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汶川上空的鹰

发布时间:2011-07-28 11:20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张弛 杨彪 姜兴华 王卫东

核心提示:

透过机窗他们看到的是满目疮痍。房屋大片倒塌,街上挤满了人,车辆拥堵。越过市区,顺着岷江飞行,雨雾愈加浓密。姜广伟已经看不清前面杨磊的飞机,为避免两机相撞,他只能用无线电通知杨磊,要他返航在都江堰上空盘旋,自己则驾机继续往前飞。

这恐怕是世界航空史上罕见的一幕。

一个月来,以震中汶川为中心,在岷江、杂谷脑河两侧山高3000多米的两条峡谷里,直升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东西方向从映秀、汶川到茂县四五十公里,南北方向从汶川到理县二三十公里,常常同时有十多架直升机在峡谷中飞行。最密集的时候,一天多达上百架次。

在这次抗震救灾战斗中,成都军区某陆航团创造了多项第一:

最早出动直升机,前往震中勘察灾情;最早开辟到映秀、汶川、北川、茂县的空中“生命通道”,将食品、药品送到群众手中,运回重伤员;最早运送通信分队及设备飞抵汶川,使汶川的通信得以恢复……

截至6月10日,他们共紧急飞行1848架次,飞行1542小时,抢运伤员1126人,转运群众2171人,运送救灾物资619吨,创造了我军陆航史上超强度、超气象规定飞行的最新纪录。

5月31日14时56分,这个团的邱光华机组,在运送受灾群众途中,因峡谷中局部气候瞬间变化,突遇低云大雾和强气流不幸失事,5名机组人员壮烈牺牲。

6月10日,胡主席专门作出批示:“成都军区某陆航团的同志们急中央之所急,办受灾群众之所需,不畏艰险,不怕牺牲,顽强奋斗,为抗震救灾作出了突出贡献。我们要学习他们的英勇事迹和崇高精神,为夺取抗震救灾全面胜利而努力奋斗。”

6月14日,胡主席签署命令,授予成都军区某陆航团“抗震救灾英雄陆航团”荣誉称号。

起飞,向着震中起飞

5月12日14时28分,正在宿舍午休的陆航团飞行技术检查主任、藏族特级飞行员多么秀被强烈地震震醒。有着30年飞行经验的他,一把抓起飞行图囊,拔腿就往飞行训练中心跑。人还在半道,团作战值班室的电话就打到了手机上:“震中在汶川!马上准备起飞!”

到了训练中心,团政委张晓峰正在主持召开紧急党委会。5分钟后,党委决定:启动应急预案,全团进入紧急状态,副团长姜广伟和参谋长杨磊准备首飞。

这时,机务大队大队长梁晋率领数百名机务官兵,跑步进入机场,迅速展开机务准备。

14时43分,飞行技术检查主任多么秀抬腕看表,震后15分钟,所有机组搭配、航线划分、机组协同分工完毕。停机坪上,全部直升机完成一切准备,进入待飞状态。

排在第一梯队的是参加过云南澜沧耿马地震、西藏那曲雪灾、南方抗击冰雪等数十次抢险救灾任务的老机长邱光华、陈远康、余德文、南卡尔甲……

16时,军区作战值班室下达命令:立即起飞,勘察震中地区灾情!

此时,雨一阵紧似一阵,能见度越来越低。

16点28分,副团长姜广伟、参谋长杨磊冒雨驾机起飞,两架直升机撕开雨幕,飞往都江堰上空。

透过机窗他们看到的是满目疮痍。房屋大片倒塌,街上挤满了人,车辆拥堵。越过市区,顺着岷江飞行,雨雾愈加浓密。姜广伟已经看不清前面杨磊的飞机,为避免两机相撞,他只能用无线电通知杨磊,要他返航在都江堰上空盘旋,自己则驾机继续往前飞。

