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搏长空五分钟

——记刘晓莲机组遇险迫降成功的事迹

发布时间:2011-12-11 22:32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徐生

核心提示:

1982年9月20日,武汉部队空军航空兵某团女机长刘晓莲和机组六位同志,在完成一项转场任务后,驾驶一架中型运输机返回部队。

  上午九点三十二分,飞机离开跑道,昂首冲上七百米的高度时,突然发生了意外事故。机组人员感到飞机剧烈震动,眼前一黑,都昏晕过去……

  刘晓莲第一个醒过来。她不顾腿伤,从右边的中央操纵台上一跃而起,坐回左边的机长位置,双手紧紧拽住驾驶盘,将临近失速的飞机奋力改平。这时,座舱里烟雾弥漫,各种仪表大部失灵,发动机油门杆失效。强大的气流夹着液压油劈头盖脸地向机组人员袭来……情况万分危急!

  在严峻的考验面前,刘晓莲镇定自若。她靠平时练就的过硬的驾驶技术,很快做完了紧急处置的准备工作。

  与此同时,脸和腿多处受伤的空中机械师魏成景,已经脑震荡的右座飞行员常继堂,左腿扭伤的领航主任胡兴元,左腿被打断的通信长蔡新成等陆续苏醒过来。他们忍受着剧烈的伤痛,在短短的十几秒钟内各就各位,采取一系列措施配合刘晓莲控制飞机。常继堂一边帮机长操纵,一边提醒机长:“保持好飞机状态。”魏成景立即检查飞机,大声报告机长,“发动机、机翼、尾翼都是好的。”胡兴元迅速判明位置,引导飞机加入航线。这时,由于内外联络均已中断,刘晓莲无法正常下达命令。但是,机组的同志们配合得象一个人一样。看着这些坚守岗位、团结战斗的战友,刘晓莲心中涌起一股热浪,坚定了把飞机安全驾驶回去的信念:“人在飞机在,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一定要保注人民的财产!”

  飞机在继续下降。驾驶舱前风挡玻璃被一层血浆似的红色液压油粘满,刘晓莲看不清地标地物,更为严重的是,机体发出“咔吧,咔吧”的响声,机体抖动得越来越厉害,象一匹脱缰的野马忽升忽降,时左时右,难以驾驭。刘晓莲和常继堂清醒地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一定要尽力保持飞机的平衡和高度,防止撞山;同时要迅速找到机场。他俩咬紧牙关,忍住剧痛,四只手象四把铁钳一样,紧紧押在驾驶盘上;四只眼睛象四部雷达,时而密切地注视仅有的几块仪表的变化,时而仔细地辨别地标地物,根据对机场位置的记忆寻找跑道……

  九点三十六分,一条灰白色的跑道出现在机翼前下方,刘晓莲果断下令:“放起落架,准备迫降!”魏机械师跑到后舱去开主起落架放下机械手柄,但是这个平时一拉就动的手柄,由于机身变形变得象被钉死一样,一动不动,他焦急地报告:“主起落架放不下!”

  “怎么办?”刘晓莲问自己,在跑道上追降么?不行,兄弟部队的飞机正在起降,飞机上还有刚加注的燃油,一旦机身按地就可能起火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复飞么?跑道延长线上是山,附近有厂房村庄,飞机带这样大的故障复飞,一旦坠毁就可能给群众造成重大伤亡。她决定在跑道侧方的草地迫降。她和常继堂一起,蹬舵压杆,使机头对准草地。这时在后舱的机械员宋春明、特设员张殿义互相配合,克服困难,终于将主起落架放了下来。

  飞机离迫降场越来越近,一百米,五十米……刘晓莲沉着而准确地操纵飞机,在高度约十米时当机立断:“关车!”魏机械师迅即关车。飞机失去发动机动力的推动,象一只挣断拉线的风筝,忽忽悠悠地向草地飘落下来。

责任编辑: 记者部网络组

【上篇文章】生命在平凡中不朽
【下篇文章】扬威国门的“铁班子”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