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智慧献祖国

——记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神经外科主任马廉亭

发布时间:2011-07-28 01:32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徐生

核心提示:是他,率先在中国把导管介入治疗技术应用于神经外科领域,给无数患者带来福音。是他,几十年来,把目光投向世界医学科学的高峰,用非凡的毅力取得科技成果48项,其中有5项填补了国内空白。

大洋彼岸、东邻扶桑、非洲岛国,10多国家和地区的海外患者远渡重洋,慕名来到武汉;祖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病员,不远千里奔向白云黄鹤的故乡;早春二月,3个世界性的国际介入神经放射会议特邀作学术报告的信函接踵而至……这是为什么?因为江城武汉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有个神经外科血管内治疗的先驱者马廉亭。

是他,率先在中国把导管介入治疗技术应用于神经外科领域,给无数患者带来福音。是他,几十年来,把目光投向世界医学科学的高峰,用非凡的毅力取得科技成果48项,其中有5项填补了国内空白。又是他,心系中华,把我国成千上万的医务工作者带入导管介入治疗这一新的学科领域,使我国在90年代开始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马廉亭的名字被收入江泽民主席亲自签发的《中国当代高级人才系列词典》。

矢志填补中国空白

2月13日,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播出专题《敢为中华民族争口气》后,震动了国际神经外科界。面对雪片似飞来的信件,作为专题的主人翁马廉亭,抚今追昔,不禁想起当初选择这条艰难攀登道路的经历……

60年代初,马廉亭从河南医学院毕业入伍来到武汉总医院。先后干过普外、胸外、骨外、泌尿外科。1965年开始专攻神经外科专业。正当他为神经外科研究扬帆奋进之际,一场风暴席卷而来。一夜之间,他成了“反动学术权威”。手术刀被迫搁下了,苦心经营的实验室被砸烂了,几年积累的300多份病例资料被付之一炬。神经外科研究搁浅了,这一搁竟是10多年。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重新鼓起神经外科研究的风帆时,马廉亭发现,中国在这一医学领域的研究已被世界先进水平甩下了一大段航程。“我要拼搏10年、20年,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就像《淮南子》中描写的那只甘愿断四足以补天的大鳌,默默地承受着个人的种种牺牲,为发展祖国的事业执著地追求着,奋斗着。1978年的一个晚上,他在浏览国外医学杂志时,从一本外文期刊上,猛然发现了一篇介绍介入导管诊疗技术的文章,马廉亭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不已,他凭着这几百个字的简单信息,开始向国内尚未有人探索的新领域进军,他决心填补这一空白,为国争光。翌年,马廉亭对一例脑血管战伤病人进行救治时,经皮穿股动脉进行选择性全脑、脊髓血管造影,此法使他随即顿生灵感,用导管插入治疗高位颈内动静脉瘘,成功地解决了复杂性血管战伤这一高难度的救治问题。一次,有一例颅内假性动脉瘤大出血病人被送入神经外科,此例病人因颅内假性动脉瘤大出血,传统的开颅术已不能解决问题,甚至救活的希望也非常小,此时,马廉亭果断决定采用介入导管技术救治病人。他和同事们一起,通过导管把弹簧圈送人脑动脉病灶,将其栓塞。这一方法成功地挽救了患者的生命。在我国医学界,他首开国内“神经外科血管内导管介入治疗”之先河。之后,他又不断地摸索,反复实践,用这种新技术成功地救治了不少危重血管病患者……无影灯下,严重的脑血管畸形者小姜,局部麻醉后,平静地仰卧在数字减影血管造影床上,马廉亭把小姜的右腹股沟的大血管作为进路,熟练地将一根6F导管经皮插入人体内,接着通过6F导引管再插入一根更细的0.5毫米的微导管……他手中的微导管,像一条追杀病魔的神线,一直进入到颅内病变区开展治疗,这种导管诊疗全过程清晰地显示在荧光屏上。17岁的小姜,在导管治疗中一直神志清醒,感觉不出什么痛苦。3天后,他大腿上那绿豆大的针口很快愈合,半个月就出院回山东老家了。不用开颅而达到开颅手术治疗的目的,这就是“导管介入治疗”技术的奇迹。这些年来,马廉亭运用这一神奇的技术挽救了数以万计患者的生命。

“我的事业在中国”

