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乌克兰:谁手中的棋子?

个人代表作《铁军》杂志解放军报记者 刘丽群2014-03-21 20:52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据法新社报道,乌克兰东部城市哈尔科夫3月1日支持俄罗斯的抗议活动最终演变成暴力冲突。目前,乌克兰境内城市如梅利托波尔、叶夫帕托里亚和马里乌波尔,都有人扬起俄罗斯国旗,以表示支持俄罗斯。普京请求俄国会联邦院(上议院)同意对乌克兰使用武力已获批准。国家杜马(国会下院)要求普京采取全面措施稳定克里米亚情势,并尽“一切可能”保护当地人民。乌克兰这个与俄有着300年恩怨的国家,在地缘战略的大棋盘上,它又将会成为谁手中的棋子呢?

克里米亚半岛剑拔弩张

自2月18日基辅独立广场爆发骚乱,乌克兰的局势就急转直下。2月27日,乌克兰政治动荡发生“戏剧性变化”,一队神秘武装人员突然占领位于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政府和议会大楼,降下乌克兰国旗,升起俄罗斯国旗。由此,乌克兰危机的焦点,也迅速从首都基辅转移到其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

此前,克里米亚已爆发多场示威。俄罗斯族抗议乌克兰政权更迭,呼吁在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决,以决定继续保留乌克兰自治共和国地位,还是成为独立国家,抑或是并入俄罗斯,而居住在半岛的鞑靼人则支持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总统赶下台。鞑靼人举着乌克兰国旗高喊:“克里米亚不是俄罗斯”,而挥舞着俄罗斯国旗的另一队示威者回应:“克里米亚就是俄罗斯。”

乌克兰位于东欧西南部,乌克兰民族是古罗斯族的分系。公元9世纪,乌克兰民族的第一个国家基辅罗斯崛起。10世纪末,著名的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把基辅罗斯建成了当时欧洲最大的国家,并使之成为东欧政治与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基辅罗斯公国后来分化成今天的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三国的共同祖源,但崇尚自由精神的乌克兰人,却是在苏联解体之后,才真正成立自己的国家。

克里米亚位于乌克兰南部,南临黑海,东与俄罗斯相邻,这里原本是俄的领土,但1954年在赫鲁晓夫的推动下,克里米亚被作为“礼物”送给了乌克兰。

克里米亚有250万人口,俄罗斯族占58.8%,俄文报刊、杂志比乌文多20倍,只有7-9%的克里米亚人看基辅电视台节目。

俄罗斯人至今还有“尊敬圣彼得堡,畏惧莫斯科,热爱基辅”的说法,由此可见,基辅在俄罗斯人民心中是处于何等重要的地位。在1654年东乌克兰并入俄后的300多年间,尽管俄乌屡有分合,但共同的民族、宗教、文化都使二者形成了割不断的精神纽带。

俄罗斯黑海舰队通过租借基地的方式驻扎在克里米亚半岛。一名未透露身份的俄政府官员2月20日对英国《金融时报》说,如果乌克兰走向解体,俄罗斯愿意为克里米亚而战。他说,“乌克兰人将首先失去克里米亚,因为我们将出兵保护这一地区,就像我们在格鲁吉亚所做的那样。”

格鲁吉亚危机后,乌克兰就成为俄罗斯与西方对峙的最前沿,西方发出了“乌克兰将成为下一个格鲁吉亚”的警告,俄罗斯则拿出为保全其势力范围而不顾一切的架势,这些都在提醒乌克兰:无论选择西方,还是俄罗斯,都必须慎之再慎。

有人说,“如果俄罗斯失去格鲁吉亚尚可理解为肢体之痛,那么失去乌克兰,则是俄罗斯的灵魂创伤”。

对俄罗斯而言,“失去乌克兰就像失去了灵魂”,因为基辅不仅是俄罗斯文明的摇篮,更是阻挡西方势力的最后屏障;对美欧而言,控制了乌克兰,俄罗斯将永远也不可能再成为“帝国”;因此,与俄罗斯为邻,对乌克兰就好比“刀架在脖子上”,倘若乌克兰彻底倒向西方,那么,极有可能使立场迥异的东、西乌克兰分道扬镳。

在乌克兰局势日益复杂化和国际化的情况下,普京2月26日下令突击检查西部和中央军区战备。俄媒体援引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的话说:“约有15万名各军种和兵种人员参加检查,将动用90架飞机、120余架直升机、880余件军事装备、80艘军舰和船只。”这次战备检查,还首次进行了直升机登陆作战演练。

