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生半年强化训练: “一、三、二”起步走

——南京军区与11所签约高校创新国防生“3.5+0.5”培养模式纪实

发布时间:2011-07-30 03:56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欧阳浩

核心提示:在“临汾旅”,旅领导大胆让国防生和战士一起参加迎外训练,8名国防生2个月达到普通战士5个月的训练水平,创造了该部完成迎外训练最快纪录。那一天,看到国防生从手枪、重机到榴炮百发百中的精彩表演,玻利维亚国防部长连竖大拇指。

引子

依托普通高校培养国防生,是新世纪我军干部培养制度的一次重大改革。南京军区着眼解决国防生第一任职能力弱的难题,与签约高校创新国防生“3.5+0.5”培养模式,即在大学4年标准学制内,让国防生在大四下半年时间里,集中强化训练1个月、下连当兵3个月、当见习班长2个月,通过“学兵规、练兵艺、知兵情、悟兵道”,提高了国防生第一任职能力,受到了基层部队官兵欢迎。国家教育部和总政治部充分肯定了这一经验。

2010年3月,南京军区签约高校近千名大四国防生用3年半时间完成大学必修学业后,毕业前最后半年走进作战部队当兵锻炼,全面拉开了国防生“3.5+0.5”培养模式的序幕。“0.5”,即一个月入伍集训、三个月当兵锻炼、二个月当见习班长,“一、三、二”3个阶段引领国防生走进兵的世界,融入兵的生活。

强化训练1个月

走进新兵营,补上入伍课,实现从学生到战士转变

稚嫩的脸庞、懵懂的眼神,再配以没挂衔的新军装和随处可见的入营欢迎标语,一个标准新兵营出现在眼前。但这里的主角不是新兵,而是国防生。

去年3月14日,南京军区近千名大四国防生走进10个旅团新兵营,开始接受为期一个月的入伍集训。

当兵锻炼不直接下连,还集啥训?不少国防生不理解:在校期间已经完成500课时左右的军政训练,不如直接下连队学管理、练带兵。

集训第一天,曾任校篮球队主力的国防生胡应校主动找班长孙小军比试400米障碍,半程没到已被甩下20多米;就连大学时练得最多的队列基础,不少细节也需严抠细训……这时大家才意识到,大学期间的军政训练“零打碎敲”,不足以完成向合格军人的转变。

“‘一、三、二’就像国防生跨向合格军人的3级阶梯,其中的‘一’就是基础。”某旅政委戴学志在国防生集训动员会上说,这一个月就是用来查漏补缺、系统提高的,练出兵的雏形,实现角色上的转变。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说起角色上的转变,华东理工大学国防生杨茜不由地唱起了这首歌。集训第一次3公里考核,最后冲刺时杨茜一脚踩空崴了脚,疼得停了下来。看到杨茜掉队,班长孙艳也放慢了速度,拉着她一起前进。在班长的带领下,不少同学也过来帮忙,架着杨茜一起冲过终点。

看着班长满脸的汗水,杨茜和同学们在感动中明白:“我们是战友,无论是枪林弹雨还是艰难险阻,都不抛弃、不放弃。”从此,她们不再是一群自由散漫的大学生,而是荣辱与共的战友。

从同学到战友,既是一种称呼上、角色上的变化,更是一种精神上、能力上和气质上的跃升。

尽管只有一个月时间,承训部队依然精心为国防生设计了思想成长路线图:到中共一大会址、古田会议旧址等红色教育基地参观见学,到部队军史馆、英模连队接受熏陶,和“三栖精兵”何祥美等身边典型面对面、心交心,引导国防生校正人生目标,坚定从军信念。

思想上向合格军人看齐,训练中更要打牢军事素质基础。集训中,他们既按照新兵课表抓规范,又按照步兵战斗班预提骨干的标准,为国防生量身制订“训练升级表”,让他们又稳又快起步。

下连当兵3个月

融进了兵的队伍里,补上兵的经历,找到兵的感觉

4月到7月的3个月,是国防生下连当兵成败的关键,直接影响之后当见习班长的效果。3个月时间够不够?全程参与“0.5”方案制订的某摩步旅旅长王鹏认为,“身入”加“心入”,3个月也能当好兵。

“归根结底还是军事素质有差距,虽然经过集训打基础,但离合格一兵还很远。”王鹏介绍,当兵3个月,就是让国防生完全融入班排随队训练,除入伍课目训练集中组织外,其他课目全部与战士一起学、同步训,每天一个5公里、每晚“四个一百”、每周一次小考核、每月一次小拉练。

