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海军军官的10年爱心路(上)

发布时间:2011-07-28 00:48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王凌硕 钟魁润  季滨

核心提示:一对盲人外出卖唱,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张国强和胡春花还背负着沉重的行李,电子琴、坠琴、干粮袋、水壶……特别是为了节省电子琴上用的电池,张国强向人要了一个50多斤重的蓄电池,每天背负在肩上几十里路的行走,背带在张国强肩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记。

一条迟到的新闻

     每次到部队,总能听到些让我感动的新鲜事儿。

    前不久,在海军政治部组织的一个报道会上,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宣传科干事季滨情绪激动地说:“我们宣传科长林风谦的事迹,绝对可以当作培育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生动教材。反正我是感动得稀里哗啦,佩服得五体投地。”

    细问之下,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宣传科长林风谦10年来默默帮助一个残疾家庭,使一对双胞胎考上名牌大学的故事浮出了水面……

     言者动情,听者动心。“这么好的线索,怎么不早点反映?去年一对双胞胎考上大学的时候你们就应该抓呀,绝对是个好新闻!拖了这么久,好端端一条‘活鱼’差点被你们捂死了。”我一着急,忍不住埋怨了几句。

    季滨有点委屈:“林科长一直不同意我们报道这事——一来怕给双胞胎孩子增加心理负担,带来负面影响;二来总觉得宣传科长是宣传别人的,报道自己的事,难免有王婆卖瓜之嫌。”

     嘿!还真怪不得季滨缺少新闻敏感性。

     故事散发的人性光芒本就感人肺腑,“迟到”的缘由更加让人心生敬意。于是,我一边抓紧召集本报政工部专题新闻组的同志研究报道方案,一边商请本报驻海军记者站派人前去核实、采访。

     为了打消林风谦同志的思想顾虑,我又专门给他打电话做工作,还委托北海舰队的朋友帮着劝说。好在占着弘扬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理,兄弟俩成长势头又很好,在大家反复游说之下,林风谦终于松了口。

     一次,我把林风谦的故事讲给同事夏洪平听,他的话更是让我连声称奇——

     “林风谦就是我的军校同学啊!他助学的事,我算名副其实的见证者。2002年我还是本报驻西藏的记者,一次,林风谦在电话里跟我聊起了这事,还说我在西藏工资高,多贡献点也是应该的。第二天,我就汇去了1000元钱……”

      絮絮叨叨中,林风谦的形象越加丰满起来,更坚定了我们把这条迟到的新闻奉献给读者的决心。

     林风谦说:“我只是爱心故事的接力者之一,我的心愿就是把爱心和美德传递得更广、更远。”

     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同意我们公开报道此事;而这,也恰是新闻媒体义不容辞的责任。

 街头相识——

让人感动又心酸的一幕

      2000年7月。青岛李村河底的集市上。一对盲人夫妇拉着二胡在街头卖唱。一对年仅11岁的双胞胎男孩沉默地坐在他们身前。烈日下,一阵阵并不太悠扬的弹唱传入围观村民的耳中,这一幕,为热闹的集市平添了一份沉重。

     很多路人纷纷弯下身子,把一些零钱放到两个小男孩的手中,每一次,这两个懂事的孩子都会轻声道一句“谢谢”。

     人群中,站着一位身着白色海军军装的年轻军官,也默默地递上10元钱。

     这位当年28岁的海军军官名叫林风谦,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毕业的他分配到北海舰队某部任宣传干事。当他看到一个衣着时尚的小男孩也拿出零花钱放到双胞胎男孩手中时,那一瞬间,他感到一阵心酸:同样是孩子,这对兄弟却承受着比同龄孩子更多的艰辛,他们不该小小年纪就坐在街头。此后的几天,他每次路过,都会递上10元钱。可自己力量终究有限。多年学习新闻的他心里动了一个念头:为什么不用手中的笔来帮助他们,让这个原本生计艰难的家庭得到社会更多的关爱呢!

