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陆战场上是“通”,还是“痛”?

——盘点各国陆军轻型化、特战化、信息化转型

个人代表作环球军事解放军报记者 刘丽群2014-03-21 20:52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技术能改变战争,战争有权改变一切。德制铁拳三型(Panzerfaust 3)肩射热追踪反坦克导弹能击穿一米厚的钢;以色列的MPR-500精确制导炸弹能够穿透数层楼,然后在目标楼层引爆;俄制“西兹勒”(Sizzler)机动反舰导弹能飞行300千米,再以3倍音速的速度加速……当战场趋向小型化、专业化、技能化,各个国家的陆军向轻型化、特战化和信息化的转型,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单兵单装信息化

曾在1991年和2003年两次参加伊拉克战争,并驻守巴格达的前美国陆军上将理查德•罗说,科技能使消耗战转变为不那么血腥的“系统对系统”战,但是,也只有当组成系统的各个要素都在运转时,系统本身才能运转起来,因而摧毁对方足够多的系统,抑或是操作系统的专业人员,敌人就无法继续作战了。21世纪战争呈现出的新面貌,就是要想打赢现代战争,必须首先打赢信息战。

2011年5月1晚11时,两架载有23名海豹突击队员的MH60“黑鹰”直升机,自阿富汗东部起飞,径直扑向巴基斯坦北部的山城——阿伯塔巴德。18分钟后,海豹突击队员们抬着一具用塑料袋包裹的尸体,在周围居民惊恐而又不知所措的目光注视下,扬长而去。5月2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宣布,“9•11”恐怖事件的幕后总策划人、“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被成功击毙。

2011年8月6日,一架美军直升机被塔利班击落,机上38人全部遇难,其中有22人来自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3个月前,正是这一分队潜入巴基斯坦击毙了曾经不可一世的恐怖大亨——本•拉登。战场上反转之快,使这支“神勇”得近乎为“神”的海豹突击队员在不到100天之间,经历了大起大落、大喜大悲。

从美国海豹突击队员击毙本•拉登到被塔利班击落丧生,战场上瞬息万变的背后是特战化和信息化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如影随形。

美军资料显示,自从冷战结束后,美国和以色列的F-15系列战斗机与敌方战斗机的毁伤比例为1:107;而在2004年11月伊拉克战场的第二次费卢杰战役中,美军步兵在50米距离内与敌方的死亡比例为1:9,到了建筑物内双方的死亡比例则为1:1的对等程度。

2006年,在黎以边境一个名为“宾特山”的小村庄和靠近塞卢基河谷的地方,黎巴嫩真主党游击队甚至利用最新式步兵反坦克武器伏击并摧毁了以色列整整一个营的重型坦克。

由此可见,即使是到了21世纪,发达国家的军队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现实:近战胜利依然只能靠步兵,因此,步兵轻型化、特战化和信息化就成为世界各国步兵转型的重中之重和当务之急。

美国陆军早在1988年就提出了“士兵综合防护系统(SIPE)”计划,并在1994年正式启动了“陆地勇士”计划。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爆发后,美军打破以师为基本作战单位的部队结构,加快旅级“模块化”部队建设,打造了一支更加精干、高效、灵活的地面作战力量。2013年末,美陆军试图更有效应付小规模冲突、孤立侵略行动和自然灾害,而在装备发展过程中体现出一体化、网络化、轻型化,这些特点正契合了美军的网络中心战、联合作战和远征作战等创新思维。

美国“陆地勇士”计划推出后,立刻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一股士兵系统研究浪潮:英国提出“未来一体化士兵技术”计划,法国提出装备和通信一体化步兵系统,德国提出了未来步兵系统,澳大利亚提出“温杜拉”士兵计划,此外,意大利、以色列、西班牙、新加坡、印度等10几个国家都相继提出各自的未来士兵系统发展计划。

英国“未来一体化步兵”系统更加注重信息集成,通过改进传感器和信息集成所提高的单兵作战效能,要优于提高弹药杀伤力所提高的单兵作战效能,而且通过“系统中的系统”把班作为单兵系统的更高层来构建,能够使步兵班像一辆坦克或步兵战车那样具有集成火力的优势。

德国“未来士兵”系统虽不如美国那样具有技术上的大跨度,但很实用。它的头盔不仅具有防护功能,而且还集成有微型受话器,能把颅骨当成共鸣箱。通过频率过滤,能有效降低射击和爆炸噪音。

