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网首页-国防部网站-解放军报各版-中国国防报各版-解放军画报-解放军图片社-军事记者-中国民兵-环球军事-长征出版社-长城出版社-国防教育-邮箱-邮件投稿

这一天,在突击队员中间

发布时间:2011-08-18 22:05    来源:中国军网记者频道    作者:杨彪

核心提示:

激战前夕。

老山盘山道上黄土飞扬,驶来一辆辆被帆布蒙得严严实实的军用卡车。我夹坐在一群身着迷彩服的彪悍小伙中间,相机不时碰着战士手中的冲锋枪 ——— 我和某部九班12名突击队员乘车沿某高地疾驰……

卡车戛然停住。这个高地距敌仅数百米,一片焦土,敌炮弹、高机弹仍不时撕咬着残存的绿色。

我被人拽进掩蔽部。同12名勇士一一握手告别,我目送他们消失在神秘不可测的丛林里……

他们走后,掩蔽部空气仿佛凝固了。我透过射孔,望着那依稀可辨的碉堡群,不禁为12名勇士的安危担心。我更急切地期待着他们胜利的捷报……

战斗结束了。我冲出掩蔽部,在炮弹封锁的堑壕尽头 —— 刚送走他们的地方,迎接战友凯旋!

我极力搜寻我熟悉的身影,心房在激烈跳动……

“杨记者!”

刚从堑壕中露面的苏长生,把冲锋枪往旁边一放,张开那双略显迟重的大手奔来。我们拥抱在一起。他汗水湿透的迷彩服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他拍拍装在上衣口袋里的“傻瓜”相机,说:“杨记者,带照相机打仗,不可思议是吧?它是我特意带上去的,赵副部队长还送我一本摄影手册,让我边学边拍。这是我内心的秘密:照张越军的照片,带回去给家里人看看。可惜,光忙着打仗,连一张都没拍上,你说我笨不笨?”

然而,苏长生在战斗中创造的战绩却不是“空白胶卷”,他炸毁敌人一个屯兵洞,捣毁敌人两个火力点,立了二等功。

堑壕尽头又晃出一个身影。是谁?额头上堆着笑纹。是他!周清旭。只有他才有这么美的“抬头纹”,让人见了就难忘。

出发前夜,我来到九班。小周号召大家出节目:唱歌。他定要我这“歌盲”唱一支,实在推不过,只好扯着嗓子吼《小小螺丝帽》。歌没唱完,大家已经笑弯了腰。

小周有副好嗓子,唱起来还会忘情的展一展手,摇一摇头。记得他当时给大家唱了这样一首歌:“望北斗,思故乡,我看到妈妈期待的目光。你声声把儿教导,盼孩儿多打胜仗,那枪炮声中,孩儿的话啊,时刻在你心中回响。啊,妈妈呀,我誓与南疆共存,杀尽那凶狠的豺狼,带着胜利的捷报,回到你身旁。”

眼前的小周,尽管刚从战场归来,“抬头纹”仍一如既往地微笑。

他是城市兵。战斗中冲在前面,机智灵活。我和他拥抱,禁不住拍他的肩膀,他“咝”地一声倒吸冷气,说:“不小心,让弹片擦伤了肩。”

堑壕尽头,我又和一个瘦小的战士小杨拥抱在一起。我迎接他时,他两眼红红的,衣服上满是汗花。

“回了啦!”我说。

“嗯!”他拉着我的手点点头。我看到他衣袖上有些血迹。

小杨家住陕北农村,他很挂念染病的母亲。他拉着我低声地说:“杨记者,我参加突击队后还没有给家里写过信,昨晚写了两封也没发。我很挂念妈妈,想劝劝爸爸别再喝酒了,得改一改脾气……”话还没有说完,两眼就红了。

平时,战友说他是只柔弱的“小猫”,可上了阵地,他简直变成了“老虎”:在那血与火的热土上,处处闪现他冲锋陷阵的身影。他立了三等功。

阵地四周渐渐暗下来。夕阳下,堑壕淡化成为模糊的轮廓。我迎接回来的同车战友,一个个掠过脑际……班长李喜璋,左手负伤挎在胸前,迷彩服斜披着,3个倒背冲锋枪的战士紧随身后,镇定自若地走来;还有机灵的栾智平,高挑个的杨九生……

“虎成,你莫非……”

我心中掠过一种不祥的预兆。回到后方,我打听到,他负伤住了医院。他伤的是腿。当时,他只顾爬来爬去给负伤的战友包扎,而自己的伤却是最后别人包扎的。随队军工要抬他下阵地,他拒绝了,要把担架留给别人,自己硬是往回爬了200多米……

以后,直到我接受了新的任务,就要离开前线时,才匆匆在帐篷里见到了刚出院的虎成。他伤的是左腿,骨头被弹片击穿。这腿,正是我们一同开进时,我晕车呕吐后枕过的。当时虎成把我抱在怀里,让我的头靠在这条腿上。他取下挂在腰带上的一个小塑料瓶,倒出许多人丹,喂到我的嘴里。后来,又把苹果擦干净,塞给我……

我就要离开我熟悉的南疆,熟悉的卫士们了。这时的九班,已是一等功臣班了。值得一提的是,九班12名战友,有9位是共产党员。他们在南疆烽火硝烟的这一天,所展示的一切,将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