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喇昆仑擎旗人

记忠实实践“三个代表”的新疆军区边防某团政委卫庆荣

发布时间:2011-12-11 22:40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徐生

核心提示:

1998年7月,军委主席江泽民视察驻新疆部队时,高度赞扬了卫庆荣所在边防团官兵无私奉献的精神。他说:新疆军区有个神仙湾哨卡,海拔5300多米,“氧气吃不饱,夏天穿棉袄,天上无飞鸟,风吹石头跑”,我们的战士长年驻守在这样的地方,了不起啊!我们应该向他们表示敬意!我们现在有些人只知道过安逸的生活,不知道忧患,只知道自己过的生活,不再知道我们之所以有这样安全、稳定的环境,正是因为有我们战士所做的牺牲,他们奉献的不仅仅是青春年华,而且是用自己的生命在守防,海拔5300多米,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

———题记

喀喇昆仑山,共和国西部的雪域边关。这里,极度缺氧,终年封冻,成为世人难以涉足的“无人区”和“永冻层”。

初夏时节,记者一行背着氧气瓶,一步三喘,登上了世界最高驻兵点、海拔5380米的神仙湾哨卡……再往西行,便是著名的地图山。这里因为只有海拔高度,没有山名,于是用战士们在山上垒起的中国地图为名,称其为“地图山”。

边防某团政委卫庆荣再一次来到这里,与战士们一起为这块神圣的国图刷上新漆,添上新装。任团政委6年,卫庆荣每年都要来这里为这幅地图刷漆。战士们对记者说:“在雪域高原,一看到这幅地图,我们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卫庆荣“润物细无声”的思想政治工作由此可见一斑。

在雪域高原采访的日日夜夜里,尽管缺氧使记者胸闷气短、头痛欲裂,但卫庆荣的感人事迹深深地打动着我们的心,让我们忘记了高山反应带来的痛苦。

“我是团政委,危险关头大家看我的”

喀喇昆仑山被称为“万山之母”。因高寒缺氧、山高路远、雪大沟深、险不可测,使一大片国土成为千百年来没人涉足的“无人区”。对“无人区”进行冬季勘察的任务被赋予边防某团。卫庆荣说:“夏季勘察是我带队的,这次,还是我去!”

闯“无人区”,有六把“钢刀”架在官兵们的脖子上:雪崩、塌方、暴风雪、缺氧、感冒、野狼。每一段行程,都是一次生死考验。

在经过一段险路后,一名驾驶员后怕了,对卫政委说:“你给我怎么处分都行,这玩命的活我不干了!”卫庆荣没有批评他,而是说:“有我在哩!你怕啥呢?”崎岖的峡谷还未走出,漫天的大雪又不期而至,冻得大家直打颤。仰望雪峰,一种不祥的预兆涌上卫庆荣心头:雪崩来了!他急令官兵快往前冲,自己断后。说罢,地动山摇的巨响紧跟着传来,雪崩把断后的卫庆荣击出老远,将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他手中的拐杖被抛向空中,掉进万丈深渊。官兵们赶紧回头把他拉起来,他抖抖身上的雪,笑着说:“没事,马克思还没让我去报到哩。”

要到“无人区”,必须通过冰峰林立的6座达坂,而每个达坂的拐弯处路面太窄,有的地方不足半米,唯有开山炸石,拓宽路面,才能让汽车通过。卫庆荣对官兵说:“炸山开道我还在行,我上,你们就地休息。”一些官兵要跟着去,卫庆荣却说:爆破是件非常危险而且技术要求很高的工作,你们都没当过工兵,万一出个事,我怎么向组织和你们的父母交待啊!整整一天,爆破声撼天动地,而每次爆破过后,官兵们的心都被揪得喘不过气。傍晚,一身血迹的卫庆荣回到宿营地,没有说几句话,倒下就睡着了。他只字未提炸山开道那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面。

———在打第二个炮眼时,由于绳子滑落,卫庆荣掉进了雪沟,好在绳子是慢慢滑落下来的,他的生命是保住了,可从雪沟往上爬却整整用了4个多小时。

———第5次爆破后,他在撤离时被绊倒,一块石头砸在他的安全帽上,他顿时昏了过去,醒来后还血流不止。他包扎了一下,又继续打眼放炮……

记者在河尾滩见到了卫庆荣。高原的风雪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印记:头发稀疏,背已微驼,皮肤黝黑且粗糙。采访中,他多次讲到的一段话,深深地撞击着我们每个采访者的心扉:“有人感言,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呆住就是英雄好汉,就是奉献。我不这么看,白吃苦,守摊子,熬岁月,算什么英雄好汉?共产党员应苦得有价值,苦得有作为,苦中建功业。”这次勘察,卫庆荣和官兵们开创了冬季进入无人区的先河,汇编出《防区兵要地志》一书,为制定这些地区的管控方案,提供了翔实可靠的第一手资料。

责任编辑: 记者部网络组

【上篇文章】群英雷场铸丰碑
【下篇文章】生命为党的事业燃烧

【相关文章】

我要评论

已有0人参与

用户名其实注册并不复杂

密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