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 4
  • 5
  • 6

倪大伟解放军报社驻上海记者站站长,上尉军衔,安徽黄山人。南昌陆军学院步兵指挥专业毕业,历任排长、干事、指导员、南京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干事,3次荣立三等功。


记者快博


最新作品

80后干部如何带好80后战士

年龄小的干部如何带好年纪大的兵

俗话说,姜是老的辣。对于80后干部,要想带好80后战士,特别是年长自己几岁的老兵,自然是一个挑战。

去年毕业的新排长任强,1986年出生。和不少“学生官”一样,尽管在校成绩优异,但上任伊始却连遭尴尬——

“你睡这个铺吧!”报到时,一位代理排长的老士官把他的背囊甩到一张床上。“怎么让我睡上铺?”任强话到嘴边,想了想,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师组织专业兵大比武,团里抽点尖子组训,任强随口问本连一名老士官是否精通维修专业。这名曾拿过银牌的老士官觉得排长不了解情况,又瞧不起自己,很是生气,当场拂袖而去……

官兵关系出现新情况,有深刻的时代背景。随着我军兵役制度改革的深化,今天的军营在人员结构、学历层次、社会阅历、生长渠道等诸多方面出现了新变化。

该集团军的统计数据显示:基层干部中80后干部已占84.5%,连排干部的平均年龄为28.1岁和24.3岁,而三级以上和二级士官的平均年龄为28.9岁和25.4岁,修理、汽车、通信等专业技术分队,官兵“年龄倒挂”现象更为突出。

而与此相悖的是:该集团军60%的80后干部缺乏当兵经历,对战士所思所想、所愿所盼缺乏亲身体验;41%的80后干部是独生子女,自我意识强,对战士的喜怒哀乐关注体察不够;因生活阅历浅,对战士思想脉搏掌握不准,做一人一事工作针对性不强。

带兵是艺术,管理有诀窍。为此,这个集团军广泛开展“80后干部如何带好80后战士”的讨论,引导他们在实践中总结带兵之道,把知识结构、认知能力、综合素质上的优势,尽早转化为工作能力,发挥优长带好兵。

谈起如何带好比自己年纪大的士官,不少80后干部认为,老士官们能在竞争激烈的军营中脱颖而出,是意志顽强、努力拼搏、素质过硬的综合体现。他们在连队的影响力是干出来的、比出来的。在管理教育他们时,要因人、因事、因时而宜,不能一味地发号施令。

“一定要谦虚,多注重感情交流!”某团修理连指导员、硕士付显随,尽管是80年出生的,但在修理连只能算个“小弟弟”。他说,老士官身处“负重期”,个人和家庭实际困难较多,要真心诚意关心他们,体谅他们的苦衷;要克服“学历高、素质全面、我是干部你是兵”等认识偏差,放低身段学,扑下身子干。每当遇到士官家属来队、老士官遇到家庭困难,付显随都主动靠上去嘘寒问暖,心贴心解难。慢慢地,他在战士心目中的形象变了,从“领导”变成了“伙伴”,战士心里有话愿意和他说,遇到困难也常与他交流,连一些不好意思与家人说的事也会“倒”给他听。不用说,工作上老士官们也全力支持。

已成长为集团军优秀指导员的80后干部李小钰,与老士官相处时特别注意细节:尊重老士官的“话语权”,尤其是在值班、点名时,不生硬打断他们的讲话;老士官工作中出了差错,尽量不当众严厉批评,以背后教育为主;连队工作出了问题,不推诿责任,勇于担当。

打铁还须自身硬!经过半年多的强筋健骨,任强已由“白面书生”变成“黑小伙”,坦克三大专业样样拿得起、放得下,去年底,还获得了集团军坦克通信特级证书。当初瞧不起他的老士官们不得不刮目相看,感慨地说:“大学生干部学专业就是快,不服不行。”

80后干部带兵的体会和感悟也许各不相同,但带兵贵在带心,带兵要付出真情的道理毋庸置疑。所以,对每名新到任的80后干部,各级领导都会特意叮咛:至少拜一名优秀老士官为师,从零做起,从当好“小学生”学起。

