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心,奋发有为的不竭动力

——追踪成都军区五位优秀大学生干部成长轨迹

发布时间:2011-07-25 02:34    来源:    作者:

姚 蓉 本报记者杨 彪

核心提示:携笔从戎的地方大学生科学文化素质很高,但军事技术、带兵管兵的能力却是他们的弱项,这就要求大学生们要不断学习,甚至是从头学起。

  地方大学生干部已成为部队信息化建设的人才群体,新型军事人才的重要来源。

  为追踪了解地方大学生成长的轨迹,10月,记者走近成都军区五位优秀地方大学生干部,听他们讲述自己5年、10年、20年的军旅成长史。他们的事迹,集中反映了军队接收培养地方大学生工作的丰硕成果,生动再现了当代大学生携笔从戎、建功立业的良好精神风貌。

好男儿当驰骋沙场建功立业

    

    从小学到大学,经过级级考试、层层选拔,五位大学生可谓学富五车,具备了相当的知识和才华。当大学毕业面临人生重大选择时,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军营,先后展开了自己多姿多彩的军旅人生。

  五位大学生中最早携笔从戎的解德高,现担任某边防团团长,负责守卫着数百公里边防线的安全。1983年,他毕业于云南工学院。就在这一年,中央军委为改善我军基层干部的知识结构,决定特招部分地方大学生充实基层一线,当连长、排长带兵。热血沸腾的解德高得知消息后,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穿上绿军装保家卫国可是他儿时的梦想。他压根没想到,大学毕业时,这个梦想居然还能实现!

  然而,听说解德高要去当兵,周围的许多同学朋友却不太理解。那时,大学生被称为“天之骄子”,尚未毕业就有许多单位来抢。一些看好解德高的单位来挽留,被他一一谢绝了。一些亲朋好友劝道:“现在国家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你这样的专业,很多单位正缺呢,到地方几年就挑大梁了!”。有的说:“云南前线还在打仗,要上了前线,炮弹可不长眼睛啊!”。解德高的父亲也很不理解儿子的选择,埋怨道:“现在是致富时代,你还去当啥兵啊!再说,你走了,我和你妈今后年老多病怎么办?”

  面对责难,解德高向母亲求助。因为解德高知道,母亲最理解自己。解德高至今清楚记得母亲的话:“妈虽然识字不多,但晓得解放军好,要去就干出个名堂来!”

  “好男儿当驰骋疆场建功立业!”解德高写下从军的第一篇日记,打起大学里简单的被装和满满一箱书籍来到军营当上了炮兵排长。

  比解德高晚15年入伍的王开钊,1998年毕业于贵州大学计算数学与应用软件专业。虽然年代不同,但同为热血男儿的他从军路却十分相似。

  王开钊的家就在县武装部旁,这让他从小就看着一批又一批青春男儿披红戴花,英姿勃发开赴军营。到了八十年代初,他的家乡出了个全国战斗英雄张大权。张大权的战斗故事强烈感染了王开钊,使他立志长大后要当一名解放军战士,并要当英雄模范。

  大学毕业时,王开钊主动放弃到省直机关、电信、邮政部门就业的机会,谢绝了沿海外资企业的高薪聘用,在学校第一个递交了《入伍申请书》,并要求参军赴藏。一些好友再三劝他:“你在大学是尖子生,又是共产党员,所学的专业无论在内地还是在沿海,都能谋到好职位,何必到西藏高原自讨苦吃?”

  其实,王开钊十分清楚西藏高寒缺氧,生活条件非常艰苦。但他更清楚地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到西藏高原戍边卫国,更能体现一个军人的价值。他对同学们说,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渴望知识、需要人才,越能磨练意志品质、实现人生价值。

  王开钊到了西藏,一路要求到最高最苦的地方锻炼。到了日喀则军分区后,分区领导看他品学兼优,学的又是计算机,想把他留在机关。但他再三请求,最终争取到了平均海拔4810米的岗巴营,先后担任查果拉连的排长、副指导员、指导员、教导员,连续两年上查果拉担任哨长。

  

要有一颗永不泯灭的事业心

    

  然而,从军路上并非一帆风顺。尤其是刚从大学校门到军营的学子们,生活的落差、角色的转化非常大。

  在这个转化过程中,理想和现实、愿望和需要不时会发生矛盾、冲撞。这种冲撞,才是真正考验携笔从戎的学子们的事业心责任感的时候。有事业心的人面临逆境会想法适应并得以生存,相反,遇到困难就雄心不在的人,会选择逃避,甚至放弃。

  参军即参战的解德高,在战场上把自己学到的知识转化到战斗中,提升了战斗力,赢得了全连官兵的喝彩。正当他准备高歌猛进大干一场的时候,百万大裁军来临,解德高接到通知被列为编余干部。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解德高懵了:全团被列为编余的干部中,就数他年龄最小、学历最高。那段时间,他陷入了苦闷彷徨中,从未有过的困惑折磨着他。申请转业吧?他又觉得从军的路到此为止,心有不甘;就此消沉下去吧,又觉得愧对组织和父母。那些天,母亲的嘱托、入党时的宣誓、前线英勇牺牲的战友……一幕幕情景,不停地在他脑海里闪现。他反复告诫自己:“解德高呀解德高,你打仗都不怕,编余算什么?在精简整编大局中要经得起考验,可千万别当窝囊废!当干部编余,当战士总可以吧。”

  在挫折中,解德高选择了坚强。他主动找团长申请工作,向政委汇报思想,积极找事干。就在这年8月,团里举办干部高中课程补习班。解德高被指定担任文化教员,负责数学教学。为提高教学质量,他认真收集资料,精心编写教案,不断改进教学方法。一时间,他成了团里有名的“文化人”。一次,团需要两幅反映部队战斗历程的大型标绘图。解德高知道后,主动请缨,一个通宵就完成了任务。看着他疲惫不堪的样子,政治处主任连声说:“好样的!”

