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一端是她,一端是他们。聆听阿里军分区狮泉河医疗站护士长汪瑞同哨卡战士的心灵对白,我们仿佛看到了——

阿里高原上空的那道美丽彩虹

发布时间:2011-07-24 23:22    来源:    作者:马三成

核心提示: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东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宋人王观的一首送别词,竟成了哨卡战士和下山休假的汪瑞依依惜别的嘱咐。

    狮泉河医疗站护士长汪瑞先后在喀喇昆仑山脚下的某边防团和阿里高原工作了8年,跑遍了防区的每一个边防哨卡,与战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和感情。

    在斯潘古尔边防连,她和战士的一次谈话,至今留有余温。她说:

    “我们守卫的阿里高原,是海拔最高、路途最远、环境最苦的地方,如果不身临其境,还真难感受到这里的绝美胜景。”

      天总是如水洗一般净蓝,云总是如长绒棉般洁白;苍茫高原突然出现的一片蔚蓝,仿佛把蓝天裁下一块铺在了群山之间,定睛细看,那是美丽的高原明珠——班公湖!湖中肥硕的鱼儿,时而跃出水面嬉戏欢闹,时而来到浅滩悄悄休憩;湖边湿地上,长满了如胎儿毳毛般柔软细密的绿草;亭亭玉立的黑颈鹤,或夫妻恩爱形影相随,或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远望草滩,犹如洒落了满地洁白的珍珠,那是滚圆成群的羊儿和呱呱鸣叫的水鸟,在悠闲散步、低语浅唱……神奇、美丽的高原,多么令人陶醉和神往!

     可是,当初我选择高原时,也曾犹豫和矛盾过。因为我两次大病,险些丢了性命。然而,自从踏上了这片土地,以前的疑虑便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了。我想,为了这片美丽的国土,为了这些可爱的战友,哪怕付出再多,甚至牺牲自己,我也觉得值得!因为我爱阿里,我爱守卫阿里的英雄战士!

     话音未落,掌声响起,在广袤的阿里高原,久久回荡。

为战士科学守防拨开心理迷雾

1、高原守防,下一代会不会患“先天性疾病”?

      “边草,边草,边草尽来兵老。山南山北雪晴,千里万里月明。月明,月明,胡笳一声愁绝。”这是什布奇边防连一个高学历士兵,挂在嘴边的唐人戴叔伦的一首词《边草》。汪瑞品出了他的另一种解读。

      原来,他是乡下老家的一根独苗,听说守防会使下一代患先天性疾病,怕祖祖辈辈延续下来的香火到他那里断了。因此有了淡淡的忧愁。

      汪瑞说,这是山下人没有科学依据的猜测。先天性疾病,低原地区的人也有,那是多种因素造成的,比如基因组合、药物侵害、各种辐射等都可能造成。就是都市人,哪怕身价再高,孩子患先天性疾病的,也比比皆是。像李亚鹏和王菲这样的影视明星,后代也未能幸免。我们高原守防人,因为环境缺氧,客观上会对精子质量有一定的影响,但只要回到山下稍作休养,马上可以恢复如初。

      随着高原抗缺氧问题的逐步解决,守防对官兵身体的生理伤害越来越小。汪瑞说,新藏线沿途有高山病研究所、兵站、医疗站、机务站,交通工具也由最初的驼队,发展到了骡马和汽车。当年进藏先遣连走到阿里,走了一年;现在,一两天就到了。正在修建的阿里机场,将实现高原戍边人的世纪梦想,这让官兵不再有往来的性命之忧。另外,山上的医疗站有制氧站,连队哨卡有制氧机,卫勤保障有抗缺氧药品,守防发生高原反应的死亡率,近些年降到了零。山下生活小区留守处,让已婚官兵夫妻不见面、家庭不团聚的历史不再重现。大家下山按时调休,准备要小孩的,还可以享受在山下工作的优惠政策。

