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瑶解放军报社总装分社记者,江苏连云港人。生于1987年12月27日,2010年7月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先后参与过神舟八号飞船海上测控任务、神舟九号飞船返回回收、林俊德重大典型等宣传报道活动。主要作品《上士杨勇,像个上将军》、《“神九”航天员从草原回北京》、《神舟回家归途如虹》。  


记者快博

[更多...]


最新作品

【新春走军营】常委带头挥锹 ...

解放军报佳木斯1月23日电(记者 王瑶 特约通讯员 司卫东)车灯一开,照亮一片雪野,感人一幕也出现在记者眼前:寒风呼啸,被铲起的积雪还没落下就已随风飘散,总装某基地佳木斯测控站几名常委人手一把锹,带领官兵为越野车清出一条通往山顶的路。

1月23日18时,林海雪原呵气成霜。记者随测控站部分常委,前往执行嫦娥三号测控任务的该站第一分站,为官兵运送给养。

“上山的路只有一公里,赶上下大雪却要走好几个小时。”政委徐荣林介绍说,“佳木斯冬天雪大风急,很多路段大雪没过膝盖。这种积雪厚度往往超出铲雪车的负荷,只能靠人工开路。”

夜幕降临,气温降至-30℃。记者看到,4名常委打头阵,除积雪破坚冰,身后的战士则配合着把更多的雪铲向路边。十几个人在雪野中缓慢前行,每挖出十几米路段,后面的3辆越野车就迅速跟上。

“这两天,测控站正在召开党委扩大会,领导们白天开会,晚上还来铲雪开路送物资,真怕他们身体吃不消。”有战士告诉记者,“其实,咱们测控站光勤务队就有70多名战士,领导们完全可以坐镇指挥。”

“常委带头开冰路,是站里延续多年的传统。这不仅是保持官兵一致的好作风,对于执行测控任务的分站官兵也是一种特殊的鼓励。”徐政委的话意味深长。

近了,近了,分站的灯光就在前方。此时,每个人的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眉毛上早已结了冰,但大家的干劲却越来越足……

发布日期:01-24

漫话“情怀”

【记者感言】坐飞机去喀什,飞越昆仑山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交界的时候,俯瞰大地,飞机在两种极端地形的夹缝中穿梭,向左一步是死亡之海,向右一步是生命禁区。

路很长,一路上,有寒风、有风沙、有气流,飞机颠簸厉害,提心吊胆很不舒服。我想,如果没有坚定的远行信念,这条路根本就走不下去。 然而,路上的风景也美不胜收,蓝天、白云、高山、积雪、沙漠,相得益彰。

记者永远在路上,我想,或许就像这条路,我们在各种诱惑中瑀瑀前行,身正才能行其远,还能阅尽人生光华,偏向哪一边都会走向事业的穷途末路。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 王瑶)早期电影多数是无声电影,只有画面,影片本身不发出声音。虽然无声,但是并不缺少浪漫,看到动情时,随着现场乐师的即兴伴奏,很多观众都会泪如雨下。

电影技术发展到今天,各地还有一些小剧场,仍然在放映无声电影,并且形成了稳定的观众群。那里面,有小市民的挣扎、有独裁者的野心、有革命者的理想……电影虽然无声,但是主人公鲜明的人格却被生动地塑造了出来,直到今天,无声电影中很多人物的性格还为人们所熟知。

早期电影大师卓别林说过:“在主人公无声的情怀中,闪烁着的人格光辉,是电影的生命。”有什么样的情怀,就有什么样的人格,情怀是人格的外在表现。透过情怀,我们或许可以去窥探记者的人格种种。

浪漫情怀

白居易在《新乐府序》中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文章也好,诗歌也好,若无触景生情,恐怕也难文思如泉涌。记者首先是人,是人,就不是石板一块。创作冲动往往就是一瞬间感动的迸发,我觉得一个有好作品的记者,首先应该是容易被感动的,拥有浪漫的情怀的。

