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新观念解新课题

——记一等功臣、沈阳军区某红军团政委朱本林

发布时间:2011-07-28 01:38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徐生

核心提示:战士们说:“朱政委牵头创办的‘三有’使我们开阔了视野,增长了知识,是引导我们成长成才的导航灯。”

作为红军的传人,他用新的视角判读改革开放给部队带来的新情况,用新的观念破解市场经济给军营带来的新课题,使传统与现实实现完美“对接”;作为“老虎团”第23任政治委员,他紧紧追踪军队现代化的步伐,把谋求“打得赢”和“不变质”当成思想政治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为团队跨世纪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整整5年,沈阳军区某红军团政委朱本林带领全团官兵写下骄人的篇章:团队连年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团”,连年被军区评为“军事训练先进团”,被中组部评为“先进团党委”,被中央军委授予“抗洪抢险模范团”荣誉称号,朱本林先后两次作为英模代表受到江主席的亲切接见,还被沈阳军区树为“学雷锋标兵”,并荣获学雷锋金质奖章、荣立一等功。

4月中下旬,从沈阳军区到某师组成三级联合调查组,对“老虎团”全面调查后认为:“朱本林不愧是一个勇于探索的政治领导干部模范。”

调整好看兵用兵的视角,注重发挥“特殊经历”的特殊作用

1998年底,“老虎团”迎来了温州地区的一批新兵。这些来自改革开放前沿的“新生代”,能否为“猛虎”添翼?期待的,观望的,审视的,疑惑的,各种各样的目光都在他们身上聚焦。

战士冯温,是一个精明的小伙子,在家是包工头,跑过3年生意,走南闯北10多个省市。平日里,他的确有点爱出风头,班务会上发言滔滔不绝,有时还批评班长训练方法呆板,不讲效益,弄得班长、排长都不想要这个兵。一段时间,连队每天组织两次5公里越野,他到连部提意见:“这是蛮干,不符合人体肌肉生长规律。你们懂不懂人体运动学?”此事在军营引起轩然大波。有些干部认为,像冯温这些经历比较特殊,入伍前打过工、炒过股、跑过买卖的兵,必然受到负面影响,沾染了一些不良习气,成为消极因素的“传播源”,应把他们列入防范对象。朱本林感到,产生这种偏激的认识,主要还是封闭时期形成的观念在作祟,把单纯当成纯洁,认为战士思想越单纯越好;把见多识广等同于受侵蚀多,认为生活经历越简单越好;把个人需求看作个人主义,认为个人欲望越小越好。因此,矫正干部的视角,用新的眼光看兵用兵,是市场经济条件下部队思想政治工作面临的一个新课题。“怎样看待冯温?”“冯温爱提意见是不是多事?”“是冯温怕苦怕累还是我们看人的观念有问题?”朱本林组织的新兵营干部会就此讨论得异常热烈。有的认为,冯温具有较强的组织管理能力,军事技术拔尖,用好了,可以带动一大批人;也有人认为,此人不可重用,否则,会毁掉一个班。一番激烈的争论后,朱本林引导大家形成共识:关键是我们带兵人要引导好这批兵,避其所短,扬其所长。大家对小冯的积极性和关心训练的急切心情有了一个较为正确的看法后,朱本林亲自找冯温谈话,对他的民主意识和主人翁精神给予充分肯定,同时严肃指出他爱嘲讽人的缺点。冯温口服心服,主动作了自我批评,缓解了同班长排长的矛盾。一年后,冯温当了二班班长。他根据人体运动学原理改进5公里越野训练,使全班训练效益大增。二班的5公里越野在集团军考核中获得全优成绩,前12名中有10名是冯温所在班的。用强有力的思想政治工作矫正干部看兵用兵的视角差,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朱本林经常抓住一人一事,让全团干部反复讨论、剖析,摒弃偏见,换上新眼光。温州籍新兵陈楠入伍前是个体婚纱影楼的小老板,摄影专长被发现后,朱本林把他要到了政治处搞报道。去年,小陈共有30多幅反映部队工作的图片被军内外报刊采用。还有两名入伍前在广州、深圳经营电器的温州籍战士,也被朱政委“请”到了团电教中心,现在已经成为多媒体软件制作的人才。据统计,团里现任报道员、摄影员、摄像员、微机操作员全部都是温州籍战士。有特殊经历的兵造就了他们的特殊专长、向困难挑战的心理素质和务实创新的精神,重要的是对这些优点进行“深加工”,使其在部队建设中发挥更大效能。这就是朱本林对特殊经历战士的根本态度。

