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祥美专访:

中国士兵的多彩人生

发布时间:2011-07-29 17:54    来源:军报记者    作者:杨清刚 丁广阳 王余根 程永亮

核心提示:一位军委首长目睹何祥美的绝杀本领后说:“我赞成你说的‘当兵就当能打仗的兵’,我还送你一句话‘当兵就当能打赢的兵’。”

编者按

10年军旅生涯,10年艰苦磨砺,成长为陆地、海上、空中驰骋的“三栖精兵”,何祥美的精武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当兵就当能打赢的兵”,何祥美在生与死、得与失、苦与乐等方面的选择,生动诠释了一名士兵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丰富内涵。他成长的心路历程告诉人们:一个人有什么样的价值取向,就会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一个人的目标有多高、眼界有多宽,成功的道路就有多广、多远。

何祥美有一句经典的话:“当兵就当能打仗的兵”。字句不长,话如其人。

一位军委首长目睹何祥美的绝杀本领后说:“我赞成你说的‘当兵就当能打仗的兵’,我还送你一句话‘当兵就当能打赢的兵’。”

从能打仗到能打赢,一个精武标兵的心路历程会给人带来哪些启发?隆冬季节,记者与何祥美在某训练基地倾心交流,访谈的话题围绕“能打赢的兵应该是个什么样”展开。

“写过血书,没写过遗书”

——一个敢于向死神挑战的兵

记者(以下简称记):一个能打赢的兵应该什么样子?

何祥美(以下简称何):训练不怕苦,打仗不怕死。特别是不怕死。

记:那次,你的两名战友在飞行训练中牺牲了,第三天你就驾着同样的飞行器,在同样的地点飞上天,你就没有后怕过?

何:当时大家心情都很沉重。对牺牲战友最好的纪念,不是贪生怕死,而是继续挑战。

记:讲讲挑战的感受。

何:训练中遇到危险时,必须把生死置之度外,从容应对、冷静处置,这样反而能够让死神走开。

记:说说你最难忘的经历。

何:当兵10年,与死神擦肩而过有10多次,每次都刻骨铭心。当兵第二年,第一次跳翼伞,我的主伞没正常打开,如果备份伞也打不开,就只能等死了,那次最无助。

记:面对死神威胁,你有什么感觉?

何:谁都敬畏死神,如果说不畏惧,那就不正常了。但我始终相信装备设计是科学的,相信自己的技能是过硬的。

记:那次,为成为同年度兵中翼伞的“第一跳”,你咬破手指写了血书。

何:我喜欢丁晓兵的那句“军人就是要有点血性”,把它抄在日记本的扉页上。一名军人,即便成不了英雄,也要永远流淌英雄的热血。

记:说说你心中的英雄。

何:我出生在赣南老区,我家的后山上,就是红军将领王尔琢牺牲的地方,我从记事起,就听过他好多战斗故事。像王尔琢这样的人,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记:有人认为,战场上牺牲是英雄,平时玩命训练不值得,你怎么看?

何:平时不玩命训练,战时命就玩完了。当一名能打赢的兵,要有直面风险的勇气。一个渴望胜利的战士,要敢于向死神挑战,只要打赢需要,就值得。

记:你和战友交流过生死问题吗?

何:我常跟班里战士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最需要尊重。

记:风险课目训练前,你是怎么做的?

何:我至少进行3次安全检查。我想,准备工作到位了,心里就有底。如果惊慌失措,死神反而会向你逼近。当兵以来,我写过血书,从没写过遗书。一个战士要不怕死,但更要想着不死、想着打赢。

“每一发子弹,都当作最后一发来打”

——一个端起枪就有“终结者”情结的兵

记:你最喜欢什么?

何:打枪。

记:你最害怕什么?

何:还是打枪。大家称我是“枪王”,所以有压力。

记:你是怎么想到练狙击的?

何:我的教练李治军是全军狙击冠军,他给我看过一个资料。二战时,美军平均歼灭一名敌人需2.5万发子弹;越战时,平均歼灭一名敌人需20万发子弹;而同一时期,一个狙击手平均只需1.3发子弹,就歼灭一个敌人。我从小就喜欢枪,当兵第一眼见到狙击步枪,就再也离不开它了。

记:你是怎么理解“狙击”这两个字的?

何:反映狙击手的大片《兵临城下》中有句台词我很喜欢:“我是一块石头,我没有呼吸,没有声音,没有颤抖”。我的理解,狙击手的内涵,就是为了完成使命,坚守“漫长潜伏、静静等待、仔细观察、一枪一命”的信条。

记:狙击手的电影很多,你喜欢哪部?

何:都很喜欢,有时看了N遍仍不过瘾。我觉得,能从影片里体会到很多细节,受到很多启发,学到平时学不到的东西。看电影《双狙人》时,我就产生了发明伪装服的念头。

记:你练成“枪王”,有什么“法宝”?

何:说实话,我从没把自己当“枪王”。人们都说狙击手是“终结者”,我这种情结特别深。要说体会,我手指一触摸扳机,就想着这可能是最后一发子弹。如果哪天上战场,我不“终结”敌人,就要被敌人“终结”。如不能一枪毙敌,倒下的就是自己,影响的可能是整个战局。

记:怎样才算一个优秀的狙击手?

何:很多人以为,狙击手枪打得准就够了,其实好枪法只是基本素质。狙击不仅仅是打枪,它的最高境界是人、枪、环境三合为一。

记:怎么理解这个“最高境界”?

何:第一,要有思想,不动脑子打再多的子弹也没用;第二,需要有强健的体魄和钢铁般的意志;第三,要对环境特别敏感。还要有忍耐力,如不能抽烟,抽烟会影响视力;不能喝酒,喝酒会影响定力。

记:训练中,你有没有失手过?

