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朴槿惠:绝望锻炼了我

个人代表作《记者情况》书评解放军报记者 刘丽群2014-03-21 20:52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索契冬奥会,前韩国名将安贤洙在男子1000米决赛中,身披俄罗斯战袍登顶的一幕,让韩国总统朴槿惠坐不住了,她质问相关部门,“安贤洙为何无法在韩国体育界获得立足之地?”其实,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朴槿惠自己从“第一女儿”到代替遇刺的母亲成为“第一夫人”,再到其父亲也被刺杀而落寞离开青瓦台,韩国的众生相,她体味最深刻,因此,她的自传名为《绝望锻炼了我》。

在绝望中成长

12岁时,朴槿惠成为青瓦台“第一千金”。22岁时,她的母亲遇刺身亡。27岁时,她的父亲又遭暗杀。隐退近20年后,1997年,在韩国经济危机之际,她重返政坛。2006年5月20日,在一次公开演讲时,她遇袭与死神擦肩而过。2012年,踏过一路荆棘,朴槿惠迈向青瓦台,她当选为韩国首位女总统。

捡回一条命之后,她用一年的时间整理了自己的生平。《绝望锻炼了我——朴槿惠自传》这本书,凝聚了她半个世纪的苦难、孤独和坚韧。“写下这本书,感觉就像重新活过一次”,这是她对自己书的评价,也是对她自己人生的回顾和对时代的记录。

朴槿惠与韩国男性政党里大声指责、弹劾等场面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她柔和的微笑,但她却被称为“冰公主”,她认为,“冰是坚硬万倍的水”,她“在绝望中成长,在希望中前行”。走过严冬,她说,“使我能默默熬过这一切并最终站起来的,正是在乡村中、在集市上遇到的那些质朴的人们。他们用温暖的双手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正是这份无名的爱,让我度过了那段黑暗的时光。”

“痛苦,那是因为我活着”,“因为父亲是总统,我也逃避不了历史的漩涡”,“作为总统的女儿,并非如想象般美好”。父母相继离去,不仅令朴槿惠经历丧亲之痛,同时也遭遇了令人心寒的背叛。她曾在电梯里见到了父亲朴正熙时期的一名部长,她高兴地招呼“您好”,但此人直到走出电梯都没有看她一眼。“冷宫”岁月里的人情冷暖,政敌的责难,百姓的非议,如今都沉淀在她慈爱的笑容里。

在担任“第一夫人”的那段时间里,朴槿惠了解了“国家整体脉动的权力最上层”,但是,在她的父亲离世之后,她尝尽了社会最底层的滋味。她忍受了无数的出卖。被曾经信赖的人背叛,让她看清了人类对于欲望和权力的执着,对她而言,那是一段非常苦涩的经历,也同时是她人生中最昂贵的教训。媒体把朴槿惠一路走来的18年写成“隐居”或“蛰伏”,对此,她只是苦笑,因为当时她“依旧留在大韩民国,也是每天努力生活的大韩民国国民”。

“权力是把刀,当权力越大时,这把刀也越锋利,轻轻一动就会伤及他人。因为权力使人惧怕,但真正需要惧怕的人反而是手持那把刀的人。若不是怀有笃定哲学信念及修养并受到上天的护佑,任何人都无法正确地运用那强大的权力。倘若任意挥舞那把利刀,到头来累积的恨意、愤怒与报复欲,将会反过来使其窒息。”朴槿惠在现实中看破了权力与人性,因而她“要感谢的并不是多给我一杯水的人,而是那些心和理念一贯真诚态度对我的人,也就是内心诚实的那些人。”

在希望中前行

20多岁的朴槿惠,曾面对难以承受的考验和痛苦。父母都被枪杀,曾经信任的人离开,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妹妹朴槿令回忆称,“姐姐坐在客厅一侧父亲生前用过的旧书桌前,用一一回复缅怀朴正熙的信件来消磨时光。”一次,妹妹回来看到朴槿惠边看与父亲相关的电视节目边独自落泪。她身上出现很多不明斑点,直到多年后才褪去。

朴槿惠像穿越沙漠的骆驼一样艰难跋涉在自己的心路上,当时让她静下心来的是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法句经》《金刚经》《圣经》和《贞观政要》《明心宝鉴》等书籍的启迪,她参悟道:“以责人之心责己则寡过,以恕己之心恕人则全交矣。”这正如印度哲学家奥修所说的:“虽然人生短暂,但有星星、月亮、花朵、男人、女人、江、山等无数欢乐相陪,而你却还要继续争夺、愚昧地过一生吗?你空手来空手去,当你领悟到这件事时,一切就会自然变得明朗。”

