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有一种高度,只能用心去丈量

——阿里军分区女大学生干部李婷婷心灵素描

发布时间:2011-08-03 11:55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王雁翔

核心提示:

           开篇的话

           中国共产党创建的人民军队,自诞生之日起,便始终如一地坚决听从党指挥,始终如一地将自己的命运与祖国和人民的利益紧紧地联结在一起,广大官兵始终如一地保持着爱国奉献的赤诚和热忱。

           放眼辽阔的祖国大地,我们看见:只要有人烟的地方就有军人的英姿,甚至在没有人烟的地方,也有军人奉献的足迹。

           当我们超越历史思考现实,又在思考现实中追溯历史时,我们更会发现:从峥嵘岁月的浴血奋战,到和平年代的默默奉献,从张思德、雷锋到李向群、杨业功,军人的精神内核,都是民族精神的精华。一代代优秀儿女能昂首挺立在军旗下,正是因为他们心中高高飘扬着爱国主义的旗帜。

           爱国奉献是军人永恒的主题、永远的追求。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官兵要履行好新的历史使命,确保“打得赢”、“不变质”,更需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在全国军民喜庆共和国成立56周年之际,本报特别奉献《祖国,共和国军人对您说》这组当代军人的心灵素描,相信大家能从中感触到当代军人燃烧的激情和不变的忠诚!

           ●她17岁时,父亲倒在了戍边岗位上;她22岁时,成为阿里军营首批5名女大学生干部之一。

           ●她说,有些东西,只有真正到了边关,跟戍边人站在一样的生死边缘,才能触摸到、感悟到。

           22岁是女性青春靓丽的季节,也是不甘寂寞的年龄。22岁的李婷婷勇敢地踏上了有“生命禁区”之称的阿里高原,成为阿里驻军首批5名女大学生干部中的一员。

           她不是去探险旅游,而是作为一名军校毕业的女大学生干部去藏北阿里戍守风雪边关。

           她皮肤白皙,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大眼睛,笑起来满脸灿烂,声音悦耳如风铃,到阿里军分区卫生所报到时,许多人都说,她长得真像影视明星许晴。

           可她总是大声地对人说,我谁都不像,我就像李学文的女儿李婷婷!她这么强调她的父亲李学文,是因为她之所以上高原,就是因为她的父亲也曾是一名戍守高原的边防军人,他把青春献给了边防,把生命也献给了边防。她说:“我要亲身体验父辈的精神高度,这样的高度只能用心去丈量。”

           “两个人从同一座城由内往外望,一个人望的是泥土,一个人望的是星星。”出征之前,她把古罗马哲人的这句话抄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她想,自己是首批进入藏北阿里军营工作的女大学生,不管有多苦多难,也要充满自信往前走。

           然而,阿里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向李婷婷的毅力提出了挑战。面对苍凉、旷远的茫茫雪山,她的心里弥漫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悲壮。每天与高原反应抗争,与各种艰险较量,让她精疲力竭,有时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然而,有件事使她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那是她刚到阿里军分区卫生所当护士不久,所里一名30岁出头的医生,很快就要当爸爸了,妻子天天在山下盼他。可谁也没想到,他在一次边防巡诊途中被洪水卷走,半个月后才找到遗体。

           战友的离去,使她感到自己肩上沉重的责任。她进一步深思:氧气稀薄的雪山高原不是生命禁区,恰恰是认识与检验忠诚的地方。战士是用生命守卫国土,而医护人员则是用生命守护生命。

           在她的心里,一直珍藏着这么一段感动。在海拔4000多米的红柳滩兵站宿营,她遇上几十名往边防哨所运送物资的高原汽车兵,不经意间听到这么一段对话:“你体质弱,到房里去睡。”“不,我不回去,你都在车上睡了3个晚上了。”“我跑上百趟了,比你有经验。”夜色里,她看不清他们肩上的军衔,但听得出这是一个老兵和一个新兵的对话。在生命禁区,谁都知道意想不到的凶险随时可能降临。

           “为了把危险留给自己,将安适让给战友,他们竟然拉来推去,在刺骨的寒风中争执了那么长时间。这是久经生死考验的同志爱、战友情,是戍边人托举风雪边关纯洁而又凝重的心灵底色。”她说,她似乎更深刻地理解了梭罗在他的《瓦尔登湖》里说的那句话:“一个人若生活得诚恳,他一定是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

           走在连绵起伏的雪山上,她的心像春天一样新鲜明丽,那些隐藏在粗犷的雪山和峡谷深处的座座军营,正期待她走近。她的父亲曾在新疆军区驻天山深处的一个仓库工作20多年,她17岁时,父亲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永远离开了她和母亲。在她的记忆里,父亲长年守在偏远的大山里,回家的时间很少,对母亲和她这个独生女儿的关爱太少。她说:“虽然我从不埋怨父亲,但那只是出于血缘和亲情,并没有真正领略父亲的精神高度。”

           今年7月,母亲听说她要去阿里工作,专门坐了两天汽车,赶到叶城送她,并对她说,希望你能读懂你父亲,他是一本你最应该读懂的书。

           “和战友们一起守卫在高原边防,懂得了边关安宁在戍边人心里的分量,我才真正读懂了:一代代戍边人用生命铸在风雪边关的丰碑,就是一座精神高原,这是一种没有海拔的高度,只能用心去体味、去丈量。”

           她怎么也忘不掉,一名19岁的边防战士在卫生所住院,脸膛黑紫,嘴唇发乌,指甲凹陷。每次给他打点滴,这个战士都把脸转向窗外。“后来我主动跟他聊天,对他精心护理,给他喂饭、擦洗身子。他被感动了,话也渐渐地多了。”她说,有一次进病房,这位战士憋得满脸通红地对她说:我很想叫你一声姐姐,可以吗?当她愉快地答应后,这名战士的眼睛里闪动着快乐的泪花。病情刚刚好转了一些,他就吵着要出院,并神情庄重地对她说,马上就要退伍下山了,想跟战友们再巡逻几次,看看界碑,下了山就很难有机会再上哨所了!

           “有些东西,只有真正到了边关,跟戍边人站在一样的生死边缘,才能触摸到、感悟到。”她把这些视为她在阿里高原的最大收获:“有了戍边人这种厚重深沉的心灵底色,就能为我定下基本的人生色调——看重祖国,推崇奉献。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