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不畏严寒,不畏缺氧,8名女大学生干部身背红十字药箱,毅然走向阿里高原,走进边防哨所——

流动在天边的一抹彩云

发布时间:2011-08-10 22:48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记者 马三成

核心提示:

刚刚学会骑马的5名“红牌”女护士,意气风发,背上钢枪,巡逻边防

“知心姐姐”来到战士宿舍。瞧,她们聊得多开心。

    “我记得那美妙的瞬间,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宛若轻盈飘忽的精灵,恰似至纯至美的天仙……”普希金的爱情名句,被一位哨卡战士用来赞美走向阿里高原的8名女大学生干部。

   是啊,在平均海拔4000多米的阿里边防这个雄性的世界里,几位女大学生干部的突然闯入,无疑让哨卡的战士既感动又惊讶。敬仰之余,他们把世界上最美好的语言,献给了心中的“女神”。

   8名女大学生干部,是阿里军分区医疗所的医生和护士。她们身背红十字药箱,穿梭在冰山雪峰之间,宛如流动在天边的一抹彩云,给哨卡带来了阳光和美丽,给战士留下了眷恋和回忆。

   ■有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么8个女人在一起,又会是一幅什么景象呢?你看,由8名女军人组成的巡诊小分队,向着风雪高原进发了——

   最开心的时刻也最艰辛

   入冬时节,8名女医务工作者组织了一次高原巡诊。第一站是距离分区240公里的斯潘古尔边防连。想到又可以面对面为边防官兵服务,姑娘们甭提有多高兴了,一个个手舞足蹈地跑到车上,脸上乐开了花。

   可一上路,她们的情绪就慢慢冷却下来。一望无际的顽石路,让越野车不停地颠簸跳动,不一会儿,身体瘦弱的护士赵明磊,就率先哇哇地吐开了。其他几个护士,也不同程度地出现了高原反应……

   从分区到日土县人武部有120公里搓板路,她们颠簸了4个多小时,护士小赵吐了4次,一直把胃里的血丝都吐了出来。与记者同乘一辆车的护士练红霞,一下车就蹲在了路边,也吐了两次。吐完了,两个身单力薄的姑娘小赵和小练,像大病了一场,脸色蜡黄蜡黄的,被同伴搀扶着才能慢慢走路。

   在路边野餐的时候,小赵、小练的气色看上去才好了一点。几位大姐在一旁悄悄地说,这几天,两个小妹妹都有“特殊情况”啊,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劝阻,她们非要参加这次巡诊不可……

   剩下来的120公里山路,有一半要绕着斯潘古尔湖和班公湖走,而且没有到连队,天就黑下来了。路面和水面落差二三十米,路窄弯急,车灯一照,黑压压的湖面让姑娘们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一双双小手也似乎一下子变成了铁钳,牢牢地卡在了扶手上……

   到了连队,官兵们倾巢出动迎接她们。就在这一瞬间,姑娘们却一下子恢复了“英雄本色”,一个个精神抖擞地和官兵们握手、打起招呼。打完招呼,脸不洗一把,饭不吃一口,就马上投入到为战士们查体、诊疗中。

   一直到了深夜,姑娘们才停了下来,记者打趣地问她们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护士王秀红说:“我们没有什么‘灵丹妙药’,但是我们知道,我们良好的精神状态,却是送给战士们的最佳保健药品。”

   翌日,连队要去巡逻,姑娘们请缨一同前往。巡逻到点、到位离不开马匹。不会骑马怎么办?姑娘们提出向战士们拜师学艺。那天,风特别大,人在地上都站不稳。可姑娘们裹上皮大衣,跨在白马上,硬是一口气训练了三四个小时。

   从不敢骑马,扶上马就大声尖叫……到牵马的战士可以慢慢松手,单骑前行。倔强的护士姑娘们终于驯服了高傲的军马。军马载着背上的新主人,踏上了118弯盘山道,向远方的界碑走去,撒下一路银铃般的笑声。姑娘们一边笑一边说:“骑在马上的感觉真好!”

   男兵们说:“哎,学骑马可不是为了好玩。”姑娘们说:“知道了,会骑马将来可以在战场上救伤员!”

   男兵们应邀展示了策马扬鞭、纵马奔驰的技巧,姑娘们又是一阵叽叽喳喳,羡慕地耳语:“这一天,离我们还会有多远?”

   ■有人说:“女人,你的名字叫弱者”。但是阿里高原的女军人们,却以博大的胸襟、坚毅的品格,让许多男性战友自愧弗如——

最坚强的背后也最苦涩

   这8个女大学生干部,有两位是从西藏大学特招的军医,一个叫益西群宗,一个叫边巴卓玛。

   其中,群宗已经跑完了阿里所有的一线哨卡。那天,包括记者在内的一行5人,到分区南线几个最远的边防连巡诊。车到葛尔贡间沟44条河流时,熄火在水里。搭便车的什布奇边防连副指导员葛雷的妻子李莉华,一下子慌了神。这时,只见群宗笑着打开了车门,挥手示意挡住了其他几名男战友伸来的手臂,趟着冰水把小李背过了河。

   在海拔5000多米的几个达坂上,车上人员不同程度出现了高原反应,头痛胸闷、浑身没劲,群宗一会儿给这个听心率,一会儿给那个供氧气,一路上对大家呵护备至。李莉华困了靠在她身上,为了能让小李睡上一觉,群宗一动不动,一挺就是两个小时。

   群宗不会忘记,入伍8年来,10多个战友都是因为高原病而永远离开了她们。她说,每当看到白布单掩盖在战友身上的时候,一种万箭穿心的疼痛,一种无能为力的耻辱,就会一齐向她袭来!

   “一定要当一名合格的高原军医!”群宗暗暗下定了扎根阿里高原的决心。经过几年刻苦攻读,潜心研究,并通过现地治疗一个个实际病例,现在的群宗,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高原病防治专家。

   从什布奇边防连出来,车在神山脚下的冰河里又熄火了。为了保证带给普兰边防连的物资不被浸泡,大家挽着裤腿在水里一趟一趟搬东西,群宗又一次光着脚下了水。时值初冬,神山上流下来的雪水,像电一样差点把记者打晕,不一会儿全身就麻木了,踝关节、膝关节至今还隐隐作痛。记者想象不出群宗到底会怎么样,只记得她比记者在水里呆得时间长,上来的时候,她的腿脚都变成了青紫色,连鞋袜都穿不进去。

   和群宗一样爱拼命的还有医生边巴,一个坚强、含蓄、心胸博大的女军人。

   那是2004年6月的一天,她可爱的小宝宝出生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爱情的结果却是一个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短短一年多时间,他们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没有把孩子的病看好。边巴不得不说服丈夫辞去在拉萨市的工作,做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奶爸,而且办了随军手续,成了阿里高原唯一的一名随军男家属。

   边巴说:“我没有给孩子一个健全的身体,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但我一定要做一个称职的军人!”在扎西岗边防连,她帮战士洗衣、理发、做饭;在且坎边防连,她与战友们一道边境巡逻。记者看到,在穿越一块沼泽地时,刺骨的雪水浸泡到了膝盖,边巴几次跌倒,几次被战士们拉起来,腿脚麻木了,战士们就架着她一路前行。

   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她说,那一刻,如果是上战场,她也能豁得出去!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