在1988年的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位于法国圣儒廉医院的世界神经外科研究中心从世界各地收集的情报证明:继美国、日本和法国之后,中国人已经掌握并运用了神经外科的世界最新技术——将介入放射学运用到神经外科手术上。素有国际医学科学“硅谷”之称的圣儒廉医院立即向中国发出邀请,要求马廉亭先生赴法国参加世界医学新技术交流的国际年会。

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马廉亭在国际医学科学的交流中不但使外国的同行们看到了具有中国独创的介入治疗新技术,更使自己找到了与世界先进技术存在的差距。马廉亭暗下决心:中国一定要在神经外科技术的世界高峰占有一席之地。这年,马廉亭被法国圣儒廉医院皮卡尔教授挽留。这位资深的世界医学神经放射专家以他独特的慧眼看中了马廉亭,他对同行们说:中国的马先生勤奋过人,命运的奇迹一定会在勤奋者身上出现,未来医学科学的星空里将会出现灿烂的东方明珠。皮卡尔教授接纳并亲自辅导圣儒廉医院成立以来的第一位中国学者。也许是有意检验一下他的真正实力。1989年5月,马廉亭的导师、圣儒廉医院皮卡尔教授特意将一台高难度的手术交给他做。将近6个小时,皮卡尔教授站在马廉亭身旁,一言不发,他被这位中国医生漂亮、干净、无懈可击的手术深深吸引了。这以后,皮卡尔教授把马廉亭视为自己的得意助手,并因此打破了一条对进修生的规矩,在他外出讲学访问期间,马廉亭可以单独手术。在圣儒廉医院进修的400天里,马廉亭像一名勇敢的战士,攻克了一个又一个当今世界上神经外科的堡垒,掌握了最先进的微导管技术,翻译整理了20多万字的临床笔记和资料,撰写了40万字的《微导管血管内治疗技术》等数篇论文,完成了皮卡尔教授布置的所有研究课题。最重要的收获是,马廉亭根据世界医学发展的新形势,绘制了发展中国导管介入诊疗的技术的宏伟蓝图,他寻找到了攀登这一科学技术高峰的最佳道路。一天,皮卡尔教授把马廉亭请到家中,说:“如果你愿意,可以无限期地在我院工作,其手续由我办理。”看马廉亭没说话,他又补充了一句:“凭你的才华和成果,可以在法国享受最好的生活和工作待遇。”“感谢皮卡尔教授的诚意。”马廉亭认真地说,“正如您平时教导的那样,医生的职责,就是解除病人的痛苦,发展医学事业。我的祖国医学技术还很落后,那里还有许许多多的病人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更好地为祖国的医学事业和病人服务。我的事业在中国,我打算,还是按期回国。”听着这位平素在自己眼里与众不同的中国医生的一番肺腑之言,皮卡尔教授有些动情:“我理解你的选择,在我们国家里,热爱自己民族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你回国后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与我联系,我愿意尽力帮助。”马廉亭在法国期间,结识了许多华侨朋友,其中法国科学院博士包先生,因患脊柱侧弯而残废,马廉亭帮助精心治疗,终于使包先生摆脱了病魔,包先生把马廉亭视为恩人,决意拿出一大笔钱为马廉亭办个人诊所,并一再表示愿意负责将马廉亭在国内的亲人接到法国定居,也被马廉亭婉言谢绝了。马廉亭结束了在圣儒廉医院的学习。巴黎国际机场,海关小姐无可奈何地对马廉亭说:“对不起,先生,您的行李超重了。”前来机场送行的同伴们,知道行李里面是马廉亭在法国期间省吃俭用和劳动积攒下来的6万多美元买的医学资料和医疗器材,这是他在法国的全部心血,是带给祖国的一份礼物,大家一时没了主意。马廉亭却爽快地说:“有办法。”说着,便打开行李,把自己的衣物和其他物品统统扔掉了。飞机进入了祖国的领空,蓝天下,是哺育了马廉亭和千千万万中华优秀儿女的黄河。