何:有。失手是很正常的,我会认真分析原因,放下包袱,更加刻苦地训练,力争下次不失手。

记:“对手有多强,你就有多强”。军旅岁月里,你有没有遇到强悍的对手?

何:我们单位具有“三栖”作战技能的很多,都是很强劲的对手,但最大的对手是我自己。

记:网上有人说,你是现实版的“许三多”、“顺溜”,你怎么认为?

何:我喜欢他们的坚韧和毅力,喜欢他们“不放弃”的韧劲。但时代发展了,知识是战斗力的“倍增器”。作为一名优秀士兵,需要顶着一颗有知识的脑袋,否则很难完成未来作战任务。

“打枪想多了会跑靶,得失想多了会走神”

——一个被誉为“枪王”却又静静潜伏的兵

记:可以谈谈你的家庭吗?

何:去年8月,我的两口之家又添了个儿子。妻子带着儿子在老家,虽然只见到儿子两次,但我想着儿子咧着嘴朝我笑,不知道心里有多幸福。

记:这次你妻子也来接受记者采访了,你看到妻子抱着儿子离队时,为什么哭了?

何:儿子哭,家属也跟着流泪,后来我的眼泪也不争气。家,既是我的精神支柱之一,也是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后来打电话给家属,她说,过去知道我当兵苦,没想到这么苦;想过训练危险,没想到这么危险。这次来队,她全看到了,所以就哭了。

记:听说很多单位特招你当公务员,你就不动心吗?

何:一点感觉没有是不可能的。我特别喜欢听成龙唱的《国家》那首歌,国是家的国,家是国的家。人生就是一个考场,需要你作出选择。

记:你选择判断的标准是什么?

何:每种职业,都有它的价值追求。当一名好兵,守卫好祖国这个大“家”,这是我最大的价值所在。

记:面对走留选择,最令你难以抉择的是哪次?

何:第五年转二级士官时。当时觉得自己还年轻,如回地方或许干得更好。这只是一念之间的想法,后来还是选择了留队。

记:你成了典型,身边战友对你的看法有改变吗?

何:还是一样,生活并未因此受到多大影响。

记:你3次让功,是不是怕战友不服气?

何:不是。有一次连队跳伞训练结束后,对立功对象民主测评,我得票最多。我觉得另一位班长更优秀。在我的建议下,连队经过重新研究,给那位班长记了功。更让我高兴的是,这名班长后来提干了,如今是我的排长。

记:你有没有想过,日久天长,荣誉光环会隐退?

何:别人不拿你当回事的时候,一定拿自己当回事;别人都拿你当回事的时候,千万别拿自己当回事。否则,就离走下坡路不远了。

记:当兵10年,得失之间,你觉得应该如何寻求平衡?

何:打枪想多了会跑靶,得失想多了会走神。面对荣誉,我感到自己付出的是战友都在付出的,是一名战士应该付出的。

“最锐利的武器不是钢枪,而是意志”

——一个视“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的兵

记:有人说,你天生就是当狙击手的好材料。

何:其实,我先天条件并不好,是新兵连“第一胖”,差点被作战连队淘汰。是连队干部用激将法,我3个月减了14公斤,才得以留在作战班排。

记:从“小胖墩”到“三栖精兵”,说说你的成功体会。

何:不要把我看得那么神。当兵前五年,参加所有项目的比赛,我一次第一没拿到。人要想“冒”出来,得有个积淀过程。如果要说体会,那就是多吃些苦呗!我觉得,军人最锐利的武器不是钢枪,而是钢铁般的意志。许多时候,我们遭遇失败就是因为缺少那一点点坚持、一点点执著、一点点毅力。

记:有人说当兵真苦真累,你感觉呢?

何:我觉得,环境造就一个人的品格。苦累既是一道坎,也能成为“垫脚石”。在我们部队,有一句话叫“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干部战士全一样,摸爬滚打,同苦同乐,苦中有乐,也就不觉得苦了。

记:现在有一种观点,“80后”、“90后”是在蜜罐中“泡”大的,吃不了苦。

何:我不认同这个观点。我的战友大都是“80后”,大家和我一样,都在吃苦中实现人生价值。俗话说“苦是甜的根”,我们连队也有个标语“吃苦就是吃补”。能吃苦,才能在向自己挑战中成长,向极限挑战中超越,向挫折挑战中迈向成功。

记:你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何:“猎人”训练基地号称“兽营”,所有队员只有编号没有姓名,我的编号是74号。意志障碍训练时,16个项目循环往复,不能停歇,直到累趴为止。

记:你是怎么挺过来的?

何:“猎人”训练基地规定,如果实在顶不住,可以选择退出,但一旦退出就成了“猎物”。当“猎人”还是当“猎物”,成功者的奥秘,在于比失败者多站起来一次。

记:现在军营大学生士兵越来越多,有的学历低的士兵感到“先天条件不足”,吃再多的苦也难以成功。

何:其实不是这样,我也没有高学历,关键是要真正把自己融入部队,在这所大学校里,一定会有所作为。

记:平常放松的时候,你喜欢干什么?

何:挺多的。如弹吉他、上军网、看书。

记:听说你写过好几首歌词,你最喜欢哪首,能否唱几句让我们欣赏一下?

何:那就唱《望海》吧!那一天,我来到海边,看见海洋,多么宽广,我的理想,飞过海洋,寻找我,我的梦想;勇敢海浪,拍打海岸,永不停留,勇往直前,一波随一波,一浪跟一浪,永远追寻梦想……

责任编辑:记者部网络组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