站出来接受挑战是胆识,“毛遂自荐”被赋予时代精神

1997年,运输股空缺一个运输助理员的位置,团党委研究了一段时间还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在这时,刚从守备某师交流过来的排长周克军来到朱本林的办公室推荐自己:“政委,你要是把我放到运输助理员的位置上,我一定能干好。”然后,他谈起车管专业知识和车管工作建议,谈得头头是道。周克军汇报完就走了,思考却留给了朱本林。市场经济是一个竞争的时代,积极进取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部队干部的任免由组织决定,毛遂自荐又该怎么看待?联想到周克军平时的表现,朱本林认为有勇气站出来说自己行的人,至少有三个方面值得肯定:出发点是为了部队的长远建设,不是跑官要官;有抱负,想多干事业;自信,相信自己的工作能力。带着这一认识,朱本林在常委会上郑重地将此事摆出来让大家议一议,结果有人道出了顾虑:周克军毛遂自荐是不是想出风头。朱本林针对异议谈了自己的看法:对毛遂自荐不能戴有色眼镜,用人应避免求全责备。周克军有转业的想法,但他工作照样干,并且能够勇敢地站出来接受挑战是一种胆识,要加以保护。朱本林终于为周克军争取到施展才华的空间。几年来,周克军靠过硬的车辆修理技术这一项就为团队节约经费7万余元,人送外号“周高工”。1998年部队接到抗洪命令后,周克军仅用47分钟就调动97台车辆整装出动,整个抗洪期间没有一台车辆因故障而贻误战机,有力地保障了“老虎团”的抗洪战斗。后勤处军需股长空缺,军需助理员林润哲找朱本林谈了个人的想法,提出全团“两业”生产存在规模过大的问题,并提出了“压缩养殖规模,增加种植品种,加大科技投入,加强管理,提高效益”的思路。虽然他没有说明自己想竞争股长,但朱本林还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觉得他善于调查研究,抓“两业”生产的设想符合团队实际,应该考虑放手让他去干。经政治处考核,团党委研究决定,提拔他当军需股长。当年,团队“两业”生产纯收益16万元。年底,总后军需部领导前来调查,认为全团战士平均营养摄入量排在全军前列。并非每个毛遂自荐者都能在朱本林那里领到“通行证”。有个副连长自荐当连长,朱本林到营连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主观愿望是好的,客观条件不具备。一天晚上,这名副连长来到朱本林家,趁朱本林不在家偷偷留下一个钱包。第二天,朱本林将钱如数退还,同时告诉他,素质是竞争最好的“通行证”。通过这件事,朱本林对区别“跑官要官”和“毛遂自荐”格外慎重,潜心钻研,在思想政治工作中,总结出“看素质、看群众基础、看动机、看一贯表现”的识别方法。近3年,由团党委集体考核任用的十几名毛遂自荐干部,都在本岗位上成长为称职干部。

大学生干部敢讲真话发表意见,有棱角的干部未必不是好干部

随着军队现代化的进程,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干部步入了军营。如果把携笔从戎的大学生比作“鸿鹄”,那么朱本林培养使用高学历的人才,不啻是将他们放飞蓝天。如石击水,团里准备提拔三炮连排长杨洪军任连长一事引起争论。“他在工作中时不时地给领导提个意见,有时甚至顶撞领导。”这是一部分人的意见。“杨洪军是大学生干部,军事素质好,工作能力强,他对领导提意见,发表自己的见解,说明他有思想、爱琢磨,出发点是好的。”这又是一种意见。争议像一道课题摆在朱本林面前:从大学生到普通一兵到合格军队干部的转变,大学生干部有先天的不足是可以理解的,我们不能脱离这个现实去认识问题。留住人才,培养人才,是我们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常委会上,朱本林同意杨洪军当连长。杨洪军上任前,朱本林又同他进行了一次长谈,要他“加强思想改造,身在兵中,兵在心中”。当连队建设有难题时,朱本林又帮他分析原因,制订措施。在任连长期间,杨洪军大胆创新,科学组织训练,彻底改变了连队后进面貌,使连队连续3年被上级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队”。全团第一个研究生周玉印,就在即将研究提升他当营长时,他却因新装备训练中的一个问题,当着众人的面和上级机关有关人员“争”了起来。事情反映到常委成员那里,研究提升的时候大家都相当慎重。朱本林在常委会上谈了自己的看法:人才乃兴军之本,关系到部队现代化建设成败。要走精兵之路,实现科技强军,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就得重视人才的培养使用。周玉印面对不符合新装备训练规律的做法敢于发表自己的意见,是坚持原则敢说真话的表现,是对工作负责的品格,比起那些只知道迎合奉承、唯唯诺诺的行为要可贵得多。常委们终于统一了意见。周玉印当营长两年来,大胆改革,使全营的特训、夜训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多次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战备现场会、通信自动化指挥系统开设等任务。近年来,朱本林和团党委针对大学生干部的特点,分工党委成员同他们结成帮学对子,有目的、有重点地教育培养,帮助大学生干部尽快完成角色转变。朱本林还努力营造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氛围,对那些学历高、有发展后劲、有创新意识、有求实精神的干部,予以优先提拔使用。目前团队8名营级主官,有7人是大学生。