以色列“阿诺格”系统重点突出士兵的巷战能力,其手持式武器扫描器,能识破敌人的伪装。弯转式射击装置,枪管可以左右折弯63度。枪管上的高分辨率摄像头,能把前方图像传给躲在墙壁后的射手,射手掌握拐弯射击要领后,可精确命中150米处的目标。

南非“非洲勇士”系统特别强调人的生物学特性,特制的眼镜框架,能发出与晨曦光谱一样的白色强光,令昏昏欲睡的士兵觉醒而不影响视力。新设计的靴子是经过特殊工艺加工,能分散脚掌的压力,行进在沼泽地的士兵不会感到吃力。

各国数字化单兵系统向便携化、实用化方向发展过程中面临着很多技术难题,如数字化单兵系统的减重问题。美国的“陆地勇士”系统,仅服装就重达10几千克,若再加上枪械、弹药、电台、计算机、饮水、头盔、防弹衣等物品,战斗负重近50千克。还有可靠性问题。数字电台受到强电磁干扰,其作用距离和可靠性就大为降低,甚至会完全失效。尽管美国的“陆地勇士”系统号称抗干扰能力最强,但在实战中也多次发生过断网事故,甚至因断网而被支援的火力误击。

另外就是电源问题。为数字化单兵系统供电的是便携式电池。这种电池体积大、时间短。美国标配电池的体积和重量相当于两个装满30发子弹的5.56毫米弹匣。每个士兵至少要携带两块电池,尽管每块电池在正常情况下可工作6~8小时,且“斯特赖克”步战车可为其充电,但对于持续时间较长的徒步行军和作战,电池没电,整个系统就成了一堆废物,尤其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持续作战。

如何处理士兵与系统之间的关系也很现实。在美国陆军进行的几次高级作战试验中,有的士兵宁愿等待上级的指示也不相信显示屏的信息。有的士兵则过分依赖单兵系统,基本的技战术反被忽视。所以,美国国防部士兵计划执行办公室在其跟踪调查报告中强调:“技能和战术是任何系统都不能取代的。如果系统升级而技战术不能随之跟进,那么系统不是‘倍增器’,反成‘倍减器’。”

误伤之殇

信息化主导的21世纪战争,依然依靠的是人脑,而不是电脑,但电脑在战争中越来越代替人脑的“高科技”过程,令战场上弥漫着越来越浓厚的误伤阴霾。

美军步兵战斗中的“开枪率”,朝鲜战争时为55%;到了越战时高达90%,现代美军步兵开枪更轻率得多,因为当代美军训练条例,强调士兵要在战场上对目标进行快速“条件反射式的射击”。这样做的结果就导致美军步兵正逐渐演变成一种“只会开枪的机器”,而很少在开枪前考虑由此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美军士兵甚至可以在说不出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向“目标”射出大量的子弹。随着从每名美军士兵的枪口中射出子弹的增多,误伤战友和平民的概率也就随之增加。

美国国防部公布在海湾战争中,美军死亡148人,其中35人死于误伤;467人受伤,其中72人也是误伤所致。友军飞机击毙美军11人,误伤15人;在地面战中,友军击毙美军24人,误伤57人。美军10辆M1坦克受到重创,其中有7辆为友军误中,误中率高达70%;25辆布莱德利战车受重创,其中有20辆是被美军自己火炮击中,误中率竟达80%。在28起美军相互交火的事故中,有16起发生在地面交战,9起发生在空对地攻击,另外3起分别是舰对舰、岸对舰和地对空,但是,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战争中还发生了美军攻击英国友军部队的事件,造成9名英国士兵死亡、13人受伤。

武器装备的发展使现代战争具备了高速度、大纵深、快节奏的特点,一方面对士兵的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也增加了其“误读误判”的可能性。

2001年,在阿富汗战争中,B-52轰炸机误炸了美军士兵这一事件起因,是负责指示目标的士兵,在更换GPS系统的电池时,忘记了重新设置坐标,这就意味着从美军飞机上投下的炸弹直接投向了他本人,而不是敌人所在的位置。再如,操纵战机的复杂程度越来越高,美军飞行员有时已经难以驾御,这包括对座舱内的各种信号的判读和对外部环境的把握,他们的一个小失误就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卫星可能被炸毁,软件能使电脑感染病毒,成为“网络导弹”,由无人侦察机支持的电脑数据分析项目能发现恐怖分子或叛乱分子的行踪,还有华盛顿代号为“量子”的计划,就是不联网的电脑都无法保障绝对的隐私安全,面对这一新的科技威胁,尽管国安局宣称它是一种“积极防御”的手段,但披露消息的《纽约时报》,却将它形容为“发动网络攻击的数码高速公路”。

