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和他的妻子

发布时间:2011-07-30 23:07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薛仁

核心提示:

     我叩响了博士的家门,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细高挑的个子,军人那种标准的寸发,崭新的绿色绒衣和绿色的卡布罩裤,若不是他脚下那双黑色的三接头皮鞋,真以为他是刚刚入伍的新兵。这就是我要见的博士吗?

  “是的,我是桂业伟”。

  博士属兔,今年27岁,我军最年轻的少校军官之一。

  长长的披肩发,条格子毛衣,一副大方而又美丽的眼镜……将她装扮得文雅洒脱。站在博士身后的年轻女性,是他妻子丁可,属龙,小博士一岁。

  博士与妻子都是清华大学的品学兼优生。1988年夏,博士以优异成绩获取博士学位后,便一头扎进位于祖国川西南大山沟里的国防科工委某试验基地。一年半以后,妻子也随夫进山。

  在博士毕业分配的时候,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海南,全国有多少颇具诱惑的去处可供他任意选择。然而,他都没动心。谁知他偏偏选中了一个六七十年代艰苦创业建起来的三线科研基地,偏僻、荒凉的大山沟。

  博士毕业进山的当年年底,就与当时仍在清华读书的妻子完婚了。

  妻子来了,一身戎装。他们成了基地地道的“扎根户”(基地称双军人为扎根户)。

  “把妻子也拉进山沟,岂不把自己的退路堵死了?”我问。

  “既然来了,就稳当当干呗,不能屁股还没坐热,就开路。我俩都这样想的。”

  从他那不容置疑的口吻中,我已感到他的选择是坚定不移的。

  “并不一开始想法就这么一致的,”博士妻子丁可告诉我。博士有博士的志向,小丁也有自己的追求。在小丁硕士研究生临近毕业时,因她成绩优异,被学校破格免试推荐到博士班,一切入学手续校方已为她办理完毕,连她的名字也被列入博士班。上,还是不上?这的确是一次难得机会。小丁犹豫了。1989年暑期,她来到博士身边。连小丁自己也说不清,是事业还是爱情,使她作出了最后的选择。

  1989年冬,在她完成了硕士毕业论文后,便带着全部家当——两箱子书,匆匆离京进山。她说,自己没有丝毫的悔意,工作两年后再读博士也许会更好。

  “出国热”在清华校园也颇流行一阵子。那个时候,象博士这样的条件,出国并非难事。他是本专业的第一个博士毕业生,也是唯一的一个。“只要你留校工作半年就可以有机会出国”。在他即将毕业离校时导师仍在挽留他。没当博士前可出国,当了博士后仍可出国。然而,他没有出国。

  妻子在校时,一对丹麦大学教授夫妇来校讲学,发现她有非凡的才华,主动提出来为她联系出国留学,答应等她拿到硕士学位之后,要为她在国外找一个一流的大学。去年10月,丹麦教授特意捎个条子来,告诉她,已为她联系好出国留学的大学。然而,小丁还是选择了山沟沟,选择了军人这个职业。

  机遇,在别人看来求之不得,却在他们手中轻意放走。出国,是和时髦、实惠连在一起。因此,一些人可以挖空心思,不择手段。那博士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每每与他谈起这一话题时,他总是习惯地用手挠着头,一副憨厚的样子:“作为学者出国,堂堂正正,我还想出去。为出国而出国没有必要,在中国一流大学拿到学位,又到国外三、四流大学求学位,在国内拿了博士学位,再去国外拿硕士学位,这样做,连外国人都看不起。”

  博士的家,只有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中间隔开,里面是卧室,外面餐厅兼客厅,四壁斑驳,唯独那用油光红纸剪贴在墙正中的大红喜字,还鲜艳艳的。这就是博士的新房。据说这是基地建造的第一代房,简陋、阴暗、潮湿。博士的新婚蜜月也是在这里度过的。

  家极简朴,只有两把椅子。采访时,我和他的妻子坐在椅子上,博士只好坐到床上。桌子、椅子都是公家的,那张铁架木板双人床还是借来的,博士独身时用的单人床腾出来放厨具、餐具和方便面,床下堆放着一周要用的蔬菜。一个很小的米袋子是粉红色的,“那是妈妈送给我们做新婚枕头芯用的,没东西装粮,只好用它来装。”博士妻子很难为情。一辆自行车已锈迹斑斑,坐垫呈开花状,那是博士上大学时用的,跟随他已十几年了。

  家中没一样家电,甚至连个半导体收音机也没有。80年代连偏僻的山村农家都购置了彩电,博士家却没有。是博士不喜欢?博士告诉我,在生活上他们不过多地依赖父母,走出校门不再向父母索要一分钱。但我们现在还没有多少积蓄,仍是穷学生。将来我们积蓄多了,冰箱、彩电、音响设备都要买的。置身这间简朴的房子里,我仿佛理解了主人所追求的那种崇高精神境界。

  每天晚饭后,博士上楼看电视新闻,然后,加班攻他的科研课题;妻子则去办公室学科技外语,10点钟下来,搞点吃的。博士和妻子都特喜爱音乐,紧张忙碌之后,闲暇宽松之时,要用公家为妻子学外语配发的袖珍式录音机欣赏外国音乐,妻唱夫伴,自称是家庭音乐会。常常两个人还要在围棋盘上厮杀,再忙也要双双参加机关举办的周末舞会……星期天还要抽空逛逛大街……

  生活虽是清苦的,但是充实的。

  陋室,一个小小的空间,博士从这里走出一条通向世界的路。一年半以前,博士来基地时独立承包的一项重大科研课题,是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目前,研究工作已近尾声,成功的希望就在眼前。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