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我用今生拥抱你

发布时间:2011-07-28 11:31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王卫东、杨超

核心提示:为了弥补“今生欠你一个拥抱”的遗憾,节目组为王俊景装了智能假肢,这是他们相识14年、结婚5年之后,吴新芬第一次感受到丈夫的拥抱。

     题 记

      首部反映西藏边防军人的情感电视剧《今生欠你一个拥抱》,作为新中国成立60周年献礼剧在央视一套播出后,在观众中引起强烈反响。之后相继登陆各地方电视台,好评如潮。一些地方报纸刊发观众关于爱情价值观的热烈争论:世上真有如此无私的真爱吗?在百度等网站贴吧,已有万余条关于此剧的跟帖讨论。大家在感动之余,有对故事真实性产生怀疑的,有牵挂剧中两位主人公原型生活状况的。为此,记者就大家关心的话题,再次走近电视剧故事主人公原型——王俊景、吴新芬夫妇的生活,还原和重温那些真实而动人的故事。

       在西藏山南军分区招待所,我们见到王俊景、吴新芬夫妇时,他们刚从北京录制节目回来。虽然还有些高原反应,但相比3年前,他们精神状态好了许多。特别是王俊景在吴新芬的精心呵护和调理下,显得容光焕发,开朗豁达。

       王俊景如今是山南军分区政治部一名机关干部,大部分时间在老家河南休养治疗,吴新芬则在河南省禹州市教育局党委办公室上班。像老朋友一样,我们聊他们相识、相恋、相知的往事,聊军地领导的关心爱护,聊他们得到的荣誉,聊他们未来的生活。言语间夫妻俩显得淡定而从容,显露出安于平静的幸福。但令他们引以为自豪的,依然是彼此的理解和惊世骇俗的爱情传奇。

相识非偶然,我这辈子注定要与军人为伴

            故事的开始纯属偶然或者说巧合,好像是命中注定。

            临近1993年春节,在山南军分区某边防团服役的新兵王俊景结束训练回营时,只见连队通讯员抱着一堆信大声呼喊他的名字。肯定是家里来信了!王俊景迫不及待地拆开了通讯员递过的信。

            “亲爱的战友,我叫吴新芬,是河南安阳第一职业中学的学生……”看了开头,王俊景立即意识到拆错了信。

              那时,西藏边防部队经常收到全国各地大中专学校学生的慰问信,吴新芬的信就是其中之一。连队只有王俊景一个河南兵,通讯员一看是河南来的,没细看就给他了。说到此,王俊景和吴新芬相视一笑。

         当晚,王俊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以“高原一兵”的身份给吴新芬回了第一封信。一来一回,从此牵出了他们凄美而动人的爱情旅程……

         “生长在安阳农村,从小在木兰从军的千古传奇的影响下,在太行山区的红色记忆熏陶下,对军人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吴新芬这样解读自己的“军人情结”。

       她家有一张破损泛黄的中国地图,上面圈圈点点标注着无数个她魂牵梦绕的心灵驿站。这些标识,有的是吴新芬听收音机时,听到军队的地名,立即在地图上标示出来,有的是吴新芬估计那里驻守有“最可爱的人”记下的地址。

      在那个流行写信的年代里,吴新芬靠这些“猜出来”的地址,先后给驻守在边海防的军人,寄出过140多封慰问信。除小部分因地址不详被退回,大多数送到了官兵们的手中。

      王俊景所在的西藏军区某边防连,驻守在海拔4500米、环境恶劣的错那高原,每年大雪封山长达半年之久。

     新兵头几个月,由于不适应高原气候和严格训练,王俊景产生了离开部队的念头。吴新芬在信里觉察到他的心思后,不断回信安慰鼓励他。王俊景说,那时多亏吴新芬,使他坚强地挺了过来。同年兵中,王俊景第一个申请上巡逻线,被树为“军事训练尖子”,入党并当上班长。

     王俊景和吴新芬这样一对互不相识的青年男女,就这样通过书信相互关心鼓励,畅谈自己的理想和人生。一年后,吴新芬考入华北水利电力学院,这也从另一方面促使王俊景下定了报考军校的决心。吴新芬帮他买复习资料,把自己的高考心得和学习方法整理出来寄给王俊景。

     1995年7月,连队周围雪山上的杜鹃花开了,红白相间,给荒寂的边关带来生气。王俊景采来几朵洁白的杜鹃花,夹到信里给吴新芬报喜: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解放军昆明陆军学院。

     在军校,相比其他野战军来的同学,王俊景基础较差。“不一定成为最好,但你可以做得更好!”吴新芬知情后及时安慰和鼓励他。一年后,王俊景成了学员中队训练标兵和学习标兵。

     1997年6月,王俊景毕业了。在吴新芬支持下,王俊景打算申请回到当兵的连队去。此前,他们曾有一个约定:等通信达到365封的时候,在王俊景进藏前,在香港回归祖国那天在家乡见面!