调查显示,该集团军脱颖而出的80后干部,除军事素质过硬、适应环境能力强外,与连队老士官、骨干的关系特别融洽。这对80后干部也许是一个宝贵的提醒和启示。

技能单一的干部如何带好技能全面的战士

“如今的战士太‘油条’,自以为在军事技能上有两把‘刷子’,就在干部面前翘‘尾巴’,真是越来越难带!”在某旅采访时,一些新毕业的80后排长感叹万千。

然而,他们的观点却让诸多80后战士难以接受。

去年某炮团三连分来一名1987年出生的新排长,举止言谈中透着一股“学生味”。一次,连队让他组织炮兵专业训练,结果指挥程序和专业口令频频出现失误,弄得战士哭笑不得,他自己也尴尬得下不了台。

该集团军的问卷调查显示:42%的战士反映80后干部专业技能不如同兵龄的士官,组训喊“给我上”可以,但喊“看我的”不行,37%的80后干部反映第一任职最大困难是军事训练跟不上。

某旅政委秦树桐说,80后干部普遍受过高等教育,文化水平高,科技素养好,知识优势明显,但军事素质普遍较差,专业技能弱、组训任教弱、体能素质弱,尤其是地方大学毕业生和国防生干部更为突出。

该集团军党委“一班人”认为,80后干部军事素质偏弱,危害不少:训练插不上手、说不上话,导致带兵缺底气、战士不服气,时间一长就会被战士边缘化;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带兵人军事技能不过硬,直接制约营连战斗力的生成与提高。技能单一的干部如何带好技能全面的战士,已成为不容忽视的课题。

为此,这个集团军在网上开展了“80后干部如何带好80后战士”的讨论,不少80后战士发帖直言,对80后干部提高军事技能有“三盼”:一盼放下“官架子”,甘当“小学生”;二盼克服眼高手低,勤于实践求过硬;三盼增加“兵味”,校正理想与现实的偏差。

记者了解到,这个集团军部队围绕技能单一的干部如何带好技能全面的战士,着力走活了“三步棋”:

——补齐军事素质短板,夯实带兵基础。80后干部分到部队后,集中培训3个月,提高军事共同科目素质;抓好岗位练兵,利用驻训、演习等时机,交任务压担子,在完成急难险重任务中摔打锻炼。

——尊重战士主体地位,调动训练士气。这个集团军各级注重引导80后干部端正对战士的根本态度,把战士作为基层建设的主体,坚持问计于兵,集中智慧攻坚克难。二级士官孙小军说:“人不可能样样精通,我们有比干部强的方面,干部也有比我们强的地方,只要干部把我们当主人,我们就会竭尽全力做贡献。”

——发挥自身优势特长,赢得战士信赖。“80后干部普遍兴趣广泛,多才多艺,与80后战士有很多共同爱好。”集团军领导告诉记者,把他们的特长优势发挥好,不仅可以密切官兵关系,拉近与战士的距离,而且能够树立带兵威信,增强带兵吸引力与亲和力。1981年出生的某旅二连指导员李号,针对个别战士文化知识较差的实际,开设了英语、电脑、法律等培训班,培养了一批小能人,战士把他当成最尊敬的老师、最好的朋友、最亲的兄长。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80后官兵已成为部队建设的中坚力量、推进科学发展的新生力军。只要他们相互取长补短,团结一致,必将在军营广阔的舞台上续写新的辉煌。

经历简单的干部如何带好经历丰富的战士

新战士李明伟到部队第二天就“将”了连长王加波“一军”。这天,新兵张方不假外出,晚点名时王加波对他进行批评教育。不料,学过企业管理的李明伟站了出来:“连长,我感到这种处理方式不痛不痒,要像企业那样,实行扣分制,分数扣完就走人!”

说完,他还做了个“走”的手势,弄得王加波哭笑不得,围绕部队是个特殊群体解释了半天。这是最近发生在南京军区某集团军新兵连的一件新鲜事。

今年新兵入伍后,这个集团军调查发现:80后(包括90后)战士入伍前有打工、经商、上过互联网经历的占78.6%,社会阅历和价值取向相对复杂,而80后干部出了校门就进营门,工作履历、生活阅历单一。

某旅政委苏西群告诉记者:“经历丰富的80后战士想问题较为现实,为人处世老练,交往活泛;而经历简单的80后干部,往往处事理想化,经不起挫折,看不惯世故。”

新形势下,经历简单的干部如何带好经历丰富的战士?