在“临汾旅”,旅领导大胆让国防生和战士一起参加迎外训练,8名国防生2个月达到普通战士5个月的训练水平,创造了该部完成迎外训练最快纪录。那一天,看到国防生从手枪、重机到榴炮百发百中的精彩表演,玻利维亚国防部长连竖大拇指。

“好兵都是泥水中滚出来的!”走下迎外场,国防生刘浩不由地想起班长龙腾这句话。那次射击训练,细雨纷纷、满地泥泞,但班长一声令下,刘浩和所有战士一样义无反顾,扑入泥里。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国防生的脸慢慢变得与战士一样黝黑,手渐渐同战士的一样粗糙。“形似只能拉近距离,要心灵相通还要有兵味。”王鹏说,这就要求国防生干战士的活、说战士的话、想战士的事。

“住一个屋、吃一锅饭,咋战士还是不愿和我玩?”国防生聂威曾为这事苦恼。班务会上一名战士直言:“国防生太清高,我们在聊网游、聊超女快男,他们不搭话便罢,还满脸不屑,谁敢接近?”

从此,聂威开始学着从兵的角度思考、说话。一次劳动,一名战士把外套扎在头上,聂威上前打趣:“你挺非主流啊。”逗得身边战士哈哈大笑,大家的心一下子拉近了。

“不要搞特殊化。”国防生王林对这句话感触颇深。下连第一天,连队清理池塘,面对恶臭的污泥,连长拉着他首先跳了下去,之后战士们也纷纷跳入塘中。“为啥连长要我先下去?”王林刚开始还不懂,但一名战士的网上留言让他明白了连长的用心:“今天国防生表现不赖,这让我感觉他们和我们一样能吃苦……”

当见习班长2个月

提前进入“角色”,熟悉带兵套路,提高任职能力

“当兵不是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当干部;就像瞄准是为了更好地射击一样。”在“0.5”的最后两个月,国防生纷纷走上班长骨干岗位,为第一任职预热。

在这里,基层带兵人手把手地传授工作方法。去年7月中旬,全国普降暴雨,在老班长刘红科的提醒下,某摩步团见习班长、国防生章翔敏意 识到部队随时有可能出动抗洪。他立即借来了抗洪抢险应急手册,在刘红科的指导下熟悉战备器材,学习抗洪经验。果不其然,随后部队多 次接到上级命令开展抢险救灾紧急集合演练,每次章翔敏所在班总是以全连最快的速度集合完毕。

在这里,基层工作套路不再陌生。国防生甄骁骜刚当班长时,连班务会都不会开。一次他代理排长组织排务会,结果手忙脚乱,连程序都搞不清。指导员朱刚便手把手地教,如今基层“八个会”组织程序,甄骁骜“一口清”。

“学习经验、熟悉程序,代职的目的只达到了一半,更重要的是为国防生提供一个大胆实践带兵理念的平台。”某机步师师长王秀斌说,国防生走上第一任职岗位后,容易犯错误、栽跟头,甚至因此一蹶不振。当兵锻炼,就是一块试验田,给国防生一个“犯错”的机会。

国防生张钧杰当兵3个月训练成绩“中不溜”,心里挺着急。当上见习班长后,他认为当“官”了成绩差点正常,一下放松了对自我的要求,跟我上”成了“你们上”。结果,战士对他指指点点,他在班里逐渐没了威信。

“合格带兵人首先要有过硬的军事素质。”在连长指点下,张钧杰明白了这个道理,为自己定下了目标:冲山头要多冲几次,“3个一百”每项加练一百……他两个月磨破了两套迷彩服、3双迷彩鞋,成绩直逼训练标兵。战士们都心服:“这个国防生真给力,他当排长我愿跟着干。”张钧杰也从中悟出道理:带兵人自己带头训练、自身素质过硬,对战士才有感召力、说服力。

张钧杰悟出了自己的带兵之道,但也有的国防生带着遗憾离开承训部队。国防生应俊杰在“临汾旅”四营十二连担任代理班长时,认为表扬激励是最好的带兵方法,每天都把班里战士表扬一遍。然而两个月后,战士们对应俊杰的表扬产生了“免疫”,应俊杰临走前战士们评价:

“这个班长没魄力,只会当‘老好人’。”

虽然带着战士的批评结束当兵锻炼,但应俊杰并没有就此放弃,毕业分配时依然递交了去基层的申请。他明白,把丑丢在当干部前,真正走上第一任职岗位后就会少走弯路。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