适应时代发展,思想工作就有新方法

不墨守成规,思想新,也喜欢创新,这是朱本林做思想政治工作的又一特点。“他有点子,靠的是丰富知识支撑。”某集团军领导如此评论。那年,当“老虎团”官兵在兴奋中接过高技术装备时,有些政治干部对如何做好科技兴训的思想政治工作有些茫然,部分人的观念、方法还停留在“老一套”上。有位指导员在实装演习进入倒计时阶段,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只好跑到炊事班帮厨。像这样在关键时候找不到位置、插不上手、说不上话的政治干部在当时并非个别!朱本林心里很不平静:过去演兵场大都是摸爬滚打,政治干部靠一张嘴,现场鼓动就可以做好工作;现在可不同了,训练中战士端坐微机前,指挥所有时静若图书馆,再喊再叫就会给操作带来干扰。政治工作的方式方法不改革不行了!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实行科技武装。动员大会上,朱本林动情地说:“我们政治干部如果不懂军事高科技知识,就会砸了你的形象,失去你的地位!”于是,没有硝烟的冲锋开始了。朱本林又一次无声地走在了前面。他每天至少挤出两个小时读专业书,积累了近百万字的资料;厂家派来指导工作的工程师,部队新分来的大学生都成了他的老师。他和军事干部一样,在大操场参加上级组织的专业技术考核。在朱本林的带动下,全团98%的政治干部达到了解新装备专业技术、了解本单位的各门专业、熟悉本单位的指挥程序。政治干部在由外行变内行的实践中,创造出“小而精、活而实、快而准、细而巧”等20多条适应科技练兵特点的政治工作经验被上级推广。从拼体力到练智能,训练场上的变革,给做好科技练兵中的思想政治工作提出了新课题。解决新问题的办法哪里来?朱本林在一篇文章中写下这样的话:“到科技练兵场上去寻找新办法。”他每年泡在训练场上的时间都在140天以上,把指导员带到训练场这一个大课堂去备课,使思想工作的及时性、有效性大大增加,讲课内容也变得鲜活生动。朱本林注意发现新情况,总结规律。一次,他在和官兵实行“五同”中了解到,有些战士因文化程度低对学习高科技产生畏难情绪,找领导要求当炊事员或去喂猪。再仔细一调查,这种“宁肯累身子,不愿累脑子”的现象,在干部中也存在。问题被朱本林提上了党委会,大家研究这一新情况。凝聚着集体智慧的新招数很快出台了。他们在全团进行了一个月的科技兴训思想发动,围绕带有普遍性的14个问题展开大讨论,重奖了一批学高科技、钻高科技的先进典型。朱本林还建议团党委以营为单位分别开办了高、中、低文化补习班,团开设了科普知识讲座,对技术骨干进行超负荷全封闭式培训,把所有尖子都培训一遍,使难题迎刃而解,形成了正确的科技练兵导向。在当今知识信息飞速发展的时代,层出不穷的新情况、新问题,时刻影响着官兵思想观念的变化,给思想政治教育快速反应能力提出了挑战。朱本林对政治工作已取得的成果没有陶醉,他又思考着怎样为思想政治工作插上高科技的翅膀。从1998年10月开始,团里压缩其他开支项目,先后两次从家底费中挤出经费,建立团营连三级网站,并在沈阳军区率先实现了营连上网。朱本林充分运用网络,组织简便、形象直观的特点,针对国际国内形势、理想信念、军事斗争准备、改革调整等重大问题和经常性的热点问题,展开短、小、活、实的“疑难答辩”、“专题讲座”等教育活动,快速及时化解了官兵的思想疑虑。去年3月,朱本林又在网络开展“周有团新闻、月有焦点话题、季有专题评述”活动。即每周有教育价值的好人好事、本单位工作动态编辑整理向全团播放一次;每月针对官兵关注的热点问题,组织官兵进行一次讨论;每季度针对国内外有重大影响的事件,组织进行一次评述。这些快捷、简便的教育活动,及时引导官兵倡导什么,反对什么,使官兵始终在正确舆论氛围中熏陶。战士们说:“朱政委牵头创办的‘三有’使我们开阔了视野,增长了知识,是引导我们成长成才的导航灯。”

物质利益原则能出战斗力,红军团队也要“活出质量,玩出文明”

