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瑞宁解放军报社广州军区分社驻海南记者站站长,上尉军衔,广西梧州人。2005年入伍,武汉大学新闻学毕业后进入石家庄机械化步兵指挥学院学习,毕业后先后任排长、宣传干事。先后发表稿件200余篇,荣立三等功、二等功各一次。


记者快博

[更多...]


最新作品

记海南省琼海市潭门海上民兵连

万泉河畔,奔流入海的朵朵浪花,簇拥着一颗“明珠”——潭门港。这里是通往南海诸岛最近的港口之一,是西、南、中、东沙群岛作业渔场后勤给养基地和深远海渔货集散地。

繁荣的渔业背后,有一个光荣集体——潭门海上民兵连。连队自1985年组建以来,先后20多次受到总部、广州军区和海南省表彰,被评为“全国民兵工作先进单位”“全国边海防工作先进单位”。

扬帆耕海代代传承,他们对每条航线、每块岛礁了如指掌——

“船就是我们的家,海就是我们的地”

浩瀚南海波澜壮阔,一个个岛礁犹如珍珠般撒落在蓝天碧海间。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刻在了潭门民兵的脑海里。“美济礁是一个环形礁盘,中间有个内湖,海水是浅蓝的……”连部的《南沙岛礁沙盘图》前,一场“走进南沙”主题讨论正在进行。这些从小“闯海耕田”的汉子,几句话就能把一些岛礁的特征、位置、起航线及附近海浪、潮汐、风向、风暴等水文气象信息说得清清楚楚。

“我们出海时都喜欢记录航行轨迹,习惯用自己的方法记下航行中的点点滴滴。”老民兵苏承芬说,像这样对三沙岛礁的描述,在一本本被称为《更路簿》的航海经里俯拾皆是。

一次,有个商人想出高价钱买苏承芬的《更路簿》,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尽管现在科技发展了,渔船有了卫星导航和定位系统,但这书凝聚着几代人的心血,是我们世代在南海捕鱼作业的见证。”

在连史馆里,陈列着老一代民兵远海驻礁捕鱼用的潜水镜、航海罗盘等作业工具,这些都是连队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

“我爷爷在南海捕鱼,我父亲也在南海捕鱼,我现在还在南海捕鱼,我们潭门人祖祖辈辈都在南海捕鱼。船就是我们的家,海就是我们的地。”民兵排长王振福告诉记者,每次出海前,他们总要翻一翻家传的《更路簿》,看一看古老的航海罗盘。

他们骨子里有爱海护礁意识,因而敢于搏风击浪——

“浪再大没船高,海再险也要闯”


大海是美丽的,但也是残酷的。南海海域常年高温高湿,每次作业要在海上漂泊几个月,赖以生存的淡水、粮食补给困难,生活单调寂寞,还要与风浪、暗礁、伤病搏斗,这是一条充满着艰辛与生死考验的征途。连长张建堂说:“在连队,民兵个个都有‘历险记’,不少人还有过九死一生的经历。”

去年冬天,民兵冯信义等10多人作业完后,满载而归。此时本不是台风季节,但渔船行驶到通往西沙的航道上时,头顶突然飘来一片乌云,很快狂风卷着巨浪扑来,渔船渐渐下沉。大家放下三条小艇逃生自救,在海上漂泊了三天三夜,才幸运获救。

自古行船半条命。“远海捕捞虽然风险大,但大家就像山民守护山林一样,骨子里有爱海护礁的意识。”老连长许德群说,有的季节出海明知不赚钱,大家还是愿意出去转一转。

胸怀祖国海,勤耕志不渝。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一些潭门渔民改行从事风险小、利润高的近海养殖业,但连队官兵无一改行。

前年,渔民卢传安投资搞起大规模的深海网箱养殖。他看中了同村卢远志等几名水性好、能吃苦的民兵,想聘他们专门打理养殖场。打电话邀请遭到婉拒,不甘心的卢传安又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结果还是吃了“闭门羹”。

“浪再大没船高,海再险也要闯。”听到民兵们这样回答,卢传安打消了念头。

茫茫大海上,当渔民遭遇困境时,他们主动靠前施救——

“关键时站得出来,危险时豁得出去”

回忆那次遇险获救的情景,船主卢全校历历在目。

去年7月26日,卢全校和渔民们在南沙中业岛附近作业。突然海上狂风大作,他们的渔船船舵损坏,不能移动。报警后,在附近作业的民兵柯维秀等人立即开着渔船前往救援。惊涛骇浪中,眼看着两船相距只有几百米,却无法靠近。

“好几次巨浪差点掀翻了他们的渔船,我劝他们自个儿避风去。但他们没有被困难和危险吓退!”卢全校说。经过近4个小时的顽强搏击,两艘渔船终于绑在了一块,柯维秀开足马力拖着故障船前往渚碧礁避风。“当时海上出现了3米多高的大浪,稍有闪失,他们都会没命。”卢全校至今心有余悸。

“茫茫大海上,渔民碰到事故时往往孤立无援。民兵可以很好地发挥协调、沟通、救援等作用。”海南省军区动员处参谋王德凯告诉记者,连队与渔业合作社、渔民协会等民间团体一起将渔民组织起来,出海作业时采取“捆绑航行和生产”模式,几艘渔船组成一个船队,提高了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