瞄准世界高峰攀登

成功永远属于那些在科学崎岖道路上不畏艰险的攀登者。马廉亭按期回国后,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下组建了中国第一个介入诊疗研究所和介入治疗专科。他和同事们一起,更加广泛地开展了运用微导管治疗复杂血管病的攻关和实践。有时,为了一个数据,通宵达旦;有时,为了进行动物实验,绞尽脑汁;有时,为了寻找一种试验品,跑遍了武汉市的大小科研单位……尝尽了苦涩和艰辛。他和同事们经过艰苦努力,在血管内神经外科治疗技术和栓塞材料研制等方面先后取得5项具有国际水平的创新成果:——首创应用弹簧进行血管内治疗,在全国首次成功地抢救了外伤性颈内动脉假性动脉瘤大出血病人;——首创“定向旋转”插管法,大大提高了插管成功率;——首创暂阻断动脉内血流辅助抢救躯干附近大血管损伤新方法,使血管重建,减少术中出血,增加了安全性,相继抢救15例危重大血管损伤患者,全部成功;——首创上矢窦中后段栓塞治疗硬脑膜动静脉瘘,突破了这一疾病的治疗禁区,从而解决了颈内动脉向海绵窦的供血这一无法经动脉栓塞的难题;——首创治疗硬脑膜动静脉畸形新途径,在国内首次成功地完成了横窦孤立术。这些突破性进展,大大丰富和拓宽了神经外科复杂血管病的治疗领域,使一些无法施救的病人从绝境中走出来。马廉亭和他的战友们把中国的导管诊疗技术提高到一个新的台阶。从法国归来的第三年,马廉亭带着最新的研究成果再次走上国际学术的讲坛,宣布已经研究运用于临床血管病导管治疗最新技术以及研制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材料。听到这一消息的外国医学界的同行们无不为之惊叹。鉴于马廉亭在导管诊疗方面的出色成果,国际介入放射神经学会决定接受他为会员。1991年,在国际放射学会会员长长的名单里,终于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人的名字:马廉亭。随着马廉亭在国际神经外科学术界的声誉鹊起,这些年,他先后应邀到德国、美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日本、韩国、新加坡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交流,无论在哪里,祖国在他心中是崇高圣洁而不可玷污的。正是凭着对祖国的忠诚与热爱,马廉亭才能多次顶住各种诱惑,每次都按期回国,不改攀登科学高峰的赤子之心。

为了祖国和科学,“活着干,死了算!”

这些年来,随着学术活动和外出会诊增多,马廉亭白天在武汉做手术,晚上很可能就到另上一个地方去抢救病人,其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身影留在祖国各地。马廉亭是国际神经放射学会、国际神经外科学会和国际外科医师联合会会员,在军内外兼任中华医学会神经外科学会常委、全军科委会委员、《中华实验杂志》副总编等26项学术职务。为按照国家科委的计划,认真推广和普及国内介入导管治疗新技术,他殚精竭虑,东奔西跑,常常晕倒在旅途中。他有句口头禅:“科学工作是没有八小时工作制的。干事业,首先要心中有祖国母亲,这样才能产生对事业的使命感和强烈责任感,才能战胜一切困苦。”“要活着干,死了算!”几十年超出常人负荷的奋斗,使马廉亭在获得了辉煌事业成就的同时,也提前支付了自己的健康。他身患糖尿病、心脏病、胃病等多种疾病,有时需靠服药来支撑身体……他呕心沥血,把多年来的实践上升到医学的理论,努力著书立说。1994年,他的37万字的个人专著《神经外科血管内治疗学》出版后,成为全国医学界的抢手货。1996年,他主编出版了50万字的《实用神经外科手册》,1999年2月,他又出版了我国第一部百余万字的《微侵袭神经外科学》,他先后发表论文98篇,其主要成就载入《中国当代高级人才系列词典》。他辛勤培育人才,对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100余所医院的同行进行培训,并接收进修医师70余名,同时应邀到中山医大、湖南医大、全军的4所军医大学等50多家协助工作。在医院培养硕士5名,培养博士2名。他所在的武汉总医院成为全军神经外科中心。去年12月,经国家批准,他创办的《中国临床神经外科杂志》公开在国际上发行。由于导管技术对内科、外科、妇科及全身脏器疾病的治疗都可使用,传统的开颅、开胸、剖腹等上百种手术已被新的导管治疗技术所取代,中国医学在这一技术的冲击下,使许多病人的诊治进入新的无创伤阶段。国家科委把介入治疗作为继内、外科治疗之后又一种新的治疗方法,并列为“九五”科技推广项目……在报效祖国的人生道路上,马廉亭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足迹,他5次立功,武汉军区、广州军区、湖北省等单位先后26次授予他科技先进个人、白求恩式先进卫生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学雷锋标兵等荣誉称号。在’98抗洪抢险斗争中,马廉亭带领全科同志抢救了不少危重伤病员官兵,荣立了个人二等功。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专程到武汉总医院看望了马廉亭,并高度评价了他的爱国主义精神。科学无止境。马廉亭没有满足已经取得的成就,在新世纪即将到来的时候,他又瞄准了新的科技高峰,开始了新的攀登……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