带着这一问题,记者走访了基层部队,听一线带兵人讲述他们的成败得失。

某旅道桥筑城连一级士官何佳军,入伍前打过工、跑过销售、开过饭店,非常了解一些办事的“潜规则”。看到排长杨晶晶干了3年还不见“动静”,何佳军便为排长“指点迷津”:要想提升,得给领导意思意思!小何甚至说愿意给排长出钱,前提是年底排长要帮他解决入党问题。杨晶晶没按小何的“算盘”行事,却对如何纠正小何的这种想法束手无策。

“经历阅历上的差异,使80后干部带80后战士矛盾凸现。”集团军政治部主任白吕颇为感慨,不少80后干部搞不清战士所思所想所盼,做思想工作缺乏针对性;解决棘手问题,缺乏具体招数,要么一批了之,要么听之任之;经验不足,对工作缺乏预见性和计划性,抓工作忙而无序、忙而无功。

为解决好这些矛盾,这个集团军分开两头做工作。一方面在新兵入营后,组织基层进行专题教育,以“如何把经历阅历转化成建设部队经验”为题进行讨论辨析,去除80后战士身上的不良习气,引导他们把聪明才智运用到学习训练中去,为连队建设做贡献。另一方面采取以会代训、难题会诊、案例分析等形式,抓好带兵方法与心得的学习交流,帮助80后干部积累带兵经验,提高带兵能力。

某炮兵旅战士小黄,入伍前先后卖过烟酒、当过保安、跑过出租,由于生性散漫,每行干的时间都不长。入伍后,他对待工作仍然是“三分钟热度”。一次,他借排长吴忠宗的电话卡打电话,却将电话卡上剩余的70多元钱转到自己的卡上。吴忠宗发现后,没有声张,而是私下对小黄进行了教育,推心置腹地谈了“钱虽少但失义失足”的道理,小黄深感愧疚。从此他刻苦训练,在旅岗位练兵比武中取得炮手专业第一名的好成绩,去年底还加入了党组织。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80后战士由于年轻气盛,头脑一热就易犯错,作为80后干部应该懂得宽容和体谅,保持冷静和理性。当发现他们身上的‘不光彩’的细节时,要耐心细致地引导帮助,化‘大问题’为‘小问题’,帮他们校正人生航向,驶上健康轨道。”吴忠宗的感悟令人深思。

某旅战士李天增入伍前在网吧干过管理员,到部队后不时对连队网页设计提意见,不少官兵称他是“刺儿头兵”。排长韩鹏鹏却对他另眼相看,推荐他当连队网络管理员,鼓励他参加动漫设计比赛,小李不负众望,多次摘金夺银,还为连队训练教学制作了不少通俗易懂的动漫课件,提高了训练效益。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化,新生代的官兵思想、行为也在变,经历简单的干部如何带好经历丰富的战士,关键是要摸清战士思想,多沟通引导,方法灵活多变。”集团军政委苗华的一席话耐人寻味。

发布日期:03-20

不喂“偏食”,公平竞争出活力

一次,南京军区某旅一营二连夺得岗位练兵比武冠军后,旅长王鹏来到二连吃“碰饭”。连长张勇本想旅长会美言几句,谁知却被泼了一盆“冷水”:“有本事不挑兵也能拿到第一名。”“挑兵”来自该旅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二连是“郭兴福教学法”发源地,曾因军事训练过硬而闻名全军。近几年新兵分配时,旅里特意把训练成绩好的兵调整到二连。面对旅长的质疑,张连长随即立下“军令状”:“今后连队不再挑兵,训练照样拿第一。”

随着旅党委对挑兵现象的反躬自省,二连的特殊待遇被取消。可二连的训练成绩却并非像张连长当初许诺的那样拿到训练成绩第一名,一段时间处在中游状态。党委“一班人”研究认为,二连训练上出现波动固然有其自身的原因,但根源还是领导机关过去对先进典型特殊关照造成的。

王旅长说:“我们对待先进典型往往是宠爱有加。比如,对先进典型过分地呵护,以致出了问题也不用求实的态度来看待;对先进典型采取特殊政策,评功评奖也往往是‘风景这边独好’,选配干部也多向典型单位倾斜;习惯于当‘保姆’,先进典型有了困难就去包办代替……久而久之,使一些典型产生了优越感,工作上闯劲不足。”

“这样的先进典型既不可学也不能令人信服。”旅党委在引导机关干部端正工作指导思想、废除对先进典型特殊待遇的同时,提出了不论是哪个单位都要同等对待的要求,以营造公平竞争的良好氛围。