做记者两年来,我总是有机会听别人的娓娓道来,每一次采访,面对采访对象的深情诉说,我总能感受到一股静水流深、水击石穿的力量,也总是被这种力量深深感动。

在2012年初的新春走军营活动中,我跟随一名普通战士的巡线脚步,走完20里巡线路,峰回路转之后,也走进了这名战士的内心深处。通讯光缆穿过山野、乡村、公路,虽然巡护线路多数是没有结果的重复劳动,但为了守护这条线路,这名战士7年没有回家过春节。

感动之余,我不禁感叹航天事业的末端也少不了鸡棚鸭舍、走街串巷的守候,大事件的一头往往系着“小人物”们的家国情怀。

在远望号测量船上,船员们用的最多的词汇是“漂泊在外”。在船员们看来,航天具体到他们的生活中,就是乘船出海。很多船员自己也承认,也许他们干的活在别人看来光鲜亮丽,自己却总感觉在奔波漂泊,只有融入其中才能体会个中苦涩。

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在坎坷的漂泊中,他们确实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常人看似伟大的坚守。战士的默默坚守和船员们的漂泊,我觉得就是一种浪漫。


浪漫种种,不是一家之言——对于崇文尚武精神的弘扬、对于平凡与伟大的思考、对于永恒和不朽的理解、对于美好和希望的追索……

弘一法师“二十文章惊海内”,却最终顿悟:“绚丽至极终要归于平淡”;钱钟书老先生也曾发出感叹,红颜易老,刹那芳华之后,最终还要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浪漫只是起点、只是入口。浪漫背后,探寻官兵们的人生百味、寂寞坚守、笑声泪影、真情流露,或许才是记者“梦里寻她千百度”的终极目标。

没有这种浪漫情怀,记者的情感表露就少了入口,作品就没有了灵气。

远行情怀

在大学的时候,老师常和我们提起一句话:行者无疆的是旅者、思者无涯的是学者,那么记者就是“旅行学者”。来到军报两年,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得更深了——很多东西看似信手拈来,实则是百转千回苦思冥想;很多语言看似“恰到好处”,更是踏破铁鞋、水到渠成的功夫积淀。

好的文章有质感、触感,好的记者有敏锐的听觉、味觉、嗅觉。生活没有脚本,不可能像想象的那样理所当然,办公室里憋出的稿件也就平淡无奇,就是因为生活的变数才让远行有了意义。

在神州八号任务中,我乘坐的测量船被卷进了气旋中,脚下是一万多米深的海洋深渊,眼看测量船就要摇摇欲坠了。一个刚结婚不久的船员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我说:“回去就要孩子,下次遇见这样的场景就不会再这么害怕了。”虽然只是一句玩笑自嘲,但我看见了他在家国之间的最终抉择。

所幸我们的船在第二天中午驶出危险区,就在那一夜,我有了对于人生意义的新思考、对于使命和生命的新抉择观、对于船员们坚守岗位的感动,也有“大战”胜利后“心潮逐浪高”的豪情。这些,都是远行给予我的终极财富。

行无疆、思无涯,身体和心灵,总要有一个要在路上。歌德晚年有这样的诗句:“灰色的理论到处都有,只有生活之树四季常青。”的确,精彩的作品源于生活,而生活就在脚下的土壤里。

鲁迅晚年抱病,病榻中醒来看见周围熟悉的事物,不禁感怀,“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当然,这里有大病醒来之后“生”的喜悦,然而不远行,又怎么去触碰到那些本和你有关的人和事?我想,应该也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悲壮吧。

我看过的一个话剧《文成公主》,公主入藏,萧萧秋风后,太宗一句:“天下没有远方,人间都是故乡”,聊以安慰她孤独远行的心。

然而,用今天新闻的眼光重新审视公主入藏,或许果真如此。关于公主西行的记录,已经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瑰宝。


总之,记者应脚下生风,走过长江大河、上过高山海岛、尝过喜怒哀乐、见过悲欢离合。记者应笔下有情,或悲悯、或浪漫、或真挚、或雄浑、或跌宕……

我觉得记者应该远行。

“王者情怀”

就在不久前,默多克的媒体帝国的形象崩塌了。随着“窃听丑闻”的持续发酵,他在群众心目中的公信力也不断下降。

行文如做人,丑闻的背后,是默多克的野心勃勃和欲望膨胀。虽然他不是一个一线记者,但作为一个媒体决策者,其人格也早已渗透在他的办事理念中,并深深影响着他所领导的媒体的办事风格。