      如果到留守处院子走一走,就不难发现我们的军嫂洋气了,漂亮了,高学历人数增多了。位于新藏线零公里的叶城县第四中学,绝大多数教师是军嫂。院子里如花的少年儿童,个个聪明可爱。汽车营刘副营长的妻子刘俊,带的一个班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小学生作文大赛,获得一二三等奖的,全是“军娃”——阿里军人的后代!扎达县人武部副部长张永明的女儿张静雅,长得像个小明星,许多电视台来到留守处拍片子,都让她当小演员。留守处干部、士官的子女升学率也逐年提高,进入重点学校的越来越多。分区修理所所长薛会的女儿薛宇,去年以高分考进了北京理工大学,而且还是学生中的佼佼者。

      一番恳谈,解开了战士的心理疙瘩。汪瑞掏心窝子的话,也把战士压抑了很久的苦水,引了出来。

2、高原守防,会不会出现“青年服役,老年发病”的后遗症?

       又一个战士疑惑:高原守防会不会出现“青年服役,老年发病的后遗症?”问题虽然尖锐,但汪瑞的回答,犹如给战士心理松绑和精神吸氧,舒展了他们的眉头。

      她说,人就像车一样,跑得时间长了,免不了会出毛病。关键是平时的检查保养!如果不注意科学,即使不在高原守防,身体照样会出问题。

      阿里军分区老政委丁德福,任甘肃省军区副政委期间,没有把亲侄女丁喜琴调到身边的大城市,而是鼓励她从山下的驻军医院,去了阿里军分区狮泉河医疗站,侄女婿也是扎西岗边防连的排长吴朝林。如今,夫妻双双守边关,小两口甜甜蜜蜜,马上都有小宝贝了。如果高原守防对人体有那么大的伤害,将军丁德福也不忍心牺牲了自己,再牺牲自己的亲人啊!当然,高原官兵的牺牲奉献还是比低原地区的要多一些。

      再看这两年分配到阿里的6个女大学生护士,其中的赵明磊,已经在山上结婚,丈夫也是戍边干部。还有,我工作过的边防某团一个副营长李海刚,在喀喇昆仑山上守防,他的爱人杨军红是上海一个大学的博士;号称“冰山国门第一哨”的红其拉甫边防连,竟有4个大学生军嫂,其中两个是大学教师。指导员李续文的爱人董姚娣,是兰州商学院的英语教师;排长赵忠华的爱人梅芳,是新疆大学的英语教师,两人都把婚礼从都市搬到了雪山,成为不再神秘的“帕米尔之恋”,她们的追求恐怕不能仅仅解释为浪漫,还有对传统观念的挑战!

       再说一个名人,你肯定熟悉,就是著名作家毕淑敏,19岁从北京参军,在阿里守防11年,如今年过半百,却攻读了北京师范大学的心理学博士专业。她曾是医生,从生理健康转向心理健康研究,开办了个人心理咨询诊所,预约排队人数到了半年之后。她说,当今社会节奏加快,人们面临的心理压力增大,心理无助的时候就是得病的时候!因此,高原官兵也一样需要释放压力,尤其需要释放来自山下人对他们的心理压力!这就是高原对毕淑敏的馈赠,也是她没有高原后遗症的秘密!

      还有一个毕淑敏的战友,阿里军分区狮泉河医疗站的“刘大校”——刘新玉,已经56岁了,在高原工作了一辈子,身体也没有啥问题。刚刚退休,他给大家透露健康的秘诀,就一句话:“心情愉快!”汪瑞说完,战士们的眼睛都亮了。

为战士乐观守防营造阳光地带

3、高原守防,会不会成为“城市的边缘人”?

      “胡马,胡马,远放燕支山下。跑沙跑雪独嘶,东望西望路迷。迷路,迷路,边草无穷日暮。”唐人韦应物的一首词《胡马》,让普兰边防连一位考上大学,又弃文就武的战士,抄在了日记本上。汪瑞看到了他的迷茫。

       原来,他和同学、朋友的书信往来,渐渐拉开了距离。他一谈“艰苦奋斗”,就被说成“不懂生活”;他一谈“大公无私”,就被说成“傻帽儿一个”;他一谈“坚持原则”,就被说成“痴驴推磨”;他一谈“默默工作、无私奉献”,就被说成“都什么年代了,还念这种老掉牙的经”……于是,他产生疑惑,自己真的成了“城市的边缘人”?

