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不要遗失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军报记者|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标题 正文

“记者人格记者谈”

记者不要遗失了自己的独立思考

最新作品中国军网记者频道马三成2012-12-10 16:25编辑:邹菲

这个话题要从一次参观说起。2012年5月,我陪解放军报退下来的一位领导,拜谒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在延安窑洞的图片展区,我们停下了脚步。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美女,与穿着旧棉袄、像农民一样的毛泽东交谈。

这是一个感人至深的新闻故事。海伦与红色中国。

海伦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妻子,他们写了一本著名的《西行漫记》(又名《红星照耀中国》),可能不少人不知道,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埃德加·斯诺没有到过延安,他到的是保安(今志丹县),距离延安还有几个小时的车程。而他的夫人海伦才真正到达并记录了延安的故事。研究者认为,《西行漫记》其实是埃德加和海伦夫妇共同合作的结果。

1937年4月21日,海伦从北平乘坐列车到达西安,她要去延安采访。几个月前,他的丈夫结束了对红色政权的采访,从保安归来。海伦几乎无法相信,在中国偏僻闭塞的西北一隅,竟然有这样的新思想、新人物,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崭新力量建设着新文明,开辟着新天地!

当埃德加要对采访毛泽东的笔记进行整理、删节和改写时,海伦大惊失色,她觉得那是无价之宝,应该是整部作品最有价值的部分,她建议埃德加原封不动地保留毛泽东亲口所讲的每一个字。最终,埃德加·斯诺接受了海伦的建议,这部分内容就成了《西行漫记》里经典的一章——《一个共产党员的由来》。有人说,如果没有海伦,也许就不会有《西行漫记》。

埃德加·斯诺从陕北归来时,带回一顶灰色的旧军帽,上面缀着一颗褪了色的红星。海伦对这顶红军军帽满是喜欢,埃德加慷慨地表示可以送给她,但海伦拒绝了,她说要自己找毛泽东要。1937年4月30日,海伦终于如愿地踏上了红区之路。到达延安后,海伦就住在离毛泽东有一二百米远的窑洞里。在战火中采访,海伦的采访笔记多达27本。1939年,海伦撰写的《红色中国内幕》又名《续西行漫记》,在英国伦敦出版。1940年底,埃德加和海伦离开中国,回到了美国。 海伦的后半生专注于著述。她总共完成了四五十部作品,其中一半是关于中国的。她对时常前来探望她的中国学者说:“我的书不是为出版商所写的,我是为了中美两国青年人所写的。”1991年,中华文学会基金会将第一届“理解与友谊国际文学奖”颁发给海伦·斯诺。海伦向赴美颁奖的中国客人拿出《中国日报》,指着上面的一篇题为“毕生热爱中国”的写她的文章,郑重地说:“这不是一个毕生热爱的问题,而是我研究中国的结果。”

从1932年到1949年,海伦和埃德加组成了一个独立的两人采访小组,从事实中了解中国革命的真相,并得出自己的结论。无论她以前写的还是后来写的,都是独立思考、客观报道真实情况。

晚年的海伦,生活清苦,依靠微薄的政府救济金生活。没有子女,一人独居,身体也不好。从中国来的客人经常为她的窘迫生活而难过不安,愿向她提供一些必要的资助,但海伦每次都予以拒绝。

改革开放之后,斯诺夫人重访中国,中国政府决定负担她的来华经费,却又被她谢绝了。她说:“我是独立的记者。如果由中国方面提供经费,那会影响我的中国报道在西方人眼里的真实性。”一个多么杰出、多么纯洁、多么高尚的记者!

今年是我新闻生涯的第三十个年头,记者部下达了《记者人格记者谈》的命题作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说的。如果要总结自己这些年来新闻实践的经验和教训,恐怕还是前辈记者埃德加·斯诺夫人、海伦女士的教诲值得牢记:记者不要遗失了自己的独立思考!

下面,就谈一点粗浅的体会。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