  解德高在逆境中良好的心态,得到了领导一致认可。同年底,他被调到师炮兵科任副连职参谋。有了新的机会,解德高更加刻苦学习,勤奋工作。他当指导员时,连队建设跃上了一个新台阶,荣立集体三等功。在集团军机关任参谋7年间,立足岗位不断提高素质能力,先后在《炮学杂志》、《现代兵种》、《射击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40余篇,多篇论文获奖。

  走向成功的关键往往在于勇敢地迈出第一步,这一步常常能把不利的因素转化为有利因素,把逆境转化为顺境。

  1998年从四川师范大学毕业参军的程远来,不论是当炮兵排长还是步兵排长,都积极适应,把组织交给的工作干到最好。

  那年,程远来所在营承担团开训动员大会100人的刺杀操表演任务。听到这一消息后,从来没有学过刺杀的新排长程远来却觉得这是自己崭露头角的好时机。他暗地里翻阅了大量资料,拟制了初步实施方案,向营领导主动请战。听了他的方案,经验丰富的军官们,一致同意让他这个新排长来做。

  其实,程远来从未负责过这样的大型活动。可他敢冒风险,勇于挑战,并不因为大学里没学过就袖手旁观。在准备过程中,程远来多次修改方案,精心挑选骨干,反复操练,终于使刺杀操表演获得了圆满成功。这一成功,坚定了程远来立志军营干事业的信心。善于应对挑战的他,如今已挑起团司令部作训股长的重任。

  

善于学习才能成就事业

  

  携笔从戎的地方大学生科学文化素质很高,但军事技术、带兵管兵的能力却是他们的弱项,这就要求大学生们要不断学习,甚至是从头学起。

  王开钊一到连队就担任重火器排排长。他从零开始,口令叫不好、组训管理能力弱,就跑到山坡雪地上反复练习,向老排长、老班长虚心请教;做思想工作不懂不会,就找来《基层建设纲要》、《政治工作条例》及《士兵心理学读本》反复阅读领会,坚持从知兵做起;武器性能不熟悉,就天天操枪弄炮,直到熟练掌握为止。刻苦的实践锻炼,使他的军政素质和带兵能力得到了官兵们的认可,年底就被破格指定为新兵连指导员。2001年,他作为西藏军区英模代表出席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庆典,受到胡锦涛主席的亲切接见,次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荣立三等功一次,并作为军队代表出席了共青团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随着部队建设的迅猛发展,即使专业对口,也要不断学习才能适应部队的需要。1986年7月毕业于重庆大学计算机系工业自动化专业的崔华廷,从北京到成都,在很多岗位干过。刚调到成都军区军械雷达修理所时,对装备技术维修较为陌生。于是,他拜修理骨干为师,从头学起,天天练习仪器仪表维修,学习电路原理,不厌其烦地拆了装、装了拆。铬铁焊接、电路高压、微波辐射和各种油脂溶剂,对身体损害较大,但他全然不顾。所里维修保障的装备种类多,武器装备更新换代快,促使他更加发奋学习。十多年来,他先后在指挥仪室、仪表室、指挥系统室、光学室等不同岗位工作。每调整一个岗位、每接触一种装备,他都刻苦钻研,通过日积月累,成了所里公认的装备技术维修多面手,在电路维修方面还成了所里的权威人士。

  1996年从四川大学生物工程系硕士研究生毕业入伍的邱薇,开始满以为干好工作不成问题,可没几天她就感到了自己必须继续刻苦学习,不断充实新知识。为此,她一有空就上网查资料,发现有用的资料就摘抄下来,许多双休日、节假日也用在了学习上。

  不久,所里见她求学心切,便决定派她到军需大学短期进修。当时,邱薇正和相恋4年的男友筹办婚礼。所长征求意见,她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这次进修是提高专业技术水平的好机会,家中的事再急,也可以放一放。”进修期间,邱薇主动要求担负复杂的实验任务,一进实验室,就象着了迷似的,常常忘记了吃饭和休息的时间,有时为了得到完整的实验数据,就在实验室里打个盹,吃碗方便面,继续干。在导师的帮助下,她仅用了3个月时间就完成了从小熊猫的病料中分离犬瘟热病毒的实验任务。

  进修结束后,邱薇回到所里一边勤奋工作,一边准备“考博”。1998年,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军需大学,师从夏咸柱、殷震两位院士,攻读动物病毒学博士学位。在选择博士毕业论文研究课题时,她选择了全军“十五”重大课题《军犬重要疫病被动免疫制剂与RV—CAV2基因重组活疫苗研究》中的RV—CAV2基因重组活疫苗研究工作。导师和师兄弟们都替她捏了一把汗,因为这个课题当时在国际上还没有人做出来,不仅工作量大,风险也很大。面对挑战,邱薇迎难而上,大胆探索,反复实验,终于按时完成研究内容,通过了论文答辩。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