      汪瑞说,这种以是为非,以非为是的人生态度,在现实社会中的确不是个例。有的人崇拜金钱、权势以及歌星、影星,价值观念多元,对诚信、道德、公正性产生怀疑甚至颠覆,但这毕竟只是人文危机的一个表象,还不是时代发展的大势。以崇拜劳模、英雄而自豪,仍然是我们今天这个伟大时代的社会主流和民族精神!

      阿里高原是世界屋脊,也是精神高地。汪瑞说,从进藏先遣连打响西藏解放第一枪,50多年来,1000多公里的新藏线上,有4个烈士陵园还在悄悄添新坟。这些倒下的先辈和战友,是我们高原军人永远的丰碑,永远的品格,永远的灯塔!

      诚然,都市有炫目的霓虹,阿里有蔚蓝的天空;都市有高品位的生活,阿里有高海拔的事业。远的不讲,就拿身边的人来说吧。军分区司令员张建胜,打过仗、当过师长、当过集团军副参谋长,从十三朝古都西安平调到阿里,一晃年龄都快到了杠,还像野战部队那样抓边防。有人感叹,当年的张建胜,到了阿里老多了!可是,他把阿里边防建设抓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现在有一种倾向,评价一个人的奋斗是否成功,有没有进步,就看职务的快慢和高低。汪瑞说,阿里军人看重的是事业,不是实干以外的什么东西。军分区政治部副主任胡光耀,曾在两个作战团队当政委,带领两支部队分别荣立集体二等功和集体三等功,本人荣立二等功、三等功,连续多年被三级军区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可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团主官,不仅没有提升,却平调到了阿里。干起工作来,仍然像作战团队的标准。

     人一生的幸福不在官大官小,而是享受干事业的快乐。胡副主任说,他想在阿里再昂扬一下,把工作干好,填补人生的一个空白!他带领部队帮助日土县进行“社会主义新农牧区建设”,成绩卓著,被日土县委赠送了一面锦旗:“军队好领导,人民好朋友。”时任日土县委书记、现任阿里地区行署副专员的卢瑞卿,还给他题诗:“初到西藏亦可骄,再到阿里亦寥寥;遥望珠峰崇高处,寂寞圣贤亦渺渺。”胡光耀当连长和团政委都在西藏施工,到了45岁,却被调到阿里。他说,能得到西藏人民群众这样的评价,此生足矣!

      这就是阿里军人的风采!这就是阿里军人的追求!

     与有肝胆人共事,从无字句处读书。汪瑞让这位战士告别了昨天都市人的梦,开始了未来高原人的希望。

4、高原守防,会不会到头来“一事无成”?

      沉默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没有找到知音。面对汪瑞,战士们有说不完的知心话。

     “汪医生,如果我们长期守防,会不会到头来一事无成?高原能够让我们收获什么?”战士的疑问,客观、直白、坦率。

      汪瑞说,高原是一片沃土,能够收获的东西很多。记得军嫂杨军红博士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的丈夫李海刚在喀喇昆仑山守防10多年,从战士成长为副营长,我不怕他将来回到上海无事可干。因为他在生命禁区连死都不怕,还怕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不能搏击风浪?

      如今,李海刚退役进了上海,同妻子联合办了一个涉外公司,前景非常看好。高原军人收获了勇敢!

      军分区莫尔多会晤站干部张卫东,工作之余刻苦学习,不仅成为了阿里高原的第一个硕士,而且成为分区走出高原在北京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的第一人。2004年以来,从一线哨卡考取的硕士研究生就有13人,考上军校的战士就更多了。驻守帕米尔高原的喀什军分区政委胡同军,率领高原官兵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两次参加全国少数民族知识竞赛和全国计划生育知识竞赛,都获得第一名,参赛队员全部荣立个人一等功。胡同军要求转业,一回去就当上了江苏省工会的副主席。高原军人收获了知识和能力!

