招标也就意味着与中国的订单充满了变数,但不变的是经济利益背后的政治因素。

“主权”在谁?

土耳其外长说,选择“红旗-9”不是“最终决定”,“这是一场竞争。如果美国或欧洲企业提出新的提议,满足我们的需求,我们就会与他们做这笔交易”。

打着“商业竞争”的旗号,实际上却是国家战略核心利益的角逐。从地缘政治看,土耳其处于俄罗斯的下腹部,对俄罗斯的威胁很大,但另一方面,叙利亚也处于土耳其的下腹部,对土耳其的威胁也很大。俄罗斯选择长期支持叙利亚,并利用叙利亚来牵制土耳其,而土耳其看谁的脸色,既是各方力量的较量角逐,也依赖自身实力的提升。一个国家只有拥有实力才能有真正的主动权,而只有掌握了国家的主权,才能不受制于人,否则,主权就形同虚设。

1952年,美国将土耳其吸纳进北约,实际是冷战的产物。美国把土耳其当作对抗华约、遏制苏联势力扩张的“桥头堡”。尽管土耳其在伊拉克战争时出现了对美国的不合作态度,但土耳其至今仍是美国的重要战略伙伴,特别是当美俄关系恶化升级,土耳其就更加凸显出美国在“制俄”方面的作用,一方面,美国需要土耳其作为其战略伙伴来应对新世纪的挑战;另一方面,土耳其也为了发展经济而迫切需要美国的帮助。

土耳其1995年加入欧盟关税同盟,1999年获入盟候选国资格,2005年启动入盟谈判,但至今土耳其仍未能加入欧盟。从长远看,土耳其入盟是符合欧盟利益的。因为位于欧亚非结合部的中东,其独特的地缘优势、丰富的油气资源和广阔的市场,历来是大国的角力场,所以,如果欧盟能接纳土耳其为其成员国,将使边界直接与中东相接,这样就可以扩展其地缘战略空间,获得更多的经济利益。位居北约军力第二的土耳其,也有利于欧盟增强军事实力,并加速其防务一体化。

土耳其现在是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国家,国土包括西亚的安纳托利亚半岛和巴尔干半岛的东色雷斯地区。北临黑海,南临地中海,东南与叙利亚、伊拉克接壤,西临爱琴海,与希腊及保加利亚接壤,东部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和伊朗接壤。在安纳托利亚半岛和东色雷斯地区之间的是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和达达尼尔海峡。由于土耳其在地缘政治、国际关系和宗教文明因素中所具有的独特地位而成为美国在欧亚战略中的重要棋子。

向欧,向亚?

亚洲最东端的日本和亚洲最西端的土耳其,都在过去威胁来临时不约而同地采取了“脱亚入欧”的国策。但是,走向现代文明的土耳其,却无法忘记当年因封闭、落后和傲慢而使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滑向亡国深渊的惨痛历史,特别是先后败于西班牙、意大利、匈牙利、奥地利以及后来的“宿敌”俄国而成为“西亚病夫”。无论是过去的“脱亚入欧”,还是今天的“弃欧入亚”,要想在强敌如林的世界上立足,土耳其都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

18世纪30年代后,土耳其把陆军改革提上日程,其中建立的新炮兵训练中心“亨代塞汉埃”(几何学校),给土耳其现代军事发展留下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如一种供炮兵使用的“二弧象限仪”和一些与几何学、三角学、军事科学等与土耳其及欧洲历史有关的论文和专著等。但这些军事改革更多的是停留在“技”的层面,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土耳其的落后面貌,更无法阻止奥斯曼帝国衰落的趋势。

土耳其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凯末尔就认为,“能否成为现代文明的国家,是生死存亡的问题”,“军事胜利对真正解放来说是不够的,在民族的政治、社会生活中,在民族的思想教育中,我们的指南将是科学和技术”,他在对土耳其的传统文化进行革新的同时,采取了比较彻底的反封建不妥协态度,促使土耳其走上了国家复兴和现代化道路,并且也使土耳其成为当时世界上工业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这为其后来的经济现代化奠定了基础,进而也有利于其巩固国家政权。

“师夷长技”却未能改变土耳其受制于人的局面,这个无论在历史上还是今天都处于战略要冲的特殊地缘环境,给土耳其带来很大压力。但土耳其与中东其他大国(如伊朗、埃及等)相比,其经济实力最为雄厚,军事上也是其他国家难以望其项背,因此这决定了土耳其在地区乃至世界事务中的地位。不难看出,此次土耳其购买导弹防御系统,尽管是商业行为,却超出了商业范畴,而成为一种战略选择和政治较量。

未来土耳其有两种战略选择,一是“西向战略”,即加入欧盟;二是“东向战略”,即重振中亚政策,而加入欧盟,是土耳其的既定方针,但欧盟会不会真心接纳一个伊斯兰国家,这还是一个问号。如果土耳其加入欧盟,将挑战以法德为轴心的欧盟原有结构,这是法德不愿看到的。鉴于此,土耳其也有可能另辟蹊径而采取“东向战略”,并凭借其历史和文化渊源,扩大其在中亚的影响,建立突厥语国家的联合体。可见,导弹防御系统的构建,实际是搭建国家安全的基石。

(本文发表在《环球军事》杂志2014年1月下)

编辑:记者部网络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