谱写在“生命禁区”的壮歌

———记空军某部“甘巴拉英雄雷达站”

发布时间:2011-12-11 22:37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徐生

核心提示:

这是一座在地图上没有任何标记的山———甘巴拉山,它傲立于喜马拉雅山雪峰之北的云雾之中。

  不久前,我们登上甘巴拉山,采访了巍然屹立在这里的世界最高人控雷达站。

  科学家们断言:人类到了海拔4500米以上,将无法定居生活。然而,空军某部雷达站的一代代官兵在这“生命禁区”里,用青春乃至生命谱写了一曲曲可歌可泣的壮歌:29年间,保证雷达正常工作20多万小时;安全引导军航、民航、国际航班、党和国家领导人专机22万多架次;优质情报率始终保持在98%以上;连续15年被上级评为优质雷达情报连,先后荣立集体二等功、三等功。近日,中央军委授予他们“甘巴拉英雄雷达站”荣誉称号。

  顽强扎根生命禁区

  越野车在悬崖陡壁的盘山道上拐过199道弯,把我们送到了海拔5374米的甘巴拉峰顶。我们很快就尝到缺氧的滋味:双腿发软、胸闷、头痛、嘴唇发紫,说话上气不接下气,一步三喘。

  在采访中,官兵们向我们讲述了这里恶劣的自然环境:每年8级以上大风要刮9个月,雷达天线被吹得倒着转,房顶被掀掉是常有的事。除了风大,就是严寒了。甘巴拉每年无霜期不足4个月,冬天最冷时在-35℃。山上没有水源,生活和工作用水都要靠水车从拉萨送上来,放在蓄水池里。因海拔高,空气稀薄,紫外线格外强烈,能灼伤人的皮肤。甘巴拉雷达站官兵面临的最大困难,要算是严重的缺氧。这里的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50%。从医学上说,这样恶劣的环境,人体是难以适应的,在这里生活,就得开动人体的代偿功能,通俗地说,就是加速消耗有限的生命。这就是“生命禁区”的真正含义。

  我们询问过雷达站的官兵:“你们是怎么到甘巴拉的?”回答惊人的一致:主动申请来的。如果说,主动申请上甘巴拉这种举动还包含着年轻人的热情和幻想,那么,到了甘巴拉后,面临的才是真正的考验。

  现任站长刘世国,本来是天之骄子———飞行员,停飞时,报考了雷达学院。毕业时,又主动申请进藏。从天上到地上,从驾驶飞机到引导飞机,他不仅经历了所有甘巴拉人都曾遇到的磨练:大风,缺氧,严寒,还独自品味了飞行员生活和甘巴拉生活的不同滋味……当组织上派他到雷达站当站长时,他第二天就上了甘巴拉。这一年,他上阵地27次,在山上住了150天。

  雷达操纵员许正兵,中等个子,聪明活泼,两只黑溜溜的大眼睛格外惹人喜爱。第一次上山,他头昏、呕吐、脸色发紫,心跳加快,不得不下山住进医院。

  1989年1月10日那天,是许正兵出院后的半个月,当他再次登上山顶时既兴奋又紧张,心想还会像上次上山那样吗?事实上,严重的高原反应还是无情地折磨着他,又一次出现头痛,胸闷,气短,无力……他诅咒这该死的高原反应,也痛恨自己不争气的身体。总值班员要他跟拉水的车下山,他死死抓住床沿,流着泪恳求说:“让我再呆两天吧,听老兵说,挺过一周就没事了。”

  谁能想到,到了13日早晨,这位可爱的小兵就再也没有醒来,把18岁美好的年华永远献给了甘巴拉。

责任编辑: 记者部网络组

【上篇文章】晚霞如火映来人
【下篇文章】群英雷场铸丰碑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