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与流逝

发布时间:2011-07-27 17:06    来源:    作者:郑蜀炎

核心提示:“澄之不清,肴之不浊,不可量也。”等待与流逝是一种复杂的情感,对它的描述往往就是在这种意境中产生别样的美感。“连朝细雨刚三月,小院无人又一年。”袁枚的诗句是典型写意笔法。

据收藏了10亿以上词条的英国牛津英语语库统计,当今人类最常用的100个词,排在第一的是时间,第二是人。

时间,是一个比天空还要深邃、奥妙的话题,我们对它的感知,常常转换成为人生的等待和流逝。“望风怀想,能不依依。”这是李陵答苏武书中的话,虽然据说是托伪之作,但读后总能让人感受到一种因时空遥遥而产生的凄美。

西晋时期的军事家羊祜一日登山,突然悟到身后一切都会泯灭,于是怅然泪下。他的继任者为此立了一块“堕泪碑”。孟浩然有诗感慨:“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其实,个人的身后际遇大可不必太在意。一部《明史》,关于郑和的记载竟然只有30余字,但这并没有减损其伟大。

如果将个人情怀与浩瀚的宇宙相比,那些“旧时月色,梅边吹笛”的情调就更算不得什么了。欧洲航天局发射的“罗塞塔”号彗星探测仪,刚刚成功借助火星引力,实现了改道,从而确保能继续获得太阳能的动力。这位地球的使者于2004年3月发射,预计将经过10年时间,完成71亿公里的航程,然后把100公斤的仪器送到彗星上,探测46亿年前太阳系起源之谜。

大约到2015年,其结束使命后,又将伴随彗星一道飞向太阳,归于溶解。十年的漫长太空之旅,无垠的星空间带给我们遥远而充满诗意的等待。

然而,等待不总充满诗意和浪漫。看了下面的消息,你必定会有同感———最近的一项物种考察表明,白鳍豚,这位已经在长江里生活了大约2500万年的原始的主人,已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时刻,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成为地球上第一个无奈地被人类灭绝的鲸类动物。难道我们要等待的,将是一个寂冷的地球吗?

“澄之不清,肴之不浊,不可量也。”等待与流逝是一种复杂的情感,对它的描述往往就是在这种意境中产生别样的美感。“连朝细雨刚三月,小院无人又一年。”袁枚的诗句是典型写意笔法。但最打动我的还是英国无名诗人在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为牺牲战友写的诗:你们将永远年轻,因为你们把生与老留给了我们。你们永不会为衰老而心烦,更不会遭受时光岁月的非难。无论那斜去的夕阳,还是那喷薄的朝日,都在牵动我们对你们,绵绵无尽的追念……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