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标,屹立在风雪高原

——成都军区川藏兵站部部长张全林在艰苦环境践行“三个代表”纪事

发布时间:2011-07-25 03:00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

刘道国 赵丕聪 本报记者 李选清 杨彪

核心提示:  海拔4100多米的然乌沟,号称“死亡之谷”。最险处竖立着一个警示牌:一次雪崩遇难56人。

     3月25日,逶迤绵延的川藏公路上,天空簌簌飘着雪花。成都军区川藏兵站部部长张全林带着上千台车,披着风雪,从雪域高原返回驻地雅安。

     这是他在天路上的第147次远征。从战士到部长,张全林在3000多公里的川藏线上奔波了32年,行程79万公里,一百多次遇险,将数十万吨国防物资送上高原。每年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运输,都是他亲自带队……

     32年来,张全林带领部队官兵驾车驰骋在漫漫天路上,他就像屹立在风雪高原的一个醒目路标,召唤着英雄的天路汽车兵攻难克险,创造奇迹。

●32年征战天路,147次远征高原,“生死线”上处处留下他的身影——

“越是危险,领导越要往前站”

       每次跑川藏线,张全林都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这条3000多公里蜿蜒起伏的公路上,有21座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14条大江大河,横亘着数不尽的险关隘道。

        海拔4100多米的然乌沟,号称“死亡之谷”。最险处竖立着一个警示牌:一次雪崩遇难56人。一次,张全林率车队一进然乌沟,就赶上狂风骤起,“轰隆隆”,山上的积雪向下垮塌。

     “雪崩!”张全林话音未落,雪浪呼啸而来。

     “快,赶快通过!”张全林指挥车队全速前进。经验告诉他,此刻,时间就是生命。

      一辆、两辆、三辆……张全林立在沟口突兀的雪崖上,打着手势,发出嘶哑的吼声:“跟上,跟上,赶快跟上!”然而,就在最后一辆车将要冲出沟口时,一股雪浪倾泻直下。

      白雾中,那团不停舞动的绿色不见了。汽车兵们吼着冲了上去,把张全林从雪堆中拉出来。张全林腿被划伤,鲜血染红了鞋袜,战士们感动得哭了……

       一次次征战,一次次历险,让张全林深深感悟到,越是危险,领导越要往前站,才能鼓舞官兵战胜千难万险。

      “藏东地区油料告急,边防官兵生活陷入困境。”一封告急的电报摆到了联勤部领导案头。

       通往藏东地区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南线,一条是北线。有保障有依托的南线,中段大塌方,中断了两个多月。联勤部党委决定:组织一支精干的运输车队,走北线将急需物资运进藏东。

      从北线到藏东近千公里,沿途没有兵站,山奇路险,车队已有14年没有走过。这副重担谁来挑?张全林主动请缨:“我去!”

      有人劝他:冰天雪地,近千公里险路,上百台车,200多名官兵,万一出了三长两短,你怎么交待?

       张全林袒露心迹:“当领导的,关键时刻不上谁上。那么多官兵等着我们救急,冒点风险也值得!”

      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张全林细而又细:遇到意外情况的处置方案、路上汽车抛锚备用的抢修工具、官兵防寒用的生活用品、行车途中吃的干粮……

那次,张全林带着车队翻越了5000多米的雀儿山、矮拉山、达玛拉山等10座雪山,跨越了金沙江、澜沧江、青泥河等6条江河,与风雪搏斗9天9夜,历经千辛万苦,及时将400多吨救急物资安全运抵藏东部队官兵手中。

       长期在高原奔波,张全林落下一堆伤病。2002年10月,车队刚到扎木,张全林胆结石疼痛症复发。他大汗淋漓,抓起一个小马扎使劲顶住腰部。

      西进东返20多天,张全林一直靠这把小马扎支撑着。回到驻地当晚,他住进了医院。医生从他体内取出了两颗大结石。主刀医生震惊了:“胆里有这么大的结石,竟然在高原挺了这么长时间!”