一次,渔民林永志在海上作业时不慎被鱼刺穿破左手动脉,血流不止,情况十分危急。民兵班长黄培龙收到求救信号后,立即停止作业,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运用所学卫生救护知识帮助他止血;随后,又协调船只将他送往医院,救回了林永志的一条命。

“关键时站得出来,危险时豁得出去。”琼海市人武部政委吴及时介绍说,远海作业风险大,民兵连不仅带领渔民学习海上航行技能、海上突发事件处置等知识,每年还利用休渔期开展民情调查活动,帮助渔民解决困难。民兵们把辛勤的汗水默默播洒在这片蓝色国土上,在渔民心中树起了一面鲜红的旗帜。

发布日期:08-11

12名老海岛回“家”

漫步在宽阔平坦的水泥路上,穿行于葱郁的凤凰树林中,5月27日,12名回“家”的三亚警备区东瑁洲海防连老兵看着岛上的新变化,发出啧啧的赞叹。

东瑁洲岛地处祖国南海前哨,原本是“遍地珊瑚礁,鸟儿不落脚”的荒岛。1953年5月,官兵进驻这里。在连队迎来驻岛60周年的日子里,“老海岛”们故地重游。

“以前,岛上的生活条件异常艰苦,这几棵马尾松就是我上岛时栽的第一批树,当时种了百把棵,但大部分都没成活……”老连长刘付坤昌指着路边的几棵参天大树对官兵们感慨地说。上世纪70年代末,刘付坤昌主动申请来到这个小岛连队当兵,他以岛为家,苦练军事本领之余,不畏艰险,种植抗风桐、马尾松、椰子树等上万株,被评为“全国绿化劳动模范”。

穿过剑麻园,老兵们来到连队的发电站。开阔的平房顶棚上排列着180块太阳能硅板,楼下的控制室内是一个方形的控制箱和90块脸盆大的蓄电池。依靠这套设备,连队可以24小时不间断供电。

“那会儿我们用的是15匹马力的手摇发电机,白天‘拉闸’,晚上供电两小时,隆隆的马达声响彻全岛。”曾在岛上十年如一日负责发电的电工班长闫道志说,当时为了消音,他们在柴油机的排气管上焊了一个直径约60厘米的大油桶。

如今,官兵们吹着电扇在日光灯下学习、看电视不再是难事。在连队网络室,点开既能浏览国内外新闻,又可以听音乐看电影的全军政工网网页,老兵王海乐呵呵的:“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我们当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提着渔叉‘赶海’抓鱼……”

一路走一路问,官兵们边聆听连队老前辈守岛建岛的感人故事,边如数家珍地说起连队的喜人变化:装备某新型海防监控系统,可以对目标实施有效监测;修建雨水收集系统,能储存淡水100吨;官兵自导、自拍、自编,办起了“东岛电视台”……

“小海岛环境发生大巨变,但献身使命的精神不能变!”聊着聊着,老连长、某炮兵团团长黄文忠话锋一转:“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当年,我们在乱石滩上环岛巡逻,在盐碱地里移土开荒。现在条件好了,当兵吃苦的精神不能丢。条件越好,越要把本领练硬,把那些新武器新装备都玩转了。”

“这是我们享受国家、军队发展成果的好时候,更是我们报效祖国、建功立业的好时候!”连长李超接过老兵们送来的慰问品,带领全连官兵发出铮铮誓言:“忠诚使命,苦练本领,当好新时期的天涯哨兵!”

发布日期:06-13

书友会,照亮官兵人生路

5月中旬,一场“书友会”在海南省军区某海防团图书馆举行,几名图书作者与官兵一起分享他们的人生经历。

《音乐与人生》这本书的作者王香美是驻地一所高校音乐教授,有多部音乐作品获得国内外大奖。受邀来到该团,王教授与几名“音乐迷”促膝交谈,聊起了自己搞音乐创作的心路历程:“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无论做什么工作,首先要热爱它。有了热爱就等于成功了一半,爱一行专一行……”“音乐源于生活,聆听火热生活的呼吸,才能激发有生命力的音乐灵感……”下士吴嘉威是连队的文艺骨干,曾有调离战斗班排的打算,但与王老师一番交谈后,深受触动:“我不仅从中学到了不少音乐知识,还明白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指导员,你带兵有什么秘诀?”“带兵贵带心,心气顺一顺百顺……”在另一张桌子上,《你可以这样带兵》的作者杨维与带兵骨干热烈交流起来,不时爆发出掌声和笑声,官兵们纷纷掏出本子做笔记。

点开该团图书馆网站,记者发现应邀参加过“书友会”的作者有打过仗的功臣老兵,也有勤劳致富的千万富翁;既有造诣高深的魔术师,也有赤手空拳制服歹徒的见义勇为之士……一幅幅真人照片,一个个故事简介,跨越了时空,各种不同经历的人被请进军营,讲述他们的人生故事,让官兵对这样的活动特别期待。

图书管理员巫路军告诉记者,今年年初,他们开展书友会活动后,向全团、社会各界发出了“征集令”,通过部队招聘、自荐或会员推荐等方式,把有着特殊经历和善讲故事的人请来军营。团政委彭祖金总结道:“书友会有很强的互动效果,能很好地激发大家的读书兴趣,也让官兵在近距离的思想交流和碰撞中求知问学。此举丰富了军营文化生活,传递社会正能量,引导官兵端正价值追求。”

发布日期:05-26

个人代表作

镜头记录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