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挚爱抚平你的伤痛(上)

发布时间:2011-07-28 00:59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王凌硕

核心提示:“心里想着她,由不得自己,顾不了那么多,只想一辈子时时刻刻照顾她,我不再是怜悯和同情,我的动力就是爱和责任。”在王华致残的一年之后,李书杰下定了决心:“我要娶她。”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场车祸让一个姑娘双手致残,一个军人她娶为新娘,并对她呵护着岁岁年年;一场大病又将他的岳母击倒,又是这个军人成为床前孝子;一次中国海军首批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护航,还是这个军人光荣出征。

     他的故事听起来有着朝圣般的执著强韧。

     即使电影也不过如此充满着命运的跌宕。

     他是海军司令部通信部的一位正营职参谋,35岁的他,面容清瘦,有着知识分子惯有的随和与儒雅。走在单位并不起眼,倒是门口的哨兵记得他总是提着最旧的公文包披星戴月,食堂的拉面师傅记得他每天是最后才来吃饭并只要一碗面条,部门的领导同事赞扬他工作认真,许多重大任务都是第一个报名参加。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就是这样的一个普通但优秀的军人,背后有着那么多不普通的故事。

     人生往往面临很多抉择,是放弃还是坚持?这个哈姆雷特式的设问,将引领着我们走进他的世界……

1

     他是一颗沉默的磐石么,还是苍穹中一只填海的精卫?

     其实,他更像妻子王华灵魂里一片蔚蓝的海,温柔地冲刷岸边。她心中的那些苦难就这样,被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冲刷,化为柔软的一捧细沙,散在海风里,如云雾般朦胧轻盈。

     故事中的他,有一个清新雅致的名字:李书杰。

     他像自己的名字一样,从小就是一个书读得好的老实孩子。出生在河北农村的他天性淳朴,作为家中的长子,放学回家后就下地干活,不爱说话,有几分木讷。每当村里放电影,孩子们都一拥而上,可他一次不看,只闷头做数学题。

     他说,只有把难题解出来才觉得快乐,而且也没有什么难题解不出来。

     这么说来,这些或许成为塑造他坚强性格的“源头”。

     其实,就连王华一开始也没有发觉李书杰的过人之处。当时还是海军部队里一名话务女兵的她不过20出头,看到了刚刚从解放军理工大学毕业分配到部队工作的李书杰,还和女兵们说悄悄话,你们看他带副大眼镜,像不像60年代的下乡知识青年?

     李书杰是“战士高补班”的物理教员,王华是他学生中的七十分之一。没过多久,他作为脾气最好、最细心的老师深受学生爱戴。王华也常常去找他问问题,逐渐这对“师徒”的心里有了些隐约的甜蜜……

2

     如果一切都未曾发生,或许退伍后的王华会一直在北京一家报社安然工作,而李书杰也继续在部队打拼,各自的命运也许并无交点,但往往噩运会让原本的平淡和未知变得百转千折,荡气回肠。

     2000年6月的一天,一场严重的车祸改变了王华的命运。双手截肢!这样的打击足以击垮一个年轻的姑娘。人大概都有这样的倔强,宁可完整地有尊严地死,也不愿残缺地被人怜悯地活。

     在病床上,她时常会感到刺骨的疼痛,每当这时候,如同天昏地暗。手术20多天后的一个下午,她哭着说:“妈,我想见见李老师。”

    王华母亲找来了李书杰。他这时才知道王华惨遭车祸。他进门后一脸震惊,呆望着病床上一脸苍白的王华:她头发披散着,双手缠满绷带,忽闪着大眼睛,目光悲戚又暗含一丝惊喜,还夹杂着委屈和痛苦,满脸的泪水。

     这时候,再也不需要更多的语言,悲悯和同情在李书杰的心底扩散:冰冷的手术刀,截下的不仅仅是6根纤长的手指,截断的是一个姑娘后半生的希望啊!她才24岁,在她最需要关心、安慰和支持的时候,她想到了他,而不是别人。这让李书杰突然间觉得承担了一份责任,潜伏在他心底的一个军人的担当迸发出来。

     第二次去看望王华的李书杰就吃了一个不小的闭门羹。一贯简朴的他特意买了一束鲜花和70多元一斤的进口水果,挤了2个多小时的公交车赶到医院。病房门紧闭,屋里传出王华撕心裂肺的痛哭声。李书杰提着水果,抱着鲜花,默默地守在病房门口。1小时,2小时……直到4小时后,王华哭累了,睡着又醒了,护士需要换药推门进去,才告诉疲惫的王华,外面有个小伙子来看你,知道你不想见人,一声不吭地站了一个下午。王华赶紧走到门口,看到了靠在墙边的李书杰,顿时心里悲喜交加。

     坐在屋里的李书杰一脸凝重,闷了半天只说了一句话:“这花好看吗?能开挺长时间的。”

     比这束鲜花开放得更长久的,是他的坚持。他用自己的细致感染着这个姑娘。他对她的照顾、细心胜过母亲。

     周末,李书杰总是挑上几本女孩子爱看的杂志带到王华的病房,坐在凳子上一页一页翻给她看;