在朴槿惠眼里,军人出身的父亲充满浪漫和慈爱,母亲则是勤劳简朴的传统妇女,他们给了她活下去的勇气,因此当她失去他们,自己也没有丈夫、没有子女,但她却没有被残酷逼疯,而是选择了坚强。她像母亲一样认为,“人生中重要的不是金钱、名誉和权力”,而是“用对的方式活下去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人生”。她在日记中写道:“人在生存的过程中忘记神的存在,感受到死亡、病魔、自然的威力并经历各种极端恶劣的条件后,才会领悟到上天的威严而变得更谦虚。”

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事物。欢笑不长久,欲望不长久,生命本身,也总会走到尽头。所以,人生在世最要紧的就是活在当下,因此,正如朴槿惠在书中所写:“我选择了希望。我的人生能够走到现在绝不是光凭自己的力量。能够强忍绝望以及常人无法承担的悲伤,全都是因为我的人生不仅仅是属于自己。现在,我的人生正开启另一条命运路程,我不会逃避。无论任何事情,我都会坦然接受并想办法克服。因为上天给我的使命,正是‘创造新的希望’。”

与未来的约定

朴槿惠曾说:“在经历过这么多变化之后,自始至终从未变过的只有当初决定从政时,决定未来人生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国民的决心,以及未来只专注于国民与国家的意志”,因为“我没有家庭可以照顾,没有子女可以继承财富。国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务的对象”。韩国媒体称,朴槿惠一生独身,她是“嫁给韩国的女人”,她在2014年的“情人节”说,国家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情人”,这是她与未来的约定。

“过去我们的先辈为了祖国独立,在重庆设立临时政府时重庆市民们给予的帮助,大韩民国的国民至今依然谨记在心。对留有先辈精神的重庆临时市政府办公楼的完整保存,现以此感谢牌代表韩国国民向重庆市民致以最深的谢意。2005.5.26 大韩民国大国家党代表最高委员朴槿惠”她在书中这样写道:“我在出国参访时有一个必定遵守的原则,就是向曾经帮助过韩国的人表达我心中多年的感谢。” 这是她对中国人民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当朴槿惠再次访华时,她在与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举行会谈时表示,愿将中国军人遗骸归还其家属。在朝鲜战争中阵亡在韩国的中国士兵被安葬在“敌军墓地”。该墓地建立于1996年,位于韩国首尔北部京畿道坡州市,距离韩朝分界线仅5千米,占地5204平方米。墓地里安置有阵亡的中国志愿军遗骸共计425具。刘延东表示感谢,并称落叶总要归根。

精通汉语的朴槿惠在书中引述了中国传统兵学圣典《孙子兵法》中的一句话,“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她写道:“用一颗愤慨的心吵架,虽然可以一时得到畅快,但最终还是得不到自己当初所要的结果。我认为外交的力量就在于不必争吵也能赢。”她在释放善意的同时,也累积着信任。她在绝望中创造着希望,不仅给自己前行的动力,而且也给民众一个充满信心和值得期待的美好未来。

未来依旧不是鲜花铺满的道路。本届冬奥会上安贤洙夺冠后高举俄罗斯国旗庆祝的画面,深深地刺激到了韩国民众,朴槿惠公开质问,“作为曾经的奥运冠军,安贤洙为何无法在韩国体育界获得立足之地、出征冬奥会?到底是怎样的不公平才造成这样的结果?韩国的优秀运动员为何要到外国才能实现奥运梦?韩国体育界必须对此进行反省。”

朴槿惠要求的是对制度、对政治的检省,正如她在书中所写:“我国要想成长为先进国家,必须首先要遵守原则和约定,营造一个相互信赖的社会氛围。与制定新的政策和制度相比,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一种重视对国民承诺的政治文化,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她引述明代学者洪应明在《菜根谭》中的一句话:“伏久者,飞必高;开先者,谢必早。知此,可以免蹭蹬之忧,可以消躁急之念。”

朴槿惠,像韩国的国花——木槿花,坚韧、质朴、永恒而美丽。木槿花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零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绽放,就像太阳的东升西落,就像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生生不息。人生亦如此,她用事实告诉我们: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下去才会看到希望。绝望,锻炼了她;绝望,创造了希望。她在绝望中成长,在希望中前行,这也是她与未来的约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