文静而不失英武之气的修理所所长王敬良,是大家公认的“技术革新迷”。正是这位团党委倾注心血培养的好干部王敬良,获物质奖励时要求退还。原来,王敬良自行研制各类器材42件(套),获军区学雷锋银质奖章,立二等功一次。朱本林建议团党委为其提前晋职,并优先安排一套住房。王敬良的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为了不让他工作分心,朱本林还安排将他的孩子送到沈阳大医院进行手术,并补助了上万元医疗费。王敬良喜事一个接一个,可风言风语也随之而来:“这名和利咋都让他一个人得了?”面对议论,王敬良六神无主,尽管家中住房条件差、经济困难,他还是咬咬牙,找到朱本林恳切要求退房和退医疗补助费。朱本林清醒地意识到,物质利益原则的重要性有目共睹,但一涉及到物质利益问题,就容易引起一些是是非非。看来,物质利益是一根敏感的“神经”,梳理好这条脉络,是加强市场经济条件下思想政治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于是,他建议团党委召开军人大会,讲讲放开眼界看物质利益的原则问题。会上朱政委作的《全面地理解物质利益》的讲话,赢得了官兵阵阵掌声。他最后旗帜鲜明地说:对立功受奖者患“红眼病”,是落后观念和不健康心理在作怪。一个风气正、素质好的部队,就应当让有功之臣理直气壮拿重奖!近几年“老虎团”大力发展农副业生产创效益百万元。一场与现代物质文明相适应的“温暖工程”,在朱本林和党委“一班人”的指挥下拉开了帷幕。有人提醒,松软的床垫上能睡出战斗力吗?红军团队吃苦耐劳的艰苦奋斗传统会不会在闲情逸致的花丛漫步中迷失?对这样极为普遍的“过敏”反映,朱本林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先后到4个地方企业和8个不同类型的部队作调查。他向党委“一班人”介绍了自己的调查感受:艰苦奋斗的含义在于奋斗,物质利益原则的恰当运用,是做好新形势下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原则。朱政委的一席话,说得大家茅塞顿开。“活出质量,玩出文明”是朱本林运用物质利益原则的基本思路。在东北工业大学、黑龙江农研所专家教授的帮助下,团投资26万元建成了集电脑温控等为一体的“北方第一棚”和电脑蔬菜保鲜库。官兵一年四季都能吃上哈密瓜、伊丽莎白瓜、珍珠柿子等名贵瓜果和新鲜蔬菜。去年,团里又投资数十万元,建成了集桑拿、按摩、健身器械运动于一体的现代浴池,定期向官兵开放。如今现代生活的康乐方式,官兵们大都不出营区就能享受到。团队的大门既是一支部队的窗口,也是对外展示的第一形象。因大门修建年头长,早已破旧,几年下来的整修费用足够修个像样的大门。朱本林请来哈尔滨建筑大学专家设计,并建成与整体营区协调的颇有风格的大门。朱本林认为现代军营既要有阳刚之气,又要有恬静之美。为此,他和党委“一班人”在闲置的小块地上进行绿色覆盖,引进了生长期长、色泽鲜明、观赏性强的美国早稻禾草和19种树、20多种花。还利用大门旁的一块废地,开辟出有数十种花草树木、十余座假山、亭台石凳甬道组成的近千平方米“军营花园”。如今绿油油的树木草坪和芬芳四溢的花丛,成了官兵工作之余休息养身之地。为让官兵更真切地感受到自然景色之美,朱本林带领政治处的同志将过去“请勿践踏草坪”、“不准跨越栏杆”的警示标识,改为“小草微微笑,请您走大道”等既文明又温和的用语。置身于中,扑面而来的是军营风景美、官兵心更美的气息。夜幕下的“老虎团”营院风景独好,战士们自己动手制作的以导弹、飞机等装备为背景和以长城、天安门为主体的雕塑,在镭射灯的照耀下相映生辉。在加大环境建设的同时,朱本林也注重让官兵“精神充电”。他亲自出面多次请来黑龙江歌舞团、曲艺团、话剧团、京剧团来部队为官兵专场演出,还组织官兵到黑龙江歌剧院接受贝多芬交响曲等高雅艺术的熏陶。朱本林运用好“物质利益原则也出战斗力”的观点先后得到了印证。在’98松嫩两江抗洪抢险中,全团官兵转战千里,七战七捷,被人民誉为“铁军”。去年冬天该团接受了光缆施工任务,在零下20多摄氏度的严寒中,官兵们共啃掉沼泽地、风化石和穿越公路的“硬骨头”任务54公里,在10天内完成了25天的任务。今年初,一场罕见的大雪覆盖了冰城,全团官兵紧急出动,24小时就清除了关键部位的积雪,冰城人民再一次真切地感受到“老虎团”官兵的虎虎威风。

(刊《》2000年5月11日一版头条)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