克里米亚,成为悬在乌克兰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代行乌克兰总统职责的议长亚历山大・图尔奇诺夫2月27日在议会上说:“我告知俄罗斯黑海舰队人士:任何通行,特别是携带武器在(黑海舰队驻扎克里米亚)协议规定的驻扎地点以外通行都将被视为军事侵略。”

美国白宫则就乌克兰局势发表声明,“该地区外部力量”应该尊重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停止挑衅言辞和行为”,支持乌克兰过渡政府,利用自身影响力协助乌克兰实现团结、和平与包容。英国首相卡梅伦也特别担心克里米亚半岛的局势,告诉俄罗斯应当尊重乌克兰领土完整。

俄外交部网站在2月28日声明,已经确认俄罗斯黑海舰队装甲部队进入克里米亚以保护驻军安全,而且俄方拒绝对与乌现当局就克里米亚局势举行“双边磋商”作出解释,称俄军行动是按俄乌协议进行,是“乌内部政治进程变化的结果”。

乌克兰临时政府2月28日向美国和联合国求助。图尔奇诺夫呼吁美国要遵守1994年和俄罗斯签署的协定。1994年,俄罗斯、美国、乌克兰三国首脑达成协议,决定拆除乌境内的核弹头并将其运往俄罗斯销毁。同时,乌克兰的国家主权将得到保障。但是,目前,美国总统奥巴马除了警告俄的军事干预行为将“付出代价”的表态,其在乌克兰危机中可以作为的空间却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

28日俄外交部宣布给予遭乌克兰当局26日解散的乌精英防暴部队人员俄罗斯护照。另据俄罗斯纽带网报道,俄国际文传电讯社乌克兰分社2月27日援引克里米亚护法机关消息人士的话,乌克兰“金雕”特种部队克里米亚共和国分队队员正在彼列科普地峡集结,设立检查站,以阻止乌武装力量进入克里米亚境内。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在2月26日刊文称,发生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反政府示威活动推翻了亲俄罗斯的亚努科维奇政府,但在基辅以外,一场抵制乌克兰倒向西方并要求回归俄罗斯阵营的运动,却也在酝酿之中。

欧化,俄化,还是乌克兰化?

2月28日,乌代议长图尔奇诺夫在基辅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俄打着演习的幌子已开始对乌进行“露骨的军事入侵”。他说,俄罗斯把军队派入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不仅占领克里米亚议会和政府大楼,还试图控制公用设施、封锁克里米亚军人驻地。他们试图挑起军事冲突。他要求普京立即停止在克里米亚的挑衅行为,并撤回军人,严格遵守达成的协议。

俄罗斯《晨报》28日发表题为《克里米亚前途将通过公决来决定》的文章写道,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议会已决定5月25日就克里米亚半岛前途问题举行全民公决。对此,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认为,克里米亚有权就自决问题举行全民公决。他说,“如果有人告诉我,独立广场可以产生政权,那么,为什么人民的意志不可以产生政权?为什么克里米亚不可以民族自决?”

据《华盛顿邮报》28日报道,俄卫生官员质疑乌克兰出口食品的安全性,这表明:俄罗斯今天可以停止进口乌克兰农产品,明天就能切断对乌克兰的天然气供应。文章评论说,基辛格讲过,“和平最终只能通过霸权或权力平衡来实现”,如果美国不出面平衡俄罗斯在乌克兰的权力,那么,乌克兰就将完全坠入俄罗斯的控制之中。目前,摆在乌克兰新政府面前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将其已濒于崩溃的经济转向正轨。

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28日在俄边境城市召开记者会,指责西方国家对乌这次政治动荡负有责任,无视示威者中的暴力分子,助长了冲突。他说,自己“真诚地相信”西方国家代表们的“斡旋”,并与反对派在和解协议上签字。但没想到随之来的却是“恐怖主义、无政府主义和混乱状态”。他表示决不“退位”,并对普京的沉默表示“奇怪”。

美联社援引西方一位政治学学者的分析称,“由于俄罗斯轻视乌克兰的国家存在,普京和亚努科维奇的关系是众所周知的糟糕。因此,虽然普京会给亚氏适当的庇护,但在俄对乌的战略考量中,他却并不足以成为一枚重要棋子。”