     日子一天天临近,王俊景却越来越胆怯。在战友的劝说下,他决定见一见这位从未谋面、但给予他力量和温暖的笔友。他把见面的地点定在郑州火车站。

     7月1日那天,约定的时间过了半个小时,已在车站商场门口伫立许久的吴新芬,迟迟没见到王俊景的人影。

     突然,就在离她不到30米的人潮中,吴新芬看到一个英俊的军人,一身笔挺的军装,肩上两条红色学员牌。原来由于不熟悉环境,王俊景走错了方向。

     看过他的照片,吴新芬一眼就认出了王俊景。当时她心里直打鼓,想叫住他,但信里称呼惯了的“景哥”,却怎么也叫不出口。

     平时信一写就是几页纸,见面后反而俩人话少了,都不知从何说起。

     一个半小时,在郑州火车站旁一家小餐馆里,王俊景请吴新芬吃了第一顿饭,开始了他们第一次约会,也是到目前为止惟一的一次约会。

     话匣子刚刚打开,王俊景却该上车了。望着列车一路西去,消失在视线里,吴新芬在站台上哭了。那是一个花季少女莫名其妙的伤感眼泪。

     车站一别,吴新芬清纯的模样在王俊景脑海中挥之不去,一到部队他就给她写信。随后两人以兄妹相称的关系也因此发生了一些变化,彼此都有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走进对方的情感世界。

     但他们谁也没有轻易捅破那层纯真的窗户纸,说出那个神圣的字眼,理智地守望着那份因绿色情结而生出的缘分。

用双手换来藏族群众平安,他到现在也没后悔过

     曾经,每年的10月25日,是王俊景、吴新芬夫妇不愿提及的日子。如今,当他们走过黑夜,不但能笑颜以对,还能把那带给他们痛苦的一幕,描绘得轻松、平淡。

     1997年10月25日下午5时许,王俊景和16名战友执行任务返回连队时,发现通往驻地浪波乡的高压电线被地方拉木料的车挂断后掉在地上,几头牛羊当场被高压电击倒在路边,许多放牧回家的群众和多台运输车被堵。

     事发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却是当地军民进出村庄的唯一通道,要是等到孩子们放学了或者晚上,后果不堪设想!王俊景想到这里,心情陡然紧张不安起来。看到战士周磊很久还没有接好第一根线,他急得直跺脚。

     不行,时间有限,不能再犹豫了!王俊景顾不得危险,焦急地请求带队的指导员:“让我来试试吧,我是排长,体力也比周磊好。”

     就在王俊景接到第3根电线时,藏族电工记错了预定时间,提前合闸送电了!灾难顿时降临,只见王俊景身上青烟直冒,火花四溅,一头从电线杆上倒栽下来,他被烧得四肢焦黑,不省人事。

     就在3个月前,王俊景才从军校毕业主动申请回到他当兵时的边防连队。而吴新芬大学毕业后被分到郑州新密耐火材料厂任会计。王俊景收到吴新芬的信,说等他到西藏安定后,她就会来边防慰问他和他的战友们。

     双臂高位截肢、左腿严重致残的王俊景,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从此主动与吴新芬断了联系。吴新芬寄出的一封封信,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一点回音。

     30天过去了,3个月过去了,还是杳无音信。是因为上巡逻线了?是执行特殊任务去了?无数个问号,像一个个线团缠绕着吴新芬的心。一有空她就跑收发室,茶饭不香,常做恶梦。

     一个偶然的机会,吴新芬知道了王俊景的妹妹王俊丽在洛阳的电话。她再也承受不了思念和牵挂的沉重和揣度的慌乱,立刻就把电话打了过去:“你哥最近好吗?”话没说两句,王俊丽就在电话那头嚎啕大哭,电话也挂断了。

