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在雨雾弥漫、泥泞的行军路上,我们穿着湿透的迷彩服跌跌撞撞地前行着,这时,龚建平回头问我有没有吃的,他说很饿,我急忙去掏迷彩服口袋里的巧克力,但巧克力却已经化掉粘在了军装上,我抬起泪眼难过地望着他……梦醒了。

香格里拉,我的家

个人代表作《军嫂》杂志解放军报记者 刘丽群2014-03-21 21:27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穿越时空,记忆将我带回到2012年5月的香格里拉那次火灾。当我接到迪庆军分区宣传科长打来电话说尼西乡发生火灾后,龚建平立刻和我整装待发,那是上午11点多,我们没有时间吃饭了。龚建平的阿妈一边悄悄擦去泪水,一边给我们往军装口袋里装巧克力——那是一次记忆太深刻的采访,所以,一年之后,龚建平出现在我梦中时,一切都仿佛情景再现。

采访龚曲此里的妻子斯那拉姆

高原情

从2010年5月在的南京军区大礼堂第一次见到龚建平,听他讲述他的阿爸迪庆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龚曲此里生命永驻雪域高原的感人事迹,到2012年4月我由于新春走军营双脚韧带受伤在的昆明总院住院期间第二次见到已从迪庆军分区的排长成长为昆明警备区某预通团军务参谋的龚建平,再到2013年2月5日在龚曲此里病逝4周年的日子里第三次回访他的家人、2013年11月来到香格里拉烈士陵园祭拜龚曲此里墓,记忆中与龚建平相关的往事如画轴般展开……

在南京军区大礼堂回荡的专门为龚曲此里创作的《雪山赤子》这首歌的MTV中,有一个镜头是龚曲此里的女儿龚雪琳看到阿爸的遗物中那个丹参滴丸的药瓶后泪如雨下,那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到了迪庆,我则是靠着这种药来缓解我的心脏压力,但却是治标不治本,因为心脏受到的是不可逆的损伤。所以,当我站在龚曲此里墓前,看到了龚曲此里家人那悲伤的面容,也在心中涌起了对龚曲此里的深深敬重之情。

龚建平在迪庆军分区

2012年12月,国防大学刘亚洲政委在读到我写龚建平的《我是雪山赤子,我是藏部子孙》一文后,派组织部长衣述强带着刘政委的慰问信和追授龚曲此里为国防大学荣誉学员的证书来到了香格里拉回访龚曲此里的家人,祭拜了龚曲此里墓。他们拍摄了《雪山赤子未了情》的纪录片,震撼了国防大学教员和学员的心灵,因为他们感受到高原人对知识的敬畏,对全军最高学府的向往。

龚建平接到国防大学打给他的电话,得知他们为他的阿爸龚曲此里追授国防大学荣誉学员证书并颁赠国防大学校徽后,含着眼泪给刘政委发了一条短信——

“首长:您好!我是龚曲此里的儿子龚建平。听妈妈说您看到报道我阿爸向往国防大学的文章后非常重视,专门派人到香格里拉家里拜访,我代表家人感谢您!阿爸离开我们已经近4年,没想到是首长您和国防大学依然那么地重视和关心我们,带着一片真情远从北京至迪庆,带上国防大学荣誉学员证书和校徽,圆了阿爸的梦。首长您和国防大学的这份真情,我们全家都铭记于心,真诚感谢!作为我个人,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努力学习和工作,把阿爸未完成的事业继续做下去,同时也会把您和国大的这份厚爱化为前行的动力,以此来回报您和关心我成长的人。如果有可能,我将带着阿爸和我两代高原人的梦想,争取到国大学习。谢谢首长!祝首长身体健康、全家幸福、扎西德勒!建平于2012年12月18日”

龚建平在看父亲龚曲此里生前阅读过的《刘亚洲战略文集》

我们一起走过

1988年出生的龚建平,2008年被解放军四总部评为“全优学员”;2011年7月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建党90周年的纪念大会,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2012年9月,走进西安政治学院攻读硕士研究生,写了《在生命的高地,我与阿爸一起战斗》一文,被《政工导刊》杂志评为2013年度全军“十佳成长人物”……这个在梅里雪山脚下长大的康巴汉子,内心深处最大的愿望就是像他的阿爸那样,成为用诚心守护高原的新一代“金珠玛米”。他爱家,爱家乡,爱阿妈,更爱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庭,无论他走到哪里,梦绕魂牵的都是他心中的香格里拉。

“今早朦胧中听到寝室里有人说香格里拉古城遭遇火灾,揉揉眼睛还没有完全醒来,打开手机,朋友圈里各种图片消息,看了心里隐隐作痛,这座1300多年历史文化沉淀的古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废墟。往日古街里具有香格里拉情调的酒吧、客栈、商铺,以及这么多年政府、旅游部门对外界打造出来的品牌,随着大火的蔓延顷刻间变成乌有。这座具有香格里拉特色、茶马古道文化的古城就这样消逝。那可是我儿时最美丽的记忆,但无情的火把一切就这么糟蹋了。很多年以后,也许再次提起独克宗古城,只能用我富足的思维去想象。你的双眼再也捕捉不到她的美丽。真心祈祷一切会好起来!建平”