飞到紫坪铺水库上空,姜广伟连续盘旋了4圈,察看水库大坝是否受损,并及时将情况向地面报告。随行的政治处干事把山腰倒塌的民房和被塌方堵断的公路一一拍摄下来。

姜广伟一次次往北飞,试图找到进入汶川的口子,终因雨雾太大被迫返航。飞机刚一落地,他们拍摄的资料就被等候在机场的军区作战参谋取走。

此时,天色更加阴暗。为了尽快查明灾情,陆航团再次命令副团长李翔、飞行技术检查主任多么秀冒雨起飞。飞行15分钟后,终因气候恶化,不得不返航。

5月12日那夜,飞行员们无人入眠,等候气象好转。

5月13日,雨还在下,雾还在弥漫,陆航团紧急起飞28架次,迅速查明了北川、青川、绵竹等大部分震区的灾情。但由于雨大雾浓,虽经8个架次4个波次的突击,仍无法飞至已被确定为震中的汶川县县城。

14日7时48分,连日的雨刚停,参谋长杨磊再次驾机,率两架直升机向映秀镇突击。

越过山峰,顺着岷江山谷终于飞临映秀镇上空。但更大的挑战是,众多的水电站使映秀镇到处是密如蛛网的高压电线,震后的废墟上很难找到一个可供着陆的开阔地。飞机在映秀镇上空盘旋,他们一面向指挥部报告灾情,一面寻找着陆点。盘旋50分钟后,终于着陆成功,将首批救灾物资送达震中,随即抢运出17名危重伤员。

同日9时06分,团长余志荣率三架直升机飞往汶川县城,在高山深谷左旋右转,终于到达县城上空。余志荣的家就在汶川,地震当天与家人失去联系,父母和5个弟妹生死不明。但他仍保持着坚强和镇定。他发现,最理想的着陆点汶川中学操场上,已经住满了受灾群众。他冷静地盘旋寻找,超低空穿越高压线,将飞机降落在一个不足50平方米的河滩上。

人群中,立刻响起“解放军的直升机来了”、“共产党万岁”的欢呼声。

挑战极限,为了抢救生命

5月16日起,直升机载着救援队伍陆续飞往灾区最偏远的山区。卧龙、耿达、银杏、草坡……每一个偏远村寨都回荡着直升机的轰鸣声,食品、药品……源源不断地运进偏远村寨。

震后灾区公路全面瘫痪,直升机成为投送救灾物资和转运伤员的主要工具。而蜿蜒在山谷中的航线最窄处仅有七八十米,空间小,气流复杂,领航设备很难发挥作用,稍有不慎就可能机毁人亡。每一次飞行都是对飞行员勇气和智慧的考验,哪怕是寻找一个机降点。

5月21日,孙历君机组满载救灾物资飞抵汶川草坡乡上空。周密观察后,机组选定两山之间的一块开阔地作为降落场。

就在直升机快要接地的瞬间,孙历君突然发现左侧山坡上岩石飞滚,危急关头,他大喊一声“我来!”迅速提总距、顶舵杆,猛然将直升机拉高。

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一次强烈的余震,使刚才选定的那块平地深深地陷了下去。

直升机载重越大就越不好操纵,加上许多降落点上空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高压线,导致直升机不能滑停地面而只能在空中悬停。而在高海拔山区载重悬停,遇上稍大的峡谷切变风,就会引起发动机功率不够,后果可想而知。

然而,他们别无选择。“生命孤岛”告急,群众急需药品和生活物资。为了让更多的灾区群众得到及时救助,他们不得不尽量把直升机装满负荷。

5月26日,28岁的飞行员刘乃文随机长邱光华进汶川运送伤员,降落的峡谷仅百多米宽,5道高压线挡在航线上,地面是一片沼泽。

“每一次飞行,几乎都与死神擦肩而过!”刘乃文说,拐弯、拉升、降落,每一个动作只有一次机会。

机长邱光华凭着20多年一次次征服“死亡航线”的经验,空中盘旋20多分钟,悬停9次,终于找到一个刚能容纳直升机降落的小平台。

同一天,参谋长杨磊驾机前往理县接运几名孕妇。快接近目的地时,山口突然刮起阵阵大风,直升机摇摇晃晃。他临危不惧,死死攥住操纵杆,降了下去。

“这样的天候状况我完全可以选择返航。”杨磊说,“因为,有时一股强风吹来,飞机可能移位几十乃至上百米,撞山、碰上高压线等不可避免。但我们多飞一次就能多拉几个伤员,这时候必须冒险。”

