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爱恨

发布时间:2011-07-27 17:25    来源:    作者:郑蜀炎

核心提示:我相信,有些人不论外面如何的光鲜显赫,物质获取如何的易如反掌,情感世界却只是一片空白,“春来春去梦里忙,眼前风景总斜阳”,或许没有痛苦,但也绝对没有领略过真正的美丽。

从荒烟蔓草的岁月里执子之手的悠悠古歌,到在疏篱淡菊间抹些许残红的才子之书,古人写爱说恨的作品并不少,但细细读下来你会很惊讶:纵使能从文中品味出万千爱与恨,但这两个字却难得一见———一部《论语》,竟找不到一个“恨”字。至于爱,古人是重“仁”不重“爱”。偶用“爱”字,也多是表述一种泛指的情绪,绝少对个体表述。

然而,沉默也是愿望,埋在心头同样是爱、是恨。说这话时我想起地球———我们脚下这片土地的核心,其中心温度最高达6600摄氏度,和太阳表面相当。东方人的情感世界,就像这地球,风清水凉、山寂野寞下面,其实蕴藏着那么灼热的内心。

在前人留下来的古籍文典里,爱情故事总是能超越时空,用一种淡淡的别样情怀打动着我们。《诗经》里“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的别情能不使你黯然销魂吗?

“世界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爱与恨其实是联在一起的。在伟大的苏联卫国战争中,当斯大林听到女英雄卓娅牺牲的报告后,立即下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命令———对杀害卓娅的德军那个师所有人员决不宽恕,一律不接受投降!爱与恨,就这样浓烈地凝结、喷发着。

毫无掩饰的情感充满了人性的魅力,但封建礼教对人性的束缚和压抑总会在心灵留下烙印,这也是古籍文典里鲜见爱恨的缘故。“作态似深又似浅,多情要密还要疏。”偶翻宋人赵彦瑞的诗句,从中看到的是矫情和心态扭曲的形象———心中明明有爱有恨,却偏要装模作样。用名利场上的察言观色来处理人的情感世界,只有利与弊的权衡而无爱与恨的热血。这倒应了袁枚的话:“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大奸。”我相信,有些人不论外面如何的光鲜显赫,物质获取如何的易如反掌,情感世界却只是一片空白,“春来春去梦里忙,眼前风景总斜阳”,或许没有痛苦,但也绝对没有领略过真正的美丽。

与之相比,许多爱恨惨烈的人生反倒如酿酒,溢着岁月的陈香。

“怨去吹箫,狂来说剑”,曾以诗文在中国近代史上产生巨大影响的龚自珍,告别了发扬踔厉的年少轻狂,苍凉归棹的中年心事,孤独地死在一酒店。这时人们发现,他行囊里面仅有一束枯萎的丁香花。在这个史称为“丁香疑案”的后面,不知该有怎样的爱与恨;还有被莫名其妙问斩的才子金圣叹,留下人生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书生意气间,带走了多少“不亦快哉”的快意恩仇……

西方学者弗洛斯特有一句简单而深刻的名言:“你要爱,就离不开这个世界,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还有更好的去处。”爱也许是世俗的、平凡的,但必定是美好的。“南朝乐府”里面有一个“华山畿”的故事,被认为是“梁祝”最早的版本。故事无非是男女偶遇在一个叫“华山畿”的地方,从一见钟情到相思成疾,却生不得恋,直待死后相依。文字带有明显的民俗气息,写的很质朴,其中有一阕歌让人闻之难忘———“悦之无因”,翻译过来就是:爱需要理由吗?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