●兵撒千里不失控,车行万里不失蹄,靠如铁军规创造“零亡人”奇迹——

“越是处理棘手的事,领导腰杆越要硬”

      张全林的老部下、某汽车团参谋长出事了:前年“十一”期间,这位参谋长不按规定驾车外出,撞了人。

      此事怎么处理,张全林一时犯了难。这个团是他的老部队,团参谋长跟随他征战多年。处理重了,不仅这名参谋长个人进步受影响,还可能砸掉运输安全团的牌子。处理轻了,人家就会说张全林徇私情……

     在党委会上,张全林一锤定音:肇事者停职反省,在军人大会上作检讨,通报批评!他说,川藏线上,车行千里,人撒一线,车轮一动,人命关天。如果不从严要求带兵人,人会失控,车会失蹄,就难以履行职责。作为领导,越是处理棘手问题,腰杆越要硬。

      这件事,在带兵人中引起很大震动,也让张全林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把兵站部打造成纪律严明、能征善战的“奇路铁军”。他结合自己跑川藏线的切身感受,组织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加强人员管理的有关规定》、《行车纪律十项规定》、《动中人员、车辆管理的规定》……

      这些规矩,犹如行车中的“红绿灯”,对闯“红灯”者,张全林处理起来从不手软。

     一次,张全林随车到左贡兵站,发现尾车带队干部在地方小餐馆就餐时,用20公升汽油支付了80元的饭钱。张全林火了:“纪律明文规定,不准用汽油换东西,这是明知故犯!”

     纪律是把刀,谁碰谁流血。张全林责成团里追赔油款,对当事人纪律处分,并让其做检查。有人想不通,跑车误饭,用点汽油换顿饭,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小题大做?

       张全林说:“事情虽小,但这是一个危险的苗头。川藏线环境特殊,但不应该有特殊的人!”

       宣布处分那天,张全林对这位跟随自己出生入死多年的部属说:“你可以说我不近人情,但不可以违背官兵用鲜血换来的制度规定。我要是犯了错,也与你同罚。”

      藏东地区90%以上的保障物资,是从川藏线送上高原的。在商人眼里,这条路是一条难得的发财致富的“金路”。

       掌管上千台车的张全林,是商人眼中理想的合作伙伴。一天晚上,有人找到张全林:“我们有3万立方米木材要运往内地,手续没问题,帮我们拉一下,运费从优。”

      藏东是国家森林重要资源地。以前,兵站部利用回空车运输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木材,一年可以收入数百万元。1998年后国家下达了禁伐令,兵站部从此停运木材。

       张全林对来人说:“违反规定的事,给钱再多也不能干,这批木材我们不能运。”

       100多万元的运费,就这样被张全林拒之门外。

       张全林执纪如山,造就了一支人民爱戴的“奇路铁军”。有一年10月,张全林带领150多名官兵在海拔5000多米的东达山遭遇暴风雪。官兵饥寒交迫的时候,呼啦啦来了一群藏胞,抱的抱,扛的扛,为官兵送来救命粮。藏族老人格桑旺堆拉着张全林的手说:“金珠玛米好啊,你们有了难,我们赔上命,也要帮助。”

       经常看见西进东返汽车部队的甘孜州委书记刘道平,这样形容张全林带的队伍:行进一条龙,停车一条线,住站一座营,是我们川藏线上一道独特的景观。

       2002年,川藏兵站部创造了组建48年以来首次年度“零亡人”奇迹。

●一年300天路上跑,官兵90%氧气“吃”不饱,在川藏线上干事业,凝聚人心最重要——

“越是艰苦,领导越要让战士过得幸福”

       铁流西进,第9天进入中坝。这天午后,高原的阳光直射在波多藏布江上,令人头晕目眩。

      司机小张,驾车驶下海拔4000多的米堆山。突然,山弯里蹿出一头牦牛,小张躲闪不及,车忽悠一下栽进了波多藏布江,造成亡人事故。

      噩耗传来,张全林心痛万分:小张技术不错,翻车路段也不是最险的,为什么会出事?