     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涌上吴新芬的心头,终于通过各种渠道,她从王俊景三姨妈那里得知:王俊景在部队执行任务时,身负重伤。

     吴新芬心急火燎的赶往禹州王俊景的三姨妈家,恰巧碰上王俊景的父亲王文亮从成都打来电话,吴新芬才得知王俊景正在成都军区总医院接受治疗。

     吴新芬被这个坏消息一下击呆了。她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身未动,心已远。他病得怎么样?是不是需要我去照顾?她转念一想,不管怎么样,作为普通朋友,也一定要去见见他!

     1998年4月1日,吴新芬辞去心爱的工作,瞒着家人,千里迢迢赶赴成都军区总医院。

     当她站在王俊景的病床前,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床上躺着一个没有双臂且被纱布包裹得只露出两只眼睛的人。这是半年前在郑州火车站相见的那个高大威武的王俊景吗?这是自己朝思暮想、牵肠挂肚的景哥吗?

     吴新芬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她更没想到的是,王俊景见到她就是冷冰冰的一句话:“你怎么来了?赶紧走!”

     丢了工作、瞒着家人,他怎么一点都不领情?吴新芬一下冲出病房,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

     此时,王俊景的父亲王文亮赶紧跟了出来,把她搂在怀里说:“闺女,俊景不想让你知道这事,是怕连累你,他想等伤好了再见你。”

     吴新芬止住了眼泪又回到病床前。她俯在王俊景身边说:“是我自己要来的。就想来看看你,还想留下来照顾你!”

     “你都看到了,我有人照顾,你走吧!”

     吴新芬离开病房,在走廊角落处忍不住哭了起来。她为王俊景严重的伤势而哭,为王俊景对她的冷漠和不理解而哭!

     事后,吴新芬从陪护的战士那里,得知王俊景受伤的详细经过。她开始理解王俊景不想连累别人的心情,可谁又能理解她的心情呢?那几天,吴新芬在矛盾中度日,在摇摆不定的心情中面对王俊景。

     吴新芬坦言:也有离开他的念头,毕竟当时连恋爱关系都没确定,但每次看到俊景痛苦的样子,她又于心不忍。

     王俊景知道自己失去双手、可能站不起来的时候,心里有过短暂的茫然和对命运的埋怨,但他始终没有后悔做那件事。坚定了吴新芬留下来的信心,因为她觉得王俊景不但是个好军人,还是个好男人!

只想他天天开心,照顾他我心里幸福

     留下来了,也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吴新芬还是没想到,照顾陪护的日子会如此之难。每当王俊景睡着了,她经常一个人偷偷流泪。

     那时,一看到王俊景的冷眼,吴新芬就想到同事的劝告、瞒着父母的事实,心里非常难受。但她明白,王俊景赶她走是为她好。后来,无论王俊景怎么嘲笑挖苦,甚至吼她,她都面带笑容,一直到王俊景妥协地接受她的陪护。

     其实,当时他们双方都是为对方着想。只是当友情和爱情混杂在一起冲破世俗时,他们又在伤害着对方。王俊景何尝不想吴新芬天天陪在他身边呢?可理智又一次次让他拒绝了吴新芬。

     对一个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女生,给王俊景喂饭、洗脸、刷牙,已很不易。“最难的是帮助他解大小便。刚到医院那几天,俊景总时不时对我说:你出去,俺有事,叫俺爸来一下。后来我才明白他说的‘俺有事’是要小便。”吴新芬说。

     一次,王俊景父亲王文亮买菜迟回,实在憋不住了,王俊景把尿撒在了床上。吴新芬自责:既然主动留下来照顾他,为什么还因羞涩而让他遭这份罪?

     此后,吴新芬便放下了女孩所有的矜持。当她第一次帮助王俊景完成小便后,她的内心得到一次巨大释放,王俊景也对她投来了复杂的眼神,里面有感动,有惊讶,有歉意,还有一份不敢轻易表露的爱意。

     有段时间,因非正常进食和长时间不能站立,王俊景的粪便结成块无法排出。看着王俊景无助的样子,吴新芬对王俊景说:“俊景哥,还是我来帮你吧!”