     知道王华喜欢吃纤维丝较多的芒果,他就把芒果用菱形刀切成片,一块一块地喂她吃;

     每次喂饭,他手里总拿块卫生纸,只要饭蹭到她嘴角,他就认真擦拭;

     他还心疼王华整日在医院陪床休息不好的父母,所以总是带着王华出去走走,让她的父母休息会儿;

     在公共汽车上,瘦小的他张开手臂用自己的身体护着她,不让别人碰她……

      爱情如同阳光,可伤痛却如同是抽离的空气!情绪不稳的王华,时而清醒时而急躁,绝望时甚至想跳楼、撞墙。由于长期服用多种药品的副作用,王华开始失眠,幻听,听力下降,嗓音沙哑,白皙的皮肤变得黑青,纤细的身材竟然胖了几十斤!

      越是这样,李书杰越是心疼眼前的这个姑娘。他独处时,总是回忆起许多温暖的瞬间:她抬起缠着绷带的手臂给自己擦汗,笑靥如花;她在公交车上把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长长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泪珠;她怀里揣着几根芦苇,入神地凝望荷花,却突然回眸一笑……他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

      一年365天,王华所有的朋友,战友,都来看过了,安慰过了,走了。

      只有李书杰,他来了,走了,又来了。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如此始终如一看望和照顾这个伤残姑娘,并且心细如发,倍加爱护。

    “心里想着她,由不得自己,顾不了那么多,只想一辈子时时刻刻照顾她,我不再是怜悯和同情,我的动力就是爱和责任。”在王华致残的一年之后,李书杰下定了决心:“我要娶她。”

      一个年轻有发展前景的海军军官要娶一个已经双手致残并且没有工作的姑娘,这必定有些蹊跷。有人说,现在社会的婚姻是感性和理性的结合,婚书是一份令男女各方均衡匹配的契约。莫非是这女子有惊人的美貌?或是她有万贯家财?或许大家觉得必定有点类似常人不可能知晓的理由,才能合理解释这份悬殊过大的爱情。否则,这个故事必定充满着不可思议的悲壮和凄美,故事中的那位年轻军官就需要惊世骇俗的勇气和超乎常人的高尚,这样才能解释这种“牺牲”。

      其实,李书杰的想法非常淳朴:不要说我爱的姑娘失去了双手,假使比这还严重的情况,我也义无反顾。我要的是她完整的心!

 3

     有了结婚念头的李书杰在休假期间赶回了河北老家。在农村,长子的婚事是一个家族的门面。

     父母一听儿子介绍情况就急了:上了一顿大学,娶了一个残疾人,村里面的人都会说三道四,咱家不同意!

     李书杰说:“我心里撂不下这个事。”

     弟弟劝他:“多少好姑娘愿意跟你呢!”

     李书杰说:“只看定一个就行了。”

     父母把亲戚召集到家里开会。李书杰站在中间,四周都是长辈们一双双忧心忡忡地眼睛,奶奶,姑姑,姑父,叔叔,婶子……哪个不是他的血肉至亲?亲人的眼泪,苦苦的劝阻,弥漫着,扩散着,他好像一个攀登雪山的孤独勇士,稀薄的空气令他窒息,他也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破门而出,跑到麦子地里宣泄着自己的痛苦。可看看天上的太阳,蓝蓝的天,他清醒了:还有另一个脆弱的生命在等着他,他必须坚持,不能抛弃!

     他的坚持执著在内心,甚至在细心照顾了王华一年以后,他都没敢捅破他们之间的“窗户纸”:

     “家里催着我结婚。”

     “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姑娘?”

    “父母介绍了一个在部队的护士。”

    “那不挺好的,你同意没?”

     “没同意,我有自己的想法。”

      “什么想法?”

     “咱俩年龄也不小了,你看我们能不能结婚,组织一个家庭?”

     王华听到这里,眼泪唰地流下来,可她断然拒绝了李书杰的求婚。这个倔强的姑娘已不敢再奢望婚姻,她不止一次地说:“还结啥婚啊,不可能的事。”

     李书杰就把电话打给了王华的妈妈:“阿姨,王华不同意和我结婚。”王华的妈妈黯然地说:“你是个好孩子,娶了王华也是受苦,还是算了吧。”李书杰听到这里,沉默半晌,竟挂断了电话。

     他一再向王华表明自己的心意:“我认为娶你是对的,我就坚持。你可以反对,但我必须坚持。”

     为了不拖累李书杰,王华看到他进屋就直接把他轰走:“你走吧,别再来了,快走!”

     可李书杰却能够感受到掩藏在王华内心深处的眷恋。他转身出去后,王华站在窗前凝望的身影,那些响了一声就挂掉的电话和空无一字的手机短信,似乎都在诉说着这个姑娘的矛盾和挣扎。所以无论王华怎样冷漠,每个周末他还是会准时出现在王华面前。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