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走进刘丽群的心灵世界

——读《心灵的坐标》

个人代表作铁军杂志王清葆2014-03-21 20:52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整个甲午春节都在读刘丽群《心灵的坐标》。厚厚两大本,洋洋六十二万字,很压手,很厚重,所汇集的是刘丽群近几年发表的文章,包括战略文化、国际评论、书评、历史回顾、人物采写等方面。文字是作者心灵的表白。读这部书,就是在丽群这些年的心灵世界中遨游,无疑要与作者一起把这些年的所思所想再翻腾一遍,把她所走过的路重走一遍,把她笔下的人物品评一翻。之后再思考作者独具匠心起的书名:“心灵的坐标”,大体上懂得她这个人,领会书名的基本内涵。我想,这个“心灵的坐标”既是部队官兵的,同时是作者自己的,也是当今现代人应有的。

山之高——心灵的定格。深思高举,是读刘丽群这部书的第一印象。川藏高原、迪庆高原、云贵高原,以及青藏高原……刘丽群采访径向这些“缺氧不缺精神”的地方跑,原来她追求的是高境界、高格调、高人格,“高海拔拔出高境界”。在她看来,专业就是尊严,做事先做人,境界高自有名句,保持心灵的纯真要靠理想,因此她给自己设定了高境界、高素质、高水平的目标。他采访的官兵,也是些“选择了党格、军格和国格”的人,这潜移默化地塑造了她的人格格调。工作生活中她不止一次地遇到过难题,遭遇过挫折,朋友们担心她迈不过这个坎,但每一次她都迈过去了,而且还那么坚挺,现在才明白她做人做事很有定力,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李白《庐山谣》一诗中有四句最精彩:“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毛泽东很欣赏这四句,亲自书写送于庐山管理处的同志,说明两位浪漫主义诗人的心胸是相通的。丽群正是追求这种胸怀。

海之蓝——心灵的纯真。刘丽群到过南海,北海,上过的岛屿,高温、高湿、高盐,西沙精神、南沙精神……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走向深蓝,刘丽群也一步步走向她所追求的纯真。正如她自己所说:“记者人格体现在文字所蕴含的思想中,没有深刻的思考,没有深入的调研,没有深深的着恋,笔下何来情?又何以奢谈对那些近乎与村民已融入一体的官兵的爱?”这种纯真突出表现在她求真、求深、求实的不懈努力中。真者 ,求真理,做真人,说真话,负真情;深者,追求观察的深度,探求的深度,思想的深度,表达的深度,把经济问题写出战略高度来,把看似平常的事情写出非凡来,用平实的语言表达出耐人寻味的哲理来;实者,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做事,不说大话,不说空话,更不说假话。她曾把记者与僧人相比,借以表达做人所需要的“自持”,而这种“自持”就是人格中的本真,就是人格中的定力。

地之博——心灵的支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刘丽群坚持的座右铭。“从本科的外语、硕士的外交、博士的军事思想、博士后的国家安全战略专业和从事军事新闻工作”的5次华丽转型,使她读过的书,走过的路,渊博的知识,深厚的学识,非一般人所能及,而这正是她多彩心灵的支撑和依托。时代视野,世界眼光,战略头脑,辩证思维,求实作风,这就是追逐军事变革深化的军事记者所必备的;政治的敏感、理论的深刻、思想的缜密、分析的透彻、文学的细腻,也正是丽群的成功之处。写作的技巧也非常娴熟,浓淡干湿,轻重缓急,有时浓默重写,有时又一笔带过,给人以思考的空间。“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刘丽群用她的知识积累舞出了多彩的人生!

路之遥——心灵的历练。没几年的时间,刘丽群到了祖国的天南地北,人们难以到达的天涯海角。从云贵高原到迪庆高原再到青藏高原, 机动7个昼夜,抵达目的地后昏睡整整一天;再从云贵高原转战至青藏高原,历时1个多月的跟踪采访,长达5昼夜的火车机动。南海舰队历时43天的采访,她从秋天走进了冬天;2011年的红色足迹万里行,历时57天,跨越15个省市,行程25000里……就是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女记者,每年要下部队采访200多天。成功者必须具备两个功底,一是理论功底,一是实践功底,刘丽群这两个功底都很厚实。“路漫漫其修远行,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看到了丽群求索的阶段性成果。

情之切——心灵的律动。一个人的情感起伏,记录着心灵的律动。刘丽群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充满爱心的人,她的文字中充满了喜怒哀乐。然而这个情和爱,是大写的情和爱,是对祖国的爱,对民族的爱,对军队的爱,对官兵的爱,也包括对生活的爱,对职业的爱。她近70篇关于战略文化和国际评论的文章,表明她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关注和思考,彰显了她对祖国的忠诚和深爱;整整100多页关于“红色足迹万里行”的文字,记录了她对党史、国史、军史学习和思考的重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说的那样,“一个失去历史记忆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她一年200多天奔波在边海防,每次几十天的跋涉,采访数百名官兵,报道了几十个典型人物,时常与官兵同吃同住同巡逻,正倾注了她对部队、对官兵无限的爱。面对无名的烈士,她哭了;面对在高山缺氧中生活的士兵,她哭了……每一次下基层采访,她都不止一次地哭过,当然也一次次地大笑过。正是这种浓浓的情,深深的爱,才使心灵的跳动更有力量,更有节奏。

在刘丽群博士毕业前夕,指导老师金一南教授曾庄重地向她提出一个时代的问题:“我们这一代依然能够用热血胀满的魂魄给你们讲述这些也算是可歌可泣的故事,你们又将依托什么给你们的下一代讲述你们自身呢?”刘丽群用笔蘸着自己的心血和泪水回答了这个问题。她作为70后,向他们的后代讲述的故事同样精彩,同样可歌可泣。他们无愧于前辈,无愧于这个时代,无愧于自己的使命。当然,《心灵的坐标》的发表只是起点,丽群今后的路还很长,愿她今后的故事更精彩、更厚重。

刘丽群在文中写道:“什么是信仰?信仰就是高悬在心中的日月星辰。”我读了丽群的书后,也想说,什么是心灵的坐标?心灵的坐标就是你攀爬过的山,远航过的海,脚踏住的大地,走过的路,也包括自己的情感世界。让我们记住刘丽群的话:“走进新时代,我们仍旧需要找准自己的心灵的坐标, 坚守在自己的精神高地上,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