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彪198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解放军报社成都军区分社社长,大校军衔,主任记者,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8次,被中宣部、中国记协等单位评为“全国抗震救灾先进个人”,作品多次在军内外获奖。曾在老山参过战,3次穿越“西部奇路”川藏线,先后20余次奔波在西藏高原。


记者快博

[更多...]


最新作品

成都军区总医院抗震救灾医疗 ...

中国军网记者频道(田华、记者杨彪)亮光刚穿过山尖撒在药箱上,东头就传来一阵骚动,成都军区总医院抗震救灾医疗队队长姚榕忽地爬了起来,边揉眼睛边喊道:“医疗组,快快快,伤员来了!”

记者跟了上去,只见一个晕过去的妇女被人背了进来。姚队长上前把妇女扶住,几位医生上前查体、量血压,挂输液瓶。这时,妇女慢慢睁开了眼睛。姚榕队长说:“有我们总医院医疗队的专家在,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把你治好的!”刚把病人安顿好,姚队长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打开手机就往外走,记者跟了上去,隐约听到“……妈妈的病好些了,她要我告诉你,救治灾区的乡亲要紧,不用挂念老人家……”未见姚队长说话,记者一旁看去,只见他眼里已满含泪花。停了许久,姚队长用沙哑的嗓子说:“好好好,老婆,你多费心,告诉妈妈,我很好!”姚榕队长心里明白,作为儿子,母亲生病应该陪伴在身边,但他更知,伤员的生命全在自己和队员的手里。

这时,医疗组长报告:“大河村伤员苟芳英病情变化,急需后送!”姚队长手机一揣,马上叫来医疗助理员:“赶快请求直升机后送!”说完,姚队长跑到水管旁,匆匆洗把脸。20日下午14时58分空降太平镇以来,大家都全身心投入到救治中。由于出发时姚队长要大家多带药品器械,少带保障物品,大家困了就只好合衣而卧,席地而睡。晨光下,姚队长平时难得一见的泛白胡子长了一截,露出疲态。“后送伤员来了!”姚队长顿时来了精神,快步加入抬伤员的队伍中。这已是他护送上直升机的第18个重伤员。

送完伤员回来,大家吃起了方便面。姚队长吃得特别香,声音带响,不停咂嘴,他确实饿了!刚到那天,看到满地的伤员,他心急如焚,命令医疗队迅速展开救治。清创、包扎、处理……一小时后35名地震伤员得到妥善安置。受伤的群众中,大多数是年迈的老人和年幼的孩子。姚队长把他们看成自己的长辈和亲人,决心不再让老人和孩子死亡或致残。几天里,医疗队忙而有序,一边协调直升飞机,组织重症伤员后送;一边留守救治点,全力救治伤员;还有部分进村入户巡诊,将伤员送回。

饭后,护理组长王红梅兴奋地报告:“队长,我们收治了个怀双胞胎的孕妇”姚队长顿时脸上放光,乐呵呵地说:“我们去看看!”医疗队来后,已收治3名孕妇,有两名孕妇已顺利产下两名男婴。应家长要求,姚队长分别给他们取名“李向军”和“程爱军”。在双胞胎孕妇病床前,姚队长拿来自己舍不得吃的营养品说:“孩子才4个月,很健康,你就放心吧!”说完,他又走到年龄最大、左颧部皮肤裂伤的太平镇胜利村大岗坪组91岁老人李子珍的病床前,和老人攀谈起来。老人拉着姚队长的手说:“地震可怕,有你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发布日期:04-24

清静淡泊品自高

【记者感言】塑造人格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父母是第一位的雕塑师,耳濡目染,铭心刻骨;老师同学是人格形成的第一环境,一个什么样的老师,一帮什么样的同学,如影随形地影响着自己的人格成长;单位领导和同事,则是人格发育的土壤。人,只要活着,他的人格就一直在发育着。有的人,在家好好的,在学校好好的,参加工作后几年,突然变得不认识了,就是土壤发生变化,人格发生了扭曲。记者是社会的良心,担着社会的道义,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环境,都要保持高尚的人格,纯洁的情操,这样,才能对得住自己的称号。

 

我的父亲是一个无论什么时候脸上都挂着微笑的人。       

在三年自然灾害,一家人都处于饥饿状态的时候;在文革风声鹤唳,当教师的父母都受到冲击的时候;在我们兄妹都看不到前途感到迷茫的时候,父亲的微笑一直温暖着我们的心,鼓舞着我们在“耕读”生活中不断前行。       

长大后,特别是当了军报记者后,我在对父亲的微笑习以为常的同时,开始留心观察、探寻起父亲的微笑来:是什么样的心灵土壤,才能育出这常开不败的微笑的花朵呢?       

