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记者人格记者谈”

香不是味道,是正气

最新作品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徐叶青2012-11-27 19:21编辑:邹菲

【记者感言】央视主持人柴静面对清华学子曾如是表达:“和尚和记者都是需要能自持的行当”。不可否认,媒体的价值正在日益扩大化,要不,央视广告能一拍就是几亿几十亿?要不,有人专门针对微博成立营销公司专门为人发广告?但是,无论时代如何斗转星移,媒体从业人员还得守得住自己的“球门”,千万不能心思歪了,把公家的资源当成了个人捞钱的阵地。怕就怕和尚把持不住,一边念经,一边往口袋里装香火钱。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记者 徐叶青)男人很少用香,倘若用香,难免有怪嗔之嫌。但是,男人不应离开香,甚至应终身与香为邻为伴。

香的确是优雅,丝竹之间,升腾的香,千百年来也成为音乐的重要组成部分。倘若浑身异味难闻之士,纵抚得一曲高山流水,恐也难博得赞赏。由此,我不免想记者人格,纵写得妙笔生花,却人格缺陷,同样不得赞赏。

由此看来,香是品格,不可或缺。

爱香,首先得闻香,常闻之,才能沁入体肤,内化为体香。近来与一位退下来的老首长聊天,发现他日日沉于墨道,习于书法,游于毫笔。他说,习书习画者趋多,然我习书非交接权力后的无聊,而是突然洞悉了墨香之道——那浓浓墨香之间,流淌着淡定、守静、寡欲甚至正气,书法的黑白仅是色彩,其散发出来的墨味却是一种高贵的品质!

爱香,还得用香,常用之。近日读书,说古代高僧阅经之前,必先洗濯净身,再用香水涂至大臂,再去取经书诵读。如此繁缛细节似乎令人不解,但在高僧心间,这是对佛道的最高尊重。

哲人把我们头顶头空分法律和道德两大至高,足见品质与道德的地位之重,而这正是一个人心底对“香味”的尊从。不仅做一个有品位的人,还需做一个有香味的人,佛家与哲人似乎在一点上保持了高度统一。

一位作家,每每深夜提笔笔耕之前,必先燃一柱沉香,袅袅烟香之际,佳作不断。他言:燃香并非为了“室香”,而是为了“心香”,告诫自己把心放回到心的本位,端正了心,才能写出心语。

大凡是记者,都经历过思想见于报终端的欣喜与成就,那一张张散发墨香的报纸不仅给了我们立身做人的、成家立业、受人尊重的资本,更给我们借助媒体平台传道解惑的机遇,名记者名编辑由此不断涌现。

问题的关键是,手捧散发墨香、署有自己姓名的报刊,是否就意味着品格有香?

闲来无事时,看了一期关于收藏的电视节目,面对一只古代燃香的香炉,一位嘉宾将之价值置于香味价值之下:只要有香,哪怕是一只赝品香炉又何妨,怕就怕在香味有假,真若如此,香炉再名贵又有何意义?

在香料中,我有点偏爱于沉香。喜欢的不是它本身独特的香味,而是它的作用。正如《日华子本草》解释道:“调中,补五脏,益精壮阳,暖腰膝,去邪气。止转筋、吐泻、冷气,破症癖,(治)冷风麻痹,骨节不任,湿风皮肤痒,心腹痛,气痢。”可见,此香具有医效,可以让我们摆脱那些灵魂不适。

中医还有一味药,名为藿香,此药功能为“正气”。但凡人生病,大凡离不开邪气压倒了正气,而正气不足则是导致外邪侵袭而发病的内因。所以此刻,藿香则能发挥驱邪之效,香的功能便成为了正气良药。

对当下风气,我不敢一叶见秋,断言物欲横流,但一个不争的时实却客观存:即便是从事意识形态工作的记者,多多少少也染上了“物质气息”,少数人体内无香、身边无香。

人生其实就是一段线,这头是香味,那头是异味,离香味远者,必离异味近。于是,一个个深夜,我常常警醒自己:抛弃那些杂念和行为吧,向香味滑翔吧!

前些日与中国书法家协会一位理事品茗叙旧,书法家提笔赠墨宝一幅:“高品质做文、做高品味做事、高品格做人”。墨香飘散间,获一心得:我们在的媒体是国家和军队资源,这个平台不是我们捞取个人利益的名利场,需要我们把报纸的墨香内化为记者个人的“体香”,别辜负了记者的名头——香不是味道,香一种正气!

【个人简历】 

徐叶青,军事学硕士,解放军报社总后勤部分社记者。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历任文书、师团级机关干事,先后任职于第二炮兵《火箭兵报》、第二炮兵政治部政治工作研究室。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参加了抗击非典、抗震、抗洪及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等非战争军事活动。有作品散落于《读者》、《青年文摘》、《作家文摘》等刊物。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