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兵潘存金承包亏损农场两年盈利39万元合同明文规定了提成数额,然而人们却陷入了困惑:

3万元奖金该不该拿?

欢迎广大军内外读者踊跃参加讨论发表意见

发布时间:2011-07-30 23:05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薛仁 王文杰

核心提示:

     编者按:一个志愿兵承包一个连年亏损的农场,两年盈利39万元,人均收益创沈阳军区农场之冠。这件事充分说明,我军一些同地方性质相近的生产经营单位,借鉴地方上行之有效的承包经营责任制是同样可以获得很大经济效益的。

     新年伊始,从北大荒传来一个捷报:由志愿兵潘存金承包的沈阳军区某分部阿荣旗农场去年粮豆产量翻了一番。加上前年丰产的收益,承包两年农场已纯盈利39万元,人均收益居沈阳军区所属各农场之冠。

    位于大兴安岭南部山区的阿荣旗农场,原是某分部讷河总场的分场。因管理不善,加之当地气候条件恶劣,十几年来,农场基本年年亏损。1985年底,分部不得已决定将阿荣旗农场转卖。就在这时,已在农场干了十几个年头的志愿兵潘存金提出个人承包农场。“亏了,以取消志愿兵资格来担保。”

    就这样,他和有关部门正式签定了合同书:承包一年,盈利6万元,按5%提成,超额按10%提成奖金。

    阿荣旗农场原有场长、教导员、连长、排长、医生、会计,以及勤杂班、修理班、副业班等生产人员48人。潘存金承包后,除他本人外,只留了6个人,都是地里、场上、开车、修理等方面的能手。并建立健全了生产责任制,将每个人定位、定岗,把指标、要求、责任、赏罚讲得一清二白。

    潘存金还大力堵塞管理上的漏洞,杜绝浪费,千方百计降低非生产性消耗。他把过去用发电机发电照明改为点蜡照明和用小发电机定点发电。一年下来,全场只用了过去照明费用的一个零头。过去检修机械,用柴油擦洗零件,用后都扔掉,现在是放着沉淀后再用。1986年总产值22万元,成本却不到8万元,比1985年减少成本10多万元。

    为了摸透当地气候、地理、墒情的规律,潘存金拜当地人称“庄稼王”的老农为师,总结摸索出了一套适应当地庄稼生长条件的科学耕作经验和办法。并选用了适应当地特点的早熟良种。从而创造了当地大豆单产最高纪录。

    潘存金承包两年硕果累累。第一年1986年,盈利14万,1987年盈利25万。他大胆的改革举动和令人惊讶的成效,如今已在沈阳军区引起了人们的注目。不少人都在结合这典型思索我军农场、企业的现行体制、经营方式的改革问题。

    又讯:记者王文杰报道:冒着风险大胆站出来承包亏损多年农场的潘存金和他的伙伴们,在连续两年丰收盈利,本该举杯祝贺之时,却被一个新的问题所困扰:该不该按合同领取那笔数额丰厚的奖金?

    按照当初签订的承包合同规定(完成规定指标提成5%,超额部分提成10%),潘存金两年应得奖金3.4万元。第一年,潘存金与承包小组同志每人只平均分了450元,合计才3000多元。第二年的奖金没有动。两年相加还有3.1万元奖金尚未分配,如何处置?一时成了农场内外的一个热门话题。

    先听听潘存金的意见:“我们为什么要签定合同?主要是想争口气,让亏损的农场翻翻身。我们对搞好农场的生产是有信心的。但到底能盈利多少,当时心里也没数。秋后一算帐,没想到盈利这么多。这笔奖金怎么办?有的伙伴说:‘合同签了就要兑现,我们该得的奖金就要得!’有的伙伴说:‘咱是当兵的,毕竟不是地方承包小组,小的溜分点就行了。’究竟哪种意见对?我也感到拿不准。”

    总场领导是什么看法?一位领导说:“奖金要给,但不能多给,个人最多不能超过1000元!”一位政工干部说:“小潘毕竟是当兵的,他种田主要是尽义务。因此,对他和他的承包小组,适当控制是应该的!”

    机关的有些同志认为:不能把眼睛盯在钱上,我们部队应当着眼提高战士的基本觉悟。有了觉悟,事情就好办了。

    持另一种意见的人态度倒很鲜明。分部政委魏佑政说:“合同就是法律!假如合同规定给潘存金承包小组提成10万,也要一分不少都给人家!当领导的说话要算数,不能失信于兵。不然,就是假承包,真大锅饭!”分部军需处长胡正喜也主张奖金应当全发。他认为:“农场是生产单位,就要真正按经济规律办事。不能说的一套,行的一套。这方面我们有过教训。1983年,分部某农场搞过一次承包,盈利44万,但奖金未按合同兑现。结果第二年亏损了9万。”

    就这个问题,记者还专门走访了沈阳军区后勤部副部长卢光祖。他认为:这是当前一些部队在搞生产经营改革中遇到的一个敏感问题。潘存金承包农场,他用心血和汗水创造了沈阳军区农场人均收益的最高纪录。他所得的奖金,是合同规定的合理所得,应该全拿。领导要理直气壮支持承包者得到承包收入。这样才能打破我们军队某些生产单位存在的大锅饭现象。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