突击,再突击,超常规创造新纪录

连续高密度的飞行,对飞行员的意志和体力,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

5月18日,指挥部命令紧急起飞,前往汶川营救14名台湾同胞,参谋长杨磊火速带2架直升机飞赴汶川七盘山。连续寻找两天,终于将被困7天6夜的14名台湾同胞安全运回成都。

5月15日至18日,这个团相继出动9架直升机,飞赴卧龙、茂县、汶川等地,成功救出75名来自美、法、英、德、韩等国的游客和14名台湾同胞。

塔台记录显示,震后半个月内,飞行机组平均每天飞行时间达9个多小时,最多的达到11个小时,大大超过《飞行大纲》规定的时间。

从地震发生开始,在团领导带动下,一批特级飞行员都主动要求多飞。开始时每天3趟,随后不断加码,增加到4趟、5趟、6趟,最多的一天达到9趟。年轻的飞行员也不甘落后,三级飞行员李月开始几天任务少,他一天一个申请,坚决要求上一线。

家在灾区的飞行员原定不安排飞行,但后来,他们全部参加了飞行。

飞行员钱红星在日记中写道:“我们经常是贴着大山飞行,看着山上的石头在往下掉。在大山间飞一个小时消耗的精力,相当于在平原飞4个小时。这样的强度前所未有,但没有一个叫苦的,也没有一个趴下的。”

救人民于水火,冒险是值得的

唐家山堰塞湖排险壮举今天已经众所周知,但5月20日,副团长姜广伟接到飞唐家山的任务时,还以为“堰塞湖”只是一个地名。“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他说。

9时50分,他到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领受任务。水利组副组长向地平双眼噙着泪,紧紧抓住他的手说:“最近几天,指挥部已派出多架直升机飞赴唐家山堰塞湖坝顶,但因为天气等原因,均未成功。再等下去,将危及绵阳上百万群众的生命安全!”

一句话,让姜广伟意识到任务的艰巨。

领受任务20分钟,他就升空了。他没想到,这次飞行后来被网民称为“一部真实的惊险大片”。

直升机在山谷穿行,绕过5道高压线,穿过许多个两侧直线距离不到200米的峡谷。

唐家山堰塞湖坝顶,到处是巨大的土丘和岩石,直升机根本无法降落,只能在山体形成的“堤坝”上空盘旋。“直到这时,我才真正明白了为啥一直没有直升机能够把专家送达唐家山堰塞湖坝顶。”姜广伟这样对记者说。

他作出了数十次努力,几次险些撞上巨大的岩石。最后,终于在副驾驶邓洪广、机械师王怀远和领航员梁凯的配合下,把直升机的右舱门抵在一个塌方的小土堆上,让11名专家逐一跳下。

10时50分,第一批水利、地质、水工等专家顺利抵达唐家山堰塞湖坝顶,火速投入排险方案研究。这一天,他在这条“死亡航线”上飞行了6个架次。

正是因为他们的成功突进,才有了21日出炉的《唐家山堰塞湖抢险实施方案》。堰塞湖排险展开后,姜广伟又带着机组数十次冒险运送数十吨雷管、炸药、炮弹等平时严禁运载的危险品到坝顶。

水利部领导称姜广伟机组悬停唐家山堰塞湖坝顶,为决胜唐家山立了第一功:“唐家山会记住你们这个机组!”