     吴新芬用手将王俊景的粪便一点一点往外抠,三番五次后,王俊景终于可以通畅排便了。

     病情虽稳定了,但王俊景两条腿的肌肉烧伤四分之三以上,左脚掌已被萎缩的肌肉拉得与左腿几乎成了一条直线,根本无法走路。医生诊断说,他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不能被命运改变,一定要让王俊景重新站起来!

     吴新芬抱着王俊景的腰开始练站立。为了锻炼他的腿部力量,她有时就跪在地上扶着他的左脚,一公分一公分地挪。累了就给他做腿部按摩,常常累得满头大汗,腰酸背疼。

     一个月以后,王俊景不仅能靠墙站立,还能慢慢向前移动。

     有爱就有奇迹。1998年6月17日,王俊景能自由行走了!两人激动地靠在一起,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1998年7月,王俊景转到洛阳白马寺正骨医院治疗,吴新芬跟随到此。他们在医院附近旅社租了一间简陋的屋子,一住就是6年。

     6年中,吴新芬用柔弱的肩膀背着王俊景来回奔波于“家”与医院之间,每天重复着同一件事——精心护理照顾王俊景。

     一个还没结婚的姑娘,成天照顾一位身体残疾且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她真是活雷锋?不但病友,连一些年轻护士也想不通。吴新芬担当着生活的艰辛,还承受着流言的压力。

     为了不让父母受到流言蜚语攻击,她把压力留给自己。她谎称在西藏边防找到了一名军官,自己在军人服务社上班。为让家人相信,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是借别人的手机。

爱情是用心的,与手脚无关

     当彼此成为对方生命的一部分时,两颗心就再也分不开了。为了更好照顾王俊景,吴新芬提出结婚。

     2002年8月1日,吴新芬和王俊景回到山南军分区,在乃东县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那晚,吴新芬抱着王俊景哭了,泪水不为别的,只为跟心爱的人在一起,真正成为了一名边防军人的妻子。

     婚后为了节省不必要的费用开支,一套旧炊具、两架单人床、一个破纸箱,成了他们的全部家当。为给王俊景买好一点的营养品,吴新芬开始出去找工作,因日夜需要照顾王俊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万般无奈下,吴新芬放下自己的面子和尊严,开始捡破烂儿,买来肉给王俊景补充营养,自己却从来不吃。

     此时有“好心人”怂恿王家向部队伸手,但善良的吴新芬却说:“俊景的第二次生命是部队给的。当时为了给他输血,去了两卡车战友,现在俊景身上80%的血都是战友给输的,我咋能再给部队添麻烦。”

     王俊景转入河南一家医院不久,吴新芬父亲受伤住院了。尽管离家只有200公里,但她强忍着牵挂和内疚,硬是没有回去探望。当时她恨不得把自己分成两半,一半留给王俊景,一半给父亲。

     从1998年2004年,吴新芬只回过两次家。当父亲从刊登有她事迹的《妇女生活》杂志得知真相后,气得3天没吃饭。

     2004年11月,结婚两年的吴新芬决定带王俊景及女儿甜甜拜见父母。

     招待所里,父亲板着脸:“怎么这种事都可以哄我!”面对老人的怒气和不满,吴新芬默默坐在一旁。

     突然,王俊景用那条不能弯曲的左腿,给老人跪了下去……一切芥蒂烟消云散,父母最终接纳了女儿的婚姻。

     当初王俊景拒绝吴新芬,其实还有一个“理由”。多年后,吴新芬给记者透露了一个“独家新闻”。

     原来,王俊景曾在河南老家订过婚,就在军校毕业那年,听说王俊景受重伤,对方便主动解除了婚约。身体已备受折磨的王俊景再遭精神重创,以至对千里赶来的吴新芬也不免怀疑。

     当时只把吴新芬当妹妹看,所以对家里安排的订婚没明确拒绝。王俊景一脸歉疚。但他最终明白,吴新芬用无私的爱证明,他被夺走的人生里,剩下的不只是世态炎凉。

     2007年7月,作为央视《神州大舞台》栏目的特邀嘉宾,时年34岁的王俊景和32岁的吴新芬首次亮相荧屏。演播室现场,吴新芬的真情告白动人心弦:“我们的恋爱,是在白色病房中谈起的,我也想像别的女孩子那样,让他的手摸摸我,给我一个拥抱。”