      张全林来到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口,蹲了4个多小时,一连看了150多台过往车辆,发现80%的车辆驾驶室里有人打瞌睡……

      他恍然大悟:高原缺氧,中午再不休息,司机极易疲劳,咋能不出事?

     “中午必须午休一小时!”张全林破了部队多年行车中午不休息的老规矩。接着,他又作出了“早到站、早检查车况、早休息”的规定,特别强调驾驶员晚上九点半必须睡觉。

        这一改,改掉了汽车兵的疲劳驾驶,安全行车多了一道保险。

       川藏线山高路险,兵站部组建50年来有647名官兵长眠在这条路上。一次次失去战友的痛苦,如车轮时时碾压着张全林的心。他说:“川藏线车行七八里,险情八九回,稍有疏忽,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把战士平平安安带上去,安安全全带回来,是我们当领导的义务和责任!”

       一年初春时节,张全林率车队顶风冒雪爬上德姆拉山。战士雷天武驾驶的收尾车发生故障,被困在海拔4000多米的山上。凌晨1点,张全林得知小雷还没下山,急得直跺脚:“这么冷的天,困在山上,不死也会脱层皮!”急忙带人驱车上山寻找。

       风雪肆虐,天地混沌。张全林让驾驶员不停地按喇叭,给雷天武发“信号”。快天明时,张全林终于在一个山弯里找到了躲避风雪、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的雷天武……

下山后,张全林向所有车队通报了这件事。从此,高原行车有了一个新规定:车队实行双车收尾制,最后一辆必须有干部。一台车不到站,带队干部不休息。

川藏线上数十个兵站,是汽车兵的“家”。兵站建设好坏,直接影响到过往部队的吃、住、行。

        海拔4390米的邦达兵站,是川藏线条件最差的一个兵站。张全林把改变川藏线“苦”的攻坚战选在这里。

        张全林在邦达兵站蹲了下来,官兵“喝苦水、啃干菜、住漏房”,令他眼眶发热心发酸:“都几十年了,年年喊苦年年苦,这种现状再不能继续下去了,越是艰苦,越要让战士过得幸福!””

       “先让官兵喝上甘甜水!”一连几天,张全林带人扛着钢钎和十字镐四处找水源。一连找了十几个地方,也没有发现理想的水源。很多人仰天叹息:“这样的高海拔,哪能打出井来?”

       “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张全林不信邪,他把采集到的土石标本,专门送给地质专家检验分析,终于在20多米深的岩层下打出了清澈的甘泉。

        “高原第一井”出水之后,张全林马不停蹄,又指导6个长期靠喝冰雪水的高原兵站打出了甜水井。从此,沿线兵站告别了“吃水难”。

       随后,张全林又采纳四川农业大学一位教授“用地窝子养猪”的建议,多次设计施工,建成了分上下两层的保温猪圈。当年,邦达兵站的保温猪圈就出栏生猪50多头,平均每头重达85公斤,最重的一头达150公斤,破天荒达到猪肉自给。

       一鼓作气,张全林又指导兵站建起了1000多平方米的蔬菜温室大棚,种出了白菜、菠菜、萝卜、西红柿等17个品种的蔬菜,过往汽车兵一年四季在这里都可以吃上新鲜蔬菜。

      今年5月下旬,邦达兵站告别了漏风漏雨的土坯房,搬进了彩钢结构的“阳光房”。这是张全林历时3年精心筹划的又一杰作。

      2001年8月,张全林回天津休假。一天,他到一家远洋石油公司海上平台参观,突然眼前一亮:在风高浪急的平台上,居然有一座结构新颖的彩色房!