     依托三十里营房医疗站建起来的某医院高山病研究所,所长张西洲入伍39年,带领科研人员在喀喇昆仑山和阿里高原跑了35年,完成了研究课题46项,填补国内高原医学领域13项空白,使南疆边防部队高原肺水肿和脑水肿患病率下降到1%以下,高原心脏病患病率下降到0.33%,近15年来急性高原病病死率下降到零,他研制的“高原西氏胶囊”,使高原边防部队急性高原反应发生率由90%,下降到40%左右;他在国内首创采用低浓度一氧化氮吸入技术,现场救治高原肺水肿150例均获成功,病程由常规疗法的6—9天缩短为48小时,使急性高原病救治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发表学术论文500余篇,其中8篇在国际学术会议交流,出版专著3部,各种荣誉等身,被授予专业技术少将军衔。高原军人收获了事业!

     某医院三十里营房医疗站护士长姜云燕,入伍14年来,始终把维护高原官兵身心健康作为神圣职责,与高寒缺氧抗争,挑战生理极限,倾心服务官兵,在平凡的护理岗位上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荣获国际上护理岗位最高奖、第三十九届“南丁格尔奖”,而且是目前全世界该奖项最年轻的获得者,被表彰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被兰州军区授予“雪域高原模范护士长”荣誉称号,荣立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当选为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第十七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今年“八一”又参加了全军英模表彰大会,非常荣幸地受到了胡主席的4次亲切接见。高原军人收获了人生!

      法国作家泰戈尔说:“不管多么渺小,也不管多么遥远,太阳的崇拜者总会得到一份太阳的光辉。”汪瑞浅浅的笑、柔柔的话,就像阳光,照亮了战士们心中的阴影。

     为战士建功边关送去奋进“钥匙”

5、高原守防,会不会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理想主义者”?

       “现在山下很流行一种说法,干的好不如说的好,说的好不如混的好,混的好不如送的好,而我们山上恰恰相反,我们担心高原守防,会不会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理想主义者’?”战士的疑惑实实在在,汪瑞的回答干脆利落。

       “不会搞关系,照样能进步!人生把握三个基本原则,大方向就错不了。”汪瑞犹如给战士开出心灵处方,一个个娓娓道来。

       一是要学会选择。就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敢于正确的选择。还拿身边的例子来说吧,分区修理所所长薛会,曾在华山脚下的某集团军修理厂当工程师、汽修厂长,面临转业时,为部队建设负责的劲头仍然没有半点松动,被休假的阿里军分区领导看中后,2000年从西安调到阿里。他坚持在逆境中选择了进取,在棘手问题面前选择了责任,把一个年修车七八台(次)的瘫痪了的修理所,变成了年修车四五百台(次)的应急保障分队,为部队节约维修经费1000多万元,抢救遇险车辆300多台(次),使60多台故障车辆免于报废,结束了阿里军分区装备车辆和工程机械不能自我维修保障的历史。他还带领修理所荣立集体二等功1次、集体三等功1次,他个人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多次被兰州军区、新疆军区、南疆军区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还被上级表彰为“喀喇昆仑卫士”。

       二要学会放弃。就是放弃利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最有说服力的是分区政治部主任朱义国,他曾是地方大学生干部,也是兰州军区最优秀的作战团政委之一,当年提升的时候完全有机会留在作战部队任职,可领导说阿里需要有能力的干部去振兴,他去了。有人说,他放弃了在作战部队任职,几乎等于放弃了当将军的可能。对此,朱主任一笑了之。他在阿里工作了两年,使政治工作有了很大起色,多次民主测评,他都名列前茅。官兵们有一个深刻印象,只要朱主任抓的工作,肯定要拿第一,完全是作战部队的作风和标准!今年初,他在山下负责抓换防干部的轮训,不仅每一份经验都被新疆军区转发,而且轮训的正规程度和内容安排都不亚于作战部队,前去视察的兰州军区领导给予高度肯定。一些一线连队带兵人深有感触地说,以前是以权力带兵,总搞不好官兵关系;现在知道了怎样以条令带兵,一下子轻松多了。

       三要学会拒绝。我曾经工作过的边防某团团长柳林,最近在新疆军区巡回作报告,他的体会是要学会拒绝各种诱惑。他上任前,团里多名干部受到免职等各种处分,主要问题就是不能拒绝各种诱惑。他上任后刹歪风敢于向兵承诺,当团长4年,清退26名在团队经商打工的领导干部亲属,提升使用干部350多名、士兵提干3名、改选士官860多名,没有一封告状信。团队先后被新疆军区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团、基层建设先进单位、安全管理工作先进单位和边防执勤先进单位,2006年被总政表彰为先进团党委。最近,他被破格提升到兰州军区机关任职。

      “最伟大的胜利,就是战胜自己。”高尔基的名言,经过汪瑞的诠释,战士们学会了怎样战胜自己。

6、高原守防,会不会成为孤芳自赏的“唯美主义者”?

