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堰之光

——都江堰市灾后重建闻思录

发布时间:2011-07-25 02:49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杨彪

核心提示:地震给都江堰旅游业带来了灾难,但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

       2月1日,连日大雾的川西坝子突然放晴,冬日暖阳照在灾后重建的一处处工地上。记者哼着《太阳出来喜洋洋》的调子,走进了千年古堰都江堰。从都江堰拜水到青城山问道,从城市的在建工地到农村刚落成的新居,从援建者到灾区群众,记者在一路踏访中豁然开朗:是科学发展观的光芒照亮了灾区的山山水水;是科学发展观的武装激发了千千万万重建大军的创造力;是科学发展观的生动实践创造了灾后重建的人间奇迹。

视野:国际化中彰显个性

     “在灾后重建中崛起并成为灾区科学重建、科学发展的示范和样板。” 成都市市长助理、都江堰市委书记刘俊林提出了都江堰人灾后重建的目标。他们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确立重建大视野,定位作为世界遗产城市的都江堰在灾后重建的伟大实践中肩负的历史使命。

      面对满目疮痍,面对百废待兴,有科学发展观理论武装的共产党人,表现出的是穿山越海的远大目光。千年古堰和大上海展开对话,得出一个共同结论:将都江堰建成国际旅游城市!

     这一视野下的重建,落子就非同凡响。

  ——以古城区为核心、九个特色风情旅游小镇为支撑的新型城镇旅游体系已见雏形;现代城市与现代农村和谐相融、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的新型城乡形态正加快构建。

     ——《道解都江堰》大型实景演出、青城山?中国当代美术馆群等一批项目正加紧实施,龙池-虹口山地运动基地正加快建设,以青城山道教音乐为主题的《道韵青城》演艺项目也已经签约进入实施阶段。

    ——成灌快铁、成灌快速通道等骨架路网加快建设,龙池、虹口、向峨、青城山环山旅游公路正逐步形成。配套服务设施正加快建设,预计在3-5年内将形成5-10个五星级酒店集群、3-5个能够承办国际赛事的高尔夫球场,推动旅游业向高端发展。

  地震给都江堰旅游业带来了灾难,但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都江堰市副市长王庆说,“仅就青城山、都江堰景区而言,恢复重建的投入资金总共就达30个亿,至少是震前30年的总和。”

  创造力:奇迹天天在发生

    科学发展观指导下的灾后重建,是一次解放思想的大创造。在人民群众创造性的重建中,奇迹天天在发生。

      溪水潺潺、绿树葱茏,青山绿水间一栋栋新楼房错落有致、依山而立。记者来到位于青城山脚下的都江堰市大观镇茶坪村,这里曾是去年地震灾害的重灾区。

     村民王全在两层小楼的新家迎接记者。看着宽敞明亮,上下5间卧室,个个卧室都有卫生间的房子,记者不由的咂嘴。一旁的王全忙介绍说,“如果没有联建政策,10年都修不起这样的房子。现在没出一分钱,就住进了‘别墅’!”王全的喜悦溢于言表:“地震前养山猪有了些积蓄,但建房子远远不够,如今不仅有了房子,将来统一规划的乡村家庭客栈开起来,我们还有了长期营生!”

     都江堰市共有12万农户受灾,7.7万户房屋严重受损或倒塌,需要重建资金100多亿元。这对于都江堰市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绝大部分受灾农民也无力承担。“钱从哪里来?”,这是灾后永久性农房重建的最大难题。面对艰巨的重建任务和巨大的资金压力,都江堰市支持农户创造的将符合规划的剩余宅基地交给集体经济组织,经由集体经济组织与联建户签订协议,吸引社会资金参与到永久性农房重建中来的办法。

   茶坪村主任刘明福告诉记者,“村里目前共有68户联建房,我们这里是著名的青城山旅游景区,每户联建房都会预留出一、两间带独立卫生间的卧室,村委会统一组织搞乡村旅游接待,建乡村家庭连锁客栈。”

  “我家只有4口人,住不完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楼下两间自住,楼上3间卧室用来做旅游接待。”王全笑呵呵地说,“除了搞乡村旅游接待,我还打算种植生态蔬菜……”

   在都江堰,记者见到了他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创造的农村住房重建10大模式。

   向峨模式:“指标换住房”,探索统规统建新路子。

   大观茶坪模式:运用“联建”政策,实现一、三产业互动。

   蒲阳花溪模式,“依山靠水原址自建”,打造新农村典范。

   翠月湖清江村模式:“院落统规自建”,方便群众生产生活。

  安龙徐家院子模式:“大院落原址自建”,复兴川西林盘。

  青城山石桥模式:建设“新型社区”,受灾群众安居又乐业。

  青城山泰安A模式:产权“抵押贷款”,增添重建和发展强大动力。

  青城山泰安B模式:置换平移“大地变小地”,破解资金瓶颈。

  天马向荣模式:结合“川西林盘”保护,通过“指标换资金”快速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

  紫坪铺镇沙湾村模式:“产权融资”,群众开创联建新路子。

幸福感:满怀信心奔向未来

  沐浴着午后的阳光,记者见到了正在花丛中照看着数千盆鲜花的海云村农民刘芳。

   “棚里有两类鲜花,仙客来和蝴蝶兰。”刘芳黝黑的脸上,笑容明朗。

  刘芳家离温室大棚很近,步行只需5分钟。汶川大地震前,她在成都一家工厂打工。后来,她主动跳槽,在家门口当起了“护花使者”。

  “平时工作很零碎,浇水,剪枯叶,亮花心……”刘芳端起一盆蝴蝶兰说:“要经常浇水,但不能浇太多,保持湿润就行;长到一定阶段,要把花心亮出来,让花骨朵长得更鲜艳。”

  刘芳已俨然成了养花行家。 “孩子今年升初三,这儿离家近,我方便照顾家;有老师教我们养花技术,以后有机会,我想自己出去单干;工作稳定,相对轻松一些。”刘芳说,现在朝九晚五一天工作8小时,成天与花为伴,大棚环境也不错,“不冷不热,舒适得很。”

  告别刘芳,记者来到翠月湖镇五桂村。阳光下,一栋粉红色的小洋楼吸引力记者的目光——这栋两层的乡村别墅是翠月湖镇五桂村低保户彭福全、侯红群夫妇的家。“丈夫半身瘫痪,我去年患脑瘤进行了三次手术,现在眼睛都看不见了,困难面前,政府和好心人多次支援我们,我都不知道说什么感谢的话了。”谈起今天的好日子,侯红群几度哽咽。

  彭福全和妻子卧室的床上铺着崭新的被子,“地震后,政府一共发了四床棉被,都是新的,很暖和。”厨房里,放着些萝卜和白菜,两桶菜油,“我们夫妻俩都丧失了劳动能力,无法种植蔬菜,但家里从来都不缺,只要家里没有菜了,就有邻居送过来。”话还没说完,侯红群又哽咽了。灶台上,一拧煤气炉,蓝色的火苗就跳了出来,“地震后重建的房屋,都用上了天然气。”

  彭福全给记者说,他家的房屋总共花了13万元,但他自己只出了3万元。“自家是贫困户,国家给了2万元的灾后重建资金;上海援助了1.8万元的建房资金;按照政府出台的宅基地流转增减挂钩政策,家里得到了6万元的补助。”就在前一天,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又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中组部下发的专项救助资金即将发到手中,根据政策,他家可得1万元。

  双手推着轮椅,脸上布满了笑容,这位川西汉子的眉宇间透露着一股坚毅,“今后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