      征得盲人夫妇的同意后,林风谦来到了他们飞满蚊虫的小出租屋里,用7天的时间采访了他们,写出了一篇近万字的报道。报道写出后,林风谦没有立即拿到报社发表,而是踏上了前往山东莱州的汽车,专程寻访他们在莱州市程郭镇金牌村的家。了解到他们的家庭情况一切属实后,林风谦留下了400元钱,并第一时间将报道发往青岛《半岛都市报》。

     2001年5月19日,《半岛都市报》以整版的篇幅刊发了林风谦的长篇报道《盲人夫妇街头卖唱为乖儿》。这是一篇读来让人感动又心酸的故事,这对盲人夫妇如海般深沉的爱子之心透过林风谦的笔触跃然眼前……

盲人夫妇——

失明,却要给孩子寻找光明

     “他们是不幸的,上帝在给他们生命的同时剥夺了他们拥有光明的权利;他们又是幸运的,一对英俊的双胞胎儿子为他们黯淡的生命燃起新的希冀。”

     在林风谦的深情讲述中,先天失明的张国强和3岁因病失明的妻子胡春花在1989年11月10日喜得贵子:“这是他们终生难忘的日子。这天下午,在小镇的医院里,胡春花顺利生下一对双胞胎男孩。更让人们兴奋不已的是,两个孩子一出生,便睁开了一双清澈、透亮的大眼睛。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小镇医院……”盲人夫妇给这对双胞胎儿子取名张晓、张宏。

    两个儿子带给这个家庭的幸福和快乐是难以估量的,但是生活的担子也日益让这对夫妇感到了沉重的压力:转眼间,快到张晓、张宏上学的年龄,孩子的学费及其它花销怎么解决?

     一次无意的闲聊中,张国强听到这样一件事,湖南一位老汉为供儿子念完大学,四处卖唱筹攒学费。张国强想,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去卖唱为孩子准备上学的费用呢!人瞎了,但嗓子是好的,我们就用歌声为儿子铺出一条求学路……

      一对盲人外出卖唱,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张国强和胡春花还背负着沉重的行李,电子琴、坠琴、干粮袋、水壶……特别是为了节省电子琴上用的电池,张国强向人要了一个50多斤重的蓄电池,每天背负在肩上几十里路的行走,背带在张国强肩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记。

     寒来暑往,这对残疾夫妇靠卖唱把两个儿子送进了学校。两个孩子渐渐懂事后,实在不忍心再让失明的父母为自己四处卖唱,提出辍学照顾父母……张国强对孩子说:“娃呀,不是万不得已,谁会去走这一步呢?你们记住,爸妈是瞎了,可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瞎掉你们的前程!”

     这篇报道一经刊发,在青岛市引起了很大反响。很多热心的市民纷纷给《半岛都市报》和作者林风谦打来电话,通过邮寄钱物的方式资助这个残疾家庭。盲人夫妇街头卖唱的生涯从此画上了一个句号,灰色而沉重的生活开始变得充满希望和朝气。

成长日记——

让兄弟俩上最好的中学

     张晓、张宏在小学期间就被评为“莱州市优秀学生干部”,每次考试在全班都是名列前茅。转眼间,双胞胎兄弟该读初中了。莱州市最好的初中是文峰中学,为了能让孩子接受最好的教育,林风谦只身来到了莱州市教育局。

     那是让林风谦终身难忘的一次短暂见面:林风谦把自己的军官证递给了莱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战农刚,说明了两个孩子的家庭情况,没想到,这位局长毫不迟疑地当场拍板:“没问题,学校的大门为这小兄弟俩敞开!”文峰中学的校领导了解情况后,又主动提出,免除哥俩在校期间的全部生活费用,学费由林风谦、田昆等资助者承担。

     就这样,当初跟随父母街头卖唱的双胞胎兄弟穿上了崭新的文峰中学校服、坐在了宽敞明亮的教室,开始接受系统正规的教育。上中学前,林风谦和小哥俩的交流方式除了见面还有写信,两年间,他们之间的通信达到了近百封。考虑到上中学后孩子的学习紧张,林风谦常常把电话打到孩子的宿舍楼,关心着他们的学习成绩和思想动态。

     为了尽快把成绩赶上来,虽然学校规定每天中午必须午睡,可张晓、张宏为了挤出时间学习,就把很多知识点做成小卡片,躲在被子里背诵……

      在林风谦的家里,还保存着一本厚厚的张晓、张宏的“成长日记”,那是林风谦对这两个孩子的成长记录。日记里记下这样一段文字:“2002年秋天,在青岛好心人的资助下,两个孩子进入莱州市最好的文峰中学就读,两人成绩在800多名学生中排名600多名。初中四年里(莱州市初中为四年学制),两个孩子学习成绩一路攀升,每次考试都有大的进步。2006年,张晓取得了莱州市第91名,张宏取得莱州市第32名的好成绩,两人共同升入莱州一中这所全省知名高中的重点班。期间,两个孩子还被莱州市评为优秀三好学生和优秀学生干部。”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