     为了弥补“今生欠你一个拥抱”的遗憾,节目组为王俊景装了智能假肢,这是他们相识14年、结婚5年之后,吴新芬第一次感受到丈夫的拥抱。

     普通夫妻随时拥有的甜蜜,对他们却成了苦苦等来的奢望,激动而幸福的两人泣不成声。在《今生欠你一个拥抱》新闻发布会上,王俊景和吴新芬的“现身”是惊喜更是感动,王俊景用残肢艰难却深情拥住妻子的一幕,令在场的很多人潸然泪下。

     “每一桩婚姻都有自己的四季,不要拿自家的冬天和别人的春天比。”吴新芬对记者笑言。“爱情是用心的,与手脚无关。”当她和王俊景一路走来,一个简单的道理日益明朗。生活中彼此心里合得来就行,这便是爱。

我们彼此用心来拥抱对方,一辈子

     王俊景病情稳定了,女儿甜甜上学了,吴新芬觉得一家人在河南禹州的日子过得很温馨。下班回家时丈夫用断臂为她开门和用电脑时笨笨的样子,这一切让吴新芬感到温馨。

     在《拥抱》拍摄过程中,剧组主创人员曾上门拜访,在不长的接触中受益匪浅。男主角富大龙说:“第一眼,他们带给我的就是震撼。因为我想这样一个人,他们的生活会充满很多痛苦,可是我见到他们第一眼的时候,我可以说在今天城市里面,很少见到一个人的眼睛像他们两个人那么透彻和快乐。他们洋溢的那种幸福和快乐是由衷的,是从内到外透彻的。”

     “我是生性乐观的人,也是一个对生活容易满足的人,要是抱怨,我不会跟俊景结婚。”面对夸赞,吴新芬淡定如常。这种乐观情绪,还感染到了女儿甜甜。如今只要饭菜合在一起,王俊景就能自己进食,两岁就懂得给爸爸喂饭的甜甜,经常调皮地说:“我还是喜欢‘三个一口’,爸一口,我一口,妈一口。”

     这样的场景,在他们一家,几乎天天都在重复。吴新芬总是最后“吃一口”的人,但她觉得温馨而幸福。

     这些年,吴新芬获得过不少荣誉,她被选为党的十七大代表,根据她的事迹改编的电影、戏剧、电视剧相继上映上演,越来越多的媒体请她去做节目、采访,但吴新芬依然是她自己。

     记者观察到,聚光灯下,吴新芬安静地站在丈夫身侧,笑容腼腆,眼神温柔善良。面对记者,她谈起往事娓娓道来,笑容舒展,动情处泪水充盈,毫不做作。

     如今俊景已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会用电脑、能发短信、上街买菜,夫妇俩到学校、军营演讲的报告稿,大多还是王俊景在电脑上写的。说起王俊景的现况,吴新芬特别欣慰。

     生活中暖人的细节,胜过千言万语。吴新芬偶尔下班晚了,王俊景就不时推开窗户探头向外瞅,心急地在房间来回踱步,还看不见妻子就打电话。王俊景说,这辈子他回报不了吴新芬的好,但会用心营造一个温暖的家。

     也许,王俊景最喜欢的几句歌词,能表达他对妻子的心情:

     从来就没有冷过/因为有你在我身后/你总是轻声地说黑夜里有我/你总是默默的承受这样的我/没有怨尤

     从来就没有冷过/因为有你挡住寒冻/你总是在我身后带着笑容/你总是细心温柔呵护守候这样的我……

     而对于家庭之外,吴新芬还想做更多有益的事来回馈社会。

     去年7月,以她为原型的大型戏剧《大爱无言》进京演出,不少单位为她捐款。她拿出5万元捐给了安阳老家的小学,剩下一点她留下来设立了一个“军嫂基金”,专门帮助那些生活困难的军属。

     王俊景担任了禹州市多家军警机构、社区、学校的课外辅导员,平时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吴新芬在网上设立了“军嫂专页”,开通了“军嫂热线”。她希望能通过这些渠道,让更多拥有美好心灵的年轻姑娘了解军人、理解军人。

     夫妇俩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在许昌市成立一个“拥军协会”,在更多优秀女青年与军人之间架起一座相互理解、沟通的桥梁,让更多的人关心国防和军队建设。目前,这项工作已开始启动。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上一篇文章】汶川上空的鹰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