关于信,《说文解字》中有这样的论述:“信,诚也,从人,从言。”也就是说,“人言成信”、“失信则失义”。

默多克失信、趋利,失败看似偶然,实际是积重难返,一触即溃。

同样,处在一线的新闻工作者也避免不了这些问题:有偿新闻、诚信危机、邀功报道……

然而,总有人在其中迷失自我,也有人在这其中走向崇高,有人清贫一世,却不曾失去内心的光华,有人腰缠万贯,却没有坚守住灵魂的阵地。有人把真理把事实传向社会的各个角落,也有人用谬误和假话换来腰包的丰盈。

每当看见一些关于记者的负面评论时,我总会想起新闻界的老前辈范长江。他一个人骑着毛驴的行走在中国的西北大地,历时10个月,行程6000余里,写出了《中国的西北角》,一路上,他接触的是最底层的人民、考察的是最恶劣的环境,却用最朴实的文字最真挚的情意记录了西北人民的苦难生活、红军长征的艰难足迹,也书写出中国记者的人格典范。

后来,以他名字命名的长江新闻奖,不仅是证明记者业务的出类拔萃的例证,更成了获奖记者的优秀人格考量。记者的人格魅力,范长江可以说是公认的准绳。

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繁华。范长江是新闻大家,却始终清贫一生,为新闻事业鞠躬尽瘁。由此可见,个人利益和新闻事实之间虽然不曾完全统一,但衡量记者人格的标准却不曾改变——文如其人,笔书胸怀。

都说记者是无冕之王。无冕,既要谦虚随和又应无私无畏、心无旁骛;为王,心存仁慈又应直言敢当。我想,在新闻这个行业,能够真正做到“无冕”的,或许才能真正“称王”。

【个人简历】

王瑶,男,汉族,1987年12月生,2006年12月入伍,2010年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现任解放军报社总装备部分社记者。

先后参与过神舟八号飞船海上测控任务、神舟九号飞船返回回收、林俊德重大典型等宣传报道活动。

主要作品有《上士杨勇,像个上将军》、《“神九”航天员从草原回北京》、《神舟回家归途如虹》。


参加神舟九号飞船返回回收任务


 

神舟八号任务成功后,在远望号测量船上和船员合照


 

在远望号旁采访工作人员

 

发布日期:11-28

武汉军械士官学校校园管理工 ...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余世涛 宋科 记者王瑶)连续20余年未发生任何政治性问题和各类刑事案件,先后被总装评为“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先进单位”、“保密工作先进单位”、“双防工作先进单位”,全军“预防军人违反职责犯罪教育示范基地”在该校挂牌成立,先后有6个基层单位被总装和通保部评为基层建设先进旅团单位、先进旅团党委,6个基层单位荣立集体三等功,19个基层单位被总装和通保部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累累硕果,从何而来?当走进武汉军械士官学校,记者心中的谜团终于得以解开。

把好脉:找准管理工作的“切入点”

学校是全军唯一一所培养军械装备维修保障人才的士官学校,学员学兵来自全军部队,平均1名一线带兵干部要管理近100人,管理难度和压力都很大;许多基层年轻干部一出校门即带兵,是名副其实的“学生官”,管理经验欠缺;学校提出的人才培养目标——“两强三会”中,明确要求士官学员要会管理,对管理干部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

思路决定出路。仅去年以来,学校就选派80多名年轻的管理干部赴南京军区179旅和广州军区121师参观见学。为杜绝只“参”不“学”、流于形式,他们将常见的管理难题进行梳理,循着“紧贴士官特点带着问题去学”的思路,通过参观连队宿舍、学习室、军史馆和装备库等场所,与一线带兵人交流带兵经验,学到许多先进的管理理念,了解到部队对士官岗位任职管理能力的需求。正如该校某系学兵队队长瞿树云所言:“学员队的管理工作只有与一线部队实现同频共振,才能为部队培养军政素质过硬的人才。”