解放前,父亲家是中农,家庭条件算是衣食有保障,兄弟俩还上了中等师范专科学校。解放后,父亲一直在乡镇当教师,直到我快大学毕业时,才调到县城的职高。父亲不是苦大仇深出身,对社会对周遭的人们没有仇恨感,总是抱着善意对待生活中的一切。文革中,父亲虽参加过学习班,但未受大的冲击。父亲一直教书,面对的都是求知若渴的乡村孩子,他们的纯朴善良始终滋润着父亲的心,父亲的脸上自然挂着亲切的笑意。       

后来,我们兄妹五人长大成人,在工作、婚姻、进步等等问题上,父亲的意见总是“很好了!”、“可以了!”,从来没有表现出不满和失望,总是很满意很开心的样子。前几年,教师工资改革。年近80的父亲总是不闻不问,我们问起,他说:“我够花得很了,涨了对我毫无意义!”父亲退休工资不多,日常生活十分简朴,但从不要子女的补助,总说:“钱对我没什么用处,够花了!”。       

我想,知足常乐,清心淡泊,这就是父亲微笑的的心灵土壤。       

父亲的微笑,赢得了学生和乡亲的尊重,成为一个品行端正,人格高尚的人。       

无疑,从小到大,父亲一直是我心中的偶像。       

我当了军报记者后,参加过边境战争,10多次第一时间战斗在地震、洪水、暴雪、干旱现场,数十次奔波在世界屋脊,发现和参与推出了十多个产生重大影响的单位和个人典型。       我立了二等功和8个三等功,从一介书生成为大校,成为解放军报成都军区分社社长。我每次回家,我父亲都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我,谈起个人进步,总说:“很可以了!”于是,我有时稍显浮躁不平的心,平静下来。       

父亲的影响渗透在我心间,影响着我的职业生涯。在27年的军报记者生涯中,我结识了不少部队领导,有的交情颇深。但我从不向他们开口和伸手,从不为难添乱,赢得了不少领导的认可。有的身居高位的领导甚至开玩笑说:“杨彪,你给点任务嘛?我想给你办点事都没机会啊!”这么多年,我家属小孩从没到过部队,从没说找驻旅游区部队接待接待。不是我多么高尚或纯洁,而是从心底里就觉得,过节了去找人家麻烦,别人休息不好,自己也心累。老婆小孩出去玩,都是参加旅游团或自由行,也确实轻松惬意得多。       

我是这么想的,一些领导官很大了,还把你当回事,就是你的人品人格在起作用。试想,如果你是一个利欲熏心的人,跟别人讲的都是交换,“不见兔子不撒鹰”,别人一件事就会把你看白。如果过去还和你打交道,是用得到你。官当大了,用不到你了,你再找,他会“很忙很忙”的。       

记者的人品人格应该建立在淡泊清心和专注敬业上。这两个方面都是不可或缺的。专注敬业,就是做新闻工作,就应该心无旁骛,不要分心。只有这样,才能做得专业。专业才能赢得读者。       

如果分心去发财,就会用你的专业去为钱服务,最后损害的不光是记者的人品,还有记者所在的整个集体,造成一代代军报人奋斗铸成的集体价值的流失;如果分心去做官,就会不顾基本事实去吹去捧去媚权,把新闻纸弄得肉麻难堪,记者失格,报纸失范。       

目前,记者要保护好自己的精神环境不被污染,确实难度极大,诱惑多,压力大。但我一定象我父亲一样,淡泊清心,做好本分,不让军报记者的牌子在自己身上失色。

【个人简历】杨彪,解放军报驻成都军区分社社长。1985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大校军衔。曾3次穿越“西部奇路”川藏线,先后20余次奔波在西藏高原,圆满完成西藏那曲抗雪救灾、汶川大地震、贵州雨雪冰冻灾害等等报道。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8次,被中宣部、中国记协等单位评为“全国抗震救灾先进个人”,作品多次在军内外获奖。


采访贵州旱区极贫家庭


苦聪山寨采访扶贫

发布日期:12-11

个人代表作

镜头记录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