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漫步深秋

发布时间:2011-08-05 17:51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徐叶青

核心提示:

    在羁压心情的夏天,深秋是一种期待;在封冻思维的严冬,深秋是一种回味,一如步入深夜的老牛,依然反刍着黄昏的厚重。

    蜗居鳞次栉比的楼群,穿梭绚彩夺目的尘事,总会在红叶飘零的深秋顿首驻足,以空灵的姿态去领悟深秋的博大、无私、空旷与悠远。便会有透彻的心灵去经略深秋的真实。

    虽没有春天的鲜花烂漫,没有夏天的百类争鸣,没有冬天的庄重安祥,深秋除了奉献人们以枝头沉甸甸的笑容外,也以大气磅礴的姿态奏响了精神上的精谧旋律,以流水状酿造了一坛濯洗心灵的醴醪。

    漫步深秋成了一种掸之不去的感觉。

    漫步深秋吧,可以是一片桦林,可以是一块草地,可以是一堆乱石,或伴着愁云惨雾的秋风秋雨。漫步的轨迹会如同一个历史长巷,为你展示古楼兰沉沙折戟、峰火台上的四起狼烟,还有那尚未远去的鼓角争鸣。听,腾王阁的烟波浩淼,“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是否还是英年早逝的王勃在呜咽如初?这不是秋瑾正在豪吟“秋风秋雨愁煞人”吗?

    风吹琵琶,雨打芭蕉,一把破琴一张古筝,凉亭外的油布伞还在守候远去的主人。体味深秋的凄凉,捧读那正让千万人动容的《死亡日记》,生死莫过于人生两个驿站,世事纷争、荣辱得失、生命长短,对于你,或许在顷刻间变得坦荡从容。风雨中,那人正“老去功名意转疏,独骑瘦马取长途”。

    你爱过吗?有人将深秋喻作爱之墓,生枯纳朽、劳燕分飞;有人将深秋看成爱之归宿,双叶飘零、彩蝶作古。无论牵手与别离,无论狂爱与愤懑,深秋的伟大风骨便在于:无言却悲壮地谢幕,于深沉之中包蕴人间爱恨。她不是将这一切简单地向冬季交接,她懂得放弃,懂得收藏。也许藏雷纳电的爱正在她腹中孕育。我常想:深秋莫非亦是爱之起点?

    漫步深秋,看那一池秋水,托两支折冠败腰的残荷,正以圈圈涟漪为密码,坚强而执著地解读着爱情的力量。其实,无论是刚失去抑是正拥有,只要心中有爱,我们何必因爱而作彼此的伤害。只要守住自己的那方精神家园,深秋赋予我们的,将不仅是果实。诚如冰心老人所言: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得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有泪可落,也不悲凉。是谁在说深秋的意境仅是凄凉?深秋,使爱更从容┄┄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上一篇文章】以玫瑰的名义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