他们还定期举办“管法研讨会”,将研讨成果汇编成册,印发到每名管理干部手中,作为工作指南;每年从不同岗位选送干部到基层部队代职,及时储备管理人才资源;要求每名管理干部每季度结合本职岗位撰写调查报告……一系列的举措,带来的是管理干部事业心责任感的不断增强、管理理念的不断更新和管理能力的不断提高。今年,该校某系学兵队队长黄量因管理工作突出,被推荐参加总装基层管理工作研讨会作交流发言。

配好方:构建管理工作的“主平台”

正当学校管理工作如沐春风之时,一封来自基层《关于通过建立全员管理机制提高基层管理效能》的调研报告,被送到了该校校务部领导的办公桌上,一场以“全员管理”为关键词的管理改革随之拉开序幕。

从学员中遴选“模拟连长”和“模拟指导员”参与学员(兵)队管理,在学员中响起一声惊雷。“有队长和教导员在,所谓的‘连长’和‘指导员’不会是做做样子吧?”学员们对此疑虑重重。

“连长”和“指导员”除参加正常的操课外,参与处理队里日常事务,做身边学员的思想工作,主持队务会,讲评和布置工作……。当管理作用得到充分发挥时,学员的疑虑逐步被打消,对这项改革普遍叫好。

学校还不断加大区、班一级骨干的轮换力度,轮换率不低于85%,确保绝大多数学员都得到锻炼。为提高学员管理能力,每年组织两次骨干集训,不断增强会讲、会教、会做、会做思想工作的能力;定期开展骨干任期考评,适时对骨干履职尽责情况进行总结讲评,落实奖惩制度,有效强化了骨干的责任心,调动了骨干参与管理的积极性和热情。

用好药:拓展管理工作的“新天地”

学员队发生这样一件事情:某班在一次内务评比中,因卫生不合格被队里批评,为此,全班认为评比没有细化标准,感觉队里的管理没有人情味,学员们的学习和工作热情因此大打折扣。

这个现象引起了该校军务部门的思考:“如何把严格管理与营造宽松育人环境结合起来?”、“人的问题解决了,管理工作再靠什么去落实?”

经过深入调研,他们发现“制度”二字是对这些问题的最好回答。为此,机关研究制定了《关于加强基层行政管理若干意见》、《基层落实“十五项”制度规范》、《基层干部文明带兵十二条规定》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在此基础上,学校从军容风纪、礼节礼貌、行为举止等各方面对学员进行了规范。针对学员管理的特殊性,专门制定了学员队政治工作、教学工作和管理工作3个规范,拍摄成示范片,每年在新学员、学兵入学时组织观看,规范官兵的行为养成,培养官兵优良作风。通过各项规章制度的完善,基层各种不和谐的因素明显减少。

“应该把组织的管理作为一种关爱和善举,应该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态去对待”,这是枪械系学员隋威在他的日记本中写出的一段话。

再好的制度,不转化为官兵的自觉行动,就如一纸空文。他们积极利用驻地管理资源丰富的优势,邀请地方专家来校开展法律法规、交通安全、消防安全等专题讲座,组织官兵参观地方监狱、旁听地方法庭现场庭审等方式,强化官兵的法纪观念和防范意识。

正面引导和反面警醒“两剂药”综合作用之后,从“要我安全”到“我要安全”的化学反应在基层正悄然发生着……。

发布日期:10-29

渭南测控站退伍老兵30年开校 ...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 王瑶)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渭南测控站老兵张洪时,1972年建站时就来到土塬上,到今天已经40年了。1977年退伍后,他就给站里的孩子们开校车,一天两趟,风雨无阻。

“测控站的娃娃们是我几十年如一日工作的动力,希望国家为他们创造更好的学习条件。”张洪时告诉记者。

“这些年,我跑的线路,都朝着咱市里最好的学校去。但是我知道,能跑这条路,真的不容易。”说起娃娃们的上学的故事,张师傅打开了话匣子。

今年秋天的一个下午,站长史华卫从驻地实验小学门口跑出来,拉着张师傅的手:“老张,成啦!”他知道,站长说的是测控站7个军娃的上学的事儿。军娃们不是本地户口,测控站也不在学校的接收区域,实验小学又是市里最好的学校,别说站里的孩子们,本地的很多孩子都进不去。站领导经过多方协调,又一批学龄儿童进入驻地学校就读。

