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舰走南沙

归航,难说再见

发布时间:2011-07-20 10:53    来源:    作者:钱晓虎

核心提示:10多天的采访,我们已经同南沙卫士和舰上官兵融为一体,我们的内心深处已经永远烙下了这片蓝色国土的印记。

航向,正北;航程,千里。补给舰顺利完成了第77批南沙换防补给任务,踏上归途。

翠绿的礁盘、洁白的礁堡、鲜红的国旗……这些南沙特有的景象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但却永远刻进了我们的记忆里。

北上,又是一段艰辛的航程。由于卸下了数千吨物资,补给舰的航行似乎变得轻快了,但同时也显得更颠簸了,我们开始出现晕船反应。

记者随着主机班老班长、四期士官陈良干一起到机舱里了解情况。刚走下舷梯,我们就立即被一股热浪包围。闷热、轰鸣的机舱里,两名战士正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从他们的脸色中,记者感到了一种坚持的力量。

“这点风浪对我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陈班长向记者讲述了一次难忘的经历。去年秋天,补给舰走在台风的边缘离港赴南沙补给。没走多久,大家就尝到了厉害。陈良干走下机舱值班时,发现几个新兵早已吐了一地。本来还能坚持的陈良干也忍不住一连吐了3口。“决不能躺下!”一种强烈的信念支撑着他在狭窄的管路间穿梭,检查着机器的运行。一个浪打来,陈良干没站稳,手臂一不小心靠了一下滚烫的管道,立即起了一个大水泡。这时,高速运转的右主机突然升起一股黑烟。经检查,是主机增压器烧毁!“出厂10多年来,主机增压器从未拆修过,就是进厂维修最少也要一周时间。”陈良干冒着50多摄氏度的高温,花了两个小时终于打开了主机增压器,发现是一个关键的轴承烧坏了!此时,补给舰快接近永暑礁,机电长心急如焚,准备向上级请示向南沙空运某型主机增压器轴承。“让我试试!”陈良干操起电焊枪,火花溅了一个小时,又用锉刀磨了两个小时,终于恢复了主机的动力。

在驾驶室,我们采访了指挥员荆国霖大校。他现任某作战支援舰支队参谋长,是一位与南中国海打了20多年交道的老水兵。他告诉记者,这条补给舰在大陆和南沙之间已经往返航行了14年,航程达16万海里,相当于绕地球7圈多。南沙官兵所有的物资消耗,都是由补给舰从大陆运过去的。因而,守礁官兵都亲切地称它为“南沙航班”。

老班长和指挥员的一番介绍,让我十分感慨。是啊,在我们身边,就有一群可敬可爱的官兵!10多年来,他们常年奔波在海上、生活在海上,为我们的蓝色国土———南沙的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们常年忍受晕船、噪音、枯燥和寂寞,默默无闻却毫无怨言,他们与南沙守礁官兵同样伟大、同样可敬!

风浪没有减弱的趋势,一场大雨又不期而至。乌云密布的海面上,大雨如注,气势汹汹。这让我突然惦念起屹立在南中国海的那一座座礁堡、一簇簇礁花:暴风骤雨中,它们是否无恙?

然而,在这条航线上航行,记者脑海中总挥之不去的还是南中国海的那片蔚蓝色。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强于世界者必盛于海洋,衰于世界者必先败于海洋”。不少南沙官兵说,到了南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海洋,什么是真正的蔚蓝色。让人欣慰的是,在一批批有识之士的呼吁下,开发海洋已经越来越成为国人的共识,把我国建设成海洋强国的梦想已逐渐清晰……

海鸟渐渐多了起来,大陆越来越近。补给舰就要靠港,然而不久,它还要再度起锚远航,还要无数次往返于大陆与南沙之间!

离别在即,我们却难说再见:10多天的采访,我们已经同南沙卫士和舰上官兵融为一体,我们的内心深处已经永远烙下了这片蓝色国土的印记。

(本报南海4月10日电)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