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千古的美

发布时间:2011-07-27 17:23    来源:    作者:郑蜀炎

核心提示:其实,语言文学也面临着同样的忧伤和悲怆———八股套话、陈词滥语正在掠夺着它独步千古的美。

“在这里,一张神圣的嘴被黄土掩埋”。这是爱琴海伊奥岛上荷马的墓志铭,但是黄土掩埋不了伟大的《荷马史诗》,今天,我们仍被那独步千古的辉煌语言和瑰丽文字震撼着。难怪一位艺术大师说:语言比国家更古老,诗歌比历史更永久。

诗文的生命力是永恒的,今天我们所认知的历史,就是百年千年之前人类留下的语言文字记录。假如没有刻在甲骨、竹简上那千般万状的文字和语言,人类也许就不会有历史这个词了。每每想到这些,总会有一种敬畏之情。

语言文字还有着神秘的魅力———一些零乱的、没什么意义的字码经过组合,就成为你能想象到的一切。用蓝草染制土布有何浪漫可言,但当人们把染布的第一遍称为月白,二遍称为二蓝,三遍称为鸦青时,你眼前便展开了一片时尚的天地;“腰间斜插名人扇,鬓伴常簪四季花”,这几个字看罢你肯定就知道风流才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电影《花样年华》是啥主题,听一句台词即可悟出:“你可以心碎,但不可以憔悴”……

去年举办的法国文化年使我联想到法国的白兰地,这种酒酿出后必须存放在橡木桶中慢慢陈化,制作桶的橡木也要经过三年陈化。同时,桶要用芦苇和小木栓箍起来,不能用钉子、沾胶。橡木本身有细密的气孔,可以让桶里的液体微微呼吸,给陈化中的白兰地提供所需氧气。可这也使白兰地挥发了一部分,法国一年仅此就神秘地消失2000万瓶。人们说这是天使偷喝的,因此把神秘消失的这一部分浪漫地命名为“天使的份额”。语言文字里那些神秘和浪漫,让我们品味到了这样美好的“份额”。

当然,文字带来的不仅是美感。唐朝武则天时期,创造了成语“请君入瓮”的著名酷吏来俊臣,居然也舞文弄墨,写了一本少有人知的《罗织经》。此书开卷便说:“人者多欲,其性尚私。成事享其功,事败则诿其过,且圣人弗能逾者,概人之本然也。”又说:“为害常因不察,致祸归于不忍。”这本书专门写如何整人和防范人,把人性黑暗面整理成文,实在令人毛骨悚然,但这也恰恰从反面证实了文字的力量。

如果野马能言的话,它一定可以讲出整整100年的忧伤和悲怆。一种有6000万年进化历史的动物,短短几百年间就断送在人类盗掠者的手中。100年前准噶尔的普氏野马,作为世界上最后一种野生马只剩了28匹。今天,虽然它们终于被放归到从未见过的家———准噶尔草原,但很难再“良马期乎千里”了。

其实,语言文学也面临着同样的忧伤和悲怆———八股套话、陈词滥语正在掠夺着它独步千古的美。恩格斯“愤怒出诗人”的名言大家都知道,可只要一翻原著就可看到,在后面还有“它没有证实多少东西”等话在提醒着我们。王国维说,“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虽豪杰之士不能自树立耳。”确实,冗文废话实在让人反感。为此,清代有人甚至偏激地提出取消“词章之学”,认为读书人“溺志辞章”,缺少对“天算格致农务兵事”的学习是中国落后之源。

美国著名诗人惠特曼创作《草叶集》的灵感来自一小孩的提问:“草是什么?”他当时沉思了许久才答出来:是由充满希望的绿色物质构成,是性情的旗帜。是的,为了让我们的语言文字具有永恒的生命力,就让它拥有绿色的希望和性情吧。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