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记者人格记者谈”

不辜负军报记者的名字

最新作品中国军网记者频道武元晋2012-11-30 17:04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记者感言】社会的瞭望者、时代的参与者、历史的见证者——这是人民对新闻工作者的定位。像政治家一样敏锐,像军事家一样果敢——这是社会对新闻工作者的要求。“自媒体”时代来临,人人都可以快捷传播消息,记者的职业精神、自律意识、专业水准和公信力更显得弥足珍贵。在全民微博的时代,在声音多元、舆情复杂的今天,身为军事记者只有以“关键时刻我在现场”的精神,扎根基层、报道事实,才能离基层更近,离真理更近。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 武元晋)动手写这篇文的时候,有句话一直在我的脑子里翻来覆去的回响:“在人下的时候要把自己当人,在人上的时候要把别人当人。”这话出自一个战士提干的连长之口,当时我刚从山西大学新闻系毕业,肩上扛着红牌,每天和战士们一起拔草、洗车、打扫厕所。那时候我还体会不到连长话外的深意,对他在部队的摸爬滚打也没有感同身受,只是觉得这句听起来刺耳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

等到我有幸成为军报的一个兼职记者,走了一些部队,做了几次采访,写了几个稿子时,才对这句话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连长所说的这个“人”,对于我来说,就是挺起腰杆,不卑不亢,做事写稿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军报记者的名字。

不辜负军报记者的名字,就要注重自身的形象,为这块“金字招牌”争光。“新春走边关”的时候,我去到阿拉善的戈壁大漠,上午沿着边防巡逻往哨所赶,下午抓紧采访、赶稿,第一次执行独立采访任务的我,还感到有些不适应。和我原在同一部队的军分区新闻干事,私下告诉我:“战士们说你们军报记者挺低调的,作风也挺扎实。”听了这话,我心里热乎乎的,也一下子明白过来,虽然我只是一个兼职记者,只是一个中尉,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军报的形象。

这条边防路上留下了太多军报人的身影。原驻北京军区记者站站长杨学泉因车祸牺牲在采访途中,在他牺牲的地方没有墓冢、没有标记,但很多边防官兵的车辆经过那里时,总会停下来,洒一杯酒,默默伫立一会儿,以示敬重和怀念。现在我们的分社社长郭建跃几十年里走遍了八千里边防线,很多部队官兵和他成了好朋友。我们的分社记者邹维荣,把年幼的女儿托给家人照顾,一次次上哨所、下连队,成了战士们的“熟人”,一见面就亲切地称呼她“邹姐”。

可以说战士们眼中那亲切、低调、作风扎实的军报人形象,是一代代军报记者接续努力、日积月累的结果。

不辜负军报记者的名字,就要不断学习提高,靠能力素质安身立命。在旅里初当新闻干事时,有同行教导我,不能光埋头写稿啊,得学会跑稿,你看干得好的新闻干事,都是会跑的。可是生性内敛的我,在当新闻干事的两年时间里,终究也没有学会拉关系、跑稿子,偶尔去送过两回稿子顺带想请编辑吃个饭,编辑也说把稿子留下,好就很快编发,有差距也会打电话告诉你怎么改。

一次,一位记者来旅里采访,我斗胆和他说起了新闻干事是该“勤写”还是“多跑”的话题。他说了句实在话:“好稿子人见人爱,投过去自然能发个好位置,而且给看过的人留个好印象:只有那些质量不高,却还想着发的版面大一些、位置显眼一些的稿子,才想着托人情、送礼,未必也能遂了心意,而且这种事情干多了,编辑都会觉得这样的新闻干事除了跑跑颠颠,没啥真才实学。”后来,我给这位记者寄过几篇稿子、照片,过不多久竟然刊登了,之后我每每打电话向他报告新闻线索,无论工作再忙,他都会抽空给我指导答复。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接触到了越来越多的资深记者,他们写的稿子即使过了多年,有些官兵提起来,依然耳熟能详。我想说,庆幸自己当初“木讷”了一些,把功夫和精力花在了学习和写稿上,没有成为一个圆滑世故、八面玲珑的“跑稿人”,那是一个泥沼,一旦你把投机钻营、旁门左道当成了正业,再也不可能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挖线索、挑灯熬夜的写稿子。这样的新闻之路,注定走不了多远。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