      “如今,‘新新兵类’成为边防一景,可是这些兵却不是省油的灯,他的道理比你还多,动不动跟你讲理,搞得你没有脾气,非常头疼。究竟是我们太苛刻了,还是80后、90后的兵毛病多了?高原守防,会不会成为孤芳自赏的‘唯美主义者’?”一个老班长,遇到了带兵新苦恼。

     “芳邻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汪瑞说,新陈代谢是自然界的普遍规律,也是边防建设欣欣向荣的一个现实。我在帕米尔高原、冰山国门“第一哨”的红其拉甫边防连,讲课时也听到了连长杨波的故事。

      这个连曾经分配来了一批大学生官兵,给土生土长的连长杨波出了不少“情况”。杨波是实干型干部,不爱搞虚的。有的战士来到连队,业余时间不是坐在床上捏被角,而是哇啦哇啦学英语。杨波让他们整理内务,这些高学历战士说他搞形式主义;杨波问学英语有用吗?他们说连长落伍了……杨波无奈的摇头感叹,现在的兵浮躁啊,一代不如一代了!可是,有一件事改变了他的看法。

     有一次,一辆巴基斯坦国际客车在中巴国门附近爆胎,旅客被困在路上焦急万分。大学生士兵王强正好在国门执勤,用英语询问并帮助他们补胎、充气,个把小时就把车子修好了。外宾赞叹:“中国军人素质高,很了不起!”

      杨波从此鼓励大家学英语,还让大学生士兵王强当教员,开办英语学习班。如今,连队60%以上的官兵会用英语和乌尔都语对话,大学生士兵在杨波的眼里不再是“刺头”,而是变得越来越可爱了,连队2004年被中央军委授予“卫国戍边模范连”荣誉称号,大学生士兵王强荣立个人一等功、破格提干,连长杨波荣立个人二等功、破格提升为营长。

      “良弓难张,然可以及高入深;良马难乘,然可以任重致远;良才难令,然可以致君见尊。”战国思想家墨翟的话,在这里得到了应验,也让汪瑞解开了老班长的心里疙瘩。

       但另一个问题又来了。“有时,老乡邀我上街下馆子,我觉得不符合部队规定,很不想去,但又怕老乡们说不讲交情,只好跟着感觉走。怎么办呢?”一个新战士的烦恼,绝不是个例。

      “可以肯定,不良嗜好不应该附和。”汪瑞先给他吃了定心丸。接着说,看来你人缘好,常有老乡约你,但你遇到了青年人常见的问题——“盲从”,即所谓的从众心理、人云亦云和随大流,具有盲目性、自信不足、心理压力大等消极表现。要克服它就要培养独立思考能力,提高明辨是非能力,培养坚强的意志……最后,汪瑞祝他早日走出盲目的漩涡,更快地成熟起来!

       高尔基说,一个温暖的目光,一句由衷的话语,能使人忍受生活给他的许多磨难。而汪瑞给予战士的,不光是目光、话语,还有奋进的“钥匙”。

      在阿里高原千里边防线上,人们到处都能听到战士们自编吟唱的《国门卫士之歌》:没有闪烁的霓虹,没有喧嚣的人流,脚踏喜马拉雅的冰雪,守护祖国的边境;为了神圣的界碑,为了边关的安宁,我们默默地奉献着青春!

      没有盛开的鲜花,没有绿色的森林,迎着喜马拉雅的狂风,保卫着庄严的国门;为了人民的幸福,为了祖国的和平,我们愿用生命书写忠诚!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下一篇文章】一名博士的人生十字路口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