“救人民于水火,冒点险是必要的,但越是冒险越要讲科学。”副参谋长周绍忠说。每一次飞行,无论时间多紧,他们都严格按规定清点工具设备、填写飞行文件,装载每一件物资都要固定,运送炮弹、炸药,每一件相互隔离……

1997年以来,团队连续11年被评为全军“甲类战斗团”和“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连续17年无飞行等级事故。正是平时严格要求过得硬,才能够任务面前不讲价钱,危急关头胆大心细。

雄鹰折翅,英雄无悔

“734!734!……”5月31日15时后,汶川上空急切地传出这样的呼叫。

“不要动,看下航向!”几分钟前,陆航团的塔台上听到这个声音后,“734”机组的通信信号就消失了。

留下这最后声音的,是51岁的机长、羌族特级飞行员邱光华。

在陆航团,谁也不相信邱光华机组会发生意外。

团长余志荣更不愿相信这个现实。邱光华是我国培养的第一代少数民族飞行员,有着5800小时的飞行经历。仅在这次抗震救灾中,就飞行63架次,飞遍了所有重灾区。他和机组人员一起,运送救灾物资25.8吨,运送救援人员87人,转移受灾群众234人。

他对米-171直升机比对自己的身体还熟悉,当年正是他把这批直升机接回国的。

陆航团的官兵记得,1999年10月,是邱光华冒着细雨把遇险台胞接出贵州山区,在没有航线的高原上开辟一条新航线;

陆航团的官兵记得,2000年的一次军事演习中,是邱光华机组以高难度的战术动作震惊全场……

邱光华的家乡就在受灾最重地区之一的茂县,他只有11个月就达到停飞年龄了,团里最初并没有把他列在参战名单上,可他说:“这一带地形复杂,我经验比较丰富,应该到最前线去,而且我还能多带带年轻同志,让他们尽快成长起来。”

团领导犟不过他,只好批准他参加。他6次飞过家乡上空。一次抢运伤员时,机降点距他家不足800米,在等待升空的间隙,他仍然没有回家。只是嘱咐弟弟照顾好年过八旬的双亲,就又驾机升空了。

他们创造了无数的奇迹,这一次,奇迹没有发生。雄鹰一样的5位勇士,永远汇入了川西北的青山之中。

他们是多么优秀的机组啊!空勤机械师王怀远,有着3010小时飞行经历的歼击机飞行员,担任过直升机修理厂厂长,多次参加机务教材的编审。每次从灾区返回,他都带回一大把写着电话号码的小纸条,帮灾区群众报平安。而他自己只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28岁的助理空勤机械师陈林,是同批技术人员中第一个从地面机械师提为空勤机械师的。当天上午11时,年轻的妻子刚带着1岁的女儿来看他。不料,这一面竟成永诀。

1980年出生的副驾驶李月刚刚领了结婚证。他今年有三件大事:研究生答辩、晋升二级飞行员、举行婚礼。但由于参加抗击冰雪、赴高原集训、抗震救灾,三件大事都没能落实。

23岁的二级士官张鹏,刚被列为党员发展对象,在陆航团交纳“特殊党费”的队伍中,只有他一个普通士兵。他曾认真地对战友说:“灾后想收养一个孤儿”。灾难,使“80后”青年迅速地成熟起来。他说:“请党组织在救灾的战场上考验我。”

陆航团荣誉室里,在“冰峰忠魂”板块中张贴着7位长眠在西藏边关烈士的照片。如今,又贴上了5位烈士的照片。

雄鹰折翅,英雄无悔。他们永远是陆航官兵的骄傲。

邱光华的妻子,至今没有工作。当团长余志荣小心翼翼地说出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时,她抬起哭红的泪眼,坚毅地说:“你们去安慰别的家属吧,我能接受这个事实。我为他们的英勇行为感到光荣!”

王怀远读高二的女儿王爽望着爸爸的遗像,轻轻地朗诵自己写的诗:

尽管您走得那么匆忙,

留下了太多没能实现的愿望。

但,您和机组的叔叔们,

用博大的胸怀,

把对亲人的爱,

融入对灾区群众的大爱之中。

你们无愧为雄鹰,

你们化作了山脉!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下一篇文章】我用今生拥抱你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