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1-07-27 17:27    来源:    作者:郑蜀炎

核心提示:其实,就是我们熟知的常识,也在发生着变化。比如,一个多世纪以来,“一千克”最精确的标准都源于一个铂铱合金的圆筒,这个圆筒被封存在国际计量局的保险柜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家发现其质量正在发生变化。长此以往,世界上将没有真正的“公平秤”了。

“真理比太阳挂得更高”———每当我读到那些瑰意琦行的经典作品时,总会想到美国著名作家索尔·贝娄这激情充沛的话。科学的真理既有着摧枯拉朽的力量,又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即便是在《反杜林论》这样深刻的著作中,恩格斯也以辛辣的文笔展示着独特的魅力。

那位杜林先生认为马克思学说的“辩证法”缺乏想象力,一口咬定有什么样的高温就一定有与之相对的低温,还说要做一个能测出无限低温的仪器。于是,恩格斯说:“假如真有这样的低温计,我相信只能测出杜林先生的无知和自负。”温度是不能无限低的,零下273度是“绝对温度”,低于此,地球上的物质就不存在了,这是个科学常识问题。

科学研究表明,人的大脑一生可以接纳、思考、整理和运用15亿亿条的信息或常识。按说,要具有常识并不难,可世间如杜林先生者决不少见。这里想起个轶闻,当年军阀吴佩孚打仗时听说对方有飞机助战,便下令多扎放风筝,以将其缠住。孔子“其智也,可及;其愚也,不可及”的话虽然尖刻了点,但用在这倒也合适。

伏尔泰说:常识在智慧和愚昧之间。没有常识,定然愚昧,但仅仅有常识,未必是智者。古希腊贤者认为人是万物的尺度,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便不能满足于把自己认识能力仅仅停留在常识上。牛顿在发现著名的运动定律后,某日,又将一桶水吊起来边旋转边思考:如果说这时的水是相对于地球而转,那么到了空无一物的绝对空间,又该相对什么而转?另一个著名科学家马赫则认为,真到了那里,离心力不复存在,水也就根本转不起来了。这一争论悬置多年后,爱因斯坦也参加进来……百年之间,三位伟大的科学家关于一桶水的争论涉及到诸多时空性质和物理基本概念,绝对超越了常识,但却又极大地改变了常识。

其实,就是我们熟知的常识,也在发生着变化。比如,一个多世纪以来,“一千克”最精确的标准都源于一个铂铱合金的圆筒,这个圆筒被封存在国际计量局的保险柜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科学家发现其质量正在发生变化。长此以往,世界上将没有真正的“公平秤”了。于是,科学家现在已开始研究用自然界的恒定现象———如“一千克”在某种化学元素中的数量,或者产生于地球吸引力的某种变化进行测定;还有“米”这个长度单位,从1790年产生后,也一直是靠一把可触摸的尺子来测量,直到1983年,才有了永不磨损的“尺子”———以光在真空里一定时间通过的行程,作为“米”的自然基准定义……

坦率地说,这些算不得啥深奥的学问,但比起那些“快餐文化”、市井八卦来,这些话题显然是枯燥难懂的。我们生活中轻松愉快的东西很多,探赜索隐的理由何在?科学考古发现表明,对称———包括肢体、器官等———是生物进化发达的明显标志。那么,要真正拥有“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精神也同样需要对称的———高尚的品德和渊博的学识。著名学者马克思·韦伯说:“历史的进程表现为一个理性驱逐巫魅的艰难历程,历史进化的尺度就是社会和个人的行动在多大程度上受理性的支配而不是受巫魅的支配。”毫无疑问,科学是理性驱逐巫魅最锐利的宝剑,也是衡量每一个人理性的尺度。

庄子有言:“名者,实之宾。”面对科学,如果你不想成为有名无实者,就“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地读书吧。

责任编辑:记者部管理

【相关文章】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0条评论  查看评论