近几年,随着国家加大对军人子女入学问题的关注力度,测控站里的孩子们不仅进了好学校,上学条件也得到极大的改善。

“‘山路十八盘’,是对这条路的真实写照。”张师傅告诉记者,这里有54个发卡弯,在这条路上开车,都是车肩擦着车肩,轱辘压着马路崖子。十年前,这里还是黄泥路、石子路,山上山下落差近800米,遇见风霜雨雪天,还要挂上防滑链。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山下通向测控站坑坑洼洼的黄泥路变成了宽阔平整的柏油马路,公路的外侧建起了坚固的防护栏,开起车来更踏实;张师傅也从老牌解放车,开到新式依维柯,如今开了“大轿车”;当年的学生娃,有的上了大学,有的还念了博士硕士。上学的路上都是欢歌笑语。

“院子里的军娃一茬又一茬,每当看见他们,我就觉得肩上的责任很重。把测控站里的孩子们照顾好,科技人员没有了后顾之忧,中国的火箭才能越飞越高。”张师傅的眼神中充满希望:“十八大就要召开了,我希望军娃们能进更好的学校学习,将来考更好的大学!”

发布日期:10-29

内蒙古大草原两姐妹同嫁卫星 ...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 王瑶)陕西有一种土话叫“连乔”。连乔,就是有血缘关系姐妹的丈夫之间的称呼。西安卫星测控中心渭南测控站工程师韩玉民和王中玉不仅是工作上的好搭档,还是一对连乔。

王中玉的妻子张国平是韩玉民的妻子张红林的亲妹妹,结婚前,姐妹俩住在内蒙古乌兰布统大草原附近。姐姐是“老随军”,妹妹是“新随军”。

说起随军前的那段日子,姐姐张红林总有说不完的话。

韩玉民和张红林是青梅竹马的高中同学,两人结婚早。随军前,韩玉民独自在渭南工作,妻子张红林则带着孩子住在内蒙老家。那时候,一说起爸爸,6岁的小金弛就显得特别兴奋,他总爱拍着胸脯和村里的小伙伴们说:“我爸爸是放卫星的,每次卫星飞上天爸爸都参加!”

然而,也总有小伙伴们会问:“那你爸爸一定带你看过许多卫星吧?”每到此时,小金弛就支支吾吾起来。由于父母分居两地,爸爸的样子在小金弛的脑海里总是模糊一片。

每次想到这,张红林最大的心愿就是马上带着孩子见去爸爸。无奈,爸爸的工作太忙,思念的脚步也总是绕不过黄土塬上那九曲十八弯的山路。等啊等,等啊等,等了一年又一年。直到妈妈随了军,小金弛才渐渐和爸爸亲近起来。

慢慢的,妹妹张国平也到了结婚的年纪。姐姐张红林觉得嫁给军人特别踏实可靠,正巧,测控站里一名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小伙子王中玉出现在张红林的视野里。姐姐这么一撮合,一桩喜事儿就成了。

本以为会像姐姐一样,熬几年分居两地的生活,妹妹张国平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谁知,刚结婚不久,随军政策就调整了:取消驻艰苦地区部队和在特殊岗位工作干部家属的随军条件。张国平还没来得及体会分居的滋味,就和丈夫团聚啦。

姐妹团圆了,两对小夫妻也团圆了。姐姐在渭南开了家幼儿园,妹妹就帮着姐姐照顾园里的孩子们。王中玉和韩玉民在工作上成了好搭档,好像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姐姐说:“真羡慕妹妹,这么幸运。”妹妹说:“也体谅姐姐,那么辛苦。”但他们都说:“嫁给解放军,真好!”

走进妹妹张国平的新家,空调、暖气、热水器一应俱全,前几天测控站里给每家新装了数字电视机顶盒,可以接收到近百个电视节目。

“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心愿实现啦!”面对记者,姐妹俩高兴地说:“十八大就要召开了,希望更多分居异地的军人家庭早日团聚,日子更加和和美美!”

发布日期:10-24

个人代表作

镜头记录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