      专家告诉他,这是海上作业工人住的“阳光房”,夏可避热,冬可保暖,还可抗震、防大风,造价也不贵。

       触景生情,一个全新的改造兵站住房方案在张全林脑海里形成,邦达兵站成了解决“住房难”的第一批受益者。如今,官兵们住进了宽敞明亮,温暖如春的“阳光房”。今年,兵站部又有6个高原兵站启动“阳光房”建设工程。

●部队连年创造运输奇迹,军委主席签署通令记三等功,靠的是与时俱进谋创新——

“越是有进步,领导越要谋划部队建设的明天”

       2001年3月,张全林向上级递交了一份“建议书”。这份10余万字的《解决川藏线“机动难”问题的建议》,是张全林历时一年多,在数千里川藏线上进行大范围调查的结果,它引起了军区、总部首长机关高度重视。

      解决川藏线“机动难”问题,是张全林长久思考的一个远大建设目标。这份建议,首次从人、车、路协调发展上,对川藏线长远建设作了解剖分析,提出了相应对策。

      看了张全林的建议,有人劝他:你提出的都是川藏线的“老大难”问题,解决起来非一日之功,何苦去啃这块“硬骨头”?

      “一届班子要有一届班子的作为,我们再也不能把这些问题推到下一任了!”张全林的心血没有白费,军委、总部和军区根据他的建议,作出了解决川藏线“机动难”突出问题的重大决策:国家加大了川藏线整治力度,总部解决了兵站部装备维修的巨大经费缺口,并制定了新的保障标准,官兵上高原执行任务期间享受了高原工资待遇……。

      这些问题的解决,给川藏线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变化。张全林没有陶醉,前进的步伐更快了。他说:“越是有进步,领导越要谋划部队建设的明天。”

      从当部长之日起,张全林就致力于把“运输队”带成“战斗队”。

     那年夏天,川藏线连降暴雨,沿途泥石流、塌方、洪水险情不断。张全林结合运输任务,设置现代战争条件下的险难课题,进行防空袭、防敌火力打击、快速隐蔽开进、快速抢修等课题的演练。20多天下来,他带领官兵不仅圆满完成抢运任务,还摸索出了一套复杂条件下无依托集群运输支援保障新路子。

      进入新世纪,信息化浪潮冲击古老的川藏线,张全林和党委“一班人”研究决策,启动建设“油料保障可视化系统”,向着打造“数字化川藏线”的大目标迈出了第一步。

      他从全国请来通信、油料、计算机专家,借助国家在川藏线进行通信光纤化改造的平台,一年时间创造出奇迹:一套既可实施自动加油和统计记录,又可对罐内存油进行可视化显示,还能施实远程监控的“油料保障可视化系统”在川藏线问世。油站官兵只须轻摁按扭,即能自动完成油品供应的一切工作,群车加油时间提高近两倍。

      投资上千万元、正在建设的全军一流的“车辆检修系统”,也是张全林“抢”来的。当时,好几家单位在争这个项目,轮到张全林时,他说:“川藏线急需这个系统,上级给钱我要干,上级不给钱我也要干好!”有关部门被他感动了:“有你这种思想,放在你们那里建我们放心,而且一定帮你们建设好!”这套系统的建成,可使川藏线汽车部队实现车况监测自动化、车辆维修精确化,成倍提高车辆的维修效率。

      近年来,兵站部还采取“上级争取一点、部里投入一点、各单位挤出一点”的办法,先后投入400多万元经费,完成了部、团指挥局域网建设,改建了自动化信息中心,使千里川藏线集无线、光纤和卫星通信“三位一体”的信息高速公路有了雏形,为最终实现对车队动中长距离、全天候调度指挥和监控打下坚实的基础。

       2003年8月,川藏兵站部历史上第一次网上后勤支援保障演练拉开帷幕。随着张全林一声令下,“川藏线运输保障系统”启动。汽车团长、营长、连长和兵站站长们,走进没有车流和硝烟的网上战场,模拟演练电子干扰战、电磁摧毁战、信息阻断战……

      2003年4月3日,川藏兵站部迎来组建以来最辉煌的一天: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署通令,给成都军区川藏兵站部记三等功。

       马达轰鸣,车轮滚滚,张全林率车队又要走向高原了!汽车兵们用声声汽笛,吟唱着顽强拼搏的壮歌:我们是英雄的汽车兵,穿越在深沟险壑中,驰骋在荒原旷野上,盘旋在雪峰云海间,驾铁骑、闯险关,把群山征服在脚下……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