2014年1月11日,我收到龚建平发来的这条长达261个字的短信,其中对家乡香格里拉的思念和惋惜之情令我深深感动。于是,我给他回复了短信:“今天我去印刷厂看我的书《心灵的坐标》开印,却不料回到家时竟看到香格里拉古城被毁的新闻。你和我的心里都留住了那美丽的人间天堂。那个我们曾3次驻足的古镇已成为我永远的记忆。一切还都在眼前,在悲痛中为香格里拉祈福!格桑卓嘎”

即便看不到他忧伤的眼神,也能感觉得到他内心的伤感。那飞舞的经幡,那巨大的转经筒,那美丽的月光广场,都留下了他儿时的记忆,也留下了我们一起走过的回忆。对于高原人来说,那是他们的家园;对于军人来说,那是他们守卫的地方。所以,作为男人、军人和骁勇善战的康巴汉子,他们用赤胆忠心守护着中华民族这个大家园。

龚曲此里墓前唱《雪山赤子》

青春不散场

“从相识到相知,从玩笑到辩论,从开心到流泪,从路途到休息,从小事到大事,从无知到互补等等,这些一辈子都将历历在目。妈妈,我们都觉得,你走后家里像缺了什么似的……”

“刚看到一句话,挺不错的,送给你:一个人只要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找到了最适合于自己的生活,一切外界的诱惑与热闹对于他就成了无关之物。你的身体尽可能在世界上奔波,你的心情尽可以在红尘中起伏,关键在于你的精神一定要有一个宁静的核心。有了这个核心你就能成为你奔波的身体和起伏的心情的主人。”

“听到你哭我很难受,但哭哭也好,释放一下,你要坚强,我们都在,一直都在!可以哭,可以恨,但是,不可以不坚强。因为后面还有一群人在等着看你的笑话。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我送你的:认真地对待每一天,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去。永不期待,永不假设,永不强求,顺其自然,若是注定发生,必会如你所愿!”

“生活的意义是有一到两个彼此照应的朋友。在相聚的时候,大笑;在分开的时候,挂念;在别人面前,有彼此才知道的典故和笑话;在无聊的时候,可以找到发短信的人。即使有一天,终究要散落天涯,可是曾经,生命交汇过;曾经,光芒万丈过;曾经,为彼此的委屈伤心过;在悲伤的时候,忍住伤心,灿烂地微笑。”

龚曲此里之子龚建平在迪庆军分区军史馆

“文如其人,从一个人文字的灵秀程度,你大致能看出这个人文采的高低;从一个人文字内容的涉猎面,你大致能看出一个人的知识储备量;从一个人文字的感染力,你大致能看出这个人情感的丰厚。文字是灵魂的独白,读了一个人的文字,你便读懂了一个人的心。你为能读懂一个人的心而欣慰,你为能拥有一份相知而开心。”

每当我翻看龚建平发给我的这些短信时,我都不敢让自己脆弱下去,擦干泪水,迎着困难走,即便是身上伤痛难忍,也不会退缩。在青藏高原采访,风餐露宿的那段日子,手机白天都没信号。一天早晨,突然接到龚建平的电话,他听到声音疲惫的我说话,立刻制止我,说些嘱咐的话语温暖我的心。在去梅里雪山的路上,他害怕我因高原反应翻不过那座雪山,也是不让我说话,让我最大限度保存体力,而他自己却因过度紧张和疲劳,车都没停稳就吐了。

龚建平在昆明陆军学院读书时的同学、扣林山连长石俊说:“谁不开心,龚建平都能把人家哄好,就是唱歌把嗓子唱哑了,也要把人唱开心了。”老山指导员格茸七林尽管比龚建平大了一岁,但还是叫他“建平哥”;在西藏工作的龚建平的纳西族同学和晓鹏说,龚建平很聪明,为了提高射击精度,常向他学习,最后竟然超过了他这个“师傅”;在迪庆军分区工作的连长鲁茸培楚,打心眼儿里心疼这个“弟弟”,像大哥一样爱护着他……

香格里拉烈士陵园祭扫龚曲此里墓

他们都是生死相依的兄弟。

龚建平、鲁茸培楚、格茸七林都照顾过采访中晕倒在高原的我,每次醒来看到他们焦急的目光,听到他们鼓励的话语,我都会尽最大努力支撑自己站起来。正如他们在昆陆读书时的校训所说,“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我们的青春都在军营度过,我们一起哭过、苦过、笑过、累过,我们一起走过青春的岁月,这些难忘的日子是我们记忆里闪亮的珍珠,一颗一颗穿起来——这就是我们的故事,是我们在香格里拉的共同记忆!

美丽的香格里拉,我们的家!香格里拉有我们的约定,我们要让她重放异彩!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