网络“军备竞赛”因此趋于白热化。在文明社会日益离不开互联网的信息时代,网络上擦枪走火,其破坏程度也是毁灭性的。未来战争是典型的“非接触式”战争,全世界的陆军都必须面对信息化转型,目标基本上都是锁定了小型化、轻型化和数字化等方面,因为无论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过,接受的都是生死考验。

转型之痛

当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五角大楼就试图让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发挥主导作用,比如在日本地区驻扎的3.5万美军中,海军陆战队占1.7万,而陆军仅有2000多人。

随着遂行作战任务的变化,美国陆军的特种兵人数已从二战后期的2300多人扩充了10倍。2013年10月,尽管美国陆军“三角洲”特种部队在利比亚擒获了基地组织头目阿布•阿纳斯•利比,但陆军特种部队仍不受重视。在陆军预算1850亿美元中,特别行动司令部只占15亿美元,还不到1%。

在装备更新换代方面,美陆军也远远落在其他军种后面。近年来,五角大楼每年投资10多亿美元用于无人机,而陆军每年用于作战机器人的投资却不到1亿美元。美陆军花费巨资开发的新一代步兵战车GCV饱受诟病,因为这种战车每辆重达65吨,可以压垮大多数城市的桥梁,而且比布雷德利战车要贵出3倍多。

在编制上,美陆军军官多达9.7万人,士兵只有42.7万人。为了待够年限而享受军方养老金,不少军官长期赖在军中不走,造成陆军冗员众多、官僚机构林立。有批评者认为,军方待遇过于优厚,整个军队就好似一个福利项目。

按原计划,到2017年,美国陆军现役兵力将从2010年的57万减少到49万,裁剪8万人,但是,迫于财政压力,美国或将于2015年就完成这一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军作战旅裁剪的同时,重申了特战、导弹防御和网络作战等部队的扩军计划。

不断发展的信息技术和日益更新的作战理念使美军的精确作战能力大幅提高,“发现—定位—跟踪—瞄准—攻击—评估”作战链条因实现了精确化而大大缩短。可以看到,从发现目标到实施打击的反应时间在逐步缩短,其中海湾战争80-101分钟,科索沃战争30-45分钟,阿富汗战争15-19分钟,伊拉克战争10分钟。美军宣称,未来战场网络化作战链条可在数秒内对目标实施精确打击,也就是说,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发现即摧毁”。

经过全新打造后的士兵,是数字化头盔、智能化军服、一体化士兵,这样的士兵,功防兼备、冷热不惧,能打能藏,是当代科技的集大成者。战场对他透明、环境他能适应、信息他能掌握、目标他能“通吃”。核生化,他能防;烟火中,他能抗;冷热温差,他能经受;弹头碎片,他能不伤筋动骨,但矛与盾从来都是相辅相成、相消相长。军事、战争正是在这种消长中,改变着自己的面目;科技、装备也正是在进化中得到了提高。21世纪的军事变革中,人的认识同样也在飞跃,士兵的面貌正是在这种种改变、提高、飞跃中,发生着变化。

所有具有常规思维的决策者,都会依据现有的经验和教训来预知未来,但形势的发展要求必须要有人能以颠覆的思维去看待未来的问题。美军的裁撤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陆军建设与发展的空间,但是,在新的战略环境下,其“消肿不消肌肉”“裁员不裁战斗力”的做法,适当缓解了压缩规模对陆军整体作战能力所造成的冲击,反而成为其塑造“2020年陆军”的重要契机。

尽管模块化计划扩大了陆军机动作战旅的数量,但它至今仍没有解决更深层次有关到底需要多大的陆军处理多个海外远征任务的问题。它也没有解决陆军在面对大规模需要扩展海外基地以容纳多个旅和成千上万士兵的持久任务时,逐渐被消磨的问题。未来陆军为了处理这些应急作战和需求,到底需要多大的部队呢?这个问题需要回答,但同时它也不能由模块化计划单独解决。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