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正文

“记者人格记者谈”

一路前行,且行且从容

最新作品中国军网记者频道张  旗2012-11-21 17:11编辑:邹菲

【记者感悟】激扬文字八年载,淡定从容有惊雷。不屑帝王将相景,懒得争利争浮名。头顶“八一”手拿枪,脚踏大地笔为生。愿做飞瀑傲云端,奋迅高亢永前行。

坚持底线

上帝死了,众神在堕落。悲观者常常喜欢引用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的那段话: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其实,上帝无所谓死,因为人们从来没有见过他。至于众神的堕落,也只是为自己的堕落找一个理由而已。把所有的一切怪罪于时代和社会,是一种思想的矮子和偷懒的行为。不幸的是,许多人常常就是这样的习惯性思维。

或许,在历史上的某些阶段,人类本来拥有上帝丰富的品性,但是由于无知与贪婪,人类正在逐渐丧失迨尽。这大概就是《圣经》中人类走出伊甸园的真正含义。老祖宗说过,人之初,性本善。翻开儿时的照片,红扑扑纯真的脸上荡漾的都是花朵般的灿烂,不知从何时起,那双眼睛不再明亮透彻,它变得忽闪开始琢磨不透。于是,“人之后”、“性变异”。

社会是个大染缸,伟人改变社会,凡人却被社会改变。当年上大学读新闻专业时,以为自己一只笔就能包打天下。可天下太大,作为个体不过是风中一叶、大海一舟。所谓“临风睨天笑,扬眉剑出鞘”只存于武侠小说的幻觉中,大多数人也只能随波逐流、消解着曾经的理想与梦想。

但人毕竟是被称为“人”的一种动物。如果给你一百元,让你去做违背良心的事,你会去做吗?如果给你一千元,让你去做违背良心的事,你会去做吗?如果给你一万元,让你去做违背良心的事,你会去做吗?……保不准,从开始斩钉截铁的拒绝到后来的犹豫掂量,甚至真的就为了那笔令人心动的钱去做着违背良心的事。我们习惯了去算计,习惯于了去交换,却常常忘记了人之初最本来的面目。欲望一步步蚕食着我们安宁的本性,很长的时间里,我们都没有安静的思索着自己的人生了,而一旦“失其本心”,真的就与“动物”无异了。

于是,奶粉成了毒奶粉、鱼肉成了“甲醛鱼”、饮料加了塑化剂、楼房变身“豆腐渣”……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上帝笑的不是人类在思考,而是人类正大踏步走向物化,在行尸走肉的躯壳之中,人这种宇宙至高的存在物,正退化成一所华丽的坟墓。所以,尼采说,上帝死了。其实,是人心死了。

在没有任何风险的情况下,大概谁都不会排斥做一位圣人。圣人有两种:生来的圣人和出于恐惧的圣人。生来的圣人,有着对人类最原本的爱,他行好事是因为行好事使他幸福。出于恐惧的圣贤,如同有警察才不干偷窃的人,只因对恶的报应约束着内心中做恶的冲动。

即便做不了生来的圣人,为什么就不能做一个出于恐惧的圣人呢?我想起了读研时,导师给我说过的一段话:你可以选择沉默,但一定不能说假话。

拒绝异化

“一流记者拉广告,二流记者拿红包,三流记者勤跑会,四流记者摘网文,五流记者能写稿”。这是一条已经很“老”的段子了,却并不过时。

防火防盗防记者,记者这个职业在被污名化的背后,犹然已见媒体和记者在市场化中的“挣扎”。“放下身段办报”成为许多媒体的口号。然而,任意的夸张、大胆的编造、危言耸听的传闻成为媒体打开窗户的时候却不可避免进来的几个苍蝇。记者职业道德的缺失,媒体公众良心的迷失使记者这个本来崇高的职业渐与“防火防盗”同一档次。

什么都可以“消费”,也就无所谓“原则”。于是,“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就变得那样不合适宜,不再具有道德和信仰的感召力。马克吐温说,真实是我们最宝贵的东西。但恰恰是我们放弃了作为人的“真实”,不由自主的戴上了面具。于是,原本严肃的文学非要冠以“丰乳肥臀”或“有了快感你就喊”;原本立意深远的评论,在转载时非要抠出几个字或一句话作为噱头;原本一件简单的新闻事件,采写时非要添油加醋般的渲染“仇富”、“仇官”的心理。

精神世界的大众化和商业化使之成为压抑性社会的工具,人成了“单向度”的人,精神世界成了“单向度”的精神世界。正如西方的左派思想家认为的那样,消费主义、工具理性导致了人的异化逐渐浸透到灵魂中,使人丧失了批判意识和自我思维。我们把信仰、道德、理想不由自主的潜藏在内心深处,任其蒙上尘埃。即便偶然心灵稍作停顿时,再暮然回首,那理想之火也已婆娑朦胧,化作幻影!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