俄罗斯的目的是将乌克兰纳入自己的发展“轨道”,即加入俄主导的“欧亚联盟”,这个阵营还包括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而欧盟则希望乌克兰转入西方的经济模式,并入“西方民主政治弧线”。现在,乌克兰西部主要城市利沃夫的示威者已经扬言要脱离乌克兰,克里米亚又可能引爆冲突点,如果乌克兰局势进一步恶化,在欧洲东南翼生出局势极为混乱动荡的地区,就将成为现实。

乌克兰是一个已经陷入民族文化认同、治国道路认同、外交取向认同高度分裂的国家,也是一个经济濒临破产的国家,又处在西方大国与俄罗斯的撕扯之中,因此,它无论是选择欧化,还是俄化,都不如乌克兰化。这正如法兰克福学派左翼主要代表人物赫伯特•马尔库塞在其《单向度的人——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书中所写:“必须进行战争准备,必须生活在战争的边缘,必须面对挑战。”

乌克兰曾产生过一大批闻名世界的知名人物,俄文学之父果戈里是从乌克兰走向世界;影响中国几代人的名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其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也是乌克兰人;俄国最伟大的现实主义画家列宾、驰名画坛的俄国风景画家库茵芝,著名教育家马卡连柯都是乌克兰人。位于乌克兰首都的基辅大学培养了大诗人普希金,以化学元素周期表闻名于世界的门捷列夫,是基辅工学院的终身教授。但遗憾的是,这些著名的乌克兰籍知识分子,都被打上了“俄罗斯”的称谓。

第聂伯河及河岸上的村庄,一切都宁静得如一首恬静的诗。这就是19世纪俄国著名画家库茵芝的油画名作《第聂伯河上的月夜》。然而,画中的地方不是俄罗斯,画家也不是俄罗斯人。这幅画要告诉人们的是,第聂伯河是乌克兰人的母亲河,库茵芝是从乌克兰走出来的乌克兰画家,所以,今天的乌克兰,要思考的不只是文化的苦难史,更重要的是要积极应对乌克兰民族复兴这一时代命题。

上帝只救自救者,投怀送抱,最终还是会被抛弃。

带着沉重的镣铐前行

普京手里有很多牌,但他最大的资本是乌克兰近1000万的俄罗斯族人。他们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莫斯科对乌克兰的政策选择。俄罗斯在战略上也无法承受“失去”乌克兰这一天然屏障,就是舆论也不允许普京置那里的俄罗斯族人命运于不顾,因而当俄牢牢占住黑海之滨的军事基地,扼住克里米亚命运的咽喉,再加上那位流亡俄境的亚努科维奇总统,他就有同乌新政府和西方讨价还价的资本。

俄罗斯希望乌克兰加入独联体范围内的经济一体化进程,也就是包括加入俄罗斯与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结成的关税同盟,这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如果乌克兰加入欧盟,日后再加入北约,那俄罗斯就将失去与北约的战略缓冲区。因此,俄方去年向乌当局施加了很大压力,其中主要是就经济压力。

由于乌克兰的产品大多不符合欧盟标准而严重依赖俄市场,所以乌克兰对来自俄方的压力和威胁必须认真对待。乌当局去年决定暂停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就是在重压之下的无奈之举,但它却没料到,此举及随后在应对危机方面所犯的一系列错误,竟引来灭顶之灾。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就乌克兰局势接受美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乌克兰前途有赖西方与俄罗斯合作,美国应向俄提出以“芬兰模式”处理乌克兰问题,即让乌克兰与欧洲拓展关系,但并不加入任何威胁俄利益的军事联盟。他指出,一旦莫斯科或明或暗介入乌内部冲突,美就需用利用自身的国际影响力来令其在经济上承担后果,措施包括制裁和重新评估俄罗斯在世贸、世界银行乃至八国集团的地位。

英国巴斯大学政治学者拉沙说:“欧盟需要把对乌克兰援助和要求乌克兰对血腥暴力责任者的法律调查捆绑起来,同时把更多希望在欧盟范围内拥有美好前景的乌克兰人团结起来。”这也正如欧盟媒体《欧盟观察》在2月24日援引一名欧盟成员国外长的话所言,与乌克兰加入欧盟相比,一个完整的乌克兰对欧盟更重要。当初欧盟向亚努科维奇伸出橄榄枝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来自东乌克兰,欧盟希望借助其影响力来改变东乌克兰的“亲俄”取向,也就是说,要把一个完整的乌克兰拉入欧盟,而不是将乌克兰乱局演变成美俄对抗。

鹿死谁手,拭目以待。但大国角力,不能以牺牲某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利益为代价,否则,即使赢得了战争,也征服不了民心,失败的丧钟就会为不义者鸣响。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