此后,在旅里举行的比武竞赛中,曾连续10年蝉联“军事训练先锋连”的二连落选了。但许多官兵说,从旅党委对待先进典型的客观公正态度上,让我们看到了争先创优的希望,激发了奋发进取的热情。随后,旅党委对二连进行了一次专题教育,在引导大家正视荣誉、保持清醒头脑的基础上,围绕提高连队自建能力推出了加强党支部建设、抓好骨干培训的一系列措施,使连队自建能力得到增强。二连重新发挥科学组训施训的好传统,着力解决存在的突出问题,终于在今年上级组织的军事训练比武中重夺第一名。

编余小议: (徐 文) 真实最有说服力

先进典型的生命力首先在于其真实性,唯有真实的典型才令人信服,可敬可学。典型如果是靠吃“偏食”喂大的、在温室里长大的,其价值也便大打折扣,不仅由于自身底气不足难成气候,还会让他人产生逆反心理。个别先进典型之所以昙花一现,都能从这些“人工护养”现象中找到答案。可见,还先进典型以本来面目,必须克服“为树典型而树典型”的习惯思维,遵循其生长的客观规律,否则,就会适得其反。

发布日期:03-20

典型“松绑”,不待扬鞭自奋蹄

编者按:

如何让曾经闻名遐迩的先进典型在时代洪流中焕发出新的光彩,在推进基层建设中继续发挥应有的作用?南京军区某旅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从今天开始,本版陆续刊发记者采写的系列调查手记,以期对部队运用先进典型推进基层建设方面有所启示。

说起自己那段被调离的往事,战士王华龙至今仍感到心寒:那天夜里,王华龙上卫生间,由于晚上灯光昏暗和地板湿滑,不慎摔倒,导致左小腿骨折。

几天后,躺倒在病床上的王华龙接到一个通知:自己被调到另一个单位。闻此,王华龙顿时一头“雾水”:为啥自己这一跤就被“摔”出去了?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二营五连曾创造过连续60年安全无事故的纪录,被中央军委授予“基层安全保卫工作模范连”荣誉称号。连长周宗魁道出了营里的无奈:“作为有过辉煌荣誉的连队,我们好像天天都在‘走钢丝’。在各方关注的‘聚光灯’下,同样一个小问题,出在其他连队也许就不算什么事,但若是出在五连却仿佛捅破了天。如今出了这样的安全问题,为了不给连队这块‘金字招牌’抹黑,只能将王华龙调离。”

为了保住“金字招牌”,五连也曾背过不少包袱:高处窗户蒙着一层灰尘却没人上去擦洗,因为连队怕战士爬到高处摔伤;训练中对一些险难课目练得少唯恐出事故……官兵们成天小心翼翼,做啥事都放不开手脚。

要让先进典型轻装前行,就要为他们解压松绑。旅党委首先从自身查找原因,纠正在树典型、保典型中存在的片面做法,并随之推出了一些新措施:不对先进典型提过高的指标和要求;不对先进典型进行人为拔高;不给先进典型单位布置额外任务,对先进典型一视同仁。

记者在该连荣誉室看到:地方人员到连队参观时,没有各级干部层层陪同,只有一名士官负责讲解,连队其他工作照常进行。指导员孙干告诉记者:“一个兵接待一个工作组,是旅里为先进典型‘减负’的一项具体举措,确保基层工作不受干扰。”

如今,五连官兵“不出事故就是成绩”的观念被打消了,训练场上放不开手脚的现象也不见了。去年五连因全面建设过硬再次被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还荣立集体一等功。采访结束时,记者获悉一条喜讯:曾被调离的战士王华龙又回到五连了。 (解放军报南京6月6日电)

编余小议:(徐文) 宽容典型

当上先进典型便有了光彩照人的风采,可也有了时时处处“踩高跷”、“走钢丝”之忧。在很多人的意识里,一个单位成了先进典型,就得白玉无瑕,就得多流汗水,就得接受参观,更不能发生事故,否则就是给典型抹黑。这也是一些人萌生“典型难当”的困惑所在。南京军区某旅对先进典型从“加压”到“松绑”的经历告诉我们,只有用辩证的眼光来看待先进典型,才能使其卸掉沉重的思想“包袱”,轻装前进;关心爱护先进典型必须克服“保先进”的习惯做法,为他们营造一个宽松宽容的环境。宽容典型,典型才能与时俱进,才能放开手脚有所作为,也才能在新的挑战面前永葆先进。